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一章 弑兄罪名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暗黑的屋子,烛光依然在明灭之中徘徊,光与影的界限不是很明显。屋子里面只有呜呜的哭泣声,断续断续,凄凉哀怨。

    冰凉的晨风吹进屋子,带着清晨的寒意,让人清楚地感受到这不是梦,薛无忧真的离开了。

    昏昏沉沉的天色下,黑影倏而不见,没有人知道它将飞往何方。

    清晨很冷,院子里还有淡淡的雾气,寒意彻骨。

    一身锦蓝长衣的薛虬坐在薛无忧身旁,眼睛一直盯着薛无忧早已沉睡的脸庞,紧抿着嘴唇,没有人知道此刻薛虬心中所想。看着薛虬那黑白相间的长发,他们只是担心薛虬会因为薛无忧的死而疯掉。

    薛虬没有疯,他清楚知道薛无忧去了,随着林黛玉去了。他终究是没有留住他,早在十年前他就应该和林黛玉与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一样。

    薛无忧的命是抢来的,薛虬拥有他十年了,靠他活了十年,是时候把他还给林黛玉了。即便拼尽所有,留不住终究是留不住。

    十年可真短啊

    薛虬望着薛无忧安详熟睡的样子,伸手抚着薛无忧的脸庞,轻声道“你终究是去了,也许这就是你的解脱,不用再喝那苦药,不用再受那折磨,不用只眼巴巴地望着那漫天飞雪。你终究要留下父亲一个人,一个人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

    水玲珑在一旁听着薛虬的话,每一字每一句像刀剑一样寸寸割着她的心,一个人难道云啸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那他为什么要娶我。又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水玲珑咬着嘴唇,唇瓣处溢出了血,她的心感觉很痛,痛得她无法呼吸,这一切都是谎言,薛虬没有爱过自己,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秋扇看见水玲珑的痛苦的脸色,再仔细一想薛虬的话,也猜到了这其中的含义。郡马并没有把郡主和无伤二爷放在心上,他的心里只有无忧大爷。

    屋子里的丫环都跪在地上流泪哭泣。

    这时候也只有秋扇能出声劝道“郡马节哀,大爷他已经去了郡马还是看开,不然大爷走的也不安心。”

    “看开”薛虬笑了,那落寞的笑容更显薛虬的绝望,又轻声道“早就看开了”

    秋扇心里也为薛无忧的死感到伤心,但更多是为薛虬担心,她担心郡马会因此一蹶不振,“郡马还是想一想料理大爷的后事吧”

    薛虬闻声望了秋扇一眼,笑道“自然,一定会好好安排无忧的后事”

    秋扇看见薛虬嘴角的笑容,心猛地一跳,她不知道为什么薛虬还能笑得出来,秋扇不禁想到难道郡马真的疯了

    水玲珑也被薛虬的样子给吓到了,急声问道“云啸,你还好吧”

    薛虬深深地看了薛无忧一眼,起身道“放心,我没有疯”

    这简单的一句话更是让水玲珑等人心里很是担心,没有疯那为什么会这么平静,没有疯为什么还会露出笑容

    水玲珑一开始还准备问薛虬一个问题,但是看着如今薛虬的样子,却是不敢再问,声音哽咽道“云啸,无伤他你打算”

    水玲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这句话的,她的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她不知道薛虬会怎么对薛无伤,薛无伤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这不是平常闯的祸,这是弑兄的大罪

    薛虬却没有回答水玲珑的问题。

    从京城启程去金陵的北静王水溶和梅宣一家相遇,结伴而行,一起来的金陵薛府。

    北静王水溶看着知书达理的梅齐星,心里很是开心,不禁想着自己的外孙薛无伤会不会也是这般懂礼知事,对着梅宣道“这不定又是一个状元郎”

    梅宣在水溶面前显得有些拘谨,一路上都是心陪着,不敢有所怠慢,听到水溶称赞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些得意,但还是谦虚道“哪里,王爷谬赞了。”

