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心意坚定
    div  ign”ener”

    齐安县衙内,一间上好的房间,简单却干净地家具,并没有显得太寒酸,这毕竟是知县的府邸。薛虬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件普通新被,脸色不大好,眉头紧锁,像是很痛苦,额头一直在冒汗,嘴上也不知在些话,像是在喊人的名字。

    “大人这究竟要时候才能醒金太医,你可要给准话这薛大人要是要是,可办”刘岚一脸焦急地在床旁走来走去,对着金太医道。

    金太医将刚写好的药方交给一名干瘦官差,并道这些药可别弄了。”

    干瘦官差郑重地点头道太医放心,下人一定不会误事。”完,官差就急忙地走了出去,这件事他可不敢真的出了岔子,这一条贱命哪里能抵。

    金太医这才回头对刘岚道不是了吗大人只是风寒入体,服两服药就会好。”

    刘岚瞪着金太医,怒气冲冲地道还不是你要不是大人为了救你,会成这样。要是大人真出事,我看你和皇上交代。”

    原来薛虬和金太医带着一些官差侍卫,亲自前往莲花村,却不曾想到途中经过吴子河时出了事,河上的桥已经摇摇欲坠,过河时金太医险些掉进河里,还好薛虬反应快拉了金太医一把,薛虬一脚却踩在破损的木板,掉进河里。

    这寒冬腊月泡在河里,就算薛虬身子骨强健,也受凉发烧了。尤其是现在瘟疫横行的时候,不准就会染上,特别是薛虬这种身子病弱的人。

    金太医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在这档口让薛虬病了,实在是太不巧了,讪笑道这不是没出事吗不跳字。又转移话题故作正经地问道大人交代你的事可办好了,别大人醒来后问你,你没法回答”

    刘岚轻轻地瞥了金太医一眼,“我的事自然办好了。”

    “那就好,大人醒来了,也能放心些。这时候可不能再耽误了。”金太医不在意刘岚的眼神,出了这样的事,刘岚一定对很不满。

    薛虬这时候睁开眼了,感觉浑身无力,嗓子也火辣辣的很疼,看着一旁的金太医和刘岚在,不禁问道咳咳咳你们在些些”

    刘岚看到薛虬醒来,立马喜笑颜开,走进问道大人可还好现在感觉样了”

    “水水”薛虬只这一个字,旁边伺候的丫环就赶紧端了一杯茶喂薛虬喝下。

    薛虬顾不得那么多,一连喝了好几杯,才让嗓子好受些,问道我睡了有多久”

    金太医回道没多久,才几个时辰。大人,不要太挂心外面的事。先养好的身子”

    薛虬摆摆手,问道现在外面怎样了那些药可有用”这件事可是重中之重,千万不能因为而误了事。

    刘岚赶紧道药方开的药有一定的效果,只是对于西河巷那些患病很久的人却没用,现在外面的局势暂且控制住了。只是这彻底治愈这瘟疫的法子还没有想到。”

    薛虬蹙着眉头,想了想这个问题还是只有金太医才能解决,问道金太医,你可想到法子没有这件事可还指望你”

    金太医叹了一口气,对于这场瘟疫他也没有头绪,现在的方子也只能稍稍控制病情,实话道现在还没有头绪,看了莲花村的一些情况,也不这瘟疫是回事。”

    这一下屋子里都静了下来,众人都沉默着不,心里都在为眼前这个难题苦苦思。

    半天,薛虬突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些有关这方面的书,不禁问道金太医,疫疹的病因是疠气,温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一人得病,就可能传染一家,轻者十生**,重者十存一二。要不要考虑一下由外至内,清瘟败毒饮一方,以重用石膏为主”

    看着金太医在仔细思考的话,薛虬又道这只是我的一些看法,你的,这方面我不了解。我只是看这些方子都内至外,如果从外至内会不会有更好的效果”

    金太医听完薛虬的话,像是想到了,却有感到一丝为难,怀疑地问道可是中药都是讲究由内调息,以内血化外体。这样做与药理相悖,不和常理,只怕大人的”

    刘岚听不明白薛虬的清瘟败毒饮,也弄不清金太医的由内调息,以内血化外体,直接道金太医,你就先试一下,万一薛大人的是对的,这对我们也是好事。”

    “都能随便试吗这一个不就害了他们。”金太医听到刘岚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心里很是不舒坦,要药用不好都会变成毒药,金太医很不给刘岚面子直接反问道。

    刘岚却是一点都不在意金太医冷淡的语气,在他看来现在还谈风险,真是搞不清楚状况,问道你不试,他们会死。你试一下,他们可能不会死。这么简单地问题,金太医你就不明白”

    金太医被刘岚的话给噎住,不该些来反对刘岚的观点,指着刘岚只道你,你”

    薛虬一看他们要吵起来了,赶紧劝道金太医这只是我的一点看法,也不一定对,现在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这多耽搁一段,就不还要死多少人你看要不要仔细考虑一下”

    金太医想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道先试一下吧希望这法子有效。”

    薛虬笑了笑,一高兴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一名官差这时候却是走了进来,递上一封信,恭敬地道大人,这里有你的一封信,是京城来的。”

    薛虬在丫环的帮助下费了些力气从床上坐起来,靠着床头,接过信问道你们大人现在在干吗不跳字。

    官差回道大人正在处理一些事务,大人可有事”

    薛虬摇摇头,“没有你先下去吧”着,薛虬已经拆开信看了起来。

    越往下看,薛虬心越是沉重,母亲看样子真的是不好了,只是不还能坚持多久,立马准备起身,并道准备笔墨,我要写封信回京城”

    刘岚看着薛虬像是遇到大事,问道大人可是府里出了事要不要我们帮忙”

