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魂归红楼
    div  ign”ener”

    北京市一所医院。

    四楼手术急诊室的门被打开,几名穿手术服的医生走了出来。气氛有些压抑,主治医生摇了摇头,对门外等候多时的一名男子了一句,“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多系统器官功能衰竭,实在无法就治了,已经出世。”

    那名男子听后却也只是露出些许哀伤,便掏出手机拨了号,“薛总,薛霖少爷刚刚出世了。”

    电话另一头的男人,骤然感到心中一痛,眼中一片茫然,喃喃自语道“是的啊,早就应该知道了的”

    却为什么还是这么痛,还是这么让人措手不及。

    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千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这四句话所的正是金陵四大家族贾,史,王,薛。此四大家族皆联络有亲,大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之势。再这四大家族中的薛家,薛家乃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分八房,长房继权为皇商。虽士农工商,商排最后,世人多鄙弃,可对于皇商还是有些许忌惮,毕竟借着皇权的光,但骨子里是怎么回事就不得而知了。

    由于嫡长子继承制,这薛家长房就为皇商,其它七房虽沾着关系,但也只是普通商人。薛家二房中现在是一片惨淡光景,不久前薛家二房老爷前出世,才葬入祖坟。

    现在我在哪死了

    可为什么还是感觉到全身酸痛,不是人死了就感觉不到疼痛

    好累,意识渐渐模糊,睡了过去。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好像成了另一个人,经历了他的人生,了解了他的喜怒哀乐,然后梦醒了。

    “虬儿,你醒了”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声音很是温柔。

    呆呆地望着身旁古装打扮的妇人,我愣住了。她的模样,这是刚才梦中我的母亲,难道我还在梦中

    妇人年龄约三十,看上去却有四十多岁,头上都有了几缕白发,身穿浅灰色的麻布褂子,外面是白色坎肩,头上还插着白花,面容虽惨白憔悴,看着像大病一场,但眉目间还是透出一丝威严。妇人就是薛家二房的当家太太薛陈氏。薛太太看着薛霖发呆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慌,急忙问道“怎么了,我的儿”

    薛霖试探着喊了一声,“母亲”嗓音有些嘶哑无力。薛太太听后才放下心来,哭泣道“我的儿啊,你可是吓坏娘亲了。你爹刚出世,你要有什么,可叫我和你妹妹怎么活啊”着,还用帕子擦拭起眼泪。

    旁边一丫环模样的女子赶紧劝道“太太,快别伤心了,这大爷不是醒来了大夫不也过大爷没事,只是累着了。”

    薛霖听着薛太太的话,心里酸酸甜甜的,也起身劝道“是孩儿不孝,害母亲担心了”妇人用帕子擦拭完眼泪,对身后的一个丫环吩咐道“竹青,我叫厨房给大爷炖了黑枣乌鸡汤,现在还炆火温着,等会别忘了叫大爷喝。”叫竹青的丫头连忙应了一声是。又转过头来,“虬儿,好好休息,别又累着身子。”

    薛霖还想什么,但身子不能够,只能敷衍应了一声,又昏昏沉沉睡去。看到薛霖又睡着,薛太太起身准备离去,又不放心,仔细叮嘱了大丫头竹青照顾好大爷。

    许久薛霖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薛霖打量起四周布置,清一色的木头家具,雕刻着不同的花纹图形,摆放着几件瓷器做装饰品。墙上挂一幅兰花丹青,一副草书,丹青寥寥几笔就勾勒出处幽谷而自芳的兰花,草书中的字行如流水,狂放中带着洒脱。中间是一楠木圆桌,上面放置一套白瓷茶具和文王鼎,从鼎中散发出淡淡梨香,闻着很是沁人心脾。床是凤梨木雕花的罗汉床,蚊帐被面等一律素色,床右侧是一长案,左侧摆放着一茶几。进门处就是一幅五尺高,三尺宽的双绣面屏风,两边画架上各有一盆郁郁葱葱的君子兰,给这素色单调的屋子增添几分生气。进门右手是一长桌,上面放着一个金丝楠笔架,挂着几支毫笔,一叠宣纸,一方半尺见方雕梅菊竹兰的端砚。

    整个房间古朴雅致,因为是在孝期显得太过素淡。

    穿越还穿入红楼薛霖苦笑,叹了一口气。

    薛霖前世是跨国公司薛氏集团的大少爷,是唯一合法继承人,但不幸的是薛霖从五岁开始就患上多器官功能衰竭,从此在病床上被折磨了十年。前世薛霖的母亲生薛霖时难产而死,而薛霖患病之后就很少看见父亲了。直到后来才慢慢了解原因,十年的时间在痛苦中成长,学会默默忍受苦难。

    对于死亡,薛霖并不畏惧,相反那可能是解脱。

    在重症监护室的十年里,薛霖唯一的乐趣或许就是看书,从学生必学书籍到课外书籍,从数学到物理,从历史到地理,从古典诗词到络,从古典名著到世界名著。在这单调的事情中,薛霖渐渐成长,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但读懂了成熟,也读懂了人情冷暖。

    而现在薛霖所处的世界就是他所读过的红楼梦中。薛霖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会成为薛虬,只知道冥冥之中一切自由安排,顺其自然,既来之则安之。

    原来红楼中薛宝琴的哥哥不叫薛蝌,而叫薛虬。薛蝌之名,应该是误传。蝌蚪乃蛙之幼虫,至细至卑,无所取义。而虬为龙的一种,薛家长房长子名为薛蟠,蟠也是龙的一种,兄为蟠,弟为虬,其义相联。

    薛霖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笑了笑,自语道“以后没有薛霖,只有薛虬。”

    “大爷,你怎么起来了要是太太看见了,还不骂死我们。”竹青打起帘子,绕过屏风,走了进来。着想要搀扶薛虬回床躺着。

    薛虬推开竹青的手,“不用,我没那么弱。”径直走到桌旁坐下,又想起红楼中堪比宝钗黛玉的薛宝琴来,问道“妹妹可还好”

    竹青拿过一件外衣给薛虬披上,正准备回答。一个轻脆婉转的声音从门外飘来,“哥哥,可是在问我吗”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