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途径扬州
    薛虬水玲珑二人相对而坐,并没有再话,两人似乎都在想着一些事。

    薛虬看着水玲珑依然坚持,就好像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在这一刻,薛虬想知道自己出现在这红楼世界里是为了什么,林黛玉的依旧死了。

    薛虬知道在林黛玉临死的那一刻,林黛玉喊着自己的名字,她是开心幸福的,可是她舍不得离自己而去,她很想活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她曾经过的话,可惜她没能做到,她一定很不甘。很无奈。

    望着外面渐斜的夕阳,天边橙红如锦,余晖染红了那些云彩,镶了一层金色断边,夹杂着橘黄,一层一层就那样不断渗入,颜色逐渐由浅入深。

    水光相接之处,只透着半边太阳,波光在水面上浮跃,像是一颗颗跳动的白色珍珠,晃花了眼睛。金子斑斑碎碎,落在水面上,随着水波不断飘动,忽隐忽现。

    夕阳透过窗户,落在两人的身上,影子不断被拉长,合在一起。

    水玲珑看着夕阳照射下的薛虬,瘦削的脸庞上找不到一丝阴影,白色的素服泛着淡淡的金黄色,发丝随风轻轻舞动,那一双眸子却深如古井,蒙上一层黯然,古井中留下的是无尽的悲伤。

    “薛虬,你为什么要这么好如果你不这么好,我就不会爱上你了”水玲珑就这样了一句话。

    薛虬却是没有回答,望着窗外,一直沉默着。

    水玲珑笑了笑,问道“能不能一下你和林妹妹是怎样认识的你们明明是义兄妹,可是却还相爱,真是让人嫉妒。”后面的两个字只有水玲珑自己才听得见,的确是嫉妒,为什么她已经走了,你的眼里为什么还是只有她一人。

    薛虬听到水玲珑的话并没有转头,神色却有些松动,轻声道“扬州快到了”

    “扬州”水玲珑有些不解,望着薛虬问道“扬州怎么了难道你和她就是在扬州”

    薛虬嘴角处已经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只道“我第一眼见到她时,并不知道她就是义父的女儿。我就像一个登徒浪子,跑上前拦着她问她是谁。这就是第一次相遇,人生真的只如初见”

    “人生只如初见”水玲珑也轻声念道,心里却泛酸,不愿看薛虬脸上那沉醉缅怀的笑容。自己第一次在京城遇见你时,何尝又不是这样,自己也想曾问你这个问题,只是可惜你走的匆匆,并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水玲珑轻声问道“就是那一眼,你就”

    薛虬没有回答,只是水玲珑已经知道了答案。

    水玲珑不再话,薛虬现在所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刺在水玲珑心上,或深或浅,让水玲珑很疼,但是水玲珑依然面带微笑,望着薛虬。

    为了这份单相思,水玲珑像是一个独行者,一个人走着,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紧跟着他的脚步,不肯放弃。

    船顺着京杭运河一路南下,两岸的风景如画,只是薛虬一行人少了一份闲情逸致去欣赏。

    水玲珑却是兴致勃勃地看着两岸的山水风景,这是水玲珑第一次离开京城来到这江南一带。要不是因为薛虬不肯停船,这一路还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时间。

    水玲珑虽然一直笑容满面,却也知道现在薛虬是扶灵回乡,就是守孝之人,并没有太放肆。但是水玲珑却是一直都跟着薛无忧的奶娘陈氏学着照顾孩,现在薛无忧已经对水玲珑很熟悉了。

    因着这个原因,水玲珑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欣赏两岸风景,薛无忧的身子弱,并不能见风,只能是一直呆在客舱里面。

    就这样薛虬一行人到了扬州。

    扬州的繁华自是不用赘述,薛虬不打算带着林黛玉的棺木去给岳父林如海扫墓,但是仔细一想,是应该去一趟,自从林如海死后自己还没来过,只是打算带着薛无忧去拜祭一下他的外祖父。

