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指婚之事
    div  ign”ener”

    薛虬穿着大红状元服,骑在汗血宝马上,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京城花。按照惯列一甲三鼎骑着马要从大明门绕着京都大街逛上一圈,后面跟着的是二甲进士和三甲同进士。众人都是一脸喜气,英姿飒爽,好不得意。

    两边有侍卫保护,差役敲锣开道。人们可以是相当高兴,都想见见着三元及第的状元郎,把宫门前的朱雀大街给为了个水泄不通,聚集吆喝着,更有人纷纷抛着花,砸向状元,榜眼和探花,可谓是热闹非凡。并且两边的酒楼的一些包间也早就被一些富庶人家定下,这可以得上是一次选女婿的大好机会。各位太太可都是擦亮眼睛,带着自家的闺女来看一看这三甲中有没有合适的。少女们也都羞羞答答地透过窗子往下看着。

    北静王府上也一早就定下了天香楼的一间包间,水溶望着下面的金榜题名的众位学子,对水玲珑道“玲珑,你看一下这里面可都是少年英才,人中龙凤。那个就是这届三元及第的状元郎薛虬,才十五岁,和你一般大。”

    水玲珑知道这已经是注定了的事,也就望向那第一骑着马的少年,初不经意,但仔细一瞧,水玲珑眼睛一下睁圆了,嘴也张大了,脸上全是惊喜,惊道“是他”

    水溶自然瞧出水玲珑的不对劲,望着薛虬问道“怎么了你认识他”

    水玲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回过神来,摇头道“不认识”但眼睛却还一直盯着那抹红色。又问道“他就是新科状元”

    水溶点点头,一脸钦佩地道“的确,他才十五,就已经是金陵的第一才子,现在谈论的许多千古绝对就是他出的。三元及第,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水玲珑面带红晕地望着渐远的背影,不肯移开自己的视线,心里种下的那颗种子正悄无声息地疯长着,没想到两次遇见的人就是新科状元,他叫薛虬,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水溶看着水玲珑娇羞的脸庞,不禁有些欢喜,捉弄道“别看了,人已经走远了。”

    水玲珑听到父王的话,感觉脸有些发烫,低着头没话。

    旁边的秋扇和另几位下人则是一脸震惊,他们有着老虎之称的郡主居然也会有这么害羞的时刻,真是不敢相信。一个个都长大了眼睛,望着水玲珑,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吧

    水溶自然注意到下人们一脸吃惊的样子,神色有些不愉,微咳嗽了几声,下人们才回过神收敛一些。

    水玲珑也意识到周围下人那不敢相信的目光,一道寒芒扫过去,顿时让那些人大气都不敢出。下人们看着瞧着郡主的冷眼,心里舒了一口气,这才是他们的玲珑郡主,没有在做梦。

    水溶也瞧出玲珑对于那个状元心里是喜欢的,不然不会流露出这种女儿情态,于是问道“玲珑,那个状元薛虬怎么样”

    水玲珑下意识地回道“很好啊”

    水溶听后就笑了,接着问道“那就要皇上给你们两个指婚如何”

    水玲珑刚想点头,却又想到薛虬根就还不认识自己,第一次见面留下的印象又那么差,没准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只知道惹是生非,仗势欺人的刁蛮女。其实应该水玲珑想多了,薛虬压根早就不记得她,就算还记得也只是把她当成人生路上的一名过客。水玲珑有些不确定薛虬心里是否有自己,道“他根就还不认识我,怎么会同意指婚”

    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水溶现在心情很好,抿了一口,笑道“皇上指婚,是对他的恩赐,他又怎么会不乐意。”

    “你呢你不还是不乐意”水玲珑听完水溶的话,不由怒火中烧,他自己明明不乐意皇爷爷的指婚,娶了母亲之后,又娶了侧妃秦氏,一直对母亲淡淡的,害得母亲抑郁而终。

    周围的下人一个个敛声屏气,低着头不敢做声。这又开始吵了,不定又会殃及我们这些池鱼。

    水溶听着水玲珑的质问,心里叹了一口气,声音低下去问道“你还因为这件事怪父王吗你母亲的死不能怪我。”

    “不怪你要不是你在娶了母亲没多久,就娶了你表妹,会让母亲的病更严重吗要不是那个秦氏整天装着一副怯弱的模样,晃荡在母亲跟前,母亲会那么早就去世”水玲珑的声音陡然拔高,对着水溶怒问道。

    水溶没话,不敢直视水玲珑的眼睛,移开视线。的确应该怪自己,害了寒月,又害了莲儿。

    水玲珑看着水溶那副内疚的样子,心里却一点同情都没有,只冷冷道“你做错的事,为什么还要我再去做难道你觉得这些都还不够非要我再一次演给你看。”

    水溶摇摇头,声音有些苦涩地道“可是你,你也必须,你不是对那个状元”

    水玲珑打断水溶的话,“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去做,不需要你来操心。我会自己去问他,如果他不愿意,那么指婚你负责”到最后一句话,水玲珑心里一颤,要是薛虬不喜欢自己怎么办想到这里水玲珑的心很害怕,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畏惧感。

    水溶看着水玲珑那一脸坚定执着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儿像自己,又不像自己。要是当初我也能拒绝那指婚,会不会罢了,都过去了。还是不要让玲珑走自己的老路了。水溶叹了一口气,道“罢了,都随你”完这句话,水溶深深地意识到自己错了,真的错了。真个人都显得很是疲惫,一下子仿佛苍老了许多。

    水玲珑看着水溶那一脸疲倦的样子,心里莫名感到有些酸涩,他终究是为自己好。

    却薛虬绕着京城大街逛了一圈,回到皇宫参加酒宴。众位官员都很看好薛虬,上前祝贺,却不知薛虬的酒量实在是不敢恭维。才抿了一口,就红了脸,醉倒在宴席上。

    薛虬都还没敬皇上就醉了,这让皇上等官员学子大笑不已,都不禁道,“这状元郎的酒量可要好好练练”

    这件事就成了官员们取笑薛虬的地方,但他们也知道薛虬酒量不好以后也都没再强迫薛虬喝酒。

    薛虬也算是逃过一劫。

    金陵的薛太太得到消息之后,实在是喜不自禁,全府上下大肆庆祝,就连金陵的一些官员也都知道金陵出了个三元及第的学子,很有面子,都前来祝贺。薛太太一家虽忙得不可开交,但心里很是高兴,也想着虬儿都考中状元,也该为他张罗着娶亲之事。

    薛太太并没有自己做决定,想着还薛虬自己拿主意。到京城之后,就要把这件事提一下。

    薛宝琴知道母亲在为哥哥议亲后,心里不禁想道远在京城的哥哥和林家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所猜想的那样,但愿不是

    就这样,薛家也在商量着进京事宜。

    求推荐求收藏啊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