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低头下跪
    div  ign”ener”

    徐掌柜听有人对除了对子,急急忙忙跑出来,一眼就看见薛虬,刚想到薛虬身边去。薛虬却是微不可查地摇摇头,示意不必。

    于是徐掌柜直接走到儒雅男子身前,恭敬道“几位既然已经对出对子,请上四楼,饭菜一律不用付钱。”

    儒雅男子点点头,跟着徐掌柜上楼,经过薛虬时,笑了笑。

    其他众人望着那儒雅男子,似乎在讨论此人究竟是谁,居然对出了下联。目光中有着一丝敬佩,一丝艳羡,也有一丝嫉妒。

    薛虬略感奇怪,男子直视的眼光让他心里有些不自然。还不待他多想,那三人已经踏上楼梯,往四楼去了。

    薛宝琴突然道“哥哥,你也让我上一下四楼啊”

    薛虬笑着上了楼梯,“你自己对出下联就可以啊,你刚才不是还我出的千古绝对没劲,很轻易就让人对出来了。”

    薛宝琴被自己的话给噎住,只能哼了一声,跟着上了楼。

    薛虬所在的雅间布置的很好,门口处放置着一架紫檀边座嵌玉石花卉宝座屏风,此宝座屏风紫檀木质,以五扇组合,下承八字形三联须弥座。屏风上装五联透雕夔龙纹屏帽,边牙下垂与座相连。屏心上描着梅竹兰菊四君子,很是风雅。里面则是连天红花梨木八仙桌,配着梨木椅凳,靠窗子的案架上摆放着几盆花草,最左边是一张飞红木大榻,上面是一张红木炕桌,炕桌上还有一件木质棋盘,附着黑白棋盒。

    薛虬点了一些菜,给了二一些赏银,示意不必跟着伺候,只须把菜上了。

    薛宝琴赞道“哥哥,果真是玲珑心思,雅间居然布置的这么好,还有棋盘。”

    “呵呵多谢赞赏”薛虬坐在八仙桌旁,“白夏你去叫门外的下人不必候着,自行去楼下吃饭。”

    白夏应了,对着门口的几人了几句,就回来了。

    薛宝琴走到窗边,往窗外望去,映入眼帘的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

    “妹妹,吃过饭,你要不要先回去”薛虬接过巧儿倒的一杯茶,问道。

    “不要才出来一会,我才不要就回去。”薛宝琴转头对薛虬道。

    薛虬笑了笑,不置可否,直接着道“等会我会去几个铺子看一下,没什么乐趣,你确定要跟着”

    薛宝琴想了想,摇头道“算了,我还是先回去吧,省的母亲担心。”

    薛虬点点头,同意薛宝琴的话,

    薛宝琴又问道“哥哥,下一个绝对是什么是不是烟锁池塘柳”

    薛虬摇摇头,“不可”

    又是这一句,薛宝琴恨恨地瞪着薛虬,想要恨恨地整治他一番。

    笑着,徐掌柜走了进来,给薛虬薛宝琴问好后,问道“大爷,今天怎么有空来醉仙居”

    薛虬摆手道“没什么,只是过来看看这金陵第一酒楼。”

    徐掌柜不知道薛虬究竟是什么想法,只问道“大爷,看着可还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薛虬摇摇头,“很好了,没什么要改的。今天已经对出了第三联,明天我直接给出所有的绝对上联,回头请老师写好连着以前的一起挂在酒楼里面。”

    “哥哥,为什么一下全给出来”薛宝琴不解,抢先问道。徐掌柜也有些疑惑。

    薛虬笑道“你们不用担心,前面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才是真的打响醉仙居名号的时候。”

    徐掌柜仔细一想,方才明白,有些担心地问道“如果全都给对出了下联怎么办”

    “放心绝对不会”薛虬信心满满地道。

    徐掌柜看见薛虬如此有信心,也就不再多。

    待饭菜与酒水都上上来,薛虬开始准备吃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人。

    白夏进来道“大爷,刚才对出对子的那人请你过去。”

    薛虬感到奇怪,自己好像不认识他,怎么会请我过去,“有是什么事吗不跳字。

    “没有,只请你过去一下。”白夏摇头。

    薛宝琴也感到奇怪,嘟囔道“这人怎么都不一下原因啊哥哥,你看”

    薛虬虽感到奇怪,但还是决定去一下,对薛宝琴安抚道“妹妹,你先吃,不用担心。”

    薛宝琴也只能点点头,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薛虬跟着一男子来到四楼,其实这也是薛虬第一次来四楼,薛虬打量了一下四楼的布置,很好。第一感觉就是书卷气很浓。多架紫檀雕花嵌螺钿绣字围屏横放在四楼,紫檀木边框,三十二扇,每扇正面四边嵌螺钿梅花纹,里框饰描绿缠枝莲纹,顶端饰眉板,透雕彩蝶飞舞图案,下裙板两面浮雕竹石纹。下横枨底部安铜质镀玉托角牙,包铜镀玉套腿。两组的屏心正面均为纸地,其上以矿物质的石青颜料书写诗句,各种古诗词书写于正面。上四楼的人可以穿插屏风欣赏

    墙上挂着各种山水花鸟画,浓墨淡彩,虽然大部分都是赝品,但这无关紧要。墙角处摆放着一些花草,给这书卷气中增添了一些生气。最中间就是吃饭的地方,依旧是一张连天红花梨木八仙桌。

    薛虬走到桌子前,问道“不知几位请在下过来有何事”

    那儒雅男子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薛虬,笑道“不错不错”

    薛虬感到有些恼怒,难道把我叫来,只是看一下我长啥样,再几句不错,“几位,不要戏弄在下”语气已经有些怒意。

    那带薛虬来的男子颇有些高傲地道“这位乃是巡盐御史林海林大人,还不快跪下见过。”

    薛虬心里很是烦躁,居然要给人下跪,真是太过分了,冷眼横了一下话的男子,你不出来会死啊

    那林海和他身旁另一位男子自然瞧见了薛虬的神色,林海倒没什么,那身旁的男子脸色一板,一声怒喝,“还不跪下”

    该死的封建等级制度,这深深地刺激到了薛虬。

    这是薛虬第一次觉得来到这样的社会是个错误,虽然这个错误不是他选择的

    薛虬低着头慢慢地跪了下去,这一跪对于薛虬来很是漫长,漫长的像他在病床上过了十年,也痛苦的像他在病床上被折磨了十年。

    “草民见过林大人”

    颤抖的声音中深深藏着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愤怒与压抑。

    低着头,没有人注意,薛虬的眼睛都红了

    为什么我要给人下跪

    为什么

    这一跪,薛虬才真正地融入了这个让他喜欢,又让他愤怒的世界。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