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接管生意
    div  ign”ener”

    孝期只能稍稍装饰不能大红大紫,打扮的花枝招展。竹青穿着青色褂子,外面是青绿色外衣,流云发式上一只碧玉钗,面上只薄薄打了粉底,烟眉柳化,看着很是清秀,端着洗漱用具,放到桌子上,转来熟练地打起纱帐挂到两旁的帐钩上,问道“大爷睡得可还好”

    薛虬打了个哈欠,笑了笑,“还行”谁知道自己压根就没谁。

    竹青望着薛虬的眼睛,埋怨道“大爷,你是不是压根就没睡”薛虬对着镜子照了照,看着自己的黑眼圈,笑道“想事情去了。对了,今天那些掌柜什么时辰来”

    竹青想了想,“听太太,应该就是这会儿。”

    薛虬用青盐漱了口,简单用水清洗一下脸,接过竹青递来的干帕子,“那就快点,别让他们等太久了。“

    早饭依旧在正房里吃的,薛虬想了一夜,心情变得很好,胃口也很好,喝了两碗米粥,吃了五块点心,其它菜色也都尝了一些。等丫环蓝蕊绿莲把碗筷碟子都撤下去,上了茶水等物,亦像红楼贾府中描写的,先漱口,再接着盥手,虽感觉有些麻烦,但薛虬少不得迁就。

    出了所在的西院,过了垂角门,走过回廊,看着廊旁的湘妃竹,风一吹就沙沙作响,别有一番味道。很快就到了外院正堂,门口处薛虬的贴身厮白夏早就候着了,堂下已经快满了。

    薛太太也早就坐在堂前,茗着茶,看见薛虬走了过来,那一脸的笑容与关心看的薛虬心里暖暖的。薛太太今天穿着一件藏青色外褂,下面是素色连锦裙,头上并没有簪着头饰,面容比昨天好些,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特意遮住病容。

    “给大爷请安”管事与掌柜等一干人齐声躬身道。

    薛虬有些僵硬地点点头,但还是镇定地板着一张脸,给薛太太请了安。然后坐在薛太太旁边,端起一杯茶打量起下面的各管事。

    薛太太欣喜地看着薛虬的表现,原以为虬儿会有些畏缩,镇不住大场面,现在看来还行。轻放下茶杯,虽不发一言,但气氛已经变得有些压抑。这就是当家人在位的气势。

    “你们都是家里的老人了,今天叫你们来不为别的,只是老爷走了,外面要一个主事的,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好打理,以后一切就交给大爷打理外面的铺子,账和柜台钥匙都交给大爷。听明白了吗不跳字。薛太太语气淡淡的,不急不缓地一字一字吐出来,但没人敢反对。

    只齐声答道“明白了“

    薛太太接着又道“那你们就在这里向大爷交代一下吧”着起身准备回内院。薛虬连忙起身相送,薛太太示意不必,只带着身边的丫环婆子走了。

    李嬷嬷扶着薛太太,边走边问道“太太不留下来万一大爷被糊弄了”

    “不会的,大爷长大了老爷,也能放心了”着薛太太有些自信,也有些感慨和欣慰,眼角都有了泪花。

    外院处薛虬还是不发一言,就捧着一杯茶,抿了一口,望着下面的众人。

    压抑气氛变得很压抑

    底下的人都收起了心里的主意,等着薛虬发话。

    然后薛虬就笑了,笑得有些漫不经心,“父亲,让你们管理那些铺子,你们有能力打理好吗不跳字。

    众人默不作声,不知该怎么回答。

    “碰”地一声,薛虬重重放下茶杯,“怎么难道你们根就没能力打理好铺子”众人被吓了一跳,连身后竹青紫玉都被薛虬的气势所镇。

    只这一静一动的起伏,就唬住了下面众人。

    还是五十多岁的老掌柜徐诚答道“老爷的眼光自然是好的。”这答得真好,即捧了老爷,又表明我们有让老爷欣赏的地方,也就是我们有能力打理好铺子。

    薛虬听后有些叹服,徐掌柜不愧是老掌柜,父亲有什么事都和他相商,也只有他一人管着好几家铺子,笑道“那是自然的其实我也不想来什么下马威,难道你们还敢糊弄我”虽看着像玩笑,但没有人敢认为这是玩笑。

    众人连道“不敢”

