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九章 他会活着
    西南院在丫环出薛无忧落水的那一刻,悄然静止,仿佛就像是被剪断了的岁月,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凝滞的气氛,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渐渐将屋子侵蚀,浮尘停滞,被这寒意冻结,悄悄的,冰冷的,不留一丝喘息的机会。

    “你什么无伤他他把”水玲珑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刚才她和薛虬所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震惊地问道。

    刹那间,薛虬眸子一下就变得深幽暗沉,却是急声问道“在哪里无忧他怎么样了”

    粉衣丫环不敢直视薛虬那冰冷的眼神,她知道事情真的很麻烦了,低着头战战兢兢地回道“就在大爷院子,字书救”

    不待丫环完,薛虬就冲了出去,飞快地冲了出去。薛虬有一种感觉,他会失去无忧,就像十年前失去玉儿。

    他害怕,害怕一样的场景又会发生在他眼前,眼睁睁地看着玉儿死在他眼前,连一句都没有留下,就那样离开,独留下自己一人在这世上。

    不行绝对不行薛虬一遍又一遍在心底着,他不能再失去无忧,那样他真的会活不下去,已经尝过的痛难道还要再受一遍

    薛虬紧握着拳头,眼神冷峻异常,他绝对不允许事情在发生一遍,他不允许自己一个人留下受这苦楚。绝对不允许,无忧你要活着你一定要活着,好好活着。

    风不停吹拂着薛虬的脸庞,在那沧桑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这是一种孤独,一种寂寞,而现在这种孤独与寂寞像是魔鬼一样渐渐把他吞噬。

    无忧必须要活着,薛虬心里念着这句话。

    东南院子里,水玲珑看着薛虬那不顾一切冲出去的样子,心莫名一沉,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害怕,很害怕就这样失去他。

    水玲珑害怕只能看着薛虬的背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薛虬离开,离开自己的视线,再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秋扇一看水玲珑直愣愣地望着薛虬的背影,不发一言,赶紧喊道“郡主,郡主”

    水玲珑猛然回神,眼神一敛,她这才意识到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要是无忧出了什么事,薛虬他一定不会原谅无伤,水玲珑有这种直觉。

    水玲珑心里很清楚,薛虬把无忧看得很重,至少看得比无伤重。

    水玲珑望着粉衣丫环,正声道“你快去让齐伯把周大夫请来,快点,不能耽误”

    粉衣丫环立即应下,她知道府里现在真的是出大事了,依着郡马对大爷的疼爱,要是大爷出了什么事,还不知道郡马会怎么样。

    二爷真的闯了大祸,不止粉衣丫环这么想,其他下人都意识到了,二爷这是弑兄,刚才二爷想大爷死不是随便而已,他真的做了。

    水玲珑心里也知道这件事,即便薛无忧被救下来,薛无伤弑兄的事薛虬一定不会饶过他。还不薛无忧能不能被救下。

    水玲珑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不止水玲珑没想到,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想到。

    秋扇看见水玲珑额头上都出了汗,她知道水玲珑是在害怕,害怕这件事的后果,她在意薛无忧的性命,但更在意的是自己儿子薛无伤。

    “郡主,我们也赶紧赶过去吧”秋扇提醒道。这个时候只能是希望无忧少爷平安无事,这样大事才尽可能化。

    水玲珑点点头,她伸手紧抓住秋扇的手臂,偏头望着秋扇叮嘱道“呆会你先带无伤离开。”

    “郡主放心大爷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秋扇安慰道。

    水玲珑没有再话,只是紧锁着眉头往东南院赶去。她心里也希望无忧能平安无事,化险为夷,但是她不确定,她心里很是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秋扇也不再多,现在一切都还不知道,大爷的情况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没底,水玲珑的心里也没底。

    后面也紧跟着几名丫环,一个个都低着头,步子迈得急促。

    而此时东南院的下人都跪在薛无忧身边不停地哭泣,薛无伤呆呆地在旁边,看着躺在地上没了呼吸的薛无忧,就那样望着。

    薛无伤在这一刻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哥哥,自己的亲哥哥。他呆呆地望着脸色惨白,浑身湿透的薛无忧,感到很冷。他不知所措望着自己的双手,是自己亲手把哥哥推进池子的,想到这里他的身子就不停地颤抖。

