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希翼
    第23章希翼

    和田玉,在现今使用现代设备所探测的储量还是很多的,只是精品较少,很多明星或生意人以及收藏大家等,也都在收藏和田玉,以北方地区为主,南方地区也有一部分人在玩和田玉,不过南方地区却有另一部分人主要在玩翡翠!

    市场的规律是很鲜明的,都是供需关系,有需求才有市场,有市场,才有往来贸易,有贸易才能激活市场,如此反复,如此循环!

    玉石是待价而沽的石头,却也是人们历史精神文化领域的瑰宝,但玉石却又不是硬通货,给玉石估价的标准,对一些人来说是很繁琐很复杂的事情,不过市场真正玉石价格,其区分的方法却是很明显的,就是比较好一些的玉石,价格就越高,如果是雕件,其价格却是与工艺及石质密不可分的,越是精雕细琢的工艺,其选材的要求也是越高,而往往越劣质的玉石,其雕工及艺术水平便是显得粗糙随意一些,其相应的价格也就越低了,比如说和田玉石表面胶质感很好,油性又很足,无瑕疵,无杂质,成色又好,那么不用说,价格也是很高的,但如果是表面很干涩油性不足,很多杂质,成色差,那么肯定是价低的,所以也是根据玉石的品质来估价的!

    其中以和田玉与俄料价格最好,其他地区的如青海料,韩料,岫岩料,独山料,蓝田料,阿料,信宜料,黄龙玉,河南硬玉等等,这些都不算太有价值玉种

    很多玉石都没有太过细化的统筹区分或鉴定区分的证明证书,如果在一般的玉石珠宝检测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的话,如青海料、韩料、阿料等,属软玉类的玉石,都是统一出具和田玉的证书,无有例外,所以必须靠文玩鉴定专家部门或地质局的细化分析和检测才会出具区别证明或区别证书!

    和田玉与别的软玉的区别在于,油脂感十足,白中泛起非常淡的淡青之色,无论是有杂质或品质较差的和田玉,只要是真正的和田玉,如若稍微在手上盘玩个十分八分钟,便会感觉油性更足,更细腻油润,而如果和田玉若长期把玩盘玩的话,那么便会越来越鲜活漂亮,甚至能退乌返灰,退青返白,这绝不是妄言或戏言!

    越不凡高兴起来,又是踏着儿郎蹬腿的步伐,走琉璃厂文化街上,此时的文化街已然是差不多人流如潮了,不过越不凡那个心情愉悦啊,这样都能捡漏,越不凡心中却是乐坏了!那件和田羊脂白仔料,少说也是上万一克的,一件赚回这趟北京之行的全部花费了!

    真是无法想象,真正行家捡漏的营收,便是别人普通上班族一两年的收入了,但这种漏,行家一年是捡不了一两次的!并且要靠到处劳碌奔波才能有机会捡漏,捡小漏对行家来说是常有的事,一万几千的对行家来说,就是小漏,大漏却不是那么容易捡的,稍有不慎,便是赔本的买卖,因为这是纯眼力与纯经验外加运气的活计,所以别羡慕行家,碰到就可捡漏,碰不到就啥也没有,这也讲究个缘字!

    “呜·呜··呜”又是一阵手机震动响起

    越不凡掏出手机看,是一组陌生的号码,便也是接通道:“喂!你好!”

    这时只听手机听筒内,一阵如黄莺出谷的悦耳声线传入耳中:“在哪呢?来宾馆已经不见你人了!买了些解酒汤给你了呢!”

    一阵暖意流过心间,越不凡还以为,可能也许再也见不着祁晓薇了呢!却不想,祁晓薇留了越不凡的手机号码,或许可能兴许是在自己喝醉的时候告诉了她的吧!

    越不凡捂着手机,傻傻的站在人来人往的文化街街道处,人影飕飕而过,却打扰不了他此刻在沉静中起了一丝涟漪的心!

    相信一见钟情吗?或许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只是个玩笑话,也许很多人不懂一见钟情的心理现象,其反映的是当事人心中所期盼的与渴望的近在眼前,望梅止渴只是浅层的缓解意识,而渴望却是能深刻到印迹在人们灵魂里与骨髓中的希翼!

    现今这种希翼却在越不凡心里如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得到勃发的释放,令得越不凡他有种现在就拔腿冲回去的冲动!

    “喂·喂!有听到我说话吗?喂!”见越不凡许久不出声回应,祁晓薇便再次出声道,她还以为是手机信号问题!

    “呃!不好意思!我,那个,嗯!刚刚是信号不太好!我·我现在在外边呢!妳等我,我现在就赶回去!等·等我!”越不凡呆愣了一瞬,便不好意思的搔搔后脑勺,略带一丝紧张和一丝希翼道

    “嗯!好!我就在这等你!”祁晓薇略微压低声线道,透着一种难言的波动情绪在话语里边!

    越不凡挂了电话,便是无心再逛了,遂走出了文化街内巷,踏上了昨夜临时宾馆住所的归途中,步伐紧凑而快速···!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