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 惊涛骇浪
    东南院,一白衣少年正在池子旁,吹着竹箫,声音如诉如泣,清脆悦耳。清风徐徐,撩起一片衣角,从远处看少年宛若谪仙,飘然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

    少年正是林黛玉拼死生下的那个孩子薛无忧。身材瘦弱,凌然如梅,清寒如烟,恍若神仙中人,仙骨泠然,卓尔独立。肌肤白皙,唇瓣泛白,看着像是因为重病,脸色才会那样差,才会那样苍白。

    雪白的衣衫再加上薛无忧那出尘的气质,整个人更是显得飘然不落于尘世。

    十岁的年纪,薛无忧虽瘦弱,但是身材欣长,恰如寒竹。君子当如竹,此言不差。那一双明亮的眼睛满是憔悴,像是早已看透了这红尘人世,不复懵懂无知,有的只是淡然与平寂。

    薛无忧手执的竹箫通体泛绿,晶莹剔透,音质上品,佳音如羽,这是林黛玉留下的那支玉竹箫,薛虬送给林黛玉的玉竹箫。

    “大爷歇息会吧别累着自己,这学竹箫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事。要不让郡马又会担心的。大爷你现在已经很好了。”薛无忧的贴身厮字书道。

    薛无忧明媚一笑,像是冬日的一抹阳光刹然融化了冰雪,让字书一时间都恍惚失神,不禁感叹自家大爷真是人中龙凤,长得俊美无比,就像是神仙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唯一的是可惜大爷的身子太弱了。

    “我可还要多练习,比起父亲来可还差远了。”薛无忧笑着道,声音如春风一般,轻轻地吹拂着。

    字书笑了笑,道“郡马那是学了好多年,大爷你可别急于求成,反而累着自己。再现在也到了吃药的时候。”

    薛无忧轻叹了一声,道“我这身子一直都这样,再吃药也好不了。”

    字书一听薛无忧又这伤感的话,赶紧劝道“大爷,你怎么又这话。大夫不是了吗,你的身子好好调理,一定会好的。”

    薛无忧轻摇头笑了笑,也没再。只是心里却沉重,自己的身子自己心里清楚,这要不是在这富贵人家,只怕自己早就不在人世了。

    西南院,薛无伤对着自己父亲怒了那一句话,就哭着跑了出来。

    薛无伤才七岁,一直都被水玲珑疼爱着,身份贵重,北静王唯一的外孙,府里府外都不敢得罪薛无伤,虽并没有娇生惯养,但薛无伤有一股子高傲,根没有受什么委屈,第一次被人打了耳光,还是自己最崇拜的父亲。

    薛无伤心里愤恨,恨薛无忧,要不是他父亲又怎么会不疼自己,又怎么会打自己。

    薛无伤越想心里就越是恨薛无忧,一切都是因为他。

    薛无伤擦了擦眼泪,直接跑到薛无忧的东南院。看着在池边的薛无忧,手里还拿着那支自己一直想要的竹箫,心里更是嫉妒愤恨。

    字书一眼就看见薛无伤跑了过来,赶紧行了一礼,道“见过二爷”

    薛无忧看见薛无伤心里很是高兴,他从心里疼爱这个弟弟,却猛然看见薛无伤脸上的伤,立即走到薛无伤身前,双手搭在薛无伤肩上,急问道“弟弟,你的脸怎么了谁打的”

    看着薛无忧脸上的焦急,薛无伤觉得自己受了屈辱,推开薛无忧的手,大声喝道“因为你都是你害的要不是因为你,父亲怎么会动手打我”

    薛无忧一愣,望着薛无伤问道“弟弟,怎么是因为我父亲为什么动手打你”

    薛无伤看着薛无忧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有些疯狂地笑了笑,那样子在一个七岁的孩子脸上显得狰狞恐怖,恨声道“都是你都是你”

    “要是你不在了,父亲就会只疼我一个,只会疼我一个疼我一个”薛无伤喃喃自语,声音低沉。

    字书看着薛无伤的样子,怕薛无伤伤害二爷,刚准备护着薛无忧,薛无伤就猛地一推,用力地一推。

    刹那间,因为嫉恨,薛无伤将薛无忧推进池子里。

    西南院的屋子里面静悄悄的,下人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尽力让自己被忽视,现在这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主子们生气,这一个没准就殃及池鱼。

    水玲珑看着薛无伤不顾脸上的伤就这样跑了出去,心里一急,赶紧对旁边的粉衣丫环道“快去看看别让二爷出事。”

