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摔碎茶杯
    div  ign”ener”

    梅寒之待水溶走远了才道“云啸,你刚才可太鲁莽了。这样直接回绝北静王的好意,怕是会得罪北静王。”

    薛虬无奈地苦笑道“谁知道北静王会突然这样的话。”

    梅寒之一边走着,一边笑道“你现在可是京城里很多人都准备抢着要的女婿了。”

    薛虬做惭愧状道“伯父,你就不要再取笑云啸了”

    梅寒之却满脸笑容地道“哪里就是取笑你。你不知道翰林院的那些老家伙也都向我打听你是否成家立室,想要托我帮忙。要是没有宣儿的亲事,我都想让你做我女婿。”到最后,梅寒之都不禁笑出声来。

    薛虬望着前面金碧辉煌的殿门,心里想着都还不是看着自己仕途坦荡,想着结亲来借自己的势,要是自己还是商户之子,谁会愿意搭理自己。权势,都是因为权势啊

    薛虬听完梅寒之的话,知道他这是在借此打探自己的口风,笑道“可惜的是,云啸心里有人了。”

    “你的可是真的哪家姑娘”梅寒之一开始听薛虬对北静王自己心里有人了,认为这只是推托之词。没想到对自己还是这么,看来是真的心里有人了,只是不应该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不然真是枉读圣贤书。

    薛虬却没回答,他也不敢回答。如果出来,只怕会被天下的文人学子给骂死。薛虬望着辽远广阔的天空以及那自由飞翔的黑鸟,叹了一口气,道“不可不可也不敢”后面的一句话,只有薛虬自己才能听得见。

    梅寒之也没追问,只叮嘱道“你可别像今天这样,一口回绝得罪了那些打算媒的人。”

    薛虬点点头,他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

    “薛贤侄”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薛虬和梅寒之都回头一望,梅寒之微皱了眉,道“他是荣府的二老爷贾政。”又补充了一句,“是工部员外郎。”对于贾家这样的人家,翰林院的人都是看不上的,心里着实厌恶贾家的所作所为,以为自家出了个妃子就是皇亲国戚,实在是可笑。

    薛虬心里明白了,笑着道“上次冒昧登门拜访,可惜没有见到贾大人。”的不是世伯,而是贾大人。

    贾政也没注意薛虬的话,是想故意拉开距离。

    贾政身穿从五品官服,一等国公府出来的自有一股子高傲之气,虽四十多,但也依然器宇轩昂,阔步走来,笑道“早就听妹丈认了一个好义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薛虬不知道贾政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妻子王夫人才传一些谣言对付自己,自己这些天也没空再去贾家,不知道贾家现在是什么态度,是不是还想着义父的家产。只能谦虚道“哪里,贾大人过奖了。“

    贾政不知道一瞬间薛虬脑海里想了这么多,如果知道心里也一定会很憋屈。贾政笑道“喊什么贾大人,直接称伯父,再不然直接叫舅舅也一样,反正你也是妹丈的义子。“

    薛虬被贾政的话给噎住了,还叫舅舅,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是不是还要叫王夫人舅母,只连忙道“云啸见过伯父。”

    贾政也不在意薛虬是叫舅舅,还是叫伯父,只笑道“好,云啸这个字起的好。可是妹丈为你起得”

    薛虬点了点头。

    梅寒之不愿薛虬和贾家的人有太多纠葛,插话问道“贾大人可是有什么事”

    贾政摇摇头,对薛虬道“改一定要来贾府。”

    薛虬自然恭敬应下,回道“好,云啸改日一定登门叨扰伯父。”

    贾政笑了笑,道“谈什么叨扰,家里有个不成器的东西,只希望你能指点他一下。”虽然贾政自己不怎么样,没考科举,都是贾府关系才有了这个官职,但他对于文人学子一向很是尊敬,就连那个贾雨村都很尊敬,更别薛虬这个三元及第的新科状元了。

    几人寒暄了几句,就各自打道回府了。

    薛虬一回府就看见正厅里母亲正陪着一名妇人在话。妇人身穿花色长衣,上面绣着五颜六色的花,好不引人注目,眉眼弯弯,眼睛很,但透出一股精明。薛虬不知道她们在些什么,只觉得那妇人的眼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有一种很是满意的神色。

    薛虬给母亲请安问好后,就出了正厅,这妇人之间的事不是薛虬能过问的,薛虬也不想过问。

    直到用饭时,薛虬才知道那妇人竟是来做媒的。

    薛太太望着薛虬眼神里满是笑意,道“虬儿,你知道吗今天媒人就来了五个,还有两家是太太亲自登门,些闲话,着着就到了你身上。”

    薛虬喝着茶水,一下子就没忍住,喷了出来,惊讶道“什么都是来为自己媒的”

    薛宝琴看着哥哥那吃惊的样子,感到好笑,道“是的,哥哥现在可真是一家有子百家求。”

    薛太太眉眼一紧,对薛宝琴呵斥道“看你些什么话这里是京城,女儿家的更要注意,别把那些不中听的话挂在嘴边。虽我们薛家不是什么大户,但起码的教养还是要有。”

    看着母亲发怒的样子,薛宝琴怏怏的,想一下哥哥,自己却受了顿骂,好没意思。

    薛虬没有在意薛宝琴的话,只急问道“母亲,可怎么的。可别随便应下。”

    薛太太板着脸问道“我会随便应下吗不跳字。

    薛虬一瞧母亲这样就知道母亲并没有答应,立马笑道“母亲当然不会随便应下。母亲是最心疼儿子的。”

    薛宝琴看着哥哥已经是做官的人,还那样哄母亲开心,,撇了撇嘴。

    薛太太看着薛虬脸上讨好的笑容,也笑道“可我不敢保证明天要是还有人上门,我不会应下。“

    “母亲,我不是过吗等妹妹完婚之后,在考虑我的亲事。”薛虬准备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边道。

    薛宝琴不敢望着薛虬低下头,没话,心跳得很快,她不知道她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薛太太听着也没话,只是脸色渐冷。

    薛虬看着母亲渐渐变冷的脸色,心里一慌,难道母亲知道了。想到这里,薛虬手一抖,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

    “碰”地一声,很清脆的声音,茶杯也碎了。

    释家在这里大声地喊求推荐求收藏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