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从文学武
    div  ign”ener”

    不管外面绝对传的多么厉害,醉仙居的生意又是多么的好,薛虬都没有去打听,这些都与他关系不大。现在对于薛虬来,最重要的就是三年后的科举考试。

    薛虬只是呆在屋子里练习描红写大字看四书五经。因为舅舅已经回信了,老师也请到了。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练习一下用毛笔写字,科举考试是字写得好坏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考试结果。

    前者薛虬的字写得还行,因此现在薛虬写起来并没有太吃力。薛虬主要练习的是楷书,就是现在通行的汉字手写正体字,它隶书演变来的,也叫正楷、真书。

    书案上的宣纸用镇石压着,铺展开,胳膊架在象牙雕山纹臂格水人物上,防止衣袖蹭到墨迹,手臂悬着一笔一划认真地练习楷书。楷书分为楷和大楷,两者的区别在于字体的大。薛虬现在写得是楷,一律从右至左竖写,笔笔著力,字字异形,行行殊致,极其自然。楷书的笔画有提顿、藏露、方圆、快慢等用笔方法。不同的用笔方法产生楷书不同的形态、质感的线条。字形须带逸气,有飘逸之感,令其萧散于纸上;又须骨涵于中,筋不外露,所谓骨涵于中,筋不外漏指的是凝聚,不能太张扬,超出一般字大。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方是藏锋,就是要让人有字外之想。结构要严密,不然就会獭散无神,但如果太密恐就会涉于俗。总之写字就是要起收有序、笔笔分明、坚实有力,又停而不断、直而不僵、弯而不弱、流畅自然。

    薛虬认真练习了几天,有很大的进步。当然薛虬不是仅仅练习写字,其它时候也会看四书五经,毕竟这是科举考试的主要内容。对于背四书五经,就算是记忆力很好,薛虬也感到很吃力,因为都是文言文,有些还不好理解。薛虬只能放慢速度,先大致理解内容在试着背下来。理解之后再背,就显得轻松很多。

    “大爷,徐掌柜请的武师已经带来了。”白夏跑进来,道。

    薛虬将手中的毫笔放置在白玉镂雕松柏人物笔格上,卸下象牙雕山纹臂格水人物,揉了揉手腕,笑道“哦,知道了,这就去”

    两人径直来到正堂,一眼就看见徐掌柜和他身旁的一男子。薛虬仔细打量着男子,大约有三十多岁,身穿暗黑色长袍马褂,脚下是普通的布鞋,头发是用一根草绳扎起,并不凌乱,浓密的眉毛,眼睛格外明亮炯炯有神,下颚处蓄着胡须,最让人一眼就注意到的是左脸处的一条长长疤痕,从眼角处一直到下颚,看着十分狰狞可怖,浑身散发着一种蛮横之气,想来没有人敢轻易惹他。

    在薛虬打量那男子时,那男子也直望着薛虬,觉得薛虬和以前看见的那些大家少爷有些不同。

    徐掌柜上前简绍道“大爷,这就是请来的武师,叫石铁。当过兵,也做过镖师。”

    薛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对石铁问道:“武功怎么样”

    石铁看了一下周围,走到正堂院子的一棵银杏树下,二话不一脚踢过去。“咔嚓”一声,树干下部出现一裂纹,渐渐变大,树也渐渐向一边倒去,慢慢,“碰”地一声倒落在地,压倒了附近许多花草,扬起大量灰尘。

    众人都被石铁的动作吓了一跳,薛虬也不禁挑了挑眉,敢情还是一个二愣子。

    徐掌柜连忙赔罪道“大爷,你不要生气。这石铁就是这样耿直,因此才会被镖局解雇。但他的功夫还很好的。”

    的确很耿直,一来就把雇主家的树给一脚踢断。

    薛虬摆摆手,示意徐掌柜不用了,有些兴奋地走到石铁前面,恭声问道“石师傅,你能不能飞檐走壁”

    石铁摇头,“不能”

    “那你会不会点穴”薛虬还试着比划了两招,又问道。

    还是摇头,“不会”

    “那你会不会什么暗器,就是那种百发百中的”薛虬两眼放光地望着石铁。

    石铁感到毛骨悚然,依旧是摇头,“不会”

    “那你会什么啊”薛虬有些丧气地问道。自己好像问的都是一些不是太离谱的武功,还没那些太极剑法,少林七十二绝技,怎么都不会啊。

    身后的白夏和徐掌柜听着薛虬的话,颇为无语,在心底都默默翻了一个白眼给薛虬。

    石铁也对薛虬颇为无语,只道“刀枪剑戟,拳脚功夫都会”

