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二章 只是谎言
    灵堂前白色的奠布与化灰的冥纸在风中舞动,夕阳斜下,残阳落在薛无伤身上,他不停地哭泣,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却没有人为他做主的一个孩子。

    薛虬看着流泪的薛无伤,心骤然一痛,是的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自己不曾来这个世界,又为何会发生这些事

    水溶蹲下轻抚薛无伤的头,望着薛虬冷声道“这件事不能毁了他的一生,他不能背负弑兄的罪名活着。”

    秋扇立即对着水溶哭求道“王爷,你一定要帮二爷二爷他才七岁”

    水玲珑也知道弑兄的罪名有多严重,哪怕寻常杀一个人就应该判死罪,更别是如此大逆不道的事,对着水溶问道“父王,这件事该怎么办”

    水溶望着水玲珑点点头,正声道“你放心,无伤是我的外孙,我一定会保他”

    薛宝琴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是掀起万重波浪,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家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薛宝琴知道薛无伤绝对不能背负弑兄的罪名过一辈子,他才七岁,一切都还刚刚开始,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毁了一生。

    薛宝琴望着薛虬,轻声道“哥哥,无伤他才七岁他害死无忧一定是一时冲动,他不能就这样毁了一生”

    梅宣自然也弄清楚了事情,就像他自己的儿子梅齐星一样,刚刚中了秀才,人生才刚刚开始,如初升的太阳光芒四射,绝对不能因为一片乌云遮住了明亮的光芒。

    “郡马,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绝对不能死了无忧,又毁了无伤。”梅宣对着薛虬郑重道。

    薛虬笑了,看着众人笑出了声,嘴角上扬,不解地问道“怎么你们以为我会把他交到官府就算是我把他交到官府又能怎么样无忧他再也不会活过来了,再岳父的面子谁又敢什么无忧他死了,哪怕用无伤的命也换不回无忧了就像十年前一样,玉儿死了一样,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薛虬淡淡地着这些话,神情淡淡地,就像是再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

    薛虬望着薛无伤挂满泪痕的脸,问道“无伤,你恨父亲父亲不怪你,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要是当初我没有娶你母亲,眼前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水玲珑浑身一颤,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在火上烤一样,疼,很疼

    “薛虬”水溶却是冷眼一瞪薛虬,怒喊了一声薛虬的名字,像是在警告薛虬不要再往下了。

    薛虬闻声一笑,望着水溶,声音含着一丝无奈,轻声道“岳父,长痛真的不如短痛。或许当初在扬州时,你就应该拿走我们两父子的命”

    水溶听到薛虬出这句话,顿时怒意横生,眼中杀意直锁定薛虬,咬牙道“薛虬,你你怎么能”

    薛虬陡然笑了,不禁问道“难道王爷还有什么可要挟云啸的云啸只怕再没什么能让你要挟的了”

    水溶看着薛虬,冷眼看着薛虬平静的脸色,轻声道“你疯了”

    “是我要是疯了该多好”薛虬哈哈大笑,那样子看上去的确显得有些疯狂,明明是经历丧子之痛的人,却还能笑得这么开心,实在是让人心生寒意。

    薛宝琴看着薛虬的笑容,立即走过去抓着薛虬的手臂问道“哥哥,你怎么了你究竟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妹妹”

    跪在地上的薛无伤看着自己父亲疯狂的样子,心猛地一跳,他有些害怕,害怕以前的那个父亲会消失,即便他恨他,但是他还是害怕他会离开自己。因为他对薛虬的这份恨,来源于他对父亲的爱。

    梅宣也很担心薛虬如今的状况,焦急地问道“郡马,你还好吧”

    薛虬听着薛宝琴和梅宣的话,笑着回道“好我自然是很好我有什么不好的”

    在一旁的水玲珑却是低头流泪,轻声问道“云啸,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这一个问题让众人都是一怔,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水玲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水溶却是知道水玲珑心中所想,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薛虬,眼神含着希望与祈求,希望薛虬能和以前一样,让水玲珑认为他是爱她的。

    但是薛虬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伤心哭泣的水玲珑。

    薛虬也在想自己究竟有没有爱过这个女人,这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的女人。可是想了很久,心里给出答案始终是否定的。

