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四章 她不如你
    晴日朗照,阳光静静地泻在水面上,薛虬在船头,望着远去的扬州,远去的京城,心中是感慨万千。

    岁月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从薛虬第一天来到这里,喊薛太太第一声母亲,以薛宝琴为妹妹,寒窗苦读,出仕考科举,经营家业,认林如海做义父,与林黛玉相遇相知,再到带兵打仗,娶妻生子,亡母守孝,再亲眼看着林黛玉死在自己面前,人生的起起落落,或悲或喜,薛虬已经明白,也已经亲自品尝。

    薛虬看着远去的江水,就像远去的自己,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做不回往日的自己。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有笑有泪,没人能改变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有的只是面对未知的未来。

    青衫素服,长发依然,只是满目皆是沧桑与落寞,没人懂薛虬的孤独,哪怕是水玲珑也不明白,在林黛玉死的那一刻薛虬根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你若不在,我便不存,这句话是薛虬曾经对林黛玉的,现在林黛玉已死,如果没有薛无忧这个孩子,薛虬应该早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薛虬现在活着只是为了薛无忧。

    薛虬并不害怕北静王水溶杀了自己,让水玲珑长痛不如短痛,可是如果用薛无忧的命来要挟,薛虬只有点头答应。

    三年之后薛虬会娶水玲珑,这是薛虬与水溶的约定,只是那个时候或许连薛虬也不会知道究竟又会有什么变化,但是无论怎样,薛虬一定会保住薛无忧。

    因为一旦薛无忧死去,那个时候薛虬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有的只是一颗已经冰冷的心。

    水玲珑不明白薛虬的孤独,她只是相信总有一天,薛虬会爱上自己,就像爱上林黛玉那样。她坚信,因此她愿意一行字陪在薛虬身边,等着薛虬爱上自己。

    但到那个时候,那已经不算爱了。有些事也不是一直坚持就会有结果的。

    水玲珑看着薛虬在船头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心里很是担心薛虬还是一直记挂着林黛玉,并没有走出来。

    的确,薛虬还是没有走出来,或许这一辈子都走不出来,又或许是薛虬他自己不愿再走出来。

    水玲珑走过去一拍薛虬的肩膀,调笑道“云啸,你在想什么别告诉我你是在想那个柳莹然”

    看着水玲珑调笑自己,薛虬并没有太多触动,淡淡地回道“怎么出来了不用陪着无忧吗”

    水玲珑走到薛虬面前,直视着薛虬,笑着问道“你怎么不陪着无忧跑到这里发呆别真的是在想扬州的柳莹然,她可是对你一见倾心。”

    薛虬绕过水玲珑,一边走,一边感受着风拂过自己的脸庞,轻声回道“我在想玉儿”

    水玲珑脚步一停,旋即走到薛虬身旁,看着江水,笑了笑道“的确那个柳莹然根就比不上林妹妹的容貌,再林妹妹的才学也不是寻常女子所能比的。”

    薛虬没有看水玲珑,望着前方,低声喃喃道“郡主这话的真好”

    水玲珑偏头望着薛虬,笑着问道“那我呢我和林妹妹相比怎么样”

    “她不如你”薛虬直接回了一句。

    水玲珑一愣,她没有想到薛虬居然会出林黛玉比不上自己的话,这怎么可能,自己当初在京城就去薛家当面问过薛虬愿不愿意娶我,可是答案却是否定。水玲珑斜睨着薛虬。正声问道“为什么这么要知道你可是对我一直冷冰冰的。”

    薛虬回头一笑,道“即便这样,我还是爱她”

    看着薛虬的笑容,水玲珑心里一堵,是啊,即便他林妹妹不如自己,他爱的还是林妹妹,而不是自己。水玲珑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又问道“那你一下,我哪里比林妹妹强”

    薛虬并没有过多思考,直接回道“这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不如你”

    水玲珑被薛虬的回答给弄糊涂了,怎么就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觉得林妹妹不如自己,立即问道“你既然她不如我,那你怎么又不知道她哪里不如我了该不会是你不想吧”

    薛虬冷声道“郡主你真的很好,如果”

