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酒楼偶遇
    div  ign”ener”

    三年的时光,薛宝琴也成了一个美人,才十二岁,就已经有倾城之貌。真不知道金陵十二正钗中的林黛玉又有怎样的容颜。

    望着薛宝琴,薛虬心里有些不平静,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般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一尺有余,使得步态显得很是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这样的姿容在寻常的商户之家都不知是福还是祸。梅家三年来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想必是采用了“拖”字诀。

    “哥哥,想什么,这么入神”薛宝琴轻声道。

    薛虬身形极为欣长,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该是一浊世翩佳公子,却故作纨绔子弟样笑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一个美人一下看呆了”

    “哥哥,什么呢心我告诉母亲,你欺负我。”薛宝琴面红羞涩道。

    薛虬却翻了一个白眼给薛宝琴,笑道“我又不是你,我是巧儿。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好不好”

    巧儿一听这话,虽然知道薛虬是在戏弄薛宝琴,但还是满脸通红,很是羞涩。

    “哥哥,你真坏”薛宝琴生气地转身走了。巧儿也急忙跟上。

    薛虬一看妹妹生气了,连忙跑着跟上去,“好妹妹,哥哥错了,莫生气了”

    “真得那你带我出去玩。”薛宝琴立马笑道。

    薛虬听后,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去”

    薛宝琴学着薛虬平常的话,摇头道“不可,不可”看着薛虬精彩的脸色,薛宝琴笑得直弯下了腰。

    “哥哥,我就先走了。”薛虬挥挥手,将要走。

    薛宝琴一下抓着薛虬的衣袖,软语求道“哥哥,就带我去嘛这三年除了去舅舅和几个叔伯家,我都没有出去过。”

    看着薛宝琴那可怜的样子,薛虬有些想笑,这三年来自己一直呆在家里埋头用功,都没有好好地在这古代玩一会,当然除了走亲戚和清明以及父亲的忌日给父亲上坟扫墓。

    薛虬点点头,对薛宝琴笑道“好,你去跟母亲一下,我在门口等你。”

    薛宝琴得到这句话,像一只蝴蝶飘飘然走了。

    薛家门口正大门是红漆梨木大门,开在东南角,大门大约占一间房的面积,其零配件相当复杂,仅营造名称就有门楼、门洞、门扇、门框、腰枋、塞余板、走马板、门枕、连槛、门槛、门簪、大边、抹头、穿带、门心板、门钹、插关、兽面、门钉、门联等等。

    门样式为八角形,正面或雕刻,或描绘,饰以花纹图案。门簪的图案以四季花卉为多见,四枚分别雕以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图案间可见“吉祥“字样。

    门口前有形似圆鼓的两块人工雕琢的石制构件承托于石座之上的抱鼓石,上面雕刻着玉兰、海棠、牡丹花,代表着富贵人家。

    薛虬在马车旁仔细望着这大门的样式,真是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却见门口走出三名女子,中间的少女戴着帷帽,遮住了容颜,正是薛宝琴和她的两个贴身丫环巧儿和碧儿。

    薛宝琴已经换了一件粉红长裙,整个打扮看着比较简单,适合外出。

    待薛宝琴几人上了翠汀宝华盖的马车,薛虬上了马,几个护院下人也就跟着走了。

    马车里是三条长凳,上面垫着棉絮铺着绣花锦缎,正中放着的还有一金丝靠枕,靠坐着很是舒服,中间还有一雕花楠木茶几,上面放置一套白瓷茶具。薛宝琴迫不及待地摘下帷帽,烦道“都是母亲,谁爱戴这个以前和父亲出去,都不用戴。”

    碧儿笑道“那时姑娘还嘛,现在都已经长大了。”

    巧儿也道“太太,还不是为了姑娘好。”

