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拜堂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八月初八日,桂花飘香,大魏国的将军谢腾及两个堂弟谢胜和谢腩同日娶亲。花轿路过黄鹤楼,万众欢呼,桂花花瓣纷纷扬扬,犹如落了一场桂花雨……

    一个才子在楼阁顶上占了一个好位置,信手记录看到的盛况。正要接着写下去,忽然听得一阵骚动,不由得站起身探头朝下看。只见最前面的一顶花轿旁边,突然蹿出两个侍卫,一跃而起,各撑了一把大伞遮在花轿顶上,瞬间一阵腥臭之风袭来。未待他反应过来,就见轿夫健步如飞,三顶花轿却在一眨眼间,走出了十几步远,顺利脱险。

    这个时候,陈伟和陈明已劈晕了两名刺客,拖到暗处,只等报与官府,让人来处理。

    稍迟些,自有侍卫先行回将军府,把情况禀与谢夺石知晓。

    “楼阁上突然射下一把银针,将军正好捻了一枝桂花枝,随手一卷,便把银针全数卷进桂花枝里,却没伤着人。两把射向花轿的小尖刀,却是被属下接住了。恰好楼阁上有人洒下尿水,两侍卫已拿伞去挡,不让尿水溅半点到花轿上。属下心知那刺客自有陈伟和陈明料理,便把小尖刀拿来招呼那洒尿水的人了。那洒尿水的,却是文家小姐,一点也不堪恐吓,尖刀过处,不过削了她一半头发,她就晕倒了。小刀还生气,直接上去招呼了她旁边那个侍卫,另外用尿水淋醒了文家小姐。那文家小姐一醒来,嗅得腥臭味,又晕过去了。”

    宫中,文太后听得消息,气得拍案道:“这个蠢丫头。将军府都是些什么人?她怎能讨了好去?传我的话,让那丫头在府里休养,没有我的批准,不准再出门。隔个半年,给她寻个夫婿,嫁往外地去吧!”现下谢家兄弟如日如天,文家却渐渐衰弱,若再让那丫头在京中横行,只怕要给文家招祸。

    惠宗皇帝听得消息,淡淡地笑道:“是该给文小姐一个教训了。”

    此时天下太平,武将势大,惠宗皇帝便不希望谢腾与贵女联亲。现下谢家兄弟各自娶了外地小官儿的女儿,并言道不会纳妾,并无结党的行动,于朝廷来说,自是幸事。至于文家小姐再三得罪谢腾,这是在间接挑拨文家与谢家的关系。若是这两家关系不好,谢腾自然不会倒向太后那一边,那他这个皇帝之位便会坐得更加安稳。

    张皇后自然和惠宗皇帝一个心思,笑道:“姚蜜等人的娘家虽无势力,自身却甚是能干,也不容小瞧。还得好生笼络着。”

    惠宗皇帝哈哈一笑道:“太子已然八岁,若不然,咱们待姚蜜生出女儿来,迎了她女儿进宫当太子妃?有了谢腾这个岳丈,太子之位自然稳固。”

    “姚蜜这才嫁人,你就惦记着人家的女儿了?”张皇后似笑非笑地道,“不过呢,谢腾和姚蜜皆是好相貌,就是生下女儿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闹不好,却是一个绝色。”

    太后历经三朝,又有文家相助,近年来势力虽不如前,却也不容小觑。惠宗皇帝总有些防着她,因此想着,若是姚蜜生出女儿,或许真的有必要考虑联姻。只要笼络住谢腾,太后和文家便不敢轻举妄动。

    这当下,三顶花轿终于绕完了半个京城,在酉时初到达将军府的大门口。

    轿子才一停下,谢腾等人便上来踏轿门,喜娘很快就扶了三位新娘下轿。在一片欢笑声中,三人各自用红绸牵了各自的新娘跨门槛、跳火盆。

    姚蜜等人在将军府住了半年,虽蒙着头巾,却还是轻车熟路,半点也不怯场,随着喜娘的指引,很快来到了厅堂。

    谢夺石看着三个孙