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千古绝对
    div  ign”ener”

    薛虬一走进正厅,薛宝琴就跑上前,急问道“听下人,哥哥知道一些千古绝对,是真的吗不跳字。

    薛虬笑了笑,并未回答,绕过薛宝琴向薛太太请了安,坐下道“不可”

    薛宝琴在红楼中的才情堪比黛玉湘云,曾做过十首怀古诗,每一首里面都暗含一物件,可以看出其学识之高。因此一听见薛虬知道千古绝对,立马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对联。

    薛宝琴坐在薛虬身旁,晃着薛虬的手臂,软声求道“好哥哥,快告诉我,让我也看一下能不能对出这千古绝对。”

    薛虬假装板着脸,正经道“不行,这是为了家里的酒楼想出的法子,怎么能轻易就告诉你”

    “哥哥,我只是想知道对子,求你了”薛宝琴看薛虬越是不肯,心里越是痒痒的,非常想知道。

    薛虬任然不松口,只道“等过几天,你就会知道了。”

    “哥哥,你就告诉我吧”薛宝琴不气馁,依然使劲地求着。

    薛太太看着薛宝琴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对薛虬道“虬儿,就告诉你妹妹吧,要不然她今天可会跟你闹个没完。”

    薛虬笑望着薛宝琴,笑道“只怕她知道了,也会跟我闹个没完。”

    薛宝琴连忙保证道“哥哥只需告诉妹妹上联,妹妹一定不会再缠着哥哥。”

    薛虬起来道“好,这话可是你的。对不出来,别又缠着我要知道下联。”

    薛宝琴连连点头。薛太太也认真听着薛虬所的千古绝对,想知道到底怎样。

    “咳咳”薛虬咳嗽了几声,看着薛宝琴那望眼欲穿的模样,心里很是好笑,一字一字道“烟锁池塘柳。”

    话一完,薛宝琴浑身一怔,喃喃道“烟锁池塘柳,烟锁池塘柳。”

    薛太太也被这上联震到,虽然薛太太并没有读太多书,但好歹也知道这上联的好坏。烟锁池塘柳,每一个字都暗含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偏旁,意境高远,简单五个字就在脑海中展现一幅图画池塘边上烟雾迷蒙,环绕着绿柳,柳枝随着烟雾而飘舞。

    “虬儿,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上联”薛太太毕竟经历过很多事,一眼就能看出这其中的不妥之处。

    薛虬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想好了,“自己想的”与其被问这问那,还不如直接给出自己想的这个答案。反正以后恐怕还会有一些惊人之举。

    薛太太眼神中透出一丝怀疑,自己的儿子怎样自己心里清楚,打量的眼光落在着薛虬身上,想要看出什么。

    薛虬也并不慌乱,任凭薛太太打量,“母亲可是不相信儿子,其实儿子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自从上次晕到之后儿子似乎明白了许多。”

    薛太太听着薛虬的话,心里倒明白了几分,只叹道“你父亲在保佑你啊”

    薛虬心里也叹了一口气,表面笑道“难道儿子这样不好吗不跳字。

    薛太太笑道“好,今天我已经写了一封信给你舅舅,托他帮你找一位老师。”

    薛虬谢过母亲,又道“儿子也想找一个武师,只希望能强身健体。”

    “虬儿,练武很辛苦,你能吃得了那份苦”薛太太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薛虬连忙道“母亲放心,儿子一定会坚持,做一个文武双全的人,让母亲自豪。”

    薛太太看着薛虬那张扬的神色,笑道“好好母亲等着那一天”

    薛宝琴根就没注意哥哥和母亲的对话,只低着头苦苦想着下联该如何对。薛虬唤了她几声才回过神来。

    “妹妹可是对出了下联”薛虬笑着问道。

    薛宝琴摇摇头,“都不知道哥哥是怎么想出来的,哥哥可有下联。”抬起头凝望着薛虬。

    “不可不可”又是这句话。薛虬逗弄着薛宝琴,觉得十分有趣。

    薛宝琴哀伤地叹了一口气,“哎我就嘛,哥哥怎么会对出这千古绝对”着还偷瞄了薛虬一眼,想看薛虬有什么反应。

    “丫头,你还嫩了点跟我耍心计。”薛虬轻弹了一下薛宝琴的额头,嘲笑道。

    薛宝琴把头一扭,道“哥哥不用这样的话,对不出来就对不出来,妹妹又不会笑话你。”

    薛虬顺着薛宝琴的话道“是啊哥哥真没用,只知道上联却不知道下联。都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千古绝对的上联”

    “哥哥,你还知道其它上联”薛宝琴听出了薛虬话中的意思,急忙问道。

    薛虬摇摇头,只做不知,反过来问薛宝琴,“妹妹,刚才是谁的不再缠着我了”

    薛太太看着他们兄妹俩打闹,眼里全是笑意。不管虬儿所的是真是假,只要他是我的儿就行了。薛太太心里想的只是这些。薛虬的解释对于薛太太来根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解释的人。

    过了几天,如薛虬所想金陵城内传出了一千古绝对的上联,只不过不是烟锁池塘柳,而是另一个绝对上联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薛虬之所以不将烟锁池塘柳推出,怕的就是太难,后面的对子不能出来。当然这不是,望江楼此上联很简单,但在偌大一个金陵省应该还是有人能对出来,只是时间问题。而薛虬要的就是时间来打响薛家醉仙居的名号。

    此上联一出,金陵的文坛都为之一震。上至巡抚知州,下至幼龄学子都知道了此联,也都在苦苦思下联。与此同时,醉仙居的名号也打了出去,每天光临的客人络绎不绝,不仅是为吃饭,更主要是想看看这个千古绝对的出处。

    但不管怎样,醉仙居的生意都越来越好。而徐掌柜也秉持着薛虬交代的原则,不求最好但求最贵。徐掌柜等人不得不佩服薛虬的看法,一个“贵”字,居然让醉仙居的生意更好了。

    千古绝对的下联还没有人对出,醉仙居四楼也并没有客人上去。但世人已经形成一种想法,这种想法就是以到醉仙居吃饭为荣,一种油然而生的高人一等就出现。这主要是因为读书人被人尊敬,而醉仙居出了这样的绝对,自然会被读书人所推崇,所看重。

    过了四天,终于有一个姓田的秀才给出了下联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对的相当工整,无论是平仄,还是意境都不输给上联。薛虬真的很佩服那个田秀才,居然在短短四天里面就给出了下联,古人真不可觑啊

    秀才自然被请上了四楼。秀才也因此在金陵一联成名,看样子他将来的仕途之路会很顺畅。薛虬知道了这件事后,不禁想到醉仙居会不会成为做官的一条途径。

    也有人想知道究竟是谁出的上联,而薛虬早已经交代徐掌柜他们尽量模糊答案,让这个人变得扑朔迷离,具有神秘感。这样世人越得不到答案,越会想知道答案。

    望江楼一联被对出,世人都等着下一个千古绝对。

    而下一个绝对也被给出我俄人,骑奇马,张长弓,单戈成战,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又是一个千古绝对,世人倒吸一口凉气。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