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如此奇葩
    第30章如此奇葩

    在酒吧出来后!

    李若妍开车载两女先走了,戴琳娜望向车窗外那道身影,也就是越不凡,她有些不是滋味,因为越不凡没有要和她自己开展交往的意思,因为在酒吧内,他根本没有和她自己有过深入的交流,并且有些躲闪的意思,她能感觉到男孩的回避!

    “戴琳娜!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失望了呢!”李若妍透过后视镜看着一脸郁郁的戴琳娜

    戴琳娜勉强露出笑容,微微叹息道:“自从去年见过他,就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虽然当时我们没有过什么交集,但是他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只是这次见他,却感觉他好像有些变了!”

    钟文静适时插口道:“你一个千金大小姐的,多么优秀的俊杰都想接近你,他这是有福不会享,没那福分!”

    李若妍插口道:“赵宣河这小子,不是说越不凡还是单身的吗!怎么感觉越不凡在刻意回避感情方面的事情呢!得找个时间好好拷问拷问这小子才成”

    “对!就是要问问赵宣河,他中午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说越不凡还是单身一个人,没有女朋友,但是刚才,明明感觉越不凡好像已经有爱人了的那种感觉!真是气死人了”钟文静有些不忿的附和李若妍的话说道

    戴琳娜有些暗叹的看向了车窗外,繁华的都市夜景,却无法充实她的内心,她有些后悔了,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主动去与越不凡接触,矜持着想越不凡主动来认识自己,后来想认识的时候,越不凡却有事提前回了广东,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了!难道他没有看到自己在会场上演讲吗?或许,这就是高估自己魅力的代价吧!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只有主动争取,才能够拥有!

    老化说男追女,隔层山,或许会高不可攀!而,女追男,隔层纱,只要轻轻一揭,便是揭开了!

    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稀罕,而,越是容易得到的,就越不懂得的珍惜!

    另一边,越不凡和赵宣河一起上了车,车还没启动,赵宣河忍不住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越不凡!

    “诶·诶!我说你小子看够了没有,没见过帅哥吗?”越不凡对赵宣河这种带些侵略性的审视目光,有些抗拒的说道

    赵宣河可不吃越不凡这一套,昂起脖子,嗔然问道:“你老实交代,我不在的时候,你在哪沾花惹草去了!你这负心汉!”

    越不凡被恶心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嫌弃道:“去去去!做你太监去,少来恶心我!”

    赵宣河旋即又换了一副嘴脸,萌然道:“兄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这都单身了二十几年了,就带兄弟一起去吃香的喝辣的吧,别把我遗弃在角落里!”

    越不凡那个扶额啊,这奇葩兄弟够呛的,便是指着对面取车的两个女孩道:“滚!你只要滚到那里去,她们便会把你这妖孽给收了的!信我!”

    赵宣河转了一下眼珠子,显然有些意动了,不过随后便板起脸来,拿起手机指着越不凡,吆喝道:“你还不打算老实交代是吧!说!是不是在别处有人了!什么时候交往的,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越不凡耸了耸肩,故意把脖子伸到车窗处,观察着外面的天色,感叹道:“今晚的天色真美呀!以前怎么就没发觉呢!”

    赵宣河满头的黑线,翻了翻白眼,便正经道:“喂!说真的,你是嫌弃人家戴琳娜吗?”

    越不凡这次收起了玩世不恭样,歉然道:“兄弟的好意,我知道的,我不是嫌弃人家,也没资格嫌弃,只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

    赵宣河展露了笑容道:“不用解释了,兄弟自己喜欢的,那便是最好的!”

    说完拍了拍越不凡的肩膀,续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认识的,也没听你提过,要是你之前知会一声,那我也就不答应那边约你出来了!”

    越不凡愕然,不是赵宣河介绍的吗,而是别人先约的他吗!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怎么感觉那戴琳娜好像依稀在哪见过!究竟在哪见过呢!越不凡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之前好像在哪见过戴琳娜!

    “那女孩什么时候认识的,哪里人?长得怎么样?漂不漂亮,她有好姐妹?或者说她有好闺蜜?”赵宣河忍不住八卦问道

    这次轮到越不凡满头黑线,竟有如此奇葩朋友,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

    随后,银色轿车开启,便是离开了这繁华的酒吧一条街!

    两人回到越不凡所居住的宾馆附近,找了间大排档,坐下,点了些当地风味小炒,再要了几瓶啤酒,便,边聊天边吃点小炒,喝点啤酒,那是相当惬意的,这些小炒风味独具地方风情,是要找杭州本土人士开的特色本土小炒,这样才能真正品尝到地道的本土风味!

    “嘘·嘘!我说兄弟,该老实交代了吧?”赵宣河始终对越不凡的情事念念不忘

    越不凡故作掏耳状,愣然问道:“你说什么,交代什么嘛?”

    赵宣河真想上前掐对方脖子,这整得自个儿心痒难耐的,什么事啊,这是,总感觉皇帝不急,反而太监急了!赵宣河也无奈,不过这也是兄弟间的调侃,习惯了就好!

    越不凡看着把赵宣河的胃口吊足了,也觉得差不多了,便狡诈道:“你真想知道?”

    赵宣河像啄米的小鸡一样点点头,还装出一副可怜样!

    越不凡看了看桌面的一桌子的酒菜,索然道:“哎呀!这桌子酒菜不便宜吧!”说完还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状

    赵宣河那个咬牙切齿啊,这是要勒索的节奏啊,但,好奇心害死猫啊!现在赵宣河的心里就像被猫抓一样,对越不凡的事情就是心痒难耐啊!

    所以,识趣的赵宣河,也只能认栽道:“我认了,还不行吗?这顿算我的账,兄弟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吧!”

    越不凡抛给了赵宣河一个算你识趣的眼光,道:“好吧!见你那么可怜,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

    赵宣河又是爆满头黑线,不过乖乖的没有再反驳越不凡,一副乖乖洗耳恭听状!

    越不凡也不开玩笑了,随后,便把与祁晓薇认识的经过,娓娓道来,听得赵宣河一惊一乍的,不忘在叨念着老天的不公,怎么自己那么帅,就是没有越不凡这样的艳遇呢···?

    天理难容啊!这是赵宣河奇葩宣言!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