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石玉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我早前得了一块玉石,拿小刀雕出来的,你看看像不像你?”谢胜献宝似的说道。

    “是很像。”史绣儿有些爱不释手,一时怕摔了,忙放到案台上,笑道,“原来你还会雕刻东西啊!”

    “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就是不做将军了,凭手艺也能养活你的。”谢胜自得,又自夸了一句道,“能嫁一个像我这样的夫婿,你捡到宝了。”

    史绣儿在烛影里回眸一笑道:“你就爱自夸!不过,我喜欢!”

    “绣儿,你真是我的知己。”谢胜伸出手抚在史绣儿的脸上,拇指移向下,摩挲着她的唇,深情凝视。

    史绣儿被他瞧得心跳,半垂了头,嘴里问道:“你以前真的没喜欢过别人吗?”

    说起这个,谢胜忽然气愤,哼哼道:“我自然没有,你却有。”

    “我哪儿有?”史绣儿愕然。

    “你喜欢过祖父,当时还想和大嫂她们一起嫁给祖父呢!要不是祖父认了你们为义孙女,没准儿你就成为我的祖母了。”谢胜怪叫一声,斜了眼道,“祖父有什么好的?你们一个两个都喜欢他。”

    啊,咱能不提这茬吗?当时还不是逼于无奈才出此下策吗?史绣儿暗汗,大婚之夜,提什么前事啊?

    还好那个人是自己的祖父,要是别人,早收拾他一顿了。谢胜耿耿于怀,突然又想起顾东瑜来,那小子也插过一脚,虽然咱家绣儿没瞧上他,但要不是他做着后备,绣儿能这样有恃无恐吗?于是开口道:“还有顾东瑜那小子。”

    这是在算旧账吗?史绣儿暗汗,决定堵住某人的嘴,让他忘记前尘往事。

    下一刻,谢胜便被推到床边,被封住了嘴巴,果然立刻就忘记了要问的事,只是期待着得到某种特殊的对待。

    另一头,谢腩送了范晴进房,挥退了婆子和丫头,见范晴羞红着脸不敢抬头,便用手指托在她的下巴上,逼她抬起头,嘴里笑道:“啧啧,那会儿都敢献身了,这会儿正式拜堂成亲,怎么反而羞涩起来了?”

    范晴伸手捶打他,低声解释道:“我到现在也没明白,当时怎么就敢那样。”

    “非但敢那样,还很大胆,真是令我回味无穷啊。”谢腩见范晴睫毛扇动,脸如桃花,娇俏异常,一时心如擂鼓,再次忆及初次亲热的情景,喃喃道,“你那次却是喂我吃了一个药丸,莫非你自己也吃了一颗,才那么……”

    “才没有呢!”范晴轻声道,“那天晚上事儿太多,也没怎么吃东西,只喝了一些酒,后来喝了解酒汤。”说着突然惊叫,“我记起来了,喝了解酒汤后,身子就开始发热,当时我还以为是天热所致呢,莫非……”

    “解酒汤?谢腩脸色一变,“这么说,原来有人要算计你,幸好你遇上的是我?”

    范晴使劲儿回想当时的事,半晌才道:“事情太久,却想不起来了。”

    谢腩搂了她道:“虽说是成全了我们,但敢算计你,我定要好好查查,教那下药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嗯!”范晴见谢腩一副“以后会保护她,不让别人欺负她”的模样,心头一暖,主动凑上去,大胆地亲了亲谢腩。

    谢腩见范晴崇拜地看着自己,接着主动亲了上来,心中一暖,再无暇他想,一把搂了范晴,温柔地反亲过去。

    却说谢腾和姚蜜两人浅浅相戏了一会儿,终于记起还没喝交杯酒。

    谢腾执了酒壶斟酒,递一杯在姚蜜的手心里,自己端了一杯,两人环了手臂,偎着脸,互相凝视,慢慢凑了酒杯在唇边,缓缓喝了下去。

    谢腾低头喝完酒,搁了酒杯,回身看着姚蜜,见灯下美人如花,一时只觉得心口乱跳。再嗅得她的气息,顿时心神俱醉,身子酥麻,只侧头深吸一口气,左手一探,搂住姚蜜,一个旋身,已坐到案前的椅子上,耳语道:“小蜜,你真美!我要……”

    姚蜜呼吸又热又烫,忽然忆及初次相见,谢腾把她按在案上,然后拿茶壶嘴捅她的事来。一时向后探手,抓了茶壶,一把捅进谢腾的嘴里道:“你以前欺负过我呢!”

