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出征之日
    div  ign”ener”

    薛虬虽才十六,身材不上魁梧,但黑色的铠甲穿在身上,正好合适不大不,薛虬身上原有一股儒雅淡然的气质,但现在却是一种指点江山的张狂豪气。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散着寒气,空气中已经充斥着杀伐之气。

    皇上看着英姿勃发的薛虬,心里很是满意,笑道“真是少年英雄”

    众位官员也都附和着赞叹。其实事实也是如此,历朝历代哪里就有十六岁的少年将军,并且还要真正的带兵打仗,出来也是一件美谈,更何况这位少年将军还是古来少有的三元及第者,实在是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盛极必衰,才十六岁就已经走到这一步,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就此夭折。

    没准这一次就是一个磨难,粤海一带的海寇早就是一个大难题,就是不知道这薛虬能不能解决这个难题。

    太监总管冯德全展开明黄圣旨,正色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翰林编修薛虬,见识不凡,武功卓绝,实乃良将美玉,特封为镇南大将军,即日赴粤海征剿海寇,钦此。”

    “臣薛虬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薛虬跪着双手伏地大声道。

    皇上坐在銮驾上,笑道“镇南大将军,平身吧”皇上也是少年天子,才二十四岁,心中自有一股雄心壮志,正是需要薛虬这样的能臣辅佐。皇上就现在想着将薛虬调到地方,让他历练一下,再回京城,不曾料到他居然调到粤海,还自请出兵,实在是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皇上目光扫向五品贾政的方向,四大家族早晚都得收拾掉。贾家以为逼死秦可卿,就算是像自己表忠心,朕还不是六亲不认的人。只是这薛家房倒真是厉害,居然出了个薛虬,虽是二房的。

    贾政突然看到皇上望向自己,脖颈一凉,心里很是不安,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再仔细一看皇上却是一脸笑容,望着薛虬。

    冯德全将圣旨递给薛虬,笑道“镇南大将军可要好好保管这圣旨”

    薛虬点点头,道“自然”

    接下来应该是皇上赐酒,但众人都知道薛虬沾酒必醉,皇上也就省了这功夫,直接将粤海两广的兵符交给薛虬。

    薛虬恭恭敬敬地接下。

    众位官员也就看着薛虬带领五百侍卫走出晁明门,朝着朱雀大街走去。这五百侍卫,也就算是薛虬的直系下属。

    济舟看着骑着汗血宝马,身穿暗黑铠甲,手执尚方宝剑的薛虬,不禁心生感慨,谁能想到那在金陵酒楼看见杀人的事会惊得晕过去的少年有一天会身披铠甲走上战场,即将自己亲手开始杀人。只怕如海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少年,有一天竟然会成为杀人无数的英雄。

    对于杀敌这个问题,薛虬真的没有想过,他想的只是离开京城。但当他亲眼看见被血染红的海时,他深深地为自己做的这个决定而后悔,那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回头,只能挥剑斩向敌人,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朱雀大街两边都是围观的百姓,百姓们都很好奇,上次这个骑着大红马的状元爷居然会骑着战马要上战场打仗,简直是闻所未闻。众人都伸长了脑袋不停地张望着,嘴里还大声讨论着,。

    “知道吗这位镇南将军就是三元及第的新科状元薛虬。”

    “什么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一个状元郎怎么可能跑去带兵打仗”

    “是真的,听这位状元爷不仅文采过人,就连武功也是少有敌手。我听人,他和兵部尚书比了一场,兵部尚书直接认输了。”

    “哪里,听是兵部尚书故意让他的,要不然凭他怎么可能胜得了李大人。”

    “你们别这状元郎可真是厉害,文武双全啊”

    天香楼上,水玲珑望着薛虬的背影,对秋扇问道“秋扇,你他怎么就突然要自请去粤海”

    秋扇在一旁,用不屑的语气道“还不是为了立功,想让皇上对自己刮目想开,能得到重用。”到这里,又补充道“要不然他那会那么积极地自请带兵。”

    水玲珑目不转睛地望着,良久才道“是吗他是这样的人”

    秋扇使劲点点头,“当然他就是所以啊,郡主你就不要再想他了。他配不上你。”

    水玲珑转过头来,望着秋扇,问道“那他为什么不愿意娶我我的身份还不够尊贵”

    秋扇顿时被噎住了话,的确,如果薛虬真的是为了权力功名,他大可以娶了郡主,这对他的前途很有帮助。刚才自己故意这样,只是希望郡主不要对薛虬一直念念不忘。

    看见秋扇没有话,水玲珑笑了,喃喃道“他不是为了权势。”着这句话,水玲珑心里很开心,自己喜欢的人怎么会是一心只为权势。

    秋扇看着水玲珑那开心的笑容,心里叹了一口气,郡主始终没有忘记他。

    贾府里面,林黛玉坐在桌前一直绣着荷包,一直绣着。

    浅雀看着林黛玉不停地绣着荷包,劝道“姐,歇息会吧。别累着眼睛。”

    林黛玉头都没抬,道“没事,你去忙你的。”依然在飞针走线,手指上都有许多红点,一看就知道是被针给刺到。

    浅雀一看就知道林黛玉是在为薛大爷绣的,道“姐,大爷用不了那么多荷包”

    林黛玉笑了笑,“哥哥,以前就要我绣个荷包给他,一直拖着,到现在都还没有给他。”

    浅雀担心地看着林黛玉,叹道“姐,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

    林黛玉没在意,手中的话并没有停下,“你啊什么事”

    “大爷,他是你义兄。”浅雀斟酌着字句,轻声道。

    林黛玉手一抖,针又刺伤手指。林黛玉没停下,神色没变,但良久才出一句话,“我知道”

    求收藏求推荐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