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梦碎方醒
    div  ign”ener”

    正房门外,林如海的女儿林黛玉正带着紫鹃雪雁两个丫环悄然走来。身披浅红芷云长锦,绣着浅红淡黄花样,头插碧玉双矶钗,环式翠绿晶莹,长发即腰,腰带悬着长长的流苏,飘忽灵动,脚上是青面红锦鞋,迈着莲步,走到门口。

    柳眉稍掀,红唇轻吐,问道“父亲,可是和哥哥薛虬在谈话”

    齐管家躬身道“是的,姐可以进去。”着,转身轻轻推开屋门,“嘎吱”一声。

    林黛玉点点头,迈上台阶,走进正房。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林如海就猜到是女儿黛玉过来了,问了一句,“玉儿”声音有些飘渺,孱弱。

    林黛玉应了一声,“父亲,是我”几步走到床前,就看见一少年正坐在凳子上趴在床边睡着了,面容俊美,红肿的双眼表明刚刚哭过,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嘴角微掀,含着笑意,双手环着林如海的右手枕着,睡得很是安详。

    看着薛虬的相貌,林黛玉不禁想到好像在哪里见过,朦胧中又想不出来究竟是在哪见过。林黛玉望着林如海,轻声问道“父亲,他就是你认下的义子薛虬”

    林如海点点头,轻轻唤醒薛虬,“云啸,云啸。”

    薛虬模糊中听到林如海唤自己,睁开眼,问道“义父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林如海躺在床上笑了笑,微摇了摇头,伸手指着薛虬身旁。薛虬有些疑惑,循着林如海所指的方向,偏头往身旁一看,就看见一身浅红衣裳,在往上看时,就看见一少女正微笑望着自己。

    薛虬脑子一下子就糊涂了,我在做梦,居然又再次看见那少女一定是在做梦。不对啊,难道我们真的很有缘。薛虬倏地一下看起来,结结巴巴地道“你,是你”声音很是激动,很是高兴。

    林黛玉听到薛虬的声音,才想起薛虬就是今天那个登徒子,也是一脸震惊。

    林如海有些奇怪薛虬的反应,不禁问道“怎么,云啸,你曾见过女”

    薛虬回过神来,望着林如海,不确定地问道“她就是林黛玉”

    林如海点点头,对薛虬震惊的表情感到奇怪,问道“怎么了”

    薛虬那发光的双眼一下子就失了颜色,变得空洞,茫然,低着头,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

    林如海笑了笑,不再追问,只对林黛玉道“玉儿,快来见过你哥哥云啸。”

    林黛玉还有些震惊,听见父亲的话,才回过神来,对着薛虬轻身施礼,“妹妹黛玉见过哥哥。”

    薛虬空洞的眼神没来由的让林黛玉心中一疼,似乎感觉到薛虬心中的悲伤,眼睛里就有了水雾。薛虬知道开始见到的那少女就是自己现在的义妹林黛玉,血液就凝固了,心里也像是被人挖走了一块,空落落的。这种感觉让薛虬很难受,很难受,难受的他感觉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哪怕是前世在病床上都没有这么难受。他感觉不到空气,感觉不到温度,只能感觉到自己像是不属于这个身体,自己被一个黑洞吸附着,要将自己纳入那无边的黑暗。

    薛虬茫然地望着林黛玉,张了张嘴,了一声妹妹,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死去了一样。可是没有声音,很静,他又张了张嘴,喉结都在颤动,可是依然发不出声音。他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因为下一刻他只看到林黛玉慌张的样子。

    薛虬晕倒了

    林如海看见薛虬突然晕倒在地,猛地一下准备起来,但浑身无力,又倒在床上,剧烈的咳嗽着,“老齐,快来”。林黛玉慌了神,急忙蹲下看薛虬怎么了。

    门外的人听到林如海唤人快过来,急急忙忙跑进来,就看见林如海躺在床上剧烈的咳嗽着,薛虬倒在地上人事不知。齐管家急忙对旁边的丫环吩咐道“快去请周大夫过来快去”丫环一听,拔腿便往外跑。白夏跑到薛虬身旁焦急地喊道“大爷大爷

    众人都是慌慌张张的,真是乱成了一团。齐管家连忙叫人过来把薛虬抬到厢房去休息,等大夫过来。又担心林如海会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再去请一位大夫过来。

    申时时分,薛虬才醒过来。望着四周古色古香的布置,薛虬脑袋还是晕沉,喉咙也很干,薛虬翻身下床,走到青菱圆桌旁倒了好几杯茶,喝着。喝完坐在桌旁,呆呆地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薛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初见的少女,只是那种感觉很奇妙,从未有过,前所未有的高兴,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一样。而当知道少女就是自己的义妹林黛玉时,薛虬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那一刻他就知道所有的想法都归于平静了,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没有任何血缘的妹妹,只能是自己的义妹。

    薛虬想着心好痛,心里好难受。这种痛苦比自己那十年的病痛还要难受,心里就像是被火烧着,疯狂地被大火烧着。

    “大爷,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不跳字。白夏走了进来,问道。

    薛虬转过头,擦掉自己的眼泪,问道“我怎么了,怎么会晕倒”

    白夏并没有注意薛虬红着的眼睛,将手中的一碗药,放在桌子上,道“大夫你是气脉虚浮,什么虚火旺盛,总之就是大爷你晕了五天的船,身体就虚弱,再遇上大悲之事,一激之下就晕倒了。不过大夫了,不要紧,休养几天就好了。”

    薛虬又问道“义父,怎么样没事吧。”

    白夏摇摇头,“不知道,我没去问。要不我现在去问大爷,快把药喝了。”

    薛虬拦住白夏,道“不用了,等会我亲自过去一趟问清楚义父究竟是什么病。去给我打点水来,我洗洗脸。”

    白夏应了一声,对门外的一个丫环吩咐了几句就回来了。薛虬喝着中药实在是很苦,白夏一看连忙拿了几颗蜜饯给薛虬。

    薛虬服下蜜饯才好受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