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 两记耳光
    薛无伤听他们一家就要去京城,心里很高兴,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跑到西南院问水玲珑是真是假,张开便问道“母亲,听我们就要去京城见外公了”

    水玲珑将手中的账册交给秋扇,笑道“怎么了又是谁告诉你的”

    薛无伤立即扑到水玲珑身边,扯着水玲珑的衣袖,不停地问道“究竟是不是啊母亲,我们是不是要去京城啊”

    看着薛无伤很是急切,一个劲地缠着自己想知道答案,水玲珑不禁笑问道“你就这么想去京城啊”

    秋扇看着薛无伤缠着水玲珑的样子,哑然失笑,道“二爷只怕是想去看王爷了,要知道王爷可是最疼二爷的。”

    水玲珑拢了拢薛无伤的头发,也道“这是当然的,父王自然是最疼二爷,这可是父王唯一嫡亲的外孙,就和嫡亲的孙子一样。”看着薛无伤的笑脸,道“你要知道,你外祖父可是最疼你的,等到了京城你一定要好好陪着外祖父。”

    “这么我们真的要去京城了太好了”薛无伤听完水玲珑的话,立即跳起来大声道。

    水玲珑拉着薛无伤的手臂,不让他乱动,对着薛无伤仔细道“到了京城可不能失了规矩,你外祖父可能还会带你见皇上,你皇伯父。你一定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什么事都不管不顾,只知道玩。”

    “知道了,母亲。你就不要再了这些儿子早就知道了。”薛无伤不屑道,他的心思根早就飞到京城去了,哪里听得进水玲珑的这些唠叨。

    水玲珑看薛无伤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加重了语气,道“等到了京城,跟着你哥哥多学着点,千万别再惹事生非。”

    薛无伤一听水玲珑这话,立马就挣开水玲珑的手,后退一步对着水玲珑大声道“我凭什么要学他,他比我哪里强了他为什么也要去京城”

    水玲珑一愣,她没想到薛无伤居然反应会这么大,看着薛无伤气愤的样子,水玲珑想斥责,但又不忍,温声劝道“伤儿,你怎么这样的话你哥哥自然是要跟我们一起去京城的。”

    “他去京城干吗北静王又不是他的外祖父。”薛无伤却是冷声不屑道“他的外祖父早就死了。”

    “无伤你什么话这些话要是给你父亲听见了,还不得打骂你。”水玲珑心里很是生气,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儿子就是不能和无忧好好的相处,明明无忧对他就很好。

    薛无伤却是混不在乎的样子,仰着头道“反正他心里就只有那个病秧子,他根就不在乎我。”

    秋扇一看水玲珑是真的动怒了,赶紧挡在薛无伤身前,并对薛无伤道“二爷,你怎么能这话郡马可是很疼爱你的,你这样不是让郡马伤心吗”

    薛无伤却是直接踢翻身旁凳子,双手一推秋扇,睁大了双眼,戾气横生,怒声道“不是根就不是他心里从来就只有那个病秧子,根就没有我。”

    秋扇被薛无伤这一推,险些就摔倒,但还是劝道“二爷,你为什么这么是不是有什么事”

    水玲珑看着薛无伤竟然这么生气,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厉声喝道“无伤,还不住手”

    薛无伤转身猛地横手一挥将桌子上的茶具全部推翻,摔落在地,“碰”全部摔碎

    秋扇一看赶紧对旁边的两名丫环道“还不快拦着二爷”

    两名丫环一听,立即拦着薛无伤继续动手,一边还道“二爷二爷郡主生气了快别这样,有什么事跟郡主一定一定有方法解决的。”

    薛无伤毕竟年幼,被两名丫环抓住双手,不能再动手。

    水玲珑走到薛无伤面前,对着两名丫环道“放开他我看他还要做什么”

    两名丫环也就松开,薛无伤别开脸,一副自己没有错的样子,很是桀骜不驯。

    水玲珑看着薛无伤,冷声斥问道“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还动手这就是嬷嬷教你的规矩”

    薛无伤听完水玲珑的话,低下头,很是委屈地道“父亲他根就没把我放在心上。”

    水玲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为什么会让薛无伤这么生气,追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姑姑派人送来的玉麒麟,父亲给了哥哥。”薛无伤低声道。

    水玲珑不相信薛无伤会因为这么的一件事这么生气,厉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要不然我就去问蔡嬷嬷。”