    薛宝琴听后,还是嘟囔了几句。

    薛虬今天是想要去醉仙居看一下,究竟这金陵第一酒楼是不是名副其实,因此也没有告诉徐掌柜等人。

    薛虬骑着马望着古代的街市,觉得很是热闹。骑马薛虬是早就会的。古代的铺子和前世的差不多,正前面是店面,后面应该是居住的。街道很宽,大概容得下三辆马车并排驾驭,并不担心拥挤。街上也有一些摊位,吆喝着卖东西,并不担心城管来抓人。薛虬觉得一切都那么有趣新奇,左看西瞧,像是一个乡下人刚进城,没见过世面。弄得身旁的下人厮觉得有些丢脸,但又不敢大爷别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

    孩童的嬉闹声以及贩的吆喝声相应成趣,好一派繁荣的景象。

    薛家位于城东,离醉仙居所在的东大街不是很远,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

    近一看,酒楼的生意果然很好。来往的客人衣着都很是讲究,先不名贵,但起码干净。薛虬一个翻身,好不利落的就下了马。薛宝琴也在巧儿的搀扶下了马车。马车和马自有下人看着,不需担心。

    酒楼的二一眼就瞧见薛虬几人,不仅是因为通身气派,更因为薛虬的气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薛虬学了三年的武,自然会有一股气势,虽比上石铁那骇人的蛮横之气,但也不至于让人忽视。

    白夏问道“可还有雅间”

    二不敢怠慢,连忙回道“有,有,还有一间。几位楼上请。”着带着薛虬几人准备上三楼。

    就在这时,又有客人来了,想上三楼雅间。

    “怎么就没了”一个下人模样的男子正拍着柜台,怒问道。

    柜台里面的管事放下手中的算盘,连连道歉,“三楼最后一间刚才已经有人定下了”

    “那四楼呢”

    “四楼只有对出我们给的对子,才能上。”管事耐心解释道。

    “什么规矩”那男子还想什么,却被身后的一儒雅男子制止。

    “老爷,没有雅间了”男子恭敬地对儒雅男子道。

    儒雅男子穿着一身紫色直裰长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虽然已有四十多岁,但不难看出此人年轻时绝对是一个风流英俊少年。

    “早就听醉仙居千古绝对这一名号,现在一看果然如此。不知上联是什么”儒雅男子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问道。

    管事一听,心里颇不为意,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但表面上却恭敬道“上联是寂寞寒窗空守寡。”

    儒雅男子听后,神色有些哀伤,沉思许久才叹道“下联我对梧桐朽枕枉相栖。”

    儒雅男子话一出,刚才还较为热闹的酒楼静悄悄,都在思给出的下联梧桐朽枕枉相栖。

    良久,众人看向儒雅男子的神色都不同了,十分震惊。

    管事也猜到这恐怕是对出来了,连忙吩咐伙计去请掌柜来。

    下联中“栖”的繁体字为“木妻”,全句委婉相劝,不要妄自菲薄,与“梧桐”做的“朽枕”厮守到老,也不过“枉”自悲伤。其中后两字暗含机关“相木妻”意为“想妻”。这一切都与上联的寂寞寒窗空守寡一一对应,包括平仄。上联写寡妇的寂寞,下联则丈夫对亡妻的思念,不同的人相同的情。

    实在是对的太好了

    薛虬也不禁感慨,竟然有人真的对出了这千古绝对。前世薛虬是偶然从书上看到的这一绝对,世人所给的下联有很多,但对的最为公整的就是此下联。

    薛宝琴也不禁声对薛虬道“哥哥,你这什么千古绝对啊人家只想了一会就给出下联,真真是没劲。”

    薛虬横了一眼,笑道“那你试试”又喃喃自语道“必是有这样的经历,才会给出这样的下联吧”

    薛虬不知道两人的对话已经给人听去了,而听见的人却是儒雅男子身后的另一男子。那男子附在儒雅男子耳旁略了几句,儒雅男子眼睛一亮,看向薛虬。

    薛虬还不知已经被人知道,自己就是出对子的人。只发现儒雅男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薛虬对着儒雅男子善意地笑了笑。

    笑容很是灿烂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