    水玲珑泪眼望着薛虬,摇头道“你不用了,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明明就不曾爱上我,却让我以为你是因为爱才会求娶自己”

    薛虬依旧没有回答,听着水玲珑一个个的问题,他的心感到一阵疼痛,他终归是对不起水玲珑的。

    “直到刚才我才知道原来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谎言,你从来就没有真真正正的爱过我”水玲珑一边流泪,一边着,声音听上去很是悲凉,很是凄婉

    水溶看着自己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不禁有些怀疑难道自己十年前要挟薛虬真的做错了

    水玲珑直视着薛虬,沉声问道“是因为父王用无忧的命要挟你,你才会这么对我,对吗”

    薛虬看着水玲珑泪水朦胧的双眼,不禁感到有些愧疚,但还是点头道“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在扬州时王爷以无忧的命来要挟自己”

    水玲珑哭着问道“那你呢难道一直就没有对我动过心我等了你七年,整整七年为什么你没有爱上我”

    的确,水玲珑等了薛虬七年,从当初薛虬镇守粤海,水玲珑就开始等着薛虬。三年过后,她错过了,薛虬不顾一切娶了林黛玉。而水玲珑并没有嫁人,因为放不下,所以就一直等着。在林黛玉死后,水玲珑认为总有一天薛虬会爱上自己,正如水玲珑十年前所她会一直陪在薛虬身边,等着薛虬。

    但是事情却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即便林黛玉死了,薛虬还是没有忘记她,心里面还是只有她林黛玉一人。而自己只是他被父王胁迫才娶的,自己从来就没有进入他的心。

    薛虬低声道“这个我一早就告诉过你”

    水玲珑惨然一笑,擦去脸上的眼泪,望着薛虬道“是的你早就过,是我一厢情愿,以为自己坚持,总有一天会让你爱上自己。这都是我一厢情愿,自以为是”

    薛虬看着水玲珑凄婉绝望的样子,不禁道“玲珑,是我对不起你”

    水玲珑抬头望着天边的夕阳,努力让自己不要再流泪,摇头轻声道“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自作多情,让你不得不娶一个你不爱的人。”

    薛宝琴震惊地望着薛虬,她没有想到自己哥哥娶玲珑郡主居然是被北静王胁迫的,他的心里从来就只有林黛玉,他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

    梅宣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听到这些话,望着薛宝琴想知道是不是应该避开一下,毕竟这些话自己一家人是不应该听的。

    水溶走到水玲珑身边,轻声叹道“是父亲做错了,这都是父亲的错父亲对不起你”

    水玲珑转头望着水溶,笑了笑,道“不父王,我不怪你如果没有你,或许连这七年我都不会拥有。至少我曾感受到他爱上我,即便那只是谎言,但我真的感觉到他是爱过我的”

    水溶看着水玲珑流泪欢笑的样子,心里更是难受,他真的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他也不知道水玲珑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只能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有父王,你还有无伤玲珑,你不是一个人”

    水玲珑对着水溶郑重地点点头,回头看着薛虬,指着薛无伤问道“那无伤呢无伤在你心里又算什么你不会从来就没有把无伤放在心上,当做你的儿子”

    薛虬听到水玲珑的问题,脸色并没有动容,只是低声道“玲珑,你知道吗其实你怀无伤的时候,我一直想应不应该留下他或许一开始我想过打掉他,但是当我第一眼看见他时,我就知道我错了,他是我的儿子,他的身上流着我的血。他和无忧一样会喊我父亲,会缠着我陪他玩。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薛无伤睁大眼睛,震惊地望着薛虬,原来他一直都把我当做他的儿子,放在心上。那为什么父亲会那么偏心

    薛无伤低下头,这些他都知道,但是即便他知道,他的心里还是很难受。

    薛虬摇摇头道“无伤,父亲不怪你你也不要怪父亲了你哥哥已经死了,你再也不用嫉恨他了这些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以后好好的”

    转而望着灵堂前薛无忧的棺材,薛虬轻声喃喃道“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切都过去了这一切都过去了”rs添加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