    水玲珑坚决要求跟着薛虬一起去,薛虬无奈之下只能点头同意,交代齐伯等人采办完一些路上要用的衣物干粮,就在船上等着。

    薛虬只带了白夏,奶娘以及林黛玉身边的丫环浅雀和雪雁。

    齐伯已经把这件事告诉留在扬州替林如海守墓的柳姨娘,因此没有耗太多功夫就到了林如海的墓前。

    柳姨娘很早就知道薛虬娶了义妹林黛玉的事,也知道林黛玉出世的事,心里不禁既感叹薛虬和林黛玉的亲事,又感伤林家这一脉真的是断了。

    看着薛虬身边年轻貌美的水玲珑,柳姨娘不禁有些气闷,这还带着别的女子来给岳父扫墓拜祭,真是不知礼数。

    薛虬看着柳姨娘衣着简朴,妆容素雅,两鬓已经添了几根白发,精神也不大好,好像有什么愁闷之事。薛虬正声道“辛苦姨娘一直在这里守着了。”

    柳姨娘自知身份不敢托大,谦声道“为老爷守墓就是妾身的分。哪里得上辛苦”

    薛虬也不在意柳姨娘的态度,抱过薛无忧道“这是我和玉儿的孩子,姨娘你要不要抱一下”

    柳姨娘摇头道“妾身身份卑微,还是不用了。”望着有些瘦弱的薛无忧,柳姨娘又道“少爷,看着有些瘦弱,但眉眼很像姐。”

    薛虬一脸赞同地道“他自然长得像玉儿”

    不再多,薛虬就抱着薛无忧跪在林如海墓前。薛虬只是抱着薛无忧给林如海磕了三个头,并没有话,却在心里默默地道“岳父,当初你让我认你做义父,可能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并不会后悔娶玉儿,希望你也能明白现在我带着我和玉儿的孩子来看你了。你在天有灵,希望能保佑他一生无忧,平平安安的长大。”

    水玲珑等人在一旁看着,这个时候并没有做声。

    林如海的墓被打理的很好,看着就是修葺过的。薛虬心里也有谱了,起身问道“不知道姨娘现在可还好银钱方面可有短缺”

    柳姨娘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薛虬蹙眉,道“姨娘要有什么难处就告诉云啸,毕竟云啸也算林家的半个儿子。”

    柳姨娘还没话,她身边的一名丫环却是跪下道“求姑爷为帮帮我们家姨娘”

    薛虬并没有回答,只是问道“出了什么事,你先一下”

    柳姨娘并没有阻止那丫环话,只是低着头,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像是真的有什么伤心事。

    那丫环痛哭道“我们姨娘姨娘一家已经含冤入狱”

    薛虬半天才听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柳姨娘家是扬州的富商,专卖丝绸,不然也不会成了二品大员林如海的妾室,只是现在好像是因为柳姨娘的侄女柳莹然被扬州的巡抚苏三思给看上了,但是苏三思已经年过五十,柳姨娘的哥哥柳北峰自然是不愿自己的女儿给一个年过半百人做妾。拒绝了媒人上门提亲,但也因此得罪了苏三思,现在柳北峰一家就被是买凶杀人被收监了。

    薛虬还没有话,水玲珑却是已经怒火中烧,愤愤不平地道“这身为一台巡抚,实居然做出这种事,实在是胆大妄为”

    薛虬知道水玲珑在京城里面就是这样,看见不平的事都要出头,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柳姨娘不知道水玲珑的身份,任谁听完后都会咒骂几句,但也无能无力。柳姨娘对着薛虬附身一拜  ,哭诉道“还请姑爷帮帮妾身兄长一家妾身兄长真的是冤枉的”

    薛虬现在已经是解了丁忧,虽在兵部挂着职,但并不能做什么,看着一旁的水玲珑,道“你放心,这件事会有人帮你的”

    柳姨娘听到薛虬的话一喜,但转而问道“不知道姑爷的人是谁”

    薛虬淡淡地瞥了水玲珑一眼,道“就是她了她会帮你兄长平反的。”

    水玲珑走上前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兄长一个交代,让那个狗官吃不了兜着走。”

    柳姨娘心生疑惑,怎么交给这女子,这姑爷不是在看玩笑吧

    看着柳姨娘的怀疑的神情,雪雁道“这是北静王的女儿玲珑郡主”