    谢腾正说着挑逗的话,嘴里突然被塞了茶壶嘴,却趁势吸了一口茶,这才把茶壶嘴推出来,反塞进姚蜜的嘴里,语带双关地道:“你帮我含着。”

    姚蜜脸色酡红,含着茶壶嘴轻轻一吮,侧头瞟向谢腾,自是无限风情。

    姚蜜这么一觑,谢腾差点把持不住。烛影里,姚蜜星眸迷离,含着茶壶嘴的唇瓣艳红艳红的,呼吸间,一股异香漫在周围。

    见谢腾手足发软,姚蜜轻笑,把茶壶嘴从嘴里推出来,问道:“我初次和你相见时,砸碎了一个茶壶,你真把那茶壶嘴收起来了吗?”

    “自然。”谢腾俊脸暗红,侧头避开姚蜜的气息,深吸一口气,转而回头笑道,“要不要找出来给你看?”

    “不用,你留着吧!”姚蜜哧哧地笑了。

    谢腾再度嗅得气息,手足又略麻痹,只得再次侧开头去,撑起身子,稍稍松开姚蜜,问道:“当时你们道要嫁给祖父,是真的有此想法吗?”

    “祖父很不错啊,我们当时有此想法有什么奇怪的?”姚蜜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想及自己当时和史绣儿及范晴把谢腾当了孙儿,半点不敢有别的想法时,忽然又心酸起来,以前多傻啊!

    见姚蜜承认,谢腾身子一绷,哼哼道:“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祖父的?”这个问题一直想问了,忍到现在才问,已是忍到极点了。

    姚蜜一怔,忽然闷笑起来,反手捶了一下案台,待谢腾不留意,猛地朝他喷了一口气。眼见他软了下去,又扳过他的身子,把他搁到案台上,自己翻身而上,伏在他的胸口,用一种特异的声音喊道:“来,喊一句祖母!”

    “祖母?”谢腾脱口喊了一句,只想翻身,偏生手足发软,不能动弹。

    “孙儿乖,来,亲一口。”姚蜜在谢腾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狠狠地吮了吮,再胡乱摸了一把,这才松开他,直起身子喘气。

    “小蜜,我还是吃颗解毒丸吧!”谢腾待姚蜜松开自己,却忘记了要让姚蜜回答自己哪儿比不上祖父的话,只从怀里掏了解毒丸,一时就要吞下。

    姚蜜见状,按住他的手,娇滴滴地问道:“这东西吃多了会不会对身体不好?要是不好,就别吃了。最多我……”

    “是秘制的丸药,对身体没有坏处。只是味道不大好。”谢腾嗅得姚蜜的气息,浑身发软,自知定力不够,忙把药丸扔进嘴里,吞咽了下去。这才凑近姚蜜,恣意深嗅几口,只觉神魂俱醉,未曾如何,已是**无比。

    到了这时,姚蜜却记起顾夫人交给她的那个荷包,摸来摸去,却没摸着,一时小手越探越往下。

    姚蜜柔白的小手伸进自己怀里摸来摸去,看在谢腾眼里,分明是一副撩逗他的模样。于是探进手去,覆在她的小手上,跟着她的手到处游走。眼见她挣着不肯再往下,便又拿了她的手退出来,按在自己的肿硬处,轻轻搓揉,附在她耳边问道:“如何?”