    薛虬心神不定,神色悲伤,轻声道母亲的病又重了,看信里面的话只怕只怕不好了。”

    刘岚面色也一肃,这件事他可没有办法,只劝道大人不必太过忧心,伯母一定吉人自有天相,会好转的”

    薛虬也这是刘岚的真心话,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只是事情真的会像想的那样吗薛虬很怀疑,很不确定。母亲难道真的熬不薛虬一心里万般愁绪,都不母亲能不能等赶见最后一面。

    金太医看着薛虬的脸色猜测薛太太的病只怕很严重,要不然薛虬不会是这难过的样子,京城也不会来信告诉薛虬,问道薛大人,你母亲的病是”

    “痰症”

    这金太医和刘岚都不该劝薛虬了,这痰症只能是耗着,根就没有办法根治。

    薛虬执笔蘸着墨汁,心一痛,眼睛就红了,哽咽着道还不能不能能不能见母亲最后一面”

    金太医沉默不语,看现在的形势,只怕短根就没有办法解决,只道会的痰症,好好调养能”这话金太医得都没底气,仔细想想都薛太太一定是已经患痰症有一段了。

    刘岚却是道会的大人你放心,你一定能赶见伯母最后一面。”

    金太医狠狠地瞪了刘岚一眼,这话能这么,让人听着不是咒他母亲一定会死

    “不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伯母一定会好好等着你。”刘岚也意识到这话了,赶紧纠正道。

    薛虬并没有在意刘岚的话,因为刘岚的话其实是事实,薛虬现在心里只是希望时还能看见母亲的笑容。

    或是看到薛虬自从收到京城里来的信,脸色一直都不好,神情悲伤,接下来一段众人都不敢犯,也都猜到几分,怕是大人府上出了事,生怕薛虬一个心情不好,拿出气。

    薛太太现在的身子每况愈下,只怕支撑不了多少日子,薛宝琴有了身孕,应该好好呆在梅家养胎,只是现在薛太太眼看着就快不行了,薛宝琴哪里又能离开。梅宣作为薛家的自然也要为薛家分担一些事,现在也陪着薛宝琴住在薛家,毕竟薛家现在是一个男人都没有。

    皇上也了薛太太的情况,作为明君,的臣子正在为办事,肯定也要表示一番,上好的药材不断从太医院送到薛家,只是这再好的药也不是仙药,没有办法续命。

    京城里很多人家一看皇上都送了药材,这明摆着是看重薛家,赶紧也登门看望,这官场上的形势是变就变的。

    林黛玉已经有了身孕,虽然是把一些事交给李嬷嬷负责,可是林黛玉也少不得要费些心,还好身边有一个浅雀,帮着分担一下,她才能歇口气。

    林黛玉自从有了身孕之后,肚子渐渐大了,身子却不为渐渐瘦了,脸色也渐渐变差了,看着就让人心里一紧,浅雀心里很是不安,她不是不是真的会害了林黛玉。浅雀端着一碗安胎药,道奶奶,快把这碗安胎药喝了吧”

    林黛玉放下手中的绣活,接过药,并问道母亲哪里可还好”

    雪雁不用吩咐,就拿来一些蜜饯,皱着眉头道大太太和宝二奶奶帮着照看着。太太还是那样,只怕”

    林黛玉心里一沉,又问道大爷可回信了”

    雪雁摇摇头,道没有别是大爷在那里出了事吧无不少字”

    “雪雁呢”浅雀横眉冷声呵斥道。浅雀看着林黛玉的担忧的样子,赶紧安慰道奶奶不必担心,最经听京城里面的人西南的瘟疫得到控制了,想着过不了多久,大爷就会了。”

    雪雁话了,也道是是上次李太太就起过。大爷一定会平安的。”

    林黛玉沉默不语,喝下安胎药,服了蜜饯。

    浅雀将林黛玉手边的布匹衣物收拾好,并埋怨道奶奶,刘太医不是过吗你绝对不能费神,这些事交给下人做就是了,哪里值得你亲自动手。”

    林黛玉笑了笑,憔悴的面容添了一些光彩,轻声道这些是给肚子里的孩子做的,我怕我以后”

    浅雀赶紧打断道哪里就要做这么多奶奶,你可别累着。”

    林黛玉点头道自然不会,我一定会好好的。”

    这时候一丫走了进来道奶奶,刘太医来了”

    不要林黛玉吩咐,雪雁就赶紧走了出去,迎一下刘太医。

    “样刘太医,孩子可还好”林黛玉笑着问道。

    刘太医眉头又一次紧锁,仔细把着脉,最后叹了一口气,有些不该。

    林黛玉看着刘太医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担心,问道刘太医,可是可是孩子有”

    刘太医看着林黛玉憔悴的脸色,正声道大奶,你这一胎是是双生子”

    “你刘太医。”林黛玉惊喜地问道,居然怀的是双胞胎,这这简直难以置信。

    一旁的浅雀雪雁也睁大眼睛望着林黛玉的肚子,大奶居然怀的是两个,这任谁都想不到吧

    刘太医看着林黛玉高兴的样子,冷声道趁着月份短,还是把孩子打掉吧一开始我就过你这时候根就不能有孕,现在还一下怀了两个,必须要打掉”

    “不行这绝对不可能”林黛玉想着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两个生命,却是要把他们打掉,这也不可能。

    “难道你是想着一尸三命”刘太医忍不住发火质问道。

    浅雀和雪雁都被刘太医发怒的样子给震慑道,但林黛玉却丝毫不动容,只问道难道就要去两命”

    看着林黛玉坚持的样子,刘太医放缓了语气,“就算你要留下,也保不住的”

    林黛玉低头望着的肚子,喃喃自语道保不住吗可是我还是要留下”声音轻柔,却很坚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