    水溶却是不在意梅宣的回答,望着俊秀的梅齐星笑道“都外甥似舅,这话的不错。十岁就已经是秀才了,真是少年英才”着水溶从怀里掏出一枚上好的玉佩,递给梅齐星,并道“这块玉佩就算是给你的见面礼”

    梅齐星虽有些木讷,但还是知道应该推辞。

    水溶笑了笑道“我们两家也算的上是亲戚,这就是给晚辈的见面礼吧”

    梅宣一看,也就对着梅齐星道“王爷厚爱,你还不快谢过王爷”

    梅齐星一听自己父亲都这么了,也就赶紧接下,并谢道“谢过王爷”

    眼看着就到了金陵薛府,众人心里都很是高兴,还没到薛宅大门,薛宝琴更是早早的就下了马车,心情很是激动。这是她离开金陵之后第一次回来,心里自然急切。

    但是看到大门上那白色的帆布,众人的心都骤然一紧,这怎么出了丧事,究竟是谁出了事

    薛宝琴心里一慌,疾步跑过去对着门口的两名白衣下人问道“府里出了什么事谁出事了”

    下人都是白衣素服,神色哀戚,并没有注意薛宝琴的模样,以为是平常来府上拜访的人,哭诉道“我们大爷去了”

    “无忧无忧死了”薛宝琴不能相信,急声问道。

    水溶在一旁,听到是薛无忧死了,心里一松,但猛地想到十年前自己用薛无忧的命要挟薛虬,心里又是一紧,现在薛无忧去了,这薛虬会怎么样

    薛宝琴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没想到自己这一回金陵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自己的大侄子死了,怎么就突然死了

    梅宣心里也感到哀伤,这高高兴兴来金陵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对妻子安慰道“琴儿,不要太伤心,还是先进府里吧。”

    下人并没有认出薛宝琴,薛宝琴当年和薛太太离京时才不过十三岁的少女,现在都已经有了一孩子,哪里还能认得出是当年的大姐,出声问道“不知几位是”

    薛宝琴身边的巧儿一听,厉声道“还不认识大姐了”

    两名下人都是一愣,眼前这位就是薛家大姐,仔细一看,也没有多想,跪下哭诉道“姑奶奶,快去劝劝郡马吧郡马他他”

    “哥哥怎么了”薛宝琴一听下人的话,心就一慌,她知道在薛虬心里把薛无忧看得很重,现在无忧死了,哥哥会怎么样薛宝琴不敢想象。

    “是二爷害死大爷的,郡马他”右边的下人跪着道。

    “什么”这下水溶不冷静了,立马走了进去。薛家他是来过的,当初水玲珑生薛无伤时,他来过金陵。

    薛宝琴等人都被下人的话给惊到了,这怎么可能众人都立即赶了进去,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家正堂前设置灵堂,冥纸化成了灰,在风中飞舞。白色的长布在风中飘荡。凄清悲伤在这里蔓延生长,哭泣声在这里回荡。

    水溶抬眼看见的便是薛虬压着薛无伤跪在薛无忧灵前,一动不动。薛虬在一旁,看着薛无伤,一言不发,那冷漠的眼神让水溶心一沉,事情真的不好了。

    水玲珑在薛虬身边,对着薛虬劝道“云啸,你不能让无伤一直跪着,他已经跪了整整一天,这样下去他会受不住的。”

    秋扇抓着薛虬的衣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郡马,二爷他受不住了二爷他真的受不住了。”

    薛无伤白着一张脸跪在地上摇摇欲坠,神色痛苦,脸上一直出着汗,嘴唇都泛白了,但是眼神却藏着恨意。薛无伤心里愧疚,自己因为一时嫉恨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他知道自己错了。但是他恨薛虬,恨自己的父亲

