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为何如此
    div  ign”ener”

    当薛虬赶回家中的时候,就只看见那门上廊檐上的白布,这刺眼的白色一瞬间就让薛虬的心狠狠抽疼,母亲走了

    王福悲痛道大爷,太太太太去了”

    薛虬留着胡茬,嘴唇干枯,都裂开些口子,发丝散乱在额前,让人看不清眼神,“时候的事”声音嘶哑暗沉,听不出是悲是喜,只是感到一股子沧桑。

    王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领着薛虬往灵堂走去,道四天前太太就去了,去的时候一直念着大爷。”

    薛虬没有反应,一步一步走到灵堂。薛虬感到很冷,真的很冷,看着眼前飘动的白色,寒气将他包围,裹住,一点一点冰冻他的血液。

    一句话不,薛虬没有去看灵堂前的其他人,走到灵堂前的蒲团跪下,直直地磕了三个头,“母亲,了”

    薛虬的双眼已经通红,可是眼泪始终没有流下,就那样跪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赎罪,母亲临死前都没有在身边陪着。可是就算薛虬跪得再久,也不能再回头,薛太太也不能在睁开眼看着他,喊他的名字了母亲,你会怪吗

    薛宝琴哭肿了双眼,在一旁看着薛虬抿着嘴唇不,就那样跪着,道哥哥,母亲母亲希望我们能好好的。你不要太伤心。”

    薛虬依旧没,就那样跪着,没有流泪,眼神望着棺材。

    梅宣也道哥哥,你看开些生死有命,不要让岳母走的不安稳。”

    看着薛虬沉默的样子,薛宝琴对着身旁的丫环一声,“去叫大奶”哥哥这样子,怕是只有嫂子能劝一劝了。

    薛宝琴走到薛虬身边,道哥哥,母亲不会想看见你这样的”

    薛虬张了张嘴,声音很是凄凉,“母亲走的时候有吗不跳字。

    薛宝琴朝着门口看去,嫂子已经赶了,直盯着薛虬的脸色道哥哥,嫂子有了身孕,母亲“

    薛虬一怀疑好像听到不对劲的话,抬头望向薛宝琴,皱着眉头问道你刚才,你嫂子他了”

    迎着薛虬的目光,薛宝琴心神一凛,感到一阵慌乱,偏头避开薛虬的眼神,低声道嫂子她有了身孕,还是双胞胎”

    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冥纸还在火盆中燃烧,渐渐化成了灰。

    林黛玉看着薛虬跪着的背影,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轻声喊道大爷,大爷,你了”

    薛虬闻声回头看去,林黛玉消瘦的身体上是一身白衣,头上簪着白花,脸色苍白,眼睛通红,最显眼的就是林黛玉的肚子,一看就是有了身子。

    薛虬那一刻就笑了,很冰凉,很冰凉的一抹笑容。

    林黛玉看着薛虬微翘的嘴角,无助的神情,一下子就停了脚步,在那里再也迈不开步子,她的心被狠狠刺痛,努力让眼泪不要流出来,拼命地让眼泪不要流下,可是才了一句,“云啸”两行清泪就缓缓流下。

    薛虬望着林黛玉,没有,就那样望着,薛虬真的感觉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再也支撑不下去。

    林黛玉在薛虬的目光下摇摇欲坠,就算浅雀在搀着,都像是要摔倒。林黛玉薛虬为会这样,即便她,林黛玉还是感到委屈,感到伤心。

    “为刘太医应该跟你过。”薛虬平静地问道。

    林黛玉看着薛虬那一脸的憔悴,也努力平复的心情,道就是因为,才会这样选择。要不然你会同意吗不跳字。

    薛虬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问道那我呢我办”

    林黛玉迈着步子,走到薛虬身边,拿出帕子为薛虬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笑道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一定会的”

    薛虬已经不能再改变了,就像母亲的生死一样,改变不了,望着林黛玉道你答应我的不可以食言”

