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苦练左手
    div  ign”ener”

    薛虬独自一个人来到西南偏院,看见石铁正在打拳,笑道“师傅,你一个人打拳可没意思,要不要我陪你”

    江哲希一家已经回安平县了,教完三年,薛虬的记忆力很好,也能很快接受八股文章,江哲希只是叮嘱薛虬要多温习功课,不要荒废。

    石铁穿着一件暗蓝色练功服,听到薛虬的话,望着薛虬被包扎的右手,担心道“你受伤了,还是不要动武了。”

    薛虬笑笑,左手拿起一根约五尺长的木棍,稍稍挥舞了几下,“我左手写字总是觉得没力,想和师傅你练一下左手的力道。”

    石铁见薛虬已经下定决心,不好再多,也拿过一根木棍,对薛虬提醒道“你心点不要再受伤了”

    薛虬右手放于背后,左手用劲横劈下去,石铁挥棍去挡,薛虬的力道就比不上石铁,更何况现在是左手用力,薛虬左手被震得发麻,使劲握住手中的木棍,但还是禁不住那么大的冲击力,木棍飞了出去,薛虬也被反震得后退几步。

    石铁望着薛虬,问道“没事吧”

    薛虬摇摇头,捡起木棍,并道“再来”

    又是一次木棍被震飞,左手被震得很疼,但薛虬咬牙接着道“再来”

    “再来”

    “再来”

    就这样薛虬反复坚持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棍一棍劈过去,又一棍一棍被震飞,紧握的左手也被木棍摩擦得泛出一些血迹。但还好薛虬能渐渐和石铁对上几招,不像最初那样连一招都挡不住。

    石铁看着薛虬一点一点的进步,心里很是欣慰,自己这个徒弟真的很不一样,虽是富家子弟,但却没有一点纨绔之气,恰恰相反,可以是非常刻苦。望着薛虬那坚毅的目光,石铁一个分心,自己手中的木棍被薛虬反挑下。

    石铁苦笑着看着地上自己的木棍,对薛虬赞道“很好”

    薛虬喘着粗气,汗水都已经浸湿了衣裳,脸色虽有些苍白,却也透出一丝骄傲。

    放下手中的木棍,薛虬对石铁笑道“师傅,明天再来,那时候你可不要再分心了”

    石铁笑了笑,脸上那条长长的伤疤像虫子一样蠕动,但在薛虬看上去没一点恶心的感觉,有的只是一股子亲切之意。

    竹青红着眼睛给薛虬红肿的左手轻轻擦拭着药酒,一边上药,一边埋怨道“大爷,你再这样下去,你的左手只怕也会”

    薛虬不在意地道“哪里会那么严重”

    “怎么不会”竹青一个用力,薛虬疼的直哼哼。“就这样还不会”

    薛虬很无语,只能保持沉默。看着自己受伤的右手,又不知不觉想起那天的事情来,心里面叹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想了。

    忘记吧忘记了就会好的。

    薛虬左手握笔时手指根就不灵活,直梆梆地握着,写字也很是僵硬。为了锻炼左手手指的灵活度,薛虬决定找妹妹借她的九弦琴来弹。

    薛宝琴的闺房和薛虬格局基一样,只是多了一些绣屏之类的女儿物品,整个屋子布置的很温馨。门上挂着一串串珠帘,风一吹晃动着的晶莹珠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像是一首乐曲,好不动听。进门处依旧摆放着一幅五尺高,三尺宽的双绣面牡丹花屏风,屋内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上面雕刻着不同的花纹图形,如牡丹月季之类,其角落也摆放着几盆水仙。墙上挂的是绣好的花间扑蝶图,针脚很是严密,可见其人的绣工不错。中间是一流云青珏桌,上面依旧放置一套白瓷茶具和驓炉鼎,鼎中焚着香,闻着很是沁人心脾。凤梨木雕花的罗汉床,蚊帐被面等一律花色绣着寓意吉祥的图案,床右侧是一长案,左侧摆放着一茶几。

    巧儿碧儿给薛虬上了茶喝一些点心。薛虬坐在流云青珏桌旁和薛宝琴正品着茶,吃着点心。

    薛宝琴笑道“哥哥,能不能让我也见识一下单手弹琴”

    薛虬笑了笑,“不要,你怕是想趁机取笑我。”

    薛宝琴嘟着嘴道“怎么会哥哥就是这样看妹妹的”薛宝琴嘟着嘴很是可爱,让人好不怜惜,肌肤如雪,乌黑柔顺的长发披于双肩上,两边还有着若隐若现的梨涡。薛虬点点头,认真地道“是啊”

    薛宝琴美眸白了薛虬一样,对巧儿吩咐道“去把我的琴拿来,让哥哥弹一下,我都还没有听过哥哥弹琴。”

    薛虬无奈,只能起身坐到琴架前,左手轻轻一划,试了一下琴音。

    叮叮咚咚,薛虬左手手指如穿花飞蝴蝶在琴弦上来回拨动,琴声优雅缠绵,曲调比较缓慢,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薛虬弹得正是前世很动听的一首乐曲虫儿飞,虽然没有词,但听的人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悲凉。这首曲子比较简单,并且音调之间转换比较慢,薛虬单手弹起来并不是很吃力。

    一曲终了,薛宝琴急忙问道“哥哥,只是你自己谱的曲吗嫩不能写出来,我也想学这首曲子。”

    薛虬点点头,并道“琴就借给我了“

    薛宝琴笑着点头,迫不及待地起身,自己去准备笔墨纸砚,让薛虬写出来。

    薛宝琴看着薛虬的字,情不自禁地赞道“哥哥,真是厉害,才两天而已,就能写这么好了”

    薛虬道“哪里,这还差得很远。”

    接着两天薛虬都和石铁稍稍比试,接着左手弹琴,练字依然没有没有减少,半夜还在看书,实在是苦练左手,为童试准备。

    望着自己左手写的最好的一幅字,薛虬很欣慰地笑了。虽然还是比不上右手写的字,但在短短四天里面能写到这样的地步,薛虬已经很满足了。可能是因为左手苦练的缘故,已经没有了最初那种无法着力的感觉,也没有了那种很僵硬的握法。

    悄然间,童试已经来了。

    求收藏真的恳求各位收藏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美女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