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争执
    第40章争执

    越不凡随后在摊位上找到了一枚钯金女装戒指,里面印刻着(pd990)字样,大约三克多,还有两枚普通银戒指,三枚戒指一起,五十元,摊主便卖给了越不凡,摊主大概不懂,就以为只是普通银戒指,而且都是不新不旧的女装戒指,于是他自己便要了五十块!

    越不凡也就爽快掏钱了!然后,便继续去逛了起来!

    越不凡转了半圈,便在第二摊位区的一摊位上,看到了一件释迦牟尼铜佛像,包浆老旧,开门老,越不凡便上前拿起,这佛像表面鎏金,鎏金金色经时间氧化略显暗淡了一些,不过透灯光反射,仍是金光灿灿的,而有些鎏金金色被铜锈绿斑迹掩盖,整体完好,相貌慈祥端庄,底部封底,出自明末清初时期,当时明末正值乱世,清初正值百废待兴,所以人们正是热切需要找寻那份安宁,那是人们精神与心灵急待抚慰的时期,越动荡越是需要精神寄托,以平息内心的不安!

    越不凡大概心中有底,便问摊主道:“这尊佛,我要什么价位才能请回去?”

    摊主是个严肃的商贩,也不客套:“十万”

    越不凡思量再三,便道:“八万!如何?”

    摊主固执道:“十万!不二价!再说价,就不卖了!”

    越不凡无奈,便也掏钱,但令越不凡无奈的是,他的所带的现金只有八万,而该摊主不会用支付宝或网银,只要现金或一起到银行转账!

    但是摊主刚摆摊,暂时不能离开,况且,天刚亮,正是人流高峰值时间段,摊主还有很多东西要卖!

    越不凡那个无奈啊,不过也只能在旁边等了,他也精,东西包起来,给了摊主八万现金,便把东西放好,在自己背包里!

    而摊主收了大部分现金,便也随越不凡自己放好东西了,只要越不凡不离开他的摊位就行,他拿了张马扎(胡床),给越不凡坐在摊位里面,也就是摊主旁边,越不凡的样子与摊位格格不入,一看就不像摆摊之人,更像大学生或研究生多一点!

    这时,便有一人,是一名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约三十来岁,他来到摊位上,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忽然他问向摊主道:“那尊佛呢?”

    摊主仍然是一副严肃而面无表情的样子,简然道:“有缘人请回去了!”

    “我不是说我要了吗?你咋还卖了呢?”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大嗓门如开闸般泄洪般,令人耳膜嗡嗡作响

    摊主仍是那副严肃而面无表情的样子,惜字如金的淡淡道:“有缘人,请之得之!”

    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简直气炸了,不过他看见越不凡在里内坐着,生面孔一个,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外乡来的,他便问道:“小子!那铜佛是不是你拿了?”

    越不凡好整以暇,看了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一眼,回应道:“我没拿,只是请了!”

    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眉头一展,语气不善道:“呦喉!我先看的东西,你竟然敢截我的胡,赶紧老实交出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有你好看的!”

    越不凡从小也不是怕事的主,不过也不是好事的主,便摊摊手问道:“你说东西是你先看的,怎么你又不先请回去?这古玩行有古玩行的规规,既然你没买成,那我买了下来,那就是我的,难道这么浅显的规矩你都不懂吗?还玩古玩呢!”

    热闹谁都会凑凑,见这有动静,好奇或好热闹的人都止步围观着,听到越不凡这番话,便有人附和越不凡说得对,古玩行业,只要你放手,别人接手之后买了下来,那么便是人家接受之人的了,这是每个涉及古玩行业都懂的不成文规矩!

    肥头大耳的光头大汉这次是真的气到了,旋即眼冒凶光,还是大嗓门开闸般,厉色道:“我是谈了两轮价,他就不卖我了,现在我不谈价了,十万就十万!劝你赶紧拿出来给我!如若不然···!”

    说完露出一副狠厉样,满是威胁之意,意思简而易懂,活脱脱的威胁!

    越不凡觉得自己是不是长得过于俊俏了,怎么老是被人看轻了,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副皮囊也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越不凡也很无奈,不过他的性格,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软弱,越不凡正欲待回应两句硬气话的时候!

    忽然,大家都没想到的,惜字如金的摊主突然发飙了,只见他站起来,露出比光头大汉更凌厉的凶光,以更狠厉的神色,戟指向光头大汉,怒道“滚伲玛的蛋,敢在我摊位上搞事,看你是活腻歪了!”

    没人想到这平时面无表情惜字如金的摊主,怒起来这么可怕的,只见他站起来,起码一米九左右的身高,身体彪悍得有些不像话,跟他坐着的时候,毫无可比性,这要是在古代,绝对是一员猛将!

    光头大汉被这摊主的气势给镇住了,内心咯噔了一下,眼里的凶光收敛了一些,一副欺软怕硬样,但,仍不死心,嗓门压低道:“那、那我出十一万,你把那尊铜佛,卖给我,这总行了吧!”

    这,这么个欺软怕硬的主,令围观群众,无不还以鄙视的目光!

    摊主依然一副威严不可撼动的严肃样子,淡淡道:“李光头,这件东西已经是这小伙的了,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是不遵守,那么你以后就别在杭州古玩市场混了!这是给你的忠告,听不听随你!”

    被称为李光头的光头大汉,似乎有些忌惮这摊主,咬牙噘着嘴唇向摊主点点头,眼神有些凌厉而飘忽,随后他转向越不凡,恶狠狠的瞪了眼越不凡,便是转身就离开了!

    “扫兴!”摊主又是惜字如金的蹦出两个字,便又坐了回去!

    越不凡摸了摸鼻梁,也是坐了下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他的性子,也是洒脱的性子,只要人不犯我,我便不犯人,好友来了一杯酒,典型的中华传统子弟模范!

    周围围观的人群,见没热闹看,便也是作鸟兽散了,继续淘宝去!

    摊主的地摊上还有一些别的瓷器与铜器,不过大多在清末民初时期左右,相对价值没那么高,越不凡,坐在摊内无聊,也就左看看,右摸摸!

    摊主也不管越不凡,由他看,摊主知道,越不凡是真的喜爱玩文玩的,与之只会做生意的人不同,越不凡会拿起东西,很仔细的品味那件东西的工艺以及整体构造!

    而做生意的商家,他们只在乎那件东西的品相与价格,从来不会品味一件东西的文化魅力!

    这是市场化商业化的必然结果,市场化带来的是开放与兼容,商业化所带来的是唯利而逐,利益交换,利益大于人情!!不像老一辈的人们,常常人情往来,现在的年青一代,已经淡化了这些习俗,一切以物质基础为前提条件,只有利益驱动,人情对他们部分人来说真的淡如水了,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西式思维的冲击与融合!

    所以老一辈要适应新时代,新风尚,新思维,新潮流,新社交,新科技运用等等等等!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大挑战!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