    林黛玉点点头,她会努力的,一定会努力活下来的,带着的孩子一起活着。

    薛虬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摸着林黛玉的肚子,好像在摸人世间最贵重的珍宝。薛虬不为眼睛很疼,真的很疼,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

    或许是欣喜的吧薛虬心里不禁这样想到,可是以后了,以后又会是怎样

    薛宝琴看着薛虬和林黛玉,心里松了一口气,哥哥是在意嫂子的,哪怕嫂子这样逼他,还是原谅嫂子。如果嫂子真的有意外,哥哥会成样,薛宝琴不敢想象,也不愿去想。

    她现在一切安好。薛宝琴望着灵堂里面的棺材,母亲,你可以放心,哥哥很好。母亲,你一定要保佑嫂子和侄子平平安安的

    薛太太的七七过后,就应该要回金陵,葬入祖坟了。薛虬现在也是要解丁忧,母丧守孝三年,不得出仕为官。

    皇上想侯赏薛虬,西南的事薛虬很好的解决了,可是没想到薛太太这一死,薛虬就要离职三年。皇上心里有些不乐意,好不容易这薛虬才又起势,凭着这件功劳,再一次重用薛虬,料想大臣们也不会。但是孝道再此,皇上也不能违背,下旨追封薛太太为护国,这可是相当荣耀。

    京城里的人都薛虬要再次被皇上重用,只是可惜现在要丁忧三年。这官场上三年变化那可就不得而知了,都感叹惋惜了几句。可是真正为薛虬可惜的人又有几个

    上门拜祭薛太太的人很多,薛虬现在是一边忙着料理母亲的丧事,一边还要准备回金陵的事,再加上林黛玉的身子还要担心,可谓是心力交瘁。

    林黛玉很少再出来,一直都在院子里面养胎。与其是养胎,还不如是调养的身子。林黛玉自然是不能一同回金陵,林黛玉自从薛虬后,睡得安稳了些,精神比以往略好了些,但那只是稍稍,现在林黛玉就像是那风雨中飘零的一叶孤舟,不下一刻会不会就那样覆舟。

    东院的下人个个都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可不敢让大奶出事,尤其是贴身丫环更是如履薄冰,不敢出任何差。其实众人都这最可能出事的是林黛玉,心里都不是该喜还是该忧。

    可是就算是这样翼翼,有些事就像是命中注定,任谁都改变不了。薛虬还没有启程回金陵,林黛玉就出事了。

    月份虽然浅,但林黛玉的是双胞胎,可能会早产,接生嬷嬷早就找好了,还是两个,以防万一。

    林黛玉不是了,这才七个月份,就像是发动了。刘太医也慌了神,虽然他早就以林黛玉的体质很难保住孩子,却不成想到还是出现流产的征兆。

    刘太医看着林黛玉痛苦的样子,最终道还是催产吧”

    薛虬在一旁,他开始心慌,他开始害怕。薛虬握紧了拳头,颤着声音问道大人会没事吧”

    刘太医摇摇头。这已经是给了薛虬答案。

    东院里面现在是人脚不停,催产的药才给林黛玉服下,林黛玉就感到一阵阵抽痛,额头上是汗水直流,右手紧抓着床褥,拼命忍受着这要命的痛楚。

    李嬷嬷看薛虬还是呆在屋里,并不打算出去,道大爷,这产房男人不能进来,不吉利”

    薛虬跪在床边双手紧握着林黛玉的左手,像是入魔了,一直着我陪在你身边我陪在你身边我会陪着你的会陪着你的”

    王嬷嬷也劝道大爷,这产房有血腥,真的不吉利。大爷你还是赶紧出去吧”

    “滚”薛虬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对王嬷嬷吼道。

    李嬷嬷一看就薛虬是不出去了,扯了扯王嬷嬷的衣裳,轻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劝大爷了。

    王嬷嬷被薛虬那一声怒吼给吓到,神色都变了,不敢再劝,跟着李嬷嬷去催那些丫环准备热水,接生嬷嬷早就在旁边照顾着,两个嬷嬷一个姓黄,一个姓周,都是很有经验的接生嬷嬷,也早就林黛玉的情况,不敢马虎,要这可是怀着双胞胎,还是早产。

