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京城来人
    div  ign”ener”

    齐伯听要在金陵停留几天,心里很是疑惑,这扶灵回乡能耽搁,问道可大爷为要在金陵停留几天”

    白夏回道是为了柳姨娘兄长的案子,是被冤枉的。大爷似乎不好推辞,只能答应下来。”

    齐伯不清楚整件事,但薛虬既然已经派白夏了,就已经决定了,对着身后的众人道太太和大奶的棺柩就放在这里,派人看着,千万别出岔子”

    众人听完齐伯这番话,立马应是。船上那些水手也是欣然同意,他们大多是四十多岁的汉子,早就想着靠岸停留几天,还想着去逛一下窑子。

    齐伯安排好事情,才带着一些丫环下人和白夏一同去了林府。

    薛虬既然已经决定帮柳姨娘这件事,也就开始仔细了解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柳家是做丝绸生意的,这江家也是以丝绸发家,两家自然会有一些生意上的纠纷,这都是同行竞争,再样也不至于到买凶杀人的地步。江家的大老爷江明玉七天前在沉香楼与人谈生意,却横生去一个周青,直接将江明玉给当场杀死,之后很快就不见了,直到五天前在柳家捕才,而周青也一口要定咬定是柳北峰让他杀的江明玉。因此,柳家一家老都被关押,只待案件审理完毕就判刑。

    柳北峰自然是大喊冤枉,但是杀人动机他有,现在就有一桩大生意摆在江家和柳家面前,一旦达成交易那就是上万两的收益,因此两家都是卯足了劲希望自家能够与那位做丝绸生意的晋商成功谈妥。

    薛虬仔细一想,如果不是柳北峰买凶杀人,那么就一定还有第三方想着和这位晋商做这笔生意,也只有江家和柳家都出事,他才会成为获利者。

    也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同时也不能难想到这第三方一定和巡抚苏三思有交情,不然苏三思不会这样冤枉柳北峰,苏三思在这里面一定也有份参与。

    薛虬想到这里,立马就让下人去打听那位晋商现在是和谁谈生意,并且还打听一下那个人和巡抚有关系。

    水玲珑看着薛虬这样吩咐下人,也一下子就明白薛虬的猜测,问道你是认为有人想破坏柳家的这笔生意并且此人还和巡抚有关系,不然巡抚也不会帮忙”

    薛虬没回答,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薛虬也不能肯定,翻看着林如海留下的一些书籍。

    水玲珑还准备告诉薛虬,她已经写信回京城了,希望她父王能派人处理这件事,但看着薛虬对不理睬,直接忽视,也就作罢,转而问道即便是苏三思和那个人合计陷害柳北峰,那你又有办法帮他翻案”

    薛虬翻看着一史书,头都没抬,淡淡地道你要是闲得慌,就出去走走吧”

    水玲珑狠狠地瞪了薛虬一眼,可惜薛虬根就没看见,就算是看见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薛虬,你也你现在根就没有能力管这件事”水玲珑笑着道还有就是那个苏三思一定没那么简单,你想扳倒他只怕很难。”

    薛虬水玲珑是希望求她帮忙,笑了笑,问道那依郡主看,该办还是郡主愿意出手帮柳姨娘”

    水玲珑一看薛虬这冷淡的样子,白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我已经写信给父王了,父王他一定会看在的面上派人来处理这件事。还有就是可能可能派人接回京城。”

    薛虬听到水玲珑这么一,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要真是一个人来做,希望真的很渺茫,苏三思既然敢做,就有一定的把握,嘴上却是问道这信到京城只怕好几天,要不就”

    “你听到没有,父王一定会要我回京城”水玲珑轻声道,她薛虬没有把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可能就要回京城了。

    “那你就听你父王的吧”薛虬没有太多触动,回了一句,又看着手中的书。

    水玲珑眼神落寞,神情哀伤,喃喃道我会看着你的,可能就这样回京城你不要想着摆脱我”

    薛虬的手一顿,但旋即又翻过了一页。

    下人打听来的消息果然不出薛虬所料。与晋商合作的是苏三思的一个妾的侄子,这妾一看就比较受宠,不然也不值得苏三思这般做,就算他看上了柳家的女儿,也不用大动干戈,用栽赃陷害的法子。

