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 心有所念
    京城北静王府,水溶已经是两鬓斑白者,面容已经不是十年前那样,有的只是沧桑,一个年老者的内敛。儒雅的气质还在,但更多的是沉静,就如十年前在扬州时一样,对薛虬沉静地出那些话,沉静地以子相挟。

    水溶看着满园欣荣的草木,鲜艳的花草,心里却感到一阵孤寂,水溶不禁摇了摇头,感叹着自己真实老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触景伤情。就是不知道玲珑她过得还好吗

    水溶知道薛虬的为人,也相信薛虬会做得很好。当初自己前往扬州,只是想着让薛虬亲口定下三年过后迎娶玲珑,不然玲珑这不顾一切跟着薛虬离京,名声是真的毁了。但没想到薛虬的答案居然是那样,自己也没想过会用一个孩子来要挟薛虬,所幸的是现在一切安好。玲珑已经如愿以偿地嫁给薛虬,并且过得很幸福,无伤也已经有七岁了。

    想到这里水溶心里就感到满足,即便水玲珑和薛无伤并没有陪在水溶身边,但水溶只要知道他们过得很好就已经很知足。

    水溶也曾想过一旦自己要挟薛虬的事被水玲珑发现,依着水玲珑的性子这后果不敢相信,但是现在有了薛无伤一切都会很好的,薛虬不管怎样一定会顾念他的儿子薛无伤,而薛虬一直都在水玲珑心里,一直都在,这件事不会改变。

    水溶很确定,即便水玲珑知道是谎言以后,依然会爱着薛虬,有些事就是这样不能让人更改。

    良久,看着这满园的芬芳,水溶只是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旁边王府官家田伯一看王爷叹气,以为王爷是想念郡主和外孙,忍不住道“王爷,你要是想郡主他们,就去金陵一趟吧这郡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都不肯回京城。现在无伤少爷已经七岁了,还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水溶听着田伯的话,面色动容,心里也有些激动,是啊,他们不来京城,我为什么不能去金陵看玲珑。

    水溶知道薛虬是恨自己的,因为自己拿他儿子的命要挟他,这是他的逆鳞,薛虬不在乎自己的命,却在乎那个儿子的命,薛虬把那个叫无忧的孩子看的很重,这件事水溶早就知道。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薛虬又怎么会答应自己的话,又怎么会娶玲珑。

    看到水溶脸色有些动容,田伯心里明白王爷这一个人呆在偌大王府,又不再娶一位王妃,这府里难免会显得有些冷清,王爷难免会感到孤独,又道“王爷,现在皇上也没有在经常找你,那些事你也不需要太过操心。何不就去金陵一趟,看一下郡主和无伤少爷。”

    听着田伯的话,水溶心里不禁都有些雀跃,想赶紧动身前往金陵,对着田伯道“田伯你现在就去安排一下,尽早动身去金陵还有派人去皇宫告诉皇上一声。”

    田伯笑着点头,欢喜道“是奴才这就去办”

    完,田伯就立即安排去了,他知道水溶是真的很想立刻到金陵,因此不敢耽误。

    看着田伯急匆匆的样子,水溶不禁摇摇头笑了,田伯还是了解自己,一直都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自己也是有些激动了,但是自己的确真的很想一瞬间就出现在金陵薛府,看玲珑和自己那个外孙无伤。

    他们应该过得很好吧

    京城梅府,一身大红带黄的薛宝琴望着自己这个已经快十岁的儿子,笑了笑问道“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梅齐星和梅宣长得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些腼腆,但是也一样是一个俊俏少年,眉眼弯弯,露出两颗闪亮的虎牙,笑道“今天在街上看见了一件物事,想着母亲看见一定会喜欢。”

    话正着,梅齐星从背后拿出一锦盒,四四方方,不大也不,对薛宝琴笑着问道“母亲你猜一下这里面是什么”

    薛宝琴没想到梅齐星会这么,并没有接梅齐星递来的锦盒,笑了笑,问道“你是有什么事求母亲”

    梅齐星听到母亲这么一,脸有些红了,一看就知道是被薛宝琴猜中了,低下头声道“母亲,我我想去金陵。”

    薛宝琴一看自己的儿子一下子就出了自己的目的,不禁有些想笑,梅齐星的样子有些可爱。薛宝琴有些奇怪梅齐星为什么突然会提想去金陵,问道“你怎么突然想去金陵去金陵做什么”

