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二章 水溶回京
    柳姨娘听到北静王爷会替自己兄长做主,顿时感到难以置信,虽然水玲珑是郡主,但王爷不会突然就因为这件事而来,再仔细一想郡主对姑爷的态度,难道北静王也很满意姑爷做他的女婿,这只怕还要等三年。

    虽然心里猜到了,但柳姨娘根就不敢问,这些事与她没什么关系,现在有了北静王的话,自己兄长一家也能从牢里出来了。

    柳姨娘对在一旁的贴身丫环淡月问道“姑爷他们现在在哪我应该去一声谢谢。”

    淡月就是那个跪下对薛虬哭诉的丫环,她是柳家过来的,自然很在意柳家,想了想道“好像王爷带着姑爷已经去过一趟巡抚衙门,相信大老爷应该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王爷并没有打算在扬州久留,好像已经打算回京了。姑爷和郡主已经去送王爷了。”

    柳姨娘叹了一声,有些不甘心,道“就是不知道哪个苏三思还会不会做扬州巡抚别到时候王爷一走,他又把我哥给抓起来。这姑爷只怕也不会留在扬州,他们这可是扶灵回乡,哪里又能耽搁”

    淡月却是笑道“姨娘放心,这苏三思只怕不能再做那巡抚了。”

    “这又是怎么不是只能把他们从牢里捞出来”柳姨娘不解,其实一开始也很讶异,这堂堂一位王爷怎么还收拾不了一个扬州巡抚,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淡月望了一眼四周,一看没人,才低声道“听府里面的人王爷苏三思在京城有人,王爷一开始不想直接与他冲突,但不知为何好像现在京城也知道这件事,皇上也知道了,这样下来苏三思是根就保不住他头上那顶乌纱帽。”

    “啊这皇上也知道了”柳姨娘惊诧不已,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传到皇上耳朵里。

    淡月点点头,道“所以姨娘不必担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柳姨娘也点点头,一脸赞同的样子,但又感到些许伤感,道“出了这样的事,就是莹然以后的亲事只怕就更难办了。她这丫头又是心气高的,还瞧不起那些平常家的公子,哎要不是这样早就定下李家的二少爷了,也就不会出这件事。”

    淡月一看柳姨娘又在为柳家的事烦忧,赶紧劝道“凭着大姑娘的相貌一定会找到合适的。”

    “哎这女子的相貌又能值什么,年华易逝,还不是有更年轻貌美的。”想到这里,柳姨娘又叹了一句,“莹然她以后还是会吃亏的。”

    淡月听着柳姨娘的话却分辩道“哪里,听我们姑爷就没有纳妾,也没有通房。”

    柳姨娘却是心头一转,问道“淡月,你这莹然给姑爷做妾怎么样姑爷现在都还不过二十,以后只怕会在续弦,虽莹然做不了正妻,但偏房总是成的吧”

    淡月有些不认同地道“姑爷好像根就没有打算纳妾,再郡主对姑爷的心思那可是显而易见,姨娘你要是”

    柳姨娘听到这里也点头道“的确,可不能得罪郡主。再则姑爷可是要守三年孝的,莹然的年纪可耗不起了。”

    淡月一听柳姨娘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赶紧附和道“是啊姨娘你真的不用太操心,大老爷他们一定会给莹然找一门很好的亲事。”

    柳姨娘看着外面的天色,道“看这天色快下雨了。我现在是这样一个身份也不好抛头露面,也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淡月道“放心,大老爷应该没吃什么苦,现在只怕已经回去了。”

    柳姨娘点点头,也就不再多,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心里不禁想到这又会是一场暴雨。

    扬州码头,水溶看着水玲珑,心里很是担心,这去了金陵还不知道会受什么委屈,薛虬虽已经答应,就是怕有什么万一,对着水玲珑道“玲珑,你要是觉得金陵那里不好玩,就回京城吧”

    水玲珑一身青衫,宛若烟雨画中人,蛾眉浅黛,朱唇皓齿,眼中含笑,道“父王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的”

    水溶自知劝不了水玲珑,自己为了玲珑,不惜以一个孩子要挟薛虬,事情的好坏就只能看玲玲你自己了。水溶将目光移到薛虬身上,深深地看了薛虬一眼,眼神中含着一丝警告,这意思只有薛虬才能明白。