    薛虬也不多了,转到正题上,“现在你们先大概一下,哪些铺子在盈利,哪些铺子在亏损,庄子上一年收成多少”

    众人望了一下自己身旁的掌柜,不知谁先来。

    “回大爷,东大街的绸缎庄和当铺盈利和往年一样,并未减少,而药材铺盈利略有减少,木材铺并未亏损但也没有盈利。”徐掌柜率先道。徐掌柜就只负责这四家铺子。

    薛虬点点头,并未什么。

    接着众人就开始一一回禀这些天铺子的经营情况。薛虬也知道了唯一的一家酒楼亏损很严重。庄子上还没有什么,毕竟要到年底才知道收成,但今年没什么灾害应该和往常一样。西街的绸缎庄和木材铺子在亏损,北边和南边的铺子都还好和基往年一样。

    薛虬待他们都完后,“好了,我都知道了。等会儿你们把账留下,徐掌柜李掌柜还有薛管家你们三个留一下,其他人可以先走了。”

    待其他人都走了,薛虬感到有些不自在,都算是自己的长辈,但主仆等级在那,薛虬也不好太过放低自己的姿态。“

    薛虬一边看着账,一边吩咐道“去给徐掌柜他们端张椅子坐。”

    徐掌柜三人谢过薛虬,方才坐下。

    薛虬现在主要看的账就是酒楼的账,上面的字都是繁体字,还都是从右往左,咋一看去薛虬有些吃力,但不一会就能很快的准确知道一些信息。这都亏了十年看书的日子锻炼出来的。

    以前的薛虬也跟着父亲打理过铺子,接触过买卖,但只是不太精通。现在薛虬很快能看出账上的一些名堂,“李掌柜,似乎最近几个月材料的买卖银钱有些多了”

    李掌柜一听这话,背后冷汗就出来了。这几个月酒楼材料买卖他交给了自己的侄子,但这其中的名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开始还考虑要不要补上一些,被侄子劝想着糊弄过去,却不曾想到一下就被大爷看出来了。

    “应该是最近几个月的菜价有些上涨。”声音有些颤抖。徐掌柜和薛管家都暗自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还想狡辩脱罪,大爷已经看出来了。

    薛虬直视着李掌柜,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却笑道“应该李掌柜,你怕是糊涂了。做生意一是一,二是二,你居然给我应该”声音陡然提高。,手重重拍在高几上。

    李掌柜吓得额头上冷汗直流,手都在颤抖,跪在地上,只喊了一声“大爷”,就被打断。

    薛虬对薛泽薛管家问道“薛管家,你这欺主的奴才该怎么处置”

    “打五十板子,发卖出去。”薛管家直言道。

    徐掌柜眼睛一亮,基上知道薛虬的想法,心底里有些佩服薛虬。

    “大爷,我错了,我错了,我对不起老爷,对不起大爷,饶过我这一次吧”李掌柜这下真是方寸大乱,只知道哭诉求饶。

    薛虬装作吃惊的样子,不解地问道“李掌柜,这怎么了,我不过是问了一下薛管家怎么处置欺主的奴才,怎么你错了”故作天真的样子让周围的人不禁想笑。

    李掌柜现在可没一点想笑的想法,只连声求饶,这一旦被发卖出去,几代人的体面都没了。

    “父亲刚出世,你就犯了这样的错,你叫我怎么向父亲交代。”薛虬叹了一口气,“罢了,看在你们一家在薛家服侍了几年的份上,就饶了你这一次,不过掌柜就不是你了。”

    还没等薛虬完,李掌柜就连连承诺,“再也不会了,谢谢大爷谢谢大爷”着还叩起头来。

    “你起来吧。”

    李掌柜逃过一劫,擦了擦脸上的汗,坐下后,想起附近新开了一家酒楼造成生意减少,连忙告诉薛虬。

    薛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对徐掌柜道“徐掌柜,酒楼方面就先交给你代为打理,李掌柜协助,怎样酒楼方面的事我再想一想,明天具体告诉你们怎么做。”

    两人点头应是。

    “好了,其它铺子的账我会尽早看完,你们就先下去吧”

    竹青递上一杯茶,笑道“大爷今天可真厉害”紫玉白夏也跟着道。

    薛虬揉了揉额头上的穴位,叹道“哪里,折腾了一上午,快累死我。等会我和母亲一起用饭,去一声。”

    紫玉点头,就去了内院正房。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