    一旁薛宝琴的贴身丫环巧儿笑着问道“大爷只怕是想去金陵见自己的舅舅吧”

    薛宝琴一愣,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望着梅齐星问道“你想去金陵见你舅舅”

    梅齐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挠头笑了笑,道“舅舅是三元及地的状元郎,我我一直都想见舅舅一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舅舅不留在京城。”

    巧儿却是立即道“大爷你是见过郡马的,郡马七年前来京城迎娶玲珑郡主的时候,还抱过你。大爷你不记得了”

    薛虬迎娶水玲珑的时候梅齐星才两岁多,哪里会记得,有些诧异地问道“真的吗舅舅他还抱过我那舅舅为什么不留在京城,非要回金陵”

    薛宝琴听到梅齐星的问题,心里是一叹,即便哥哥愿意娶玲珑郡主,但是他的心里又何曾放下过嫂子,不然也不会不愿回京城。

    梅齐星一看自己的母亲居然走神了,又问了一句,“母亲,舅舅为什么不肯留在京城”

    薛宝琴叹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再问了,先一下你去金陵的事。你真的打算去金陵”

    梅齐星点点头,郑重地道“是的,母亲我想去金陵见一下舅舅,就是不知道舅舅什么来京城看我们”

    巧儿笑道“大爷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等到了金陵一定要多请教郡马,没准又会出个三元及地的状元郎。”

    梅齐星嘿嘿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只道“舅舅他还是金陵第一才子,我很佩服舅舅,尤其是舅舅出的那些千古绝对。”

    看着梅齐星激动的样子,薛宝琴道“上次派人送礼去金陵,我就问过他什么时候回京城。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想想也知道哥哥他还是不肯回京城。”

    薛宝琴心里也很想哥哥了,伤感道“都不知道无忧现在的身子怎么样了,他的身子从生下来就一直不好,真是让人揪心。还有无伤,他打出生我就还没见过,也不知道长得像谁。”

    梅齐星一听自己母亲这话,反射性地道“母亲那你就和我一起去金陵吧你也这么久没回去过了。”

    薛宝琴却是轻叹了一声,有些无奈地道“这一大家子我哪里就能丢下去金陵”

    薛宝琴话刚完,梅宣就走了进来,笑着道“琴儿,你要是想去金陵,我就陪你去金陵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我会跟母亲。母亲也会理解的,毕竟郡马他们不在京城,你也没机会回娘家看看。”

    梅齐星赶紧对梅宣问安,其他下人也赶紧行礼问安。

    听到梅宣的话,薛宝琴心里一喜,自己真的很久没回娘家了,要是梅宣陪自己回一次金陵也是不错的,只是薛宝琴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略带怀疑地问道“这件事老太太会同意吗”

    梅宣笑了笑,看着薛宝琴那希冀的目光,点头道“你放心,母亲一定会同意的,毕竟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府里交给母亲管理一段时间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真的”薛宝琴心里真的很高兴,又追问了一句。

    梅宣看着薛宝琴欢喜的样子,心情也随之高兴起来,他的确早就有这个打算,毕竟薛宝琴真的很久没有见哥哥了,齐星也没有见自己舅舅,现在齐星提了出来,也就省了自己一番功夫。

    梅齐星没想到原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打算去金陵,到现在居然变成一家全部去金陵,虽然有些惊讶,但梅齐星更多的是惊喜,不禁问道“父亲,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这这去金陵要多久啊”

    看着儿子猴急的样子,梅宣哑然失笑,不禁斥道“你也是秀才身份了,怎么还是这副样子,一点稳重都没有”

    梅齐星一下子就歇了精神,低着头不再啃声。

    薛宝琴一看梅宣又在教训齐星,连忙打断道“什么稳重,齐星他才十岁。”

    巧儿知道这真的确定下来要去金陵了,喜笑颜开,她也想着回金陵看一看,这离开金陵都有十年了。

    “巧儿,你先去跟何管家一声,让他把船先给定下。”梅宣转而对着巧儿吩咐道。

    薛宝琴却是道“还是先跟老太太一声,别到时候有什么误会”

    梅宣点点头,同意薛宝琴的话,他知道有些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好的,不能急于一时。

    梅齐星却是没想那么多,他很高兴,他终于可以见到自己一直崇拜的舅舅了rs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