    这也要自恋?姚蜜咬着唇“嗯”了一声,脸红如血,心肝乱跳。

    姚蜜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这一声“嗯”,就是承认自己很强很大。谢腾风骚地笑了笑,把姚蜜的另一只小手也拉了过来。

    先前虽然也亲热过,但是毕竟不算正式夫妻,两人在一起虽刺激,终是不能够畅快。现下正式拜了堂,还拜了两次,已是正经夫妻,怎么样都不为过。姚蜜先前那股缚手缚脚的感觉终于消失了,主动凑近谢腾,纤手盘上他的脖子,轻吐香舌,柔柔进攻。

    谢腾哪儿禁得住这样的挑逗?早已反攻起来,唇舌并进,大手四处游荡,最终握住姚蜜的温软处,轻轻抚摸。身子也在某处挨擦,又热又烫,一时已是喘息连连。

    “小蜜!”谢腾喊了一声,等不及移到床边,已把姚蜜搁在案上,伸手除下姚蜜头上的首饰放到一边,撮起她的头发放在鼻端轻嗅,顺着发丝亲到她的唇边,情语款款。一时见姚蜜唇如桃瓣,脸色霞红,幽香阵阵,又有些按捺不住。只一心要让姚蜜主动求他,于是按下心头的躁动,撩开她的衣裳,在温软处搓揉着。

    姚蜜知晓谢腾故意撩拨,想逗她主动,偏也按捺着。只用舌尖轻舔谢腾的唇,双手环在他的腰上,双足勾起,轻轻扭动,媚眼如丝,嘴里逸出呻吟声,含情诱惑。

    谢腾早已堵住姚蜜的唇,按着她不让她乱动,然后把姚蜜的衣裳全部揭开,见她穿了一件绿叶红花的肚兜,双肩细溜,肤色如玉,身子又香又软,只觉得口干舌燥,全身火烫,有些难以自制。

    “小蜜,你真美!”谢腾赞了一声,用手指钩住姚蜜的肚兜带子,探手去背上乱扯,却扯不开。一时情急,只一用力,就把带子扯断了,拉起肚兜往一边抛去,一头伏了上去,恨不得把自己的身子揉化在姚蜜身上。

    姚蜜也情动,抚在谢腾的背上,小手掌轻探,四处挑逗。

    谢腾再受不了这等挑逗,唇舌向下扫抚,捧住温软之处,含住了粉红的小点,只一吮一吸,就听见姚蜜叫了出来,一时诱惑道:“你喊我一声好听的,我就继续,否则……”

    姚蜜咬住唇,轻“嗯”一声,呼吸间,一股异香散出,身子酥麻,不由得轻喊道:“腾郎!”

    “喊我心肝!”谢腾又吮一口,附在姚蜜耳边轻语,教她要如何喊方**。

    “这也行?”姚蜜听到那肉麻话,哪儿喊得出来。删减了好几个字,方喊道,“腾郎,我的亲亲……”后面的话低不可闻,一喊完,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却笑了起来。

    “小蜜,蜜,我的……”谢腾只管把书中看到的肉麻话喊了出来,凑在姚蜜耳边说了好几句艳词。趁着姚蜜情动,大手向下,轻轻拨开一处地方,捻住尖尖处,揉按起来。

    姚蜜神魂荡在半空,双眼迷离,有些受不了了,只得喊了一句,一时抱住谢腾的头,双手插进他的头发里。见他顺势向下,在胸口处流连,不由自主又喊了一声。

    软玉温香在怀,谢腾全身沸腾,轻移向上,把姚蜜的整个唇都含进嘴里,纠缠着她的香舌,大手却又探向某处,手指压了进去,轻轻旋转,百般撩拨。

    姚蜜情动,身子瘫软下去,轻轻叹了一句。

    谢腾眼看火候已到,这才抱起姚蜜扔向床上,脱了她的鞋子,自己也甩了鞋子,扑了上去。

    烛影里,纱帐无风自动,有喘息声、呻吟声逸出。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