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只此一句
    div  ign”ener”

    薛虬一字不落地将整封信看完,手不断地在颤抖,胸口很闷像压着一块大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整个人一时间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

    她病了她要死了这怎么可能薛虬呼吸变得很粗重,心变得很疼。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不应该现在死薛虬死死盯着手中的信,想找去这其中的不对。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她不是现在死去,难道又因为我的出现,她的命运也改变了,就像义父一样。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

    田庆安看着薛虬颤抖的双手,发红的双眼,问道“云啸,出什么事”

    薛虬抬起头望着田庆安,惨然一笑,“她要死了你知道吗她要死了”

    薛虬这近乎癫狂的模样着实吓到了田庆安,田庆安担忧地问道“云啸,究竟是谁要死了”

    薛虬望着门外刚迈出一步,就听见蒋冲的一句话,“将军,你现在不能回京城”蒋冲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要死了,但看这样子也猜到是京城出了事,立刻打消薛虬准备回京城的想法。

    薛虬猛然停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蒋冲,嘴角浮现一抹苦笑。是啊现在我怎么可能回京。

    田庆安看着薛虬痛苦的样子,心里不落忍,道“云啸,究竟是什么事你出来让我们也帮你想想办法。”

    办法现在还有办法吗她的命早就注定,现在只是提前了。薛虬望着门外,双眼流出了眼泪,喃喃自语道“命吗真的是命吗不跳字。

    蒋冲和田庆安两人看着薛虬伤心流泪,心里也不好受。蒋冲劝慰道“将军,总会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

    天无绝人之路义父就是走上了一条绝路,难道现在她也要走上这条绝路薛虬咬着牙,左手擦干自己的眼泪,右手紧握着那封信,越握越紧。

    为什么为什么

    薛虬仰着头,闭上了眼睛,心里一直念着,你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有事

    薛虬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信中是心病,是林黛玉自己不想活下去了。

    不对有些地方不对难道

    薛虬急忙将手里揉成一团的信再展开来仔细看,一遍一遍看着信中被自己忽略的话,薛虬心中很是酸涩,错了,真的是错了。薛虬想起那一天自己认林如海为义父的场景,眼睛里水雾弥漫,义父,我真的很后悔认你做义父。我该怎么办义父,你我该怎么办我们又该怎么办

    薛虬神色哀伤地走到书案前,铺好纸张,没有抬头就对蒋冲道“蒋冲,过来帮我磨一下墨”

    蒋冲听到薛虬的话,立即走过去帮薛虬磨墨。

    薛虬执笔,一时不知该从何写起,闭起双眼,最后眼角处流下一滴眼泪,薛虬嘴角一掀,脸带笑意,那笑容带着一丝解脱,挥笔写了起来。落笔的那一刻,眼角的那滴泪也随之轻轻落在宣纸上,慢慢散开,慢慢消失。

    贾府里面现在是可谓是一团糟,馆里躺着一个将不久于人世的林家表姐,贾府里面的祖宗宝二爷又病倒了,实在是吓坏了贾府大大的一干人等。

    贾宝玉自从那天知道林黛玉将不久于人世,大悲之下晕倒在馆,害得王夫人顿时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还好旁边就待着一位王太医,诊治过后只和贾老太太一样,受了刺激,以致气虚血弱,晕厥在地。并不严重,只需好好调养,但是最好不要再受太大的刺激了。

    这样一来馆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毕竟现在是贾宝玉也病了。

    贾母知道贾宝玉的事免不了担心,非要过去瞧一瞧才放心,众人劝不过,只好带着贾母瞧了贾宝玉,又看了一眼林黛玉,免不得垂泪痛哭。

    贾母看着林黛玉皮包骨头的样子,对林黛玉身边伺候的丫环发怒问道“你们一个个是怎么照顾姑娘的”

    雪雁等人跪在地上只知道流泪哭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实她们心里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姑娘的病怎么一下子就这么严重。

    这里面只有浅雀清楚几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林黛玉。眼看着林黛玉一天天瘦下去,面色苍白,不停地咳嗽,还咳出血来,知道林黛玉活不了多久,心里是悲痛不已。

    林黛玉躺在床上,挣扎着睁开眼睛,气息虚弱地道“老祖宗,与她们无关,是孙女孙女自己命薄,怨不得旁人。”着林黛玉又咳嗽起来。紫鹃赶紧帮林黛玉顺气,希望林黛玉好受点。

    贾母看着林黛玉这样,大哭道“敏儿,我的敏儿我对不起你”

    旁边的王熙凤不敢让贾母太悲痛,伤了自己的身体,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劝道“老祖宗,快别这样。别让姑娘心里更加难受。”

    众人都劝着,贾母并没有在馆久留,不想让贾母又受什么刺激。

    林黛玉头枕在云锦绣枕上,瞧着窗户外面的一抹绿色,细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浅雀赶紧俯身回道“到午时了,姐要不要喝点白粥”

    林黛玉微摇摇头,自言道“午时了,上次好像就是这个时候遇见哥哥的。”

    声音微弱,浅雀根就听不清。看着林黛玉闭上眼又睡了过去,叹了一口气。

    薛宝琴从香梨院赶来,手里正拿着一封信,心里很是沉重。薛宝琴现在只希望这封信能救林黛玉。要是林姐姐万一真的,那自己的错可就大了。

    薛宝琴现在心里也很是懊悔,为什么自己要和林姐姐那些话,害得林姐姐成了这个样子。母亲也过不要我管这件事,自己怎么就对林姐姐了,也没想到林姐姐会是这样的反应。

    进了馆,薛宝琴挥挥手示意丫环雪雁等人不要过来,直接走到林黛玉床边,轻轻唤道“林姐姐林姐姐,哥哥来信了”

    林黛玉睁开眼睛,笑问道“哥哥来信了”

    看着林黛玉那苍白的笑容,薛宝琴心里一酸,点点头,当着林黛玉的面把信拆开,定神一看,瞳孔骤缩,心头一惊,半天没有反应。

    林黛玉一看薛宝琴这样的反应,以为薛虬出什么事了,心头一跳,急急问道“怎么了可可是哥哥出了什么事”

    薛宝琴回过神来,将手中的信展给林黛玉瞧。

    林黛玉急忙一看,只见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你若不在,我便不存。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