    秋扇一看水玲珑已经很是生气,赶紧对薛无伤道“二爷有什么事就吧不要再瞒着郡主,郡主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薛无伤却是在低声抽泣,哽咽道“我今天让父亲带我去白马湖,父亲没有答应。已经答应哥哥今天教他。”

    水玲珑听着薛无伤的话,浑身一松,笑了笑,道“就因为这事吗你父亲既然已经答应你哥哥了,就要做到。如果你真的想去白马湖游玩,要不然母亲带你去白马湖”

    薛无伤抬头大声道“不是根就是我先跟父亲的,但是父亲还是教哥哥。”

    水玲珑一怔,明白薛无伤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虽然自己听完后也有点生气,但还是劝道“无伤,你应该知道你哥哥的身子,你应该要多体谅他。有些事多让着你哥哥”

    “为什么就因为他是病秧子,我就应该什么都让他他这副样子,为什么还不死”薛无伤眼神很一寒,狠狠地道,最后一句话是咬牙切齿。

    众人都被薛无伤最后的一句话给惊到了,这是咒自己哥哥早死,这要是给郡马听到了,那还得了。

    水玲珑也没有想到薛无伤居然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居然咒诅自己哥哥早死,大声呵斥道“无伤,你知道你刚才的什么吗”

    秋扇也不敢再劝薛无伤,对着水玲珑细声道“郡主,你不要生气。二爷只是一时气话。”

    “不是我讨厌他我恨他我就是要那个病秧子死”薛无伤立即恨声道。

    “你什么”突来的一句话直接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一阵寒意,冰凉的语气。

    秋扇等丫环都是心头一跳,这这话居然给郡马听见了。

    薛虬一脸平静,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最后目光落在薛无伤身上。薛虬那冷彻的目光直接让薛无伤后退几步,退到水玲珑身边。

    薛无伤没想到刚才自己的话居然被薛虬听见了,这下麻烦大了。薛无伤战战兢兢地看着薛虬,身子都在颤抖,颤着声音喊了一声,“父亲”

    水玲珑也知道薛无伤这话让薛虬动怒了,挡在薛无伤身前,道“云啸无伤他”

    一步,薛虬又迈进一步,望着水玲珑身后的薛无伤,冷声问道“刚才你的什么”

    薛无伤看着薛虬冰冷的目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到薛虬面前,大声道“我我恨那个病秧子,我恨不得他死”

    “啪”薛虬直接甩了薛无伤一记耳光。

    声音清脆,在这静谧的屋子里格外显得响亮。

    静,很静。水玲珑知道薛无伤的话直接触了薛虬的逆鳞,伸手准备将薛无伤拉到自己身后。

    “你再一遍”薛虬依旧一脸平静,只是那眼神却是如九幽寒冥,让人不敢直视。

    薛无伤嘴角溢出血,用手擦了擦血迹,并没有哭,反而望着薛虬笑了,笑得有些苦涩,有些哀伤。

    “这是你第一次打我”薛无伤笑道。

    水玲珑看着这两父子大眼瞪眼,心是一直悬着,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怎样。看着薛无伤浮肿的右脸,水玲珑很是心疼,对着薛虬道“云啸,无伤他还好。只是一时气话,当不得真。”

    “不是不是我就是恨不得他死”薛无伤抬起头,斜睨着薛虬,发狠道。那眼神像极了薛虬,那神情让整个面孔都显得有些狰狞,尤其是在一个七岁的孩子更是让人心悸。

    “啪”又是一记耳光

    响亮干脆

    水玲珑一看薛虬又打了薛无伤一耳光,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眼泪也一下子就流下来,立即把薛虬推开,对着薛虬哭诉道“他还是一个孩子,还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下这么重的手”

    着,水玲珑伸手轻轻抚摸着薛无伤红肿的右脸,那五根印记很是清晰。轻声问道“疼吗”又回头对着秋扇道“快去拿化瘀的药”

    秋扇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整个人都懵了。二爷当着郡马的面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郡马第一次动手打了二爷。这这一下子怎么就成了这样。听到水玲珑的话,秋扇才回过神来,赶紧应了一声,跑去拿药。

    薛虬看着水玲珑对薛无伤轻声呵护,问道“无伤,你为什么要这话”

    “为什么”薛无伤一下子跑到薛虬面前,对着薛虬吼道“我恨他我也恨你”

    完这句话,薛无伤就猛冲了出去。rs添加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