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事关传言
    div  ign”ener”

    回到西街的薛宅,薛虬就为几天后的会试在准备,看着手里已经翻过很多遍的四书五经,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闷。但心里又明白这些之乎者也,是科举考试的核心,而自己不得不忍受。

    白夏跑进来,一脸焦急地道“大爷,不好了。现在京城里都金陵的第一才子是个伪君子,居然侵吞义妹家产。”

    薛虬一点都不吃惊,薛虬早就知道贾府不可能轻易放弃林家的家产,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拙劣的法子。

    白夏看着薛虬一点都不惊讶生气的样子,疑惑道;“怎么大爷你一点都不生气”

    薛虬笑了笑,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书,“生气有用吗他们只不过是想让我声名狼藉,迫于谣言不得不交出林家的家产。我又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白夏不知道薛虬心里的想法,他只知道外面的人都是在污蔑大爷,焦急地道;“大爷,你还要参加科举考试。这他们把你的名声给弄坏,不准那些考官就直接把你的考试资格给取消了。这样该怎么办”

    薛虬笑道“你也想太多了,难道不知道这是在哪”

    “在哪”白夏一脸没明白的样子。

    薛虬冷冷地出两个字,“京城”薛虬翻过一页论语,接着道;“难道京城里其他人不知道是谁传出这样的话,又是为什么要出这样的话。况且有比贾府更厉害的人物在,不好济舟大人就会解决这件事。”薛虬来京城之后,还没有去拜访济舟大人。也才知道济舟回京城之后,直接任九门提督,负责京城守卫和治安,虽是军职但也开堂审案,可以是位高权重。

    白夏没注意薛虬其它的话,只听到济舟大人就明白了,笑道“我就嘛,大爷怎么可能不担心,原来是有济舟大人撑腰。只是我们来京城之后,还没有去拜访济舟大人,这不要紧吧”

    薛虬对于白夏很无语,也不愿和他多,挥挥手让他出去。薛虬心里想着想让自己乖乖地交出义父的家产得看你们有什么事,林家的家产一事只怕皇上也清楚,那里就会只听贾家的一面之词。贾家想的可还真是简单,根就不知道他们已经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盛极而衰的样子。

    京城里现在对于薛虬这个人可谓是相当熟悉,那些千古绝对至今还没有全部对出来,实在是让京城的文人学子佩服不已,薛虬又是金陵乡试的解元,这才有了薛虬金陵第一才子的称号。但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传出薛虬是一个阴险狡诈,侵吞义妹家产的人。虽谣言止于智者,但人云亦云也渐渐让很多人信了那些谣言,对于金陵第一才子是相当的鄙视厌恶,这里面就有一些是金陵学子传的,可想而知是出于妒忌,心里十分不忿薛虬被人称作金陵第一才子。

    “听那个给出千古绝对的金陵才子是一个伪君子,居然做出侵吞义妹家产的事,实在是有辱斯文,丢了我们文人的脸面”

    的确,枉我一开始还对他十分敬佩,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实在是让人太失望了。这样的人根就没有资格和我们一同参加科考”

    “哪里,根就不是这样的。我听是贾家不甘心林家的家产被薛虬薛公子给夺了,怀恨在心,想让薛公子不得不交出来。听还扣押着林如海的独女,也就是薛公子的义妹。”

    “什么,居然会是这样你从哪听来的”

    “事实就是这样,要不然这些事是怎么传出来的不然,好端端的,为何要针对薛公子”

    在这些传言面前还有一些人始终不相信,他们认为薛虬一定是被人污蔑,不好就是贾家的。不管怎样,薛虬的名气传的越来越大,被人所熟知。另一面对于贾府,来就有人只有门口两口大石狮子是干净的,现在也有很多人更加相信薛虬就是被贾府污蔑的。

    而现在贾府里却是一片肃杀之气,贾赦贾政兄弟两个正在榻前,听着贾母训话。贾母横眉冷问道“外面的事你们两个听了没有”

    贾赦摇摇头,最近京城里的一些传言他听了不少,不知道贾母指的是哪件事,躬身问道“不知母亲指的是何事”

    贾政也不清楚,仔细听着。

    贾母冷言道“就是我们贾府污蔑林家那个义子之事。”着贾母十分气愤的样子,拍着床榻。

    贾赦这才反应过来,这件事他也知道一二,但没有心上,道“母亲,这都是谣言。我们荣府根就没有传出这样的话。”

    “没有府里都传开了,还没有。就是老2家的传出去的。”贾母气恼贾赦一问三不知的样子,有气恼老2贾政一点都不了解。

    贾政一听是自己夫人传出去的,连声求贾母息怒,“母亲,这件事儿子确实不知道。我回去一定好好问问她”

    听着贾政的话,贾母冷笑了笑,“问她算计来算计去还是算计到我们自己,真是好笑。你回去给我告诉她,让她别再折腾了。这件事我自有主张。”

    贾赦这才明白几分,林家的家产值当多少,觉得有些题大做,道“母亲,又何必想着林家的那份家产。”

    贾母心里对于贾赦出这样的话那是很气愤,还以为贾府是老国公在的时候,嘴上却道“我那女婿只留下一个玉儿,我要为她好好谋划,不能叫外人占了玉儿的。”

    贾政一副孝子的样,劝慰道“母亲放心,儿子也一定不会让外甥女受委屈的。”

    贾赦也连连表态。

    馆里,浅雀把府里传的这些事告诉了林黛玉,林黛玉很是气愤这些人败坏薛虬的名声。她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事传出来的目的,心里很是愧疚,自己外祖母家居然做这样的事,这对即将要参加会试的哥哥是一次很严重的打击,三人成虎的道理她懂。

    浅雀心里也对贾府十分不耻,但也只能劝慰林黛玉,“姐,不必太着急。谣言终归是谣言。”

    林黛玉没话,心里想着的却是自己应该为哥哥做些什么。

    大家要支持释家

    求收藏求收藏求推荐求推荐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