    粉衣丫环立即欠身应是,转身往薛无伤跑去的方向赶去。

    水玲珑看着门外,对着薛虬无奈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你难道就不知道他只是一时气话。再要不是你要不是你一直偏心无忧,他又怎么会这种话”

    薛虬看着水玲珑脸上的担忧,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想着要是无忧的母亲还在,是不是也会是这副样子,回头望了一眼门外,淡淡地道“他想让他哥哥死”

    水玲珑一步冲到薛虬面前,瞪着薛虬,冷声道“这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心里只有无忧,根就没有无伤。”

    薛虬看着水玲珑眼中的悲戚,听着水玲珑的话,心里一滞,但正声道“你应该知道的,我并没有”

    “没有”水玲珑冷笑,想着薛虬打薛无伤的两耳光心里就是一疼,还是狠狠的两耳光,要知道无伤一直以来可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

    水玲珑瞧着薛虬严肃的样子,厉声道“无伤为什么会这样的话是因为他嫉妒无忧,嫉妒无忧一直都能得到你的疼爱,得到你的关心。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最后一句话,水玲珑几乎是嘶哑着声音出,听着很是凄凉。

    “无忧的身子,你应该知道。我”听着水玲珑的话,薛虬心里不禁也有些怀疑,难道自己真的太过偏心,但是无忧他的确需要更多的关心,他的身子要不是一直用名贵的药养着,只怕早就去了。

    水玲珑偏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笑道“对无忧的身子很差,你要多费心。但你也不能一直对无伤不管不顾吧”

    薛虬一怔,对无伤不管不顾薛虬心里有些生气,反问道“不管不顾我怎么对无伤一直不管不顾无伤今天这个样子,难道就是我的错那你又是怎么教他,让他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咒自己的亲哥哥早死”

    “那你就能下那么重的手他才七岁他还是一个孩子”水玲珑心生怒气,大声道。

    秋扇一看薛虬和水玲珑就要因为今天这件事对上了,这几年两人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根就没吵过架,感情很好,郡马也一直很心疼郡主。看着两人因为二爷的几句话,变成现在这样,秋扇心里很着急,但是自己一个下人又不上话,只能是干着急。

    薛虬冷冷地望着水玲珑,眼神里不带一丝感情,轻声问道“那你怎么办难道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希望无忧死”

    水玲珑错过薛虬那一抹寒芒,并没有注意到薛虬的眼神,要是她看见了,只怕事情会更糟,往不敢想象的地方发展。

    水玲珑低着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问道“云啸,你怎么这种话无忧是你的孩子,我一直照看他,待他就像无伤一样,你怎么能这么伤人的话”

    “无伤出这样的话,你从心底里想,你真的就没一点错无伤他他那么崇拜你,希望像你一样做一个文武双全的人,但是你一直都以无忧为重。云啸,你要知道你的孩子不知无忧一个,你要知道无伤他也是你的孩子。”

    “这个我一直都知道”薛虬的声音有些恍惚飘渺。是的无伤是他的儿子,他和水玲珑的儿子,这个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记着。

    “不你不知道”水玲珑摇摇头道。

    水玲珑有种错觉薛虬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自己,没有无伤。她希望这只是自己错误想法,但是心里却越来越不肯定。当初,薛虬问自己的那句“玲珑,我们成亲吧”还像是在昨天一样,清晰地出现在水玲珑耳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声音听上去渐渐有些虚渺。

    “云啸,你真的爱我吗”水玲珑望着薛虬的眼睛,轻声问道。

    薛虬直视着水玲珑水雾纯净的眼睛,心里感到有些凄凉,道“问什么要这么问这个问题你不是问过吗你应该知道的”

    水玲珑猛地拉着薛虬的一只手,像是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急声道“云啸,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薛虬将水玲珑抱住,轻抚着水玲珑的背,靠近水玲珑的右耳,轻声道“我爱你,玲珑”

    自己真的爱她吗薛虬没有再去想。

    水玲珑靠着薛虬的肩膀,紧紧抱着薛虬,道“云啸,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薛虬对着水玲珑轻声道。

    “无伤,我一定会好好教他。你也要”水玲珑看着门外,眼带笑意,拥抱着薛虬,水玲珑心里很满足,真的很满足。

    薛虬知道水玲珑要什么,还不等水玲珑完,就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伤儿,好好对你。”

    薛虬的这句话才刚完,那个一开始跟着薛无伤出去的粉衣丫环就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着急地道“郡马郡马。不好了不好了,二爷二爷他他”

    水玲珑一听粉衣丫环的话,心里就乱了,望着粉衣丫环,急声问道“二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二爷他他把大爷推到池子里去了”rs给力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