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有信远来
    div  ign”ener”

    水玲珑回头望着流云,很是奇怪地问道“你没事,问这个干嘛”

    流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是很紧张,看着一身浅紫色的水玲珑,流云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笑了笑道“只是想知道究竟是哪家英雄好汉居然能让表姐你动心”

    水玲珑笑了笑,那笑容让流云猛然失神。

    走到一台大红箱子旁,水玲珑掀开红绸布,里面放置的是上好的珐琅陶瓷,水玲珑拿起一个巧的酒杯,问道“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

    流云眉眼弯弯,笑着道“怎么想要”

    水玲珑白了一眼流云,手里把玩着一串白玉珍珠手链,道“刚才没听见吗这些就留下了”

    流云走到水玲珑身边,不死心地问道“表姐,你还没究竟是谁。”

    水玲珑欣赏着这些古玩,道“与你何干”

    流云正经地道“还不是怕表姐你担心嫁不出去,随便就找了个人。要我,表姐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

    旁边的秋扇也附和着道“是啊,郡主那个薛虬不是不喜欢你吗不跳字。

    “什么薛虬”流云一惊,不确定地问道。

    秋扇点点头,一副气愤的样子,狠狠地道“那个薛虬以为自己是新科状元,就天下第一了。居然还敢拒绝郡主”

    “他不喜欢表姐”流云又问道。

    秋扇还想再什么,只看见水玲珑脸色一沉,就止住了话。

    水玲珑放下手中的珊瑚手串,问道“表弟,你现在还不回去。我可不敢保证舅舅什么时候会知道你的那些事。”

    流云也知道京城里面这个三元及第的状元,并且现在还是镇南大将军,和他相比,流云感到很重的挫败感,难怪表姐会倾心于他,只是想不通他怎么会拒绝,难道也是因为外面的一些传言。

    流云不知道薛虬只知道水玲珑身份显赫,但更就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更别知道什么传言了。

    流云鼓足勇气,猛地到水玲珑面前,只有一尺的距离,直视着水玲珑,沉声道“表姐,我娶你好不好”

    “不好”水玲珑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拒绝道。

    “为什么那个薛虬不是不喜欢你吗不跳字。流云问道。

    水玲珑绕过流云,道“我不喜欢你”

    流云又走到水玲珑身前,拦住水玲珑的前路,道“表姐,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喜欢”

    “我知道就是我想娶你”

    “娶我除了娶我,你还想娶谁并且喜欢一个人,其实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这个你又知道吗不跳字。

    梧州两广总督府,府衙正堂里面薛虬正和两广总督田庆安指着桌上的巨大沙盘谈论着一些事情,旁边还着两人的贴身下属。

    田庆安快三十岁了,身着浅色薄衫,俊朗的外形比薛虬更添了几分硬朗,眉眼含笑,道“云啸,这次可真多亏了你的计策,才能深深地打击到这些海寇。”

    薛虬不敢居功,谦虚道“哪里是大人指挥有方。”

    田庆安笑了笑,看着薛虬谦虚的样子,心里很是满意不骄不躁真是年少有为,想自己十六时都不知道还在哪胡闹,真不愧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田庆安笑了笑,“你呀就不要再自谦了。这是你的功劳,谁都抢不走。只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薛虬望着沙盘,蹙着眉头想了想才道“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海寇的藏身之所,根据逼供得来的消息,海寇应该有四处藏身之地。分别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最后一处应该是这里。”薛虬指着沙盘上的四处地方安州、宁州、怀河县,最后一处就指着梧州。

    田庆安疑惑地问道“怎么可能梧州也有梧州根就没有出现过海寇。”

    薛虬笑了笑,指着沙盘上的梧州边界,道“梧州地处两广交界之处,并且离海很近,三面分别交于安州,宁州以及怀河县。况且梧州这里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田庆安点点头,心里很是同意薛虬的法,但还是问道“那为什么在供词里面并没有提到梧州”

    薛虬拿起身旁的一杯茶,喝了一口,道“很显然他们并没有隐瞒,只是这个地方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田庆安点点头,他也相信在那样严酷的刑法下,不会有什么秘密存在。

    旁边的蒋冲忍不住问道“将军,梧州城门的进出那么严,他们怎么可能进出自由”

    薛虬笑了笑,望着门外,道“这就是梧州是他们第四个藏身之地的最重要的原因。只有这里才会有人帮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消息。”

    蒋冲试探着问道“将军是有人是奸细,就在我们当中。”

    薛虬笑了笑,不置可否,只转头对田庆安笑道“庆安兄,这个你应该很清楚吧”

    田庆安也笑了笑,点点头,“这件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蒋冲紧皱眉头,直接问道“是谁大人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揪出来”

    薛虬走到椅子旁边坐下,笑了笑,颇有些高深莫测的样子,“现在还不是时候”

    就在这时,一名下人走了进来,躬身道“大人,这里有一封薛将军的信,是从京城来的。”

    田庆安笑了笑,对薛虬道“云啸,只怕是弟妹思念得很,来信了”

    薛虬苦笑了几声,道“庆安兄,你就不要在戏弄云啸了。云啸,到现在都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什么你还未娶亲”田庆安惊讶地问道。这薛虬这么好的家世和人品怎么会还没有成亲了又问道“是不是云啸你的要求太高了要不要兄长我帮你一门亲事”

    薛虬摇摇头不愿多谈这个话题,接过下人手中递过的信,问了一句,“京城来的”

    下人点点头,并道“是快马加鞭赶着送来的,怕是有急事。”

    薛虬脸色一变,心里一紧,有急事莫不是母亲出了什么事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