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逃过一劫
    div  ign”ener”

    夜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没有月光,除此之外在这墨色之中还暗藏着令人畏惧的杀气,孤寂之中携着浓浓的寒意,阴暗似乎才是这黑夜唯一的统治者,决定着每个人的命运。

    没有风,草不会动。静谧的气息中带着压抑,这压抑像是一条河,悄无声息地流淌在呼吸声四周,缓缓地,越来越逼近这粗浅不一的呼吸声,渐渐淹没着呼吸声,两者使劲地纠缠在一起,慢慢融为一体。

    “不对,不对劲停下”薛虬敏锐地感觉到事情不像自己预料的那样,警惕地望着四周,想要看出这诡异之处。

    白羽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第一次主动道“将军,四周太安静了。”

    的确,四周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薛虬和白羽对视一眼,两人都轻轻点点头,示意后面的人蹲下,自己两人先上前看一下。这其实不应该是将军打头阵试探,但薛虬不在意,并着白羽两人悄悄潜行。他们就像两匹狼,在黑夜中用他那绿色的寒芒探知前路的不确定性。

    突然,薛虬瞳孔骤缩,虽然看不见前方究竟是何物,但那急速产生的声音让薛虬心头猛跳,猛喊了一声,“趴下”自己就侧身往旁边扑下。

    众人都是一怔,赶紧趴下。但也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倒在了那急箭之下,两眼皆是茫然,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这么痛,自己怎么就突然死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密密麻麻的箭组成一张要把他们笼罩并吞噬,但这并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躺在草地上的薛虬鼻子感觉到这草丛中的气味气味有些奇怪,还不待薛虬多想,白羽就冷声道“他们打算烧死我们”

    薛虬心一下子就冷下来了,这片草地太大了,如果他们要用火攻,自己这群人绝对逃不出去,只有死路一条。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我们的行动。薛虬凝眉细想,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除开跟着自己的这些人,能这么快传递消息的应该只有他了。

    薛虬带领的两百名官兵已经有四十名死在箭下,这剩下的一百多名官兵已经被这一连串的阵势给吓到了,火攻绝对是死路一条

    “将军如何是好”

    “将军怎么办”

    声音中全是惶恐和不安,在死亡的面前没有人不害怕。一时间众人唯一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薛虬身上,就连白羽的冷脸也不禁动容,有了一丝焦急,望着薛虬,希望薛虬能有办法解决眼前这局面。

    还没等薛虬回答,远处四周就冒出了火光,像是一把利剑突然就刺穿这漆黑的夜,刺眼的光芒摄人心魄。

    还好今夜没有风,草地也很大,给薛虬这群人一丝喘息的机会,这就或许是薛虬一行人的一线生机。

    望着四周猛如虎火势,众人都慌了神,像只无头苍蝇准备到处乱撞,想着找寻自己能活下去的路。

    薛虬大喝一声,“停下不想死就给我停下”

    这声音在嘈杂的人声中并不响亮,但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力量。众人都停下望着薛虬,那目光**地是对生的渴望

    望着众人的目光,薛虬心头一震。

    薛虬不想多解释,直接道“聚在一起,赶紧将自己周围的草给拔了。”

    众人都是不解,很是奇怪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做这种愚蠢的事,这片草地这么大,哪里能拔完,只怕那浓烟就足够呛死自己。

    “将军,这么多草怎么可能拔完”一名总督衙内的官兵质疑道。

    薛虬冷道“只需空出一块地就行。”

    那官兵不敢直视薛虬的冷眼,低着头不敢再什么,只是心里难免还是不服气。

    众人照着薛虬的吩咐很快就开辟一块空地,这是因为他们心里也抱着一丝希望,那就是薛虬能救他们。

    薛虬看着四周的火慢慢逼近,浑身上下都感受到一股炽烈的热气。薛虬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附近的野草,并吩咐其他人也照自己这样做。很多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薛虬的目的是想着以火攻火,逃过这一场火劫。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没有真正的躲过去,但已经不是必死之路。

    看着从自己身边窜走的火,蔓延向四周,众人都不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不仅是因为太热导致的,更主要是虎口脱险,绝处逢生的惊喜。

    薛虬却并没有放松,他知道在这大火的背后还藏着一把利剑,稍不留神就会给这利剑取了性命。薛虬沉声道“记得待会都嘶喊哭叫,接下来不用我多,相信你们也清楚该怎么做”

    众人都兴奋地点点头,眼含杀意,目露凶光,那模样像是看准了猎物,只待接下来扑上去疯狂地撕咬猎物,要报着一箭之仇,完全忘记了最初的恐慌与不安。

    薛虬一挥手,官兵下属们都迅速得分散开,接下来就是一声声痛苦的喊叫。那一声声凄厉无助的声音响斥着天地,仿佛从远古战场走出的孤魂野鬼的嘶吼,在这黑夜中显得异常妖邪,听着让人浑身颤抖,听着又会让人热血沸腾,想象着他们的痛苦。

    “啊”“啊”

    那声音像是一个魔咒,让隐藏在四周的猎手心生快感,仿佛世上再也没有比这叫声更动听的声音了。他们为了享受这声音而痴狂,为这声音失了性命。

    但是猎手与猎物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以命相搏,胜了才会被称作猎手,而猎物的结局只能是一堆白骨。

    薛虬听着这声音,心里沉重万分,难道这就是一将成万骨枯

    火势在这杀意沸腾的战场不断上扬,不断上扬,枯草在火中湮灭成灰,烟灰在火中浮浮沉沉,沉沉浮浮,最终落地无声,化作尘埃。

    两处火势相撞,在拼个你死我活,谁也不会让谁,它们疯狂地撕咬着对方,恨不得喝对方的血,吃对方的肉,让对方痛苦地死去。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什么。求一下推荐和收藏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