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薛无伤番外
    京城并没有江南一带的温婉雅致,七月的时候,荷塘里面的荷花早就已经开了,清风徐徐飘过,带着淡淡的荷花香,清香扑鼻。

    白中带红的莲花,如风中的仙子翩然飞舞,左摇轻晃,飘飘然超凡脱俗,正如陶渊明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薛无伤一个人坐在荷塘边上,看着清澈的池水,一动不动,像是在回忆什么。

    故事的结束往往让人们措手不及,薛无伤没有想到真的是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哥哥,即便这件事已经被掩埋,渐渐被淡忘。

    北静王府从来就没人提过薛无忧,仿佛这个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但是他记得,一直都记得,所谓的忘记,只不过是自欺欺人,是他还是薛无忧的,这件事再怎么遮掩,事实也是这样,不会改变。

    他依然记得,依然记得当初哥哥薛无忧看到自己脸上的伤时,那关切的眼神,急切的话语,以及最后那一瞬间的惊愕。

    他依然记得当薛无忧被字书就起来,之后就再也没睁开眼,脸色苍白就那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个时候他很害怕,真的很害怕,那种恐惧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害怕哥哥薛无忧死去还是害怕父亲的责骂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在那个时候想逃走,不想再看着这一切,他想忘记这一切。

    他也知道,如果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他一定不会伸手把自己哥哥推进那冰冷的池子里。

    可是一切都不能从头再来。

    他看着父亲不停地做着奇怪的动作,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在他心里,他认为父亲是因为哥哥的死疯了,不然不会这样。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很想对父亲哥哥已经死了,可是他不敢,因为哥哥是自己害死的。看着父亲疯狂的样子,大声地吼道滚开他身子一颤,后退了几步,他不敢去想要是哥哥真的被自己害死了,父亲会怎么对自己,会不会也杀了自己为哥哥偿命

    一想到这里,他就浑身颤抖,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

    看着哥哥终于吐了一口水出来,终于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他还是精神恍惚,感觉自己像是在梦中,一切都是那样不真实。

    但是他记得是他亲手把哥哥薛无忧推进池子里,这个画面不断地出现在他眼前,提醒着他是他做的,是他做的

    秋扇姑姑带他离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不断对着秋扇问道他没有杀死哥哥对不对哥哥没有死对不对

    他听到了秋扇姑姑的话,心里也不断地告诉自己,哥哥还活着,自己没有害死哥哥。

    他是真的不会再嫉妒哥哥了,不会再想哥哥死了,只要哥哥还活着,但是事情却不是那样。

    五虎告诉他,周大夫他也无能为力,哥哥撑不过这个晚上了。

    他一直呆在西南院子,他很想去西南院看一眼哥哥怎么样了,因为他知道哥哥就要死了。可是他不敢去,他不敢面对父亲,也不敢面对哥哥。

    他很想对哥哥一声对不起,只是他不敢。这一声抱歉,他再也没有机会对哥哥薛无忧了。

    他只能默默地祈求哥哥一定会平平安安。

    那个夜晚他没有睡,他一直求上天保佑哥哥。他很害怕,一个人真的很害怕,母亲没有来看他,只有秋扇姑姑陪着他。

    他在想是不是母亲也会不要自己了,他只能哭,还不敢大声地哭。

    泪水就那样一直流着,他在想父亲会怎么对他,母亲又会怎么对他,还有哥哥怎么样了。

    越想心里就越害怕,可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他不敢问别人,自己会怎么样,他只能埋头哭泣。

    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只有他一个人的抽泣声

    天亮了,哥哥没有再睁开眼,他也没有见到哥哥最后一面。

    他听下人哥哥走的时候问自己是不是要死了,然后就闭上了眼。

    他很难受,心里真的很难受,难受得他快死了。

    死,是怎么样的一定会很疼,一定很疼哥哥那个时候一定很疼,可是这都是自己造成的。哥哥不会原谅自己,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把哥哥推进池子里,他很后悔,真的后悔