    薛虬不为所动,只是看着薛无伤,并没有回应水玲珑等人。

    旁边的下人却是看见了水溶,立即跪下道“参见王爷”

    水玲珑转头含泪看着水溶,喊了一声,“父王”

    水溶走近,并没有对水玲珑什么,只是望着薛虬那白发,问道“云啸,你还好吧”

    薛虬淡然一笑,望着水溶问道“王爷,你呢”

    水溶直视着薛虬的眼睛,他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但薛虬的眼神却像一口幽深不见底的古井,让人看不出来悲喜。

    薛宝琴看见薛虬那斑白的长发,心里一酸,流泪道“哥哥,你不要这样你早就知道的,无忧的身子,十年前无忧他就留不住”

    薛虬看着薛宝琴笑了,声音嘶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留不住他所以他现在走了。”

    薛宝琴心里更是一痛,哭道“哥哥,无忧他不会希望看见你这样的”

    薛虬却是对着薛宝琴轻声道“妹妹,你还没见过他吧他长得好看极了,一点都不像我,像极了玉儿,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和玉儿一模一样。但他的性子一点都不像玉儿,玉儿喜欢流眼泪,他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流泪。还有他也喜欢,他周岁那年抓的就是那把玉竹箫。他喜欢下雪天,但是一到下雪的时候,他的病就会加重”

    薛宝琴听着薛虬的话,不停地流泪,哭诉道“哥哥,你不要再了。无忧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是啊无忧他死了,已经死了”薛虬喃喃道。

    薛宝琴靠着梅宣的身子大哭不止,心里是万分悲痛,哥哥的样子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梅齐星看着平静的薛虬,了一句,“舅舅节哀”

    薛虬望向梅齐星,笑着问道“你就是齐星吧你表哥死了,他和你一般高,比你大了两个月。”

    梅齐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舅舅还能笑得出来,那样子让人感到害怕,他明明感觉到舅舅的哀伤,不禁问道“舅舅,你还好吧”

    薛虬笑着回道“舅舅很好,只是可惜你见不到你表哥了,要是你表哥还在,你们一定会相处的很好。”

    梅齐星神色哀戚,又道“舅舅节哀”

    “节哀”薛虬笑了笑,道“是要节哀啊这都是命”

    水溶望着跪在地上的薛无伤,一下子就知道这个约七岁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外孙,对着水玲珑直接问道“玲珑,无忧是怎么死的”

    水玲珑低头擦泪,并没有回答,目光却是停在薛无伤身上。

    秋扇转而对着水溶道“王爷,快劝一劝郡马二爷他已经跪了整整一天,这身子只怕会受不住。”

    “不用”薛无伤却是抬起头,对着众人大声道“是我亲手杀死哥哥的,我应该跪在这里”

    水溶看着薛无伤倔强的眼神,目光一凝,他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但他一定会保薛无伤,只因为他是玲珑的孩子,自己的亲外孙。

    薛宝琴不能相信无伤会杀死自己的哥哥,流泪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秋扇哭诉道“是是二爷把把大爷推进池子,大爷他寒气入体,晚上就去了”

    薛宝琴等人都是心头一颤,真的是无伤亲手害死自己哥哥的,这可是弑兄的大罪

    水溶望着自己的外孙平静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哥哥”

    薛无伤还算稚嫩的脸庞却是透出一股戾气,指着薛虬恨声道“因为他都是因为他”

    薛虬平静地看着薛无伤,并没有话。

    水溶等人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薛无伤弑兄的罪名是逃不了的,这于公于私都是不可饶恕的大错。

    薛宝琴看着薛无伤望着薛虬的眼神,这无伤究竟是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父亲,问道“无伤,你为什么”

    薛宝琴的话还没问完,薛无伤就大声道“你问他你问他你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

    到最后薛无伤却是哭了起来,泪水划过那稚嫩的脸庞,哭得像个孩。

    但薛无伤来就是一个孩rs给力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