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有诗曾曰
    div  ign”ener”

    贾母眯着眼睛一脸笑意地看着薛宝琴和林黛玉几人笑笑,转过来对薛太太道“薛太太,就让琴姑娘住在贾府,和我们家的几个姑娘做伴。”

    薛太太面色有些犹豫,她知道贾家一开始为了林家的家产,想着逼薛虬交出来,并且还传出一些不利于虬儿的谣言。虽现在虬儿当了官,贾家也故意忽略掉那件不愉快的事,薛太太还是不想和贾家有太多牵连,毕竟他们一家曾经算计过自己的儿子。

    薛宝琴听到后,却是一脸高兴,自己一个人在家的确有些无聊,以前还好,还有哥哥陪着,现在哥哥只怕很久都不能回来,连忙回道“好啊老祖宗,那你可不能嫌我烦,吵着你。”

    薛太太道“你刚才还要替你哥哥好好照顾我,现在一转眼就把我忘了。”

    还不等薛宝琴解释,林黛玉就道“要不然,伯母也住下”着,林黛玉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这话怎么能由自己一个外姓人出来。

    薛太太听见林黛玉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虽然心里知道虬儿离开京城这件事不应该怪林黛玉,但薛太太心里总有一个疙瘩在那。

    还好薛王氏打圆场,笑道“弟媳妇,你就也住几天吧。梨香园还有几件空房。”

    薛太太耐不过薛王氏的好意,也只能答应下来。

    薛宝钗偏头看着薛宝琴那兴奋的样子,问道“你可是要和我住”

    薛宝琴摇摇头,双手抱住林黛玉的手臂,道“我要和林姐姐住”

    林黛玉听见薛宝琴这话,心里很是高兴,笑道“我那馆平常很是冷清,你可别嫌闷”还准备什么,但一眼瞧见薛太太眉头紧锁,似是很不满薛宝琴和自己住,心里一慌,便止住了话。

    薛宝琴也瞧见自己母亲的脸色,心里叹了一口气,但面上依然挂着笑容。

    薛宝钗虽感奇怪薛宝琴竟然和林黛玉这么要好,但也没放在心上,只道“可别有了林姐姐,就忘了我这宝姐姐。”

    薛宝琴笑了笑,“才不会”又对探春姐妹道“等会你们可要带我好好看看这大观园”

    迎春向来沉默寡言,只笑着点点头。探春却顾盼神飞,文彩精华,笑道“那你可别看花了眼。”

    惜春看着薛宝琴,问道“听你哥哥薛虬被封了镇南将军,带兵出征了”这也只有惜春能问,她年纪还,不必顾忌。这要是探春等人可就不能问,实在是有损闺誉。

    薛宝琴眼神一暗,道“是的”

    王熙凤自是不需贾母发话,就吩咐丫环给薛太太等人备下被褥等物,又对贾母道“老祖宗,你看今天这饭菜摆在哪”

    贾母笑道“就摆在外阁吧”转过头对薛王氏道“姨太太,今天我们就先宴请薛太太一家,你可不许争。”

    薛王氏笑道“自然是不敢和老祖宗争,只是老祖宗可不要一直霸着不放手。”

    薛太太听着她们的话,没再把眼光放在林黛玉身上,道“那我们就叨扰老祖宗了”

    “什么叨扰,都是亲戚。”贾母不乐意了,板着脸道。

    邢夫人没多大感受,薛太太一家住不住下,都与自己没多大关系,只附和着贾母的话道“是啊薛太太这话太见外了”

    王夫人对薛虬一家没什么好感,心里冷笑,什么见外,这算哪门子亲戚,面上依旧淡淡的,也没什么话。

    薛太太笑了笑,心里却是和王夫人一个想法,这亲戚可真得还能扯得上。

    饭毕,林黛玉一行人就带着薛宝琴逛起大观园,而薛太太自然是和贾母闲聊,之后贾母薛太太薛王氏并上王夫人打起叶子牌,贾母鸳鸯掌牌,笑笑,吃着点心也自有一番趣味。

    大观园里,薛宝琴跟着林黛玉一行人走过长廊,看着五间正门,上面桶瓦泥鳅脊,那门栏窗槛,皆是细雕新鲜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西番草花样。左右一望,皆雪白色粉墙,下面是虎皮石,随势砌去,不落富丽俗套。

    探春走在前面一一简绍着,“前面就是林姐姐的馆了。”

    薛宝琴目光随着探春所指望去,只见前面一带粉垣,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薛宝琴笑道“好个清幽之处”

    探春笑道“林姐姐就是看上了那些湘妃竹,才选的这处馆。对了,林姐姐的别号就妃子。”

    薛宝琴不解地问道“别号”

    薛宝钗笑了笑,解释道“就是我们没事弄了个诗社,每个人都起了个别号,彼此称呼倒也雅致。我住蘅芜苑,别号就是蘅芜君。探丫头的别号是蕉下客。”

    “蕉下客这个倒是新奇。”薛宝琴笑道。

    探春回头插话道“我最爱芭蕉。”

    薛宝钗继续道“二姐姐住在紫菱洲,别号就是菱洲。四妹妹,住在藕香榭,别号就是藕榭。还有大嫂住在稻香村,别号就是稻香老农。宝玉没住在怡红院了,但他也有别号为怡红公子。”

    薛宝琴急急忙忙道“你们快帮我想一个别号。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有这么风雅的事,以前就我和哥哥在家,也只是弹弹琴学习音律。哥哥不大爱作诗,但他作的诗是极好的。”

    林黛玉一听,立马道“你给我们念一首,也让我们听听这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作的诗。”

    众人都是很感兴趣,也催着薛宝琴念出来让她们听一听。

    薛宝琴笑了笑,道“其他的我也记不大清,只记得哥哥经常念得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众人心里都是一震,嘴里喃喃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只如初见。”

    林黛玉没有料到薛宝琴居然念得是这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低下头,怕别人看见在自己流泪,心里却想着只如初见,却不能只如初见。

    薛宝琴不知道薛虬这首诗就是当初第一次遇见林黛玉所念的诗,自顾自地道“我曾经问过哥哥,是否世间男子都是薄幸郎哥哥他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不相离。”

    分推期间,大家一定要支持释家,多推荐一下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