    望着一头白发的父亲,他是很害怕的,他战战兢兢地在父亲身前,想着父亲是不是又会打自己耳光

    可是他恨父亲,如果不是父亲的心里只有哥哥,没有自己,他不会这么做。

    因此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

    他在心里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到好受一些,心里也不再那么害怕,也不会感到那么难受。

    父亲却没有打他,只是沉默着,带着他跪到哥哥灵堂前,就那样看着自己,一言不发。

    他在想父亲一定很恨他,因为是他害死了哥哥。如果不是他,哥哥不会躺在那个很窄很冷的棺材里。如果不是他,哥哥现在还会带着笑容望着父亲。

    可是这一切不能怪他,应该怪父亲。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

    他在心里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不能怪自己,应该怪父亲。他就是在这样自欺欺人,从跪下的那个时候开始,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那个他自以为存在的理由,都是虚假的。

    因为在父亲心里是有他的,父亲亲口这样的。

    他听着父亲的话,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他知道是自己错了,他求父亲原谅自己,不要不要自己和母亲。

    父亲告诉他,哥哥不是自己害死的,他以后要好好的。

    他很害怕,就像他昨日看着哥哥薛无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样害怕。他害怕父亲会抛弃自己,真的再也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他听不懂父亲和外公的那些话,他只看见母亲很伤心地在哭,他一再确定父亲是真的不要他和母亲了

    父亲让外公带他和母亲去京城,他一个人留在金陵。

    他求父亲不要抛下他,父亲答应他,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京城看他。他不相信父亲的话,母亲也不相信。

    母亲她会一直在京城等父亲来。他也会等父亲来,那个时候他一定会很听话,不再惹事。父亲一定会再喜欢他,一定会很疼爱他,他也一定会好好孝顺父亲,把哥哥的那一份也补上。

    可是时间就这样过去,父亲却一直都没有来。母亲写的信,也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他在离开金陵的时候,就怀疑过父亲撒谎,他没有原谅自己,没有原谅自己害死哥哥薛无忧。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父亲真的是不要他和母亲了。

    他曾好几次问母亲,父亲会来京城看他们吗

    母亲回答,会的你父亲他一定会来的无伤,无伤啊

    他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一直念他的名字,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么坚定父亲会来。

    “二爷,你怎么呆在这里快点,郡主她她晕过去了”一个丫环急声道。

    薛无伤猛地起身,对着丫环厉声问道“怎么回事母亲怎么会突然晕倒”

    丫环被薛无伤发怒的模样吓到了,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道“是是金陵金陵来来信了”

    薛无伤一听,再仔细一想,心里很是欢喜,一定是父亲来信了,父亲终于肯来信了。母亲应该是一时激动,才会晕过去。

    薛无伤心里也很是激动,脚步不停,飞快地跑到水玲珑居住的院子,一眼便看见母亲躺在长椅上不停地哭泣,他的心随之一颤,莫非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薛无伤一步一步走过去,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兴奋,有的只是忐忑。

    秋扇将那金陵来的信递给薛无伤,薛无伤心里有些发慌,颤抖着手接过信,仔细一看,却是默然无语。

    薛无伤感到很冷,真的很冷,仿佛一瞬间置身冰窖。

    父亲肯来京城了,他肯来京城了。为什么会这样,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偏偏是这样

    他真的很高兴父亲肯来京城,在他看来父亲一定是来京城看他和母亲的,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父亲当年过回来京城看望他和母亲,但是两年过去了,父亲一直都没有来。他知道父亲一定没有原谅他了,一定还在在怪他,一定是不要自己和母亲了。

    不然也不会两年时间,一封回信都没有。

    现在父亲肯来京城了,一定是原谅他了,一家人一定会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再也不用分开

    到这一刻,薛无伤才是真正地感觉到父亲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一直都放在心上

    薛无伤没有哭,他的心很疼,真的很疼。

    “母亲,父亲真的死了吗和当初哥哥一样”薛无伤轻声问道。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因为答案他自己在看到信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

    他只是不愿接受,不愿相信rs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