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林海认子
    div  ign”ener”

    童试的最后一场院试,结束了,可以薛虬以后就是真正的踏上了科举之路,接下来就是乡试,会试,最后殿试。薛虬的科举之路还很长。

    院试结束之后,薛虬的生活基没变,跟着石铁练武,再温习熟读四书五经,右手的伤已经快好了,都已经开始结痂了。薛虬自从拿薛宝琴的九弦琴练过之后,就一直没有还回去,对于九弦琴这种乐器,薛虬已经不知不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自己练着琴,是两只手都在弹。

    薛宝琴也因此取笑过薛虬几次,借人东西赖着不还。薛虬嘿嘿一笑,浑不在意。依旧忘我地弹着琴,琴声悦耳,薛宝琴常常是一听薛虬弹琴,就忘了来之前要干的事。

    而林如海听薛虬中了案首,心里一开始是不相信,因为薛虬的右手受了伤,左手字也才练了四天,光是字迹这一方面就只怕落后于人。但是等他私下里亲眼看过薛虬的字和文章,才深深地感到佩服。字虽算不上行如流水,笔劲强劲有力,但也自有一番慵散的笔韵,飘逸洒脱,字形翩若蛟龙,舞若清风,给人一种柔中带钢的感觉。

    其实一开始主考官萧毅也并不知道薛虬就是案首,直到拆了封条,才发现原来自己所定的案首就是自己师兄林如海拜托照顾一二的人,但是字实在是看不出是用左手写得。萧毅还反复问过林如海到底薛虬是不是真的只练习了四天左手字。听到林如海肯定的回答,萧毅也是深深地感到佩服,对林如海叹道“实乃国之栋梁啊”

    林如海也点点头。

    林如海确认之后,便带着济舟轩音二人特地来薛家祝贺薛虬。

    “云啸,你开始还跟我你的左手字写得尚可,可真是让我们白操心了。”林如海话虽是指责,但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欢喜。

    薛虬也只能连连告罪,道“实在是不敢欺瞒大人,只是云啸不敢夸大”

    林如海笑了笑,不在意地道“好了,没什么。但是你下面的乡试和会试一定也要好好准备,不可荒废。”

    薛虬点点头,连连保证自己不会荒废功课,薛虬也知道业精于勤,荒于嬉的道理,自然不需要旁人来提点他。

    林如海看着薛虬才十五岁就已经很成熟,心里面实在是羡慕薛虬的父亲薛安怀,想到自己已经到了不惑的年纪,而膝下唯一的儿子在三岁时也死了,林家这一脉的香火似乎就要这样断了,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悲凉。

    林如海掏出身上的一块玉佩,递给薛虬,并道“云啸,你此番院试中了案首,这块玉佩就算是我给你的贺礼吧”

    薛虬一看那玉佩色泽无瑕,通身晶莹剔透,圆润光滑,并且是上好的和田玉,就知道不是凡品,只怕是家传珍宝,价值连城。

    刚想推辞,就听轩音惊讶道“大人,这不是你林家的家传之物”

    一听轩音这话,薛虬更加不敢受,连忙推辞道“大人,这不行,这太贵重了云啸实在是不敢接受。”

    林如海笑道“有什么不敢受的,你救过我的命,难道我的命还比不上一块玉佩。”

    旁边没话的济舟看着林如海,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海太重情了,自元配贾氏死了之后一直不肯续弦,弄得现在子息艰难,断了林家的香火。怕是也知道这些事,才不是很在意这传家之物,看着只怕也会心里添堵。

    济舟想到一件事,打量着薛虬,越看越是满意,脱口道“要不然如海你就认云啸为义子”

    这话一出来,不止林如海吃了一惊,连薛虬也被这话给惊了。义子,也就是前世所的干儿子,相当于半个亲儿子。

    林如海震惊之后,又望着薛虬,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渴望的眼神。是啊只要认云啸为义子,这玉佩也算物得其主。只是不知道云啸愿不愿意。林如海自然知道济舟是明白自己心中的苦,才会出这样的话,让自己也能聊以慰藉。

    林如海像是害怕薛虬会拒绝,忐忑不安地道“就是不知云啸愿不愿意”

    薛虬看着林如海那渴望的眼神,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男人有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要自己叫他爸爸,但五岁以后这样的眼神再也没有出现过。薛虬心里一紧,立马跪下喊道“儿子拜见义父”

    而薛虬不会知道,在将来的日子里,他会深深后悔出这句话,深深后悔认林如海为义父。只是现在的他并不知道有一天他会后悔,非常后悔出这句话。

    林如海笑着,哈哈大笑着,笑着笑着,眼睛里就流出了泪水,林如海声音哽咽道“好好好儿子快起来”

    济舟和轩音看见林如海失态的样子,心里也不禁替他感到心酸,但看着他那高兴的样子,心里又为他感到高兴。

    这时旁边的下人赶紧端过一杯茶给薛虬,让他敬茶给林如海。这是认义子必要的过程,义子给义父敬茶。

    “义父,请喝茶”薛虬恭恭敬敬地奉上一杯茶。

    林如海哆嗦着手接过薛虬奉上的茶,激动地道“好好好好喝茶”哆嗦着的手晃着手中的茶杯,与茶盖发出清脆地碰撞声,茶水也溅了出来。林如海那张儒雅沧桑的脸已经满是泪水。

    喝过茶,林如海郑重地将玉佩交给薛虬,这也就算是二人义父子关系确定下来。

    林如海亲手将薛虬扶起来,开心地笑道“快起来”

    薛虬问道“义父,今天就留在这里吃晚饭吧”

    林如海看着薛虬,点点头,“好好”

    一旁的济舟笑道“如海,你认了这么好的一名义子,可不得感谢我”

    林如海刚想话,薛虬就抢先道“云啸在此谢过济舟大人,要不有大人的一番话,云啸只怕也无缘认林大人为义父,实在是多谢大人了”

    济舟看着薛虬,心里很满意,薛虬长的一表人才,能文能武,又有一颗舍身救人的心,实在是太难得了。毕竟要是薛虬不怎么样,自己也不会开口这些话。济舟笑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薛虬道“不知大人想要什么”

    济舟笑道“放心我要的你一定会有。我想知道醉仙居那些千古绝对的下联。”醉仙居的那些对子可以是醉仙居赖以经营的最主要东西。

    薛虬想都没想,就道“可以,其中有两个绝对,我也不能给出下联。其它的我都能告诉你。”

    济舟笑了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测,其实他并不在意对子的下联,他只是想知道薛虬是不是因为林如海是朝廷二品大员,才认他做义父的。

    林如海也很满意薛虬的回答。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