    “如果什么”水玲珑蹙眉问道。

    薛虬却并没有再做声,深深地看了水玲珑一眼,转身进了客舱。

    水玲珑看着薛虬的背影,心里却是愤愤不平,明明自己还她比不上自己,但为什么却要一直这样对我林黛玉已经死了,难道你不知道

    “云啸,林黛玉死了她死了”水玲珑大声道。

    薛虬脚步没有停下。一直往前。

    在薛虬看来水玲珑在这古代的确是一名奇女子,这奇甚至比孤芳自傲的林黛玉更是叛逆,敢于对封建礼教不满而反抗。

    只是有些事并不是谁比谁好,就会怎么样。

    薛虬心里面只有林黛玉,这件事薛虬心里面明白,也确定

    白夏走进来对着薛虬道“大爷,快到岸了,快到金陵了。”

    薛虬笑着逗着怀中的薛无忧,听到白夏的话有些诧异,这日子好像比以前早了两天,抬头问道“已经快到了”

    白夏点点头,道“是的船家是换了另一条水路,因此日子比上次我们去扬州早了两天。”

    薛虬点头,并没有什么,只是把薛无忧交给陈氏抱着,逗弄薛无忧的脸庞,笑着道“无忧怪,等会爹再陪你玩”

    薛无忧比起刚出生那会,现在身子已经好很多了,虽还是瘦弱,但一双眼睛很是明亮灵动,像极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的人。

    薛虬附身亲了薛无忧的脸颊一口,对着陈氏道“照顾好无忧,别让他再受凉了。”

    陈氏恭敬地应下,“大爷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少爷的”

    薛虬点点头,对着旁边的下人丫环道“你们也赶紧整理一下,就要下船了。”

    下人都应是,他们也希望能尽快下船,呆在船上好些日子了,也感到厌倦了。再他们一个个就是金陵人,当初他们跟着薛太太去京城,到现在也有四年没回来了,虽是一家子都一块去的京城,但到底他们是金陵人,自然是想着回金陵。

    薛虬跟着白夏走了出去,一眼就看见齐伯正跟着船家谈话,看着眼前繁忙的码头,心里不禁有些伤感。

    物是人非,四年的岁月如梦一般,刹那便过,不曾留下什么。对于薛虬来,或许只有遗憾,只有伤痕。

    水玲珑走到薛虬身边,望着码头,笑了笑,问道“这里就是金陵啊看上去比京城差不了太多。”

    薛虬没话,只是望着,就那样望着。良久,才淡淡地了一句,“这里比京城好”

    水玲珑不明白薛虬这话的意思,疑惑道“不会啊再怎么,金陵也比不上京城。”

    薛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很想哭,望着金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天空,想让眼中的泪水回去,不要留下来,但是抬头的那一刻,刺眼的阳光直接让薛虬睁不开眼,泪水就沿着眼角缓缓流下。

    这是薛虬在林黛玉去世后,第一次流泪,也是第一次当着水玲珑的面流泪。

    水玲珑看着薛虬落泪,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流泪,但在薛虬身边水玲珑就感觉到了薛虬的悲伤与绝望。

    “云啸你你还好吧”水玲珑轻声问道。

    薛虬赶紧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抿着嘴唇,深呼吸一口气,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水玲珑问道“我能知道是什么事”

    薛虬摇头直接道“不能”

    水玲珑刚还想问什么,齐伯就走过来道“大爷,都已经安排好了。”

    薛虬点点头,又问道“码头上有人来接吗”

    “金陵老宅这边早就得到消息了,应该会派人来接。”齐伯想了想道“就算他们弄不清我们到的时间,船家也能帮我们安排。大爷不用担心。”

    水玲珑却问道“这里离薛家老宅还有多远要多久才能到啊还有还有薛家这个金陵第一酒楼在哪我想去看看。”

    齐伯恭敬地回道“一个时辰左右就应该回到。郡主,这个如果你想去醉仙居,还是”

    水玲珑点头道“你放心,这个我还是清楚。”水玲珑自然明白这几天只怕薛家一定会很忙,薛太太林黛玉下葬的日子还没有定下,况且这葬入薛家祖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薛虬问道“日子定下了没有找人看过吗宗族里面那些人是怎么的”

    “这些事只怕还是没有商定,毕竟这是需要大爷你做主。”齐伯回道。

    水玲珑注意看着薛虬的脸色,想着刚才薛虬流泪是不是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件事,难怪自己刚才会感觉薛虬是那样悲伤和绝望。

    可是水玲珑不知道,薛虬不只是因为这个,他的内心或许只有他一个人懂。

    薛虬没话,这时候船已经靠岸了。rs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