    黄嬷嬷在林黛玉身边,道奶奶,不必急现在还没有,只是开始的一阵痛楚。奶奶,呆会我用劲的时候再用劲”

    周嬷嬷呆在床的另一头,拿着剪刀将下面的衣裤给撕开。

    薛虬看着林黛玉咬牙忍受痛苦,惨白着脸色,心也感到那苦楚。薛虬在古代生产就是很危险,何况现在林黛玉的情况更是糟糕。

    林黛玉偏头望着薛虬,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会会好好的你放心要是真有,保”

    “你住嘴”薛虬红着眼睛,看着林黛玉,却心生悲戚。

    林黛玉又笑了笑,笑容在那张苍白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道这这是你第一次凶我不会不会是最后”

    薛虬没有,低着头,只道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

    林黛玉流着眼泪,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会的,我一定会好好的”

    “啊”一声凄厉喊叫声。

    “大奶用力用力大奶用力”周嬷嬷不停地喊着,“大奶用力啊”

    薛虬看着林黛玉忍受着那要命的痛苦,没有,只是任林黛玉紧紧抓着的手,血就那样沿着薛虬的手缓缓流下。

    薛虬没有一丝动容,这点痛楚还比上玉儿所受痛楚的十分之一,为不是代替玉儿受这罪

    “云啸云啸云啸”林黛玉痛苦地嘶喊着。

    薛虬附着林黛玉耳朵,温声道我在这我在这我陪着你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大奶再用力再用力我看见孩子的头了,大奶,再加把劲孩子就快出来了”周嬷嬷不停地喊道。

    丫环们不停地跑进跑出,端着一盆盆血水,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不行了大奶,血崩了快快快拿止血散止血散”黄嬷嬷一看血一大片浸染红了被子。

    薛虬看着那鲜艳刺眼的血,深吸了一口气,他感到很冷,浑身打颤,只有紧紧握着那只手才能让感到一丝温暖。

    刘太医就在院子里,就怕出事也好救治,听到黄嬷嬷的声音,闭上了眼睛,结果终究是这样,不孩子能不能活下来

    李嬷嬷和王嬷嬷都是悲痛万分,一边流泪,一边帮着两个接生嬷嬷。

    雪雁早就被眼前的情景吓哭了,不该做些,只跪在地上使劲地磕头,不停地祈求上苍能保佑大奶,保佑少爷

    浅雀强忍着悲痛,不让慌神,催着丫环快些。

    薛宝琴也接到信林黛玉早产了,梅太太不愿薛宝琴这个时候前去,因为她的身子也大了,去了也帮不上忙,别反而添乱,到那里人多的别出了意外。但是薛宝琴坚持,梅宣只好带着薛宝琴赶来。他们自然是不能进产房的,只是在院子里面等着。

    听着里面那一声声痛苦地喊叫,薛宝琴等人心里都一凉听着就让人情况只怕很坏,很糟糕

    “云啸孩子孩子云啸”林黛玉不停地喊着,痛苦地喊着,“孩子我的孩子云啸”

    “大奶,第一个的头出来了出来了再加把劲大奶”周嬷嬷只能是一遍又一遍地催着林黛玉用劲。

    “云啸云啸云啸云”

    声音突然停止,薛虬握着林黛玉的手一顿。

    周嬷嬷一看,直接用手将孩子给扯了出来,那一团血污,任谁都看不出那是一个新生儿。

    黄嬷嬷心里一黯,里面那一个是不行了。

    薛虬眼神空洞地望着林黛玉还没有闭上的双眼,她死了

    就这样死了可以,她答应我的,她会好好的可以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难道一开始你就要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活着

    为你要骗我为你要骗我为

    不要求求你玉儿,求求你

    没有眼泪,没有声音,薛虬就那样空洞地望着林黛玉,望着,只是望着,或许下一秒她就会醒来。

    会的她一定会醒来

    周围的人物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他一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