    “郡主”柳姨娘等人都惊讶不已,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郡主,她怎么会和姑爷在一起,但不敢多想,连忙跪下道“参见郡主”

    水玲珑手一挥,道“你们起来吧这件事既然我已经应下,就一定会到做到。”

    薛虬看着水玲珑那不知深浅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这堂堂巡抚敢做这样的事,就有一定的把握,哪里那么容易就翻案,还治巡抚的罪这里可不是京城,没有北静王给水玲珑撑腰,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要知道这里可是那苏三思的地盘。

    薛虬道“郡主,你还是写封信给王爷吧拜托王爷处理这件事。”

    水玲珑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可不敢告诉父王我跟着你来了扬州”

    薛虬却是冷声道“你以为王爷不知道这件事。你就留在这里帮柳姨娘这个忙,我给王爷写封信让他派人来接你。”

    “你敢你要是这么做,这件事我还不管了”水玲珑偏着头,不再望着薛虬,像是在赌气。

    其实水玲珑自己也知道父王一定也猜到自己是跟着薛虬回了金陵,但为了自己的声誉一定没有声张,怕是也不得不同意了自己的做法。

    柳姨娘不清楚薛虬和水玲珑之间的关系,但照现在看来玲珑郡主是看在姑爷的面子上才会出手帮自己。柳姨娘一时之间不该如何是好,望着薛虬以往他能劝一下水玲珑。

    薛虬对水玲珑的反应真的很无语,问道“刚才不是你的会到做到”

    水玲珑却是笑问道“我变卦了,不行吗”

    薛虬不再理睬水玲珑,对着柳姨娘问道“那个杀人犯周青是一口咬定柳北峰付钱让他杀的人”

    柳姨娘点头,并道“兄长绝对不会买凶杀人的,虽然柳家和江家有仇,但绝对不会动手杀人。兄长根就没见过那个人。”

    薛虬不去争辩,照柳姨娘这么一,柳北峰应该是被冤枉的,但是任何事都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只喃喃自语“看样子可能要在扬州耽搁一段时间了,只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件事。”

    柳姨娘自然知道薛虬现在是扶灵回乡,不能耽搁太久。现在有了薛虬这句话,柳家的事也有希望了,立即感谢道“妾身替兄长谢过姑爷”

    薛虬摆摆手,只道“先回府吧”又转头对白夏吩咐道“白夏,你去告诉齐伯一声,我们要在扬州停留几天了也告诉船家一声”

    白夏点头,立即就往码头赶去。

    水玲珑一看薛虬根就没理自己,就这样走了,心里很是气愤,但也立即赶到薛虬身旁,细声问道“薛虬,你打算怎么做这样一来,真的要在扬州停留一段时间了。可是伯母和林妹妹的”

    薛虬不愿再听水玲珑聒噪,几步就把水玲珑落下。

    水玲珑一看薛虬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再什么。水玲珑心里清楚这扬州是不能久留的,水玲珑不笨,不难想到薛虬开始那话的意思,这里的确不是京城,不能由着自己来,出了事也没人给自己撑腰。心里也想着是不是给父王写封信,让他派人处理这件事。

    “薛虬,要不我让父王派人来处理这件事我们先回金陵吧”水玲珑道。

    薛虬瞧都没瞧水玲珑一眼,只淡淡地道“哪里得上是我们”

    水玲珑被薛虬的话给噎住了,自己是赖着他,但有必要时刻都提起这事吗

    一旁的柳姨娘实在是奇怪为什么薛虬对水玲珑这么冷淡,要知道水玲珑的身份可是郡主。还有就是为什么看上去像是郡主死缠着姑爷,看着真是奇怪。但柳姨娘也没多想。一来是身份低微,二来则是柳姨娘的心里现在一直记挂着的是娘家一事。

    而其他的下人都是清楚这里面的一些事,自然也不会什么,要是秋扇在这里一定会帮水玲珑话,只是可惜现在水玲珑是孤身一人。

    一路无话,没过多久,水玲珑就跟着薛虬回了林府。rs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