    现在摆在薛虬面前的就是没有证据证明柳北峰是无辜的的,杀人动机柳北峰有,周青也一口咬定是柳北峰主使杀的江明玉。

    薛虬也没有办法对周青审问,找出周青话中的一些疑问,如果是官职还在身,可能还有权利审问,但是现在确实不能了。

    水玲珑也已经薛虬的困境,只能是依着郡主的身份才能过问这件案子。

    “要不我就凭着郡主的身份直接上衙门要重新彻查这件案子”水玲珑问道。

    薛虬摇摇头,对水玲珑的想法并不看好,道你这样直接是郡主,我怕那个苏三思给你按个假冒郡主的罪名,直接给处理了。”

    “可能他会这般大胆”水玲珑十分怀疑薛虬的话,一个巡抚敢对这个郡主动手

    薛虬沉声道你那样做不止是要他头上的那顶乌纱帽,还是要他的命。他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翻案”

    水玲珑一下子就沉默了,的确,这样做真的是要苏三思的命,他又束手就擒,一定会想法子保住,没准真的会灭了。

    薛虬一看水玲珑沉默不语,就她也想到了,道你现在身边根就没人,可能会有人你是郡主再则郡主又可能跑到这里管这事”

    “哎这办左也不行,右也不行,那你办”水玲珑问道。

    薛虬对着旁边的厮五竹问道那个周青,你打听的样了”

    五竹是林府的看门厮,对扬州一带很熟悉,人也机灵,薛虬才会让他打听这些消息。五竹想了想,道周青是外地人,根就没几个人认识他。”

    薛虬暗自叹了一口气,这就更难办了,周青这里根就没法入手,想了片刻都没有头绪,道只有我直接去衙门一趟了。”

    水玲珑问道那个苏三思会让你见周青吗不定现在周青都已经死了。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供出真正的幕后主使者。”

    薛虬一下子被水玲珑的话惊醒,要是周青真的不在世了,那可就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五竹,你快去打听一下那个周青样了有没有被处死”薛虬连忙对五竹道。

    五竹一听薛虬吩咐,立即往门外跑去。

    水玲珑一看,现在已经进了死胡同,还不能不能走出来,道薛虬,我也只是随意,毕竟这犯人一定会经过三堂会审真正盖棺定案后才会行刑,现在柳家还没有判刑,那周青也就应该还在。”

    薛虬却是摇摇头,心里并不认同水玲珑的话,要是苏三思真的按规矩来,柳家就不会因罪下狱,道无论周青在还是不在,这件案子都很难改变。”

    “要是我父王在这里就好了,那个苏三思一定会乖乖地认罪,放出柳家一家人。”水玲珑感叹了一句。

    薛虬对水玲珑这话是相当无语,就算北静王能来扬州,也只怕要好几天,再北静王无事又可能来扬州

    却就在这个时候,齐伯急急忙忙跑进来,慌张地道大爷,大爷,北静王来了”

    “啊”饶是薛虬性子够沉稳,但此时听到这件事也让他惊出了声。

    水玲珑也没想到随意的话,居然真的发生了。水玲珑心里却是一慌,私自离京,莫不是父王亲自来抓回京

    薛虬很快便回复,望着水玲珑那慌张害怕的样子,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你这副样子刚才不是还王爷在就好了”

    “父王可能是要回京的他要是其他人来一定没有办法把带,只能是他亲自来了。”水玲珑望着门外,眼神里全是担忧。

    薛虬并没有对水玲珑这话发表看法,只问道你要不要去迎一下王爷”

    水玲珑看着薛虬,目光一下子就变得坚定起来,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薛虬对水玲珑这话真的无语,听着好像是把水玲珑给拐带出来,现在父亲找上门来,女儿却死心不肯离开。

    薛虬不愿再和水玲珑多,现在北静王来了,柳北峰的事也能解决了,水玲珑一定会跟着北静王回京城,也不会再缠着了,想着薛虬心情就好了些,赶紧走了出去准备迎一下北静王。

    水玲珑也立即跟上薛虬的步子,看着薛虬的背影,心里却是下定决心,再样也不会回京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