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林黛玉番外
    夜色明媚,万籁寂静,不知为何月光会如此的明亮,洒落在白雪上,泛着晶莹的光芒,寒风轻轻吹过。一身浅蓝色貂裘的林黛玉在门边望着挂在天边的月亮,心里却是在想着远在西南的薛虬。

    林黛玉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她知道自己很难保住这个孩子,但是她还是要去尝试那万分之一的机会。她的身子她很清楚,错过了这一次,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了,她不能再有自己和云啸的孩子了。

    林黛玉在听到刘太医自己即便有了身孕也很难生下来之后,她就知道云啸是知道这件事的。当初云啸在娶她的时候,就知道了她真的很难有孕。

    她心里很清楚,云啸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那自己就应该为他做些什么,无论是什么,哪怕是要自己的命,她都会不惜一切去做。

    可是她也知道这可能会让自己死去,她并不害怕死亡,只是害怕她不能再陪在云啸身边,她不敢去想如果没有了她,云啸该怎么活下去。

    当初薛虬的那句“你若不在,我便不存”,她一直都记得很清楚,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一想到以后只能留云啸一个人在这世上,林黛玉她的心就很疼,或许她是自私的,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云啸,但是她真的很想有一个自己和云啸的孩子。

    更别现在怀的还是两个,她更加不可能放弃。

    想着林黛玉就哭了,她舍不得云啸,正如云啸对她一样,只是她真心不能放弃自己肚子里面的两个生命,她能真切地感受到那两个生命和她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她知道在他们出生后,他们会喊自己母亲。

    母亲从林黛玉知道怀上孩子之后,她就懂得了母亲两个字,这两个字让她坚强。

    浅雀一看林黛玉又在门边望着西南方向,忍不住埋怨道“大奶,你可要顾忌自己的身子,刘太医才过”

    林黛玉转身进了屋子,笑道“我知道”

    浅雀叹了一声,也没有再多,只是帮着雪雁安置床铺。

    林黛玉想起自己和薛虬第一次在扬州的见面,不禁对着雪雁问道“雪雁,你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遇见大爷吗”

    雪雁一愣,她没有想到林黛玉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却是笑着点头道“当然记得,那时候大爷就是一个登徒子,居然直接拦着大奶问闺名,哪里会有这样的事”

    林黛玉不禁也莞尔一笑,道“是啊那时候真的被他的话惊到了,却没想到之后她就是父亲认下的义子,自己的义兄”

    到后面,林黛玉的声音低下去了,神色也有些伤感。她知道就是因为这件事,云啸的侯位被削了。

    浅雀一眼就瞧出林黛玉心里在想些什么,插话道“大爷对大奶可是一片真心在大爷的心里”

    雪雁也立即道“是啊是啊当初在扬州的时候,老爷才去世,大爷就绞尽脑汁想办法哄大奶开心”

    浅雀也跟着道还有当初大爷就是因为大奶才会离京,大奶当初重病时,还不远千里寄信。”

    听着雪雁浅雀两人的话,林黛玉道“我都知道,所以我要留下这两个孩子”

    话题一下子就变得沉重起来,浅雀强笑道“大奶放心,一切都会很好的,大奶是有福之人,一定会平平安安地生下少爷”

    林黛玉笑了笑,并没有再什么,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幸福的,遇上了对的人,还嫁给他了。

    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不满的,二姐姐这才出嫁没多久就已经死了,还是被自己的夫君折磨死的,三妹妹被二舅母匆忙地地许了人,四妹妹闹着剪了发要做姑子,宝姐姐还好终于嫁给了宝玉,可是屋子里却有好几个妾。

    想着和薛虬在一起的日子,林黛玉的心里就感到很满足。她不是不知道当初外祖母是想着把她许给宝玉,她不知道要是她的生命里不曾出现云啸,她是否会真的嫁给宝玉。

    林黛玉却不敢再想下去。

    林黛玉对着浅雀问道“母亲的身子怎么样了”