    薛无伤一个人在一旁,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孤零零的,一瞬间失了方向,耳边只听见下人的哭喊声。

    是的是自己害死了哥哥,自己害死了哥哥,薛无伤脑海里不停地出现这句话,这句话像是一个魔咒,让薛无伤感到恐惧,感到彷徨,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他只知道是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

    在薛虬赶到的时候,他只看见独自一人躺在地上的薛无忧,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薛无忧身边,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和那早已闭上的双眼。

    恐惧,在一瞬间将薛虬包围。

    薛虬双手压着薛无忧的胸膛,对着薛无忧的嘴吹气,没有流泪,眼睛也没有红,一脸冷漠的样子,像是看着一个仇人,冷冷地道“无忧,我不许你死我不许你死在我前面”

    下人流泪看着郡马对大爷做着奇怪的事,他们劝阻郡马,因为大爷已经死了,再也救不活了。

    “郡马,大爷他已经去了你不要”

    薛虬散乱着头发,对拦着的自己人大声吼道“滚滚开”那狰狞的样子像是在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侵犯自己的领地。

    下人们不敢再阻止,只能低声哭泣,他们认为薛虬已经疯了,已经被大爷的死迷了心智,变得不清醒了。

    薛无伤看着薛虬疯狂的样子,他感到害怕,薛虬的眼神让他颤抖,他后退了一步。在这一刻薛无伤想上前对薛虬一句,父亲,哥哥已经死了。但是他不敢,这都是他造成的,他亲手把自己的哥哥推进池子里,父亲也因此疯掉了。

    水玲珑看着薛虬,紧紧抓着秋扇的手臂,薛虬的样子让她很害怕,眼前的一切让她很害怕。躺在地上的薛无忧一动不动,没了呼吸,水玲珑感觉自己快要不住了,她知道薛无忧死了,被自己的儿子给害死了。

    “薛无忧我不准你死”薛虬依然没有放弃,不停地着这句话。

    “薛无忧,你给我醒来”薛虬用尽全身力气对薛无忧大声地喊道。

    “噗”薛无忧吐了一口水。

    下人们一时间愣住了,睁大眼睛望着薛无忧,大爷活过来了真的活过来了

    水玲珑看着薛无忧,心里松了一口气,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转而对着秋扇声道“先将二爷带走”

    秋扇点点头,将懵然无知的薛无伤带了出去。薛无伤根就没有反抗,只是对着秋扇问道“哥哥他没死对不对他没死对不对我没有杀死哥哥”

    “没有大爷好好的,会没事的”秋扇看着精神恍惚的薛无伤,心里感到心酸,低声安慰道。

    “哥哥活着,我一定不会再嫉妒哥哥了只要哥哥他活着”薛无伤眼神空洞,喃喃自语。

    薛无忧又吐出几口水,睁开了眼,却是又晕过去了。

    薛虬感受到薛无忧的心跳,感受到薛无忧微弱的呼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

    薛虬静静地坐在薛无忧身旁,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薛无忧,无喜无悲地望着。

    这种感觉又来了,薛虬感到自己的心渐渐冷却,再也感觉不到痛,感觉不到寒冷。

    薛虬紧握着薛无忧的手,紧紧握着,就像十年前紧紧握着林黛玉的手一样,等着薛无忧苏醒的那一刻,他知道只手可能又会放开。

    周大夫皱着眉头望着薛虬,叹了一口气,道“只怕是不行了,大爷的身子就弱,现在却是寒气入体,冻彻肺腑,只看能不能熬过今晚了。”

    薛虬轻声道“你要救他”声音依旧无悲无喜,没有一点起伏,只是平静。

    周大夫摇摇头,轻叹道“只能看大爷他自己的造化了能熬过今晚,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看大爷的情形只怕是撑不过去。”

    “他会活着的”薛虬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去往日一样,平静无澜。

    周大夫不再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下人们一个个都敛声屏气,只做好的自己事,不敢出什么岔子。

    水玲珑看着薛虬平静的样子,心骤然抽痛,她能感觉到薛虬的痛苦,能感受到薛虬的绝望。

    静悄悄的屋子里面,躺在床上的薛无忧脸色苍白,额头上不停出着汗,气息浮弱,若有若无,仿佛下一刻就会离去。

    静,只是静rs福利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