    薛虬扯了扯嘴角,勉强笑道“呵呵很厉害啊”都不会一些绝招,真没意思。薛虬想了想,问道“你的武功在军营中算是厉害的吗不跳字。

    石铁摇头,正色道“不算”

    “难怪在军营中混不下去,想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薛虬暗自嘀咕,“罢了”

    薛虬点点头,对石铁道“好吧就由你来教我武功,要不要磕头敬茶”

    身后的徐掌柜上前道“大爷如果你愿意拜石铁为师,就要敬茶。如果不愿,也不要紧,只不过是随便学上几招。”

    薛虬摇摇头,“怎么能随便白夏快去准备茶水,大爷我今天就拜师石师傅。”着还请石铁进正堂,坐在堂前的鸡翅木南官帽椅上。

    薛虬掸衣跪下,“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拜完之后,薛虬接过白夏递过的茶,双手奉上,“师傅请喝茶”

    石铁接过茶,喝了一大口,有些不自在地道“我会好好教你的,你不要怕累”石铁根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出,原以为只是随便教薛虬几招,但薛虬居然愿意拜自己为师,石铁心里很是高兴,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教自己的徒弟。

    其实这拜师礼比较简单,毕竟只是学武。如果是拜读书人为师,那就要弟子向老师赠送六礼束修,这六礼包括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莲子心苦,寓意为苦心教育;红豆,寓意为红运高照;枣子,寓意为早早高中;桂圆,寓意为功得圆满;干瘦肉条以表达弟子心意。接着再行跪拜,双手献茶之礼。同时老师也会赠礼给弟子。

    行过拜师礼,薛虬就直接称石铁为师傅。对于雇佣石铁教授武艺的银两徐掌柜给的,薛虬只是叮嘱徐掌柜多给一些。

    徐掌柜自是应是。

    第二天一大早,薛虬就来到外院西南方的一所偏僻院子里学武。院子里也已经安置了一些学武所需要的,如连环木桩,刀枪剑戟等物。石铁就住在这里,石铁的家离薛家不远,随时可以回去。

    石铁对于薛虬这个徒弟要求异常严格,想来他并没有把薛虬当做少爷一般的人,一开始扎马步就必须扎一个时辰,并且还要非常标准。接着就是挑水跑步,跑木桩,打拳,练剑。

    对于学武,薛虬不是口头上,而是真的下定决心好好学,在大多数情况下拳头才是硬道理。

    薛虬在阳光下,汗水浸湿了衣衫,腿脚也直颤抖,但薛虬还是咬牙坚持着。前世只能躺在床上,这一世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又怎么会不珍惜。

    “大爷,你要不要”竹青给薛虬的肩膀处上药,眼睛红红的,十分疼惜,“就不要学武了,你看你这伤”

    薛虬的肩膀上血红血红的,因为挑水而受的伤。薛虬一边忍着痛让竹青上药,一边笑道“不要紧,等结痂就好了。你一定要叮嘱紫玉她们,莫要让母亲知道了。”

    竹青只能答应。

    学武的第三天,薛虬的舅舅带着请来的老师来了。

    薛虬的舅舅陈远桥快四十了,中过举在做官,穿着一件蓝色对襟窄袖长衫,靛蓝色的长裤,衣襟和袖口处用宝蓝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镂空雕花的冠束着头发,几分文人的雅致,又有几分当官人的高傲。

    “虬儿,快来见过老师”陈远桥笑着对薛虬道。

    薛虬已从舅舅的信中知道,身前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就是请来的老师,姓江名哲希,和舅舅是同年中举,只不过运气不好,辗转到头并无官职在身。薛虬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向舅舅问好,又转过向江哲希问好,“见过老师”

    江哲希四十多岁,两鬓头发却已花白,满脸似乎都是刻着风霜,但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穿着蓝色青竹长袍,对薛虬点点头。是好友相托,才不得不帮这个忙,现在看到薛虬的表现,心里觉得倒也是一个可造之材。自己想出仕,奈何命途多舛,能教导出一个好弟子,也不枉我十年寒窗苦读。

    薛太太早就备好六礼束修,待送上束修和银钱,薛虬跪拜献茶之后就完了这拜师礼。

    江哲希也了几句要谦虚谨慎的话,就住在了薛家。陈远桥一看都已经拜师了,就先告辞要回安平县,并且会让江哲希的妻儿不久前来相聚。

    薛太太坚决挽留陈远桥吃过饭再走,但陈远桥有事在身,不能久留,薛太太方才作罢。但也准备了许多糕点布匹要陈远桥带给嫂嫂和侄儿侄女。

    就这样,薛虬的从文之路也开始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