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纵原邮币市场集市
    第64章纵原邮币市场集市

    因为徒步行走了一下午,消耗比较大,所以两人吃完宵夜,便是在厅内坐着在沙发上看电视!

    在看着电视时,戴琳娜忽然转过俏脸,看着越不凡,眼眸里满是不舍!

    越不凡见戴琳娜盯着自己看,那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一丝不舍的情绪流露出来,令越不凡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戴琳娜眼神就这样看着越不凡,又是抿了抿嫣红的嘴唇,有些不舍道:“我明天就要回杭州了,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杭州?”

    越不凡想不到戴琳娜原来是在说道别的话语,刚想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去杭州,不过看着戴琳娜那充满期翼与不舍的眼神,便有些硬不下心肠,便笑了笑,道:“不用太久的,我也经常走杭州啊!下次过去,就给妳电话!”

    戴琳娜听到越不凡的回答,便是展颜微笑道:“可不许敷衍我哦!要是骗我,那我下次来广州,可就来这里长住了喔!”

    越不凡汗颜,这都行,她说的是真是假呢!这就值得考究了,越不凡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不骗你!不用太久就会再次到杭州去的!”

    “好吧!那我相信你了!来!勾勾手指!”戴琳娜仿若变成了小女孩般,淘气说道,话了,便伸出一根柔嫩洁白的尾指,晃了晃,示意越不凡来拉钩!

    越不凡无语了,也暗感好笑,便也不说什么,点点头,伸出尾指与戴琳娜拉起勾来!

    已经多少年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的拉钩了,犹记当初童年时期,偶尔会在保证承诺的时候,便是采取这种拉钩的形式,以作保证!

    听说女孩子恋爱了,智商也会相应变得幼稚很多,充满着憧憬与遐想,如进入了梦幻般的美妙幻想,开心而雀跃,每个女孩都会有一个公主梦,而对于自己内心的白马王子,更是期翼非常,顾盼遐影!

    其实男孩子也差不多,只要是真正恋爱了,并且是真心自己喜欢的对象,那么想法也相应小孩子气一些,这是一种处于精神灵魂升华的一个阶段,也是荷尔蒙萌发的阶段,憧及思意,发育成熟,并不表示一定是思想成熟,只要是人,都会有懵懂幼稚的时候,这也是经历,是慢慢磨砺自身的历程,人到中年,便是很多事情都会看淡,看开了,这便是思想真正成熟的阶段,然而,云淡而风清的阶段,便是中老年人的阶段,这是一种久历江湖的老道时期,社会阅历较广,部分人性子比较沉着而稳重,所以一般成功人士,大多在这一阶段,四十多五十至六十多岁之间!

    第二天,戴琳娜的秘书,便是过来接戴琳娜走了!越不凡与戴琳娜之间虽然没有发生什么进一步的关系,但是,留给越不凡的便是有种丝丝不舍的情绪,越不凡不敢再想下去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古风流人物最是多情,要是纠结于一时离别与得失,那么也就不是什么洒脱之人,一切要扪心自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才是自己所希望的!

    越不凡站在自己住处的门外,送走了戴琳娜,想起戴琳娜眸含泪珠的依依惜别,越不凡心事有些沉重,伊人临走时的轻轻吻别,仍荡漾在越不凡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戴琳娜临走时的忽然转身令越不凡措手不及,一个蜻蜓点水式的轻轻吻别,柔软所触,毛孔愤张,这一吻究竟给了越不凡多大的压力呢!越不凡自己也不知道,更不清楚!迷糊间回到沙发上,思及良久,仍然无解,越不凡便暗叹口气,便也随它,多想无益···!

    转眼,两天过去,已是星期六凌晨,越不凡早早的四点半左右便是起床,准备到海珠中路的中原邮币市场逛逛天光墟(古玩早市),洗刷完毕,便是背上牛逼背包,出发!

    越不凡驾车首先来到西门口的一个废旧品早市逛了一圈,这西门口废旧品早市,每天都有,不过就周六比较旺,这西门口废旧品早市大多贩卖是旧衣服,旧电器,低廉电子产品,和一些见不得光的老鼠货的地方,也有人摆卖古玩杂件,和低档玉器,等,以前越不凡刚入行的时候,就是经常来到这里淘些便宜货!这里与滨江路的废旧品早市,是一齐名的,平时很多人逛完西门口这边,便是到滨江那边接着逛!

    越不凡现在只是怀旧式的逛一圈西门口旧废品早市,便是到前方一百多米处的海珠中路中原邮币市场早市,中原邮币市场早市这里大多人们都是摆在不算宽口的道路两旁的人行道处,一条海珠中路几乎摆满摊位!

    越不凡到的时候,已是人流涌动了,他取出强光电筒,便是逛了起来,一般这里没有太多特别值钱的东西,都是些旧书籍,票证,旧款纸币,铜钱银币,以及为数不多的低档的真品瓷器,大多瓷器都是卖赝品仿品居多,越不凡想看的便是一些旧书籍和一些老银币!

    越不凡刚逛不久,便是在一摊位处发现了一本不错的老书籍,是介绍重要论证的,越不凡便买了下来,花了两百块钱,不算贵!然后又继续逛,偶尔遇到一些相熟的行家,便是寒暄几句,便再次逛,待越不凡兴致缺缺的准备去番禺区的广场早市时,便再一摊专卖金银物件的摊位上发现了一枚戒指,是镶嵌着一片黑黑物事的18k金的男装金戒指,越不凡拿起仔细研究那黑黑物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不凡有些想不起来名字,不过却印象中知道是件不错的东西!

    越不凡便是向摊主问价道:“师傅!这戒指怎么卖!”

    摊主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胖胖的,身材高大而肥硕,一口江西口音道:“这是枚金戒指,要五千六百块钱!”

    越不凡掂掂手感,估计大概十来可,按比例,应该近二十克才对,不过戒指圈口不大,所以摊主带不了,不然估计也不会搁下来卖到,工艺是挺不错的,按金价算,也在四千左右,五千六也不算卖高价!

    是以,越不凡便是还了个价道:“五千,怎么样!凑个整数!”

    摊主想了想,便也答应了越不凡的还价!

    越不凡掏钱,数了五千给摊主,便是走到一空地上,仔细的研究镶嵌在这枚戒指上的乌黑物事···!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