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画眉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谢腾忍了这些时候,却是没有一个够,折腾了又折腾,直到姚蜜叫着承受不住了,才放开她。姚蜜浑身发软,半点力气也没有,一挨上枕头便睡着了。

    谢腾睡到第二天,听得响动,一时睁开眼,只见大红的帐子轻轻晃了晃,侧头往外一看,还未燃尽的龙凤烛照得房里朦胧一片。一掀被子,却是龙凤合欢被,再摸摸被窝,暖暖香香的,犹自残留着姚蜜的体香,不由得喊了一句:“小蜜!”

    “嗯!”姚蜜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随之响起水声,却是在洗漱。

    “还早呢,为何不多睡一会儿?”谢腾伸伸手臂,笑着说了一句。

    “哪儿早了?天都快亮了呢!”姚蜜不好意思道。昨晚累坏了,今早便起得有些迟了。要是府里有婆婆要伺候的,只怕问题就大了。

    谢腾却不以为意,又躺了回去,一边道:“怕什么?一切有我。”

    姚蜜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啊!于是道:“要敬茶,不能误了时辰。”又道,“你也快起来,不能叫人等。”

    待姚蜜洗漱完,出了屏风,坐到梳妆台前时,谢腾也披衣起床,却不忙洗漱,只去拿梳子在姚蜜的头上梳了梳,把下巴搁在她的头上,看着镜子里的她低声道:“我给你梳妆怎么样?”

    “你别捣乱,快去洗漱一下。”姚蜜含了笑,低声道,“暖瓶里还有水,你兑了冷水洗一下。若不够,我再使人提水进来。”

    谢腾不由得笑了,亲了亲姚蜜的发丝道:“我一向洗冷水,不用热水。”说着见姚蜜躲了躲,不让他挨近,少不得又附在她耳边道,“昨晚是过了一些,你疼吗?”

    姚蜜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撩起发丝细看脖子,生怕有痕迹,果然在肩窝处看到几处痕迹,不由得埋怨道:“你瞧瞧这里,这让我怎么见人?”

    “换件领子高些的衣裳便是。”谢腾不由得哈哈笑了,在她的痕迹处一亲,道,“我给你涂药膏。”说着已拿过药膏,真的帮姚蜜涂起来,涂完又低声问道,“那儿要不要也涂涂?”

    “啐!”姚蜜狠啐他一口。大白天的,说什么呢?

    谢腾不怕死,又道:“若不然,晚上再帮你涂。”

    姚蜜不由得拿起梳子扔他,嗔道:“闭嘴!”

    谢腾手一伸,抄了梳子在手,笑呵呵地道:“我帮你画眉。”

    “你坐一边去,再这样闹下去,真的要迟了。”姚蜜赶谢腾,见他终于转进屏风后,这才坐下梳妆。

    几个丫头候在房门外,听得声响,待要进去,见姚蜜没有喊人,又停了脚步,相互对看了一眼,退后几步候着。

    管家娘子领了人过来,见几个丫头规矩,便暗暗点头,朝其中一个招招手,见丫头跑了过来,便问道:“可有喊人进去?要了热水没有?”

    “没有喊人,也没有要热水。”丫头红着脸道,“不过听得里面有说话声,将军和夫人却是起身了。”

    管家娘子点点头道:“记着,夫人没有喊人,千万不能私自进去。”

    “记下了!”丫头急忙点头。

    房里,谢腾进了屏风后洗漱,隔了一会儿却喊道:“小蜜,我的衣裳呢?”

    姚蜜吓了一跳:“你没拿衣裳进去?”

    谢腾在里面道:“我以为从此以后,这些事儿就该媳妇管起来了。”

    姚蜜不由得抿唇,一边寻衣裳,一边问道:“以前的人是怎么伺候你的?”

    “你不知道?”谢腾惊讶,“我以为你既然爱慕我,非我不嫁,定然摸清楚我的底细了。”

    姚蜜不由得脸红,拿了衣裳去搭在屏风上,小声道:“搁这儿了,你自己拿。”

    “帮我穿上嘛!”谢腾哀求,“好容易娶了媳妇,让我享受一下被媳妇伺候的滋味嘛!”

    姚蜜无奈,只得转过屏风,待要去拿衣裳,猛地里白光一闪,谢腾已从浴桶里站起来道:“你瞧瞧你家相公的身段,好看不?”

    “不好看。”姚蜜俏脸全红了,看也不敢看他,只匆忙拿了衣裳下来道,“穿衣裳啦!”

    两人闹了一会儿,终于穿好衣裳。谢腾便抱了姚蜜转出屏风,把她放在梳妆镜前,看着她重新梳好发髻,插了首饰,这才拉着欣赏了一会儿道:“好漂亮!”