    薛虬看着水溶那冷寒的目光,心里却是不禁感到可笑,谁能想到堂堂一位王爷居然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出来只怕都没人会相信。

    薛虬对着水溶笑了笑,并没有话。

    水溶心里清楚薛虬一定很恨自己,即便薛虬再怎么恨自己水溶都不在乎,三年后薛虬就会娶玲珑,而他就会成为自己的女婿。

    看着两人,水溶了一句,“保重”就在那四名侍卫的保护下上了船。

    水玲珑看着自己父王两鬓的白发,想着他不远千里赶来劝自己回去,但却没有强制带自己回去,心里就感到一身抽痛,跑上前大声道“父王,你也要保重”

    水溶没有回头,只是嘴角却已经上翘,听到这句话水溶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只要她能开心,能幸福

    薛虬看着水溶的背影,心里也不禁为水溶叹了一口气,水溶对水玲珑的感情不正是自己对无忧的感情

    看着水玲珑一直望着远去的船,薛虬道“郡主,要是真的舍不得王爷,何不回京城”

    水玲珑回头看着薛虬,莞尔一笑,道“可是我也舍不得你啊”

    薛虬被水玲珑这般直白的话给弄得有些尴尬,略笑了笑,道“郡主可真是爱笑”

    水玲珑并没有感到太害羞,笑着问道“薛虬,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你云啸”

    薛虬一怔,云啸听到这两个字,薛虬又想到了那天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声,浑身颤抖,紧握住手中的拳头,猛地转身道“不可以”

    水玲珑没有看见薛虬发红的眼睛,发白的嘴唇,也没有看见薛虬紧握的拳头,她只是追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薛虬回头对水玲珑大声吼道。

    这是薛虬第一次对水玲珑明摆着发火,还是如此生气,水玲珑看着薛虬那盛怒狰狞的样子,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像是天真不谙世事的孩子,笑着喊了一声,“云啸”

    薛虬死死地盯着水玲珑,那目光像利箭要把她给刺穿。

    水玲珑却是对薛虬狠辣的目光根就无所畏惧,一脸笑容望着薛虬像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寒风也一直吹着,天色渐渐黑沉。

    旁边的下人看着两位这样,根就不敢劝,心里是万分纠结,嘴上发苦,大爷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赌气啊,这天色一看就不好了,只怕会是很大的雨,有什么事赶紧回府再去争执吧这些话他们却是不敢,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自找苦吃。

    片刻,薛虬才收回目光,转身道“随你”很冷的一句话,很冷的神情,任谁都可以看出薛虬心情很不爽。

    薛虬完就没有再理水玲珑,一个人大步往前走去。

    水玲珑却像么看见薛虬对自己的冷淡,厚着脸皮赶上前,装傻问道“云啸,怎么了有什么事,出来让我听一下。没准我还能帮你”

    薛虬听着水玲珑的那一声“云啸”,眉头紧皱着,但终究是没再什么。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朝前走去。

    水玲珑一直追赶着薛虬的步子,一直在薛虬身边问个不停,喊云啸这两个字也喊个不停,根就没看见薛虬那厌烦的神情。

    下人们则是松了一口气,这两个人总算是愿意回府了。

    白夏看着薛虬和水玲珑的背影,忍不住对身旁的齐伯问道“齐伯,这郡主怎么就看上大爷了还是这副死缠烂打的样子,真是不敢想象。”

    齐伯横手一拍白夏的脑袋,呵斥道“这些事也是你能管得郡主是什么身份就连大爷也不得不给郡主几分面子,你们一个个要是敢在背后编排郡主,先不大爷,就是我都不会饶过你们。听到了没有”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所有下人的。

    白夏自然缩头不再啃声,编排郡主的罪名可不是自己担得起,白夏刚才那话实在是因为自己憋得慌了。

    其他下人赶紧点头,并道“齐官家放心,我们心里都清楚什么该,什么不该。”

    齐伯也就淡淡地点点头,不置可否,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为郡主的所作所为感到惊讶,但是大爷都忍了下来,没有什么,哪里就轮到自己话了。况且北静王可还没走远,要是知道自己这些人编排郡主,委屈了郡主,那还不得火剐了自己。

    众人是不再多,赶紧跟上前,可别让大爷他们还等自己。rs关注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