    浅雀笑了笑,道“自从太太知道大奶你有了身子,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很多了,还着要为少爷取名字”

    林黛玉脸色宁静安详,低头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问道“母亲是怎么的”

    浅雀笑着回道“太太她不去抢大爷的事做,少爷的名字还是由大爷取,太太大爷是有才华的,自然会为少爷取一个好名字。”

    林黛玉抿嘴轻问道“要是生的是男孩就让云啸取名,要是生的是女孩就由我取名,你们好不好”还不待浅雀回答,林黛玉就道“云啸,他一定会同意的”

    浅雀点点头,深以为然地道“大爷他一定会同意的,大奶你不也是才女,一定会为姐取一个雅致的名字。”

    “什么才女”林黛玉起身对着浅雀啐道。

    浅雀却是并不在意林黛玉的话,笑着道“是啊当初在大观园的时候,大奶不是还夺了好几回诗社的魁首。”

    雪雁也道“是啊是啊才子配才女,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林黛玉没有在理雪雁和浅雀的话,只是在书架前,不停地翻看着书籍。

    浅雀一看林黛玉这样,不禁疑惑地问道“大奶你在做什么”

    林黛玉回头一笑,拿着一古诗集晃了晃,道“不是了要为她取名字啊”

    林黛玉这一笑清纯如画,笑靥如花,她是在想着为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想着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很好听,很好听的名字。

    林黛玉不知道自己当初看见云啸流泪时,心究竟有多痛,她只知道在那一刻她后悔了,她后悔让云啸因为她伤心流泪,她后悔可能会因为这个决定,云啸会一直痛苦。

    她很清楚地记得云啸那第一眼见到她时那抹冰凉的笑容,那抹笑容一瞬间就让她清楚地看穿了云啸心中的恐惧,他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害怕会失去自己,害怕自己会抛下他,只留下他一人。

    林黛玉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是越来越弱,刘太医的话也让她越来越害怕,只有肚子里那两个生命才能让她安心,抱着一丝希望,期盼着这一切都会好好的,一切都会过去。

    可是奇迹没有发生,那一抹希望也只是空梦一场。

    林黛玉没想到有些事终究是改变不了,或许是她一早就想到了,只是她不愿去相信。

    注定了,就注定了

    林黛玉紧握着云啸的手,她撕心裂肺地喊着。

    那蚀骨般的痛苦让她一次次想要放弃,让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放弃,真的不能放弃。

    她答应过云啸,她一定会好好的,肚子里面的孩子也会好好的,她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

    她一声声喊着云啸,手紧抓着不肯放手,她不能松手,孩子还没有出来,她过的话还没有完成,她不能让云啸孤单一人留在这世上。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话是她的,她一定会做到,一定要做到。

    屋子的光依旧明亮,空气中弥漫的是浓浓的血腥味。

    她要活着,她要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她要和云啸一起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可是

    她终归是先松手了,离开了那个她曾一直依靠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就要这样走了,如当初母亲抛下父亲一样,只留下父亲孤零零的一个人。

    云啸,对不起了真的对不起了

    林黛玉知道这是她的错,她还是负了她过的话,她给云啸的承诺

    林黛玉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她就这样一个人走了,留下薛虬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

    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终究是没有做到

    她不知道云啸是否会好好活着,没有了她,她不知道云啸该怎么活下去,那句“你若不在,我便不存”一直在她耳边响起,逼着她拼命活下去,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决定故事的结局。

    林黛玉曾拥有过一个女子一声所期望的的事,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而那一刻,她只是希望云啸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替她好好的活下去

    她松开了他的手,留下他一人。

    她不知道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让她选择,她是否还会选择留下肚子里面的两个孩子。但是她知道如果可以从来,她还是会在扬州那个码头等着他来,等着他问自己是谁,等着他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但是送开手的前一刻,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或许她很自私,她不配做一名母亲,但是她还是后悔了她真的舍不得松开那手,离开那人。

    她贪恋他掌心的温度,贪恋那温柔。

    只是时光不能倒流rs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