    姚蜜心下甜蜜,拉着他道:“好啦,你快坐下,我帮你也梳一个漂亮的发式。”

    谢腾忙坐下,待姚蜜帮他梳好,他满意地瞧了瞧,接着埋怨起自己的乳母来,道:“谢嬷嬷手粗,每回只帮我随便一绾,看也不看,拿根簪子噗的一下插上,然后就走了。”

    姚蜜一听,乐不可支。她才不相信谢腾没人伺候呢!还不是他自己挑剔?又不要丫头进房,又嫌小厮吵,结果身边只剩下他的乳母伺候他。他的乳母谢嬷嬷眼睛不好,一直劝他唤一个丫头进房,他偏不唤,结果谢嬷嬷每回梳头,自然只是给他随便一绾了事。

    一时两人俱穿衣完毕,有小丫头进来抬了浴桶出去,另有婆子去收拾床铺,悄无声息地收拾完就退了出去。

    待他们到了厅里,就见宫里有旨意下来,只嘉奖一通姚蜜等人贤惠,又令她们好好做谢家媳妇,好好孝敬老将军等语,接着便赐了几样东西。

    众人忙谢恩。宣旨的是高公公,却也恭喜了谢腾和姚蜜等人几句,讨了赏,这才笑眯眯地回去了。

    谢夺石等不及,早喊了管家娘子上茶,笑道:“孙媳妇的茶虽已敬过了,但我还想再喝一次。”

    众人一听,不由得笑了。

    姚蜜三人忙接了茶,先后敬上去,待谢夺石接了,赏了她们红包,这才又去敬谢氏几位族人。

    敬茶已毕,认完亲戚,大家方坐下来说话。

    待得客散,史绣儿候个空儿,拉了姚蜜问道:“小蜜,你还好吧?”怎么样怎么样,昨晚被虐坏了没有?

    姚蜜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虽然姐妹感情很好,但是有些事也不便说啊!看看,真是什么都能问出来了。于是咳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道:“不对,不对,称呼不对。”

    史绣儿一下反应过来,捂着嘴笑道:“大嫂,你还好吗?”

    范晴见状也凑过来,小声道:“姚姐姐,史姐姐,昨晚吓坏了呢!盖头一揭,居然不是三将军,当时我就蒙了。”

    说起这个,姚蜜和史绣儿也感叹:“明明都认得好好的,拜堂时还各自喊了一声的,以为不会弄错了,谁知道还是弄错了。好在又拜了一次堂,要不然,心里总疑惑着拜错了。”

    她们说话,管家却寻来了,讪笑着道:“夫人,府里没人管事,不知道……”

    谢夺石之前请了孟婉琴来管家,这几天操办婚事,却是请了姚蜜的两位舅母在理事。昨儿姚蜜等人过门,这些人交代清楚,连夜便告辞了,只说将军府自有三位主母,她们不宜再掺和。今儿一早,管家和管家娘子忙了一个焦头烂额,现下有事跟谢夺石禀报,谢夺石眼一瞪道:“不是娶进三位孙媳妇了吗?怎么还来问我?”

    管家无奈,只得小心翼翼地跑来问姚蜜。

    姚蜜一听,嚷道:“张伯,我们这才过门哪!歇也不让我们歇一下,担子就放上来了?”

    张伯又讪笑一下,喃喃道:“夫人有所不知,自打夫人去年回了娘家,将军府就有些乱套了呢!现下夫人回来了,还得赶紧管起家事,若不然,又乱了。”

    姚蜜等人之前在将军府操持了半年家事,对将军府诸人诸事已经很熟悉,现下听管家说完,只得苦笑道:“把账簿搬来吧,总得理一理,才有头绪。”

    到得下午,她们便照原先那样分了工。姚蜜负责应酬人情往来、库房器物归置、年节还礼、各项大开支等,史绣儿照管厨房采办、各人饮食等,范晴便管了绣房和园子的各处事项。

    很快一切便井井有条起来,各人不再忙乱,有事也知道找谁禀报。

    她们这里理着账簿,下边派下人去做事,直忙到傍晚还没有停下来。谢夺石却和谢腾等人在园子里喝茶赏花,哈哈大笑道:“看,娶了孙媳妇进来,咱们多清闲。”

    他们才说着,便有丫头送了茶点过来,又另泡了好茶换上,垂手道:“老将军,将军,这茶点是三位夫人现做的,请老将军和三位将军尝尝,说若是合了口味,便多做些。”

    “是桂花糕。”谢腾拣起一块糕点尝了尝,笑道,“好吃。”

    谢胜和谢腩也拣了糕点吃,嘴里含混地道:“我家媳妇做的,当然好吃。”

    谢夺石急了,嚷道:“手下留情,给我留下几块。”

    丫头默念:老将军,将军,你们平常是缺吃少喝了吗?

    管家娘子在旁边默念:从前,老夫人和夫人每到八月便喜欢做桂花糕,老将军和将军吃了不少。待得老夫人和夫人没了,自然没人做了。现下三位夫人做了桂花糕,老将军和将军自然要抢了。

    谢夺石吃着桂花糕,突然就感叹起来,仰头道:“三个孙媳妇不错!以后应该常有糕点吃了。所以我说,你们三个小子该早点迎娶她们进府才是。”

    听得谢夺石夸姚蜜等人,谢腾三兄弟突然就想起那一回,姚蜜等人道进将军府当丫头,就是为了谢夺石而来的事情来,一时互视一眼:兄弟,千万不能让老头知道咱家媳妇曾经爱慕过他啊!

    谢夺石又感叹道:“我要是年轻二十岁……”

    谢家三兄弟异口同声问道:“想怎么着?”难道想和我们抢媳妇?

    谢夺石嘿嘿笑道:“没怎么着。但是,你们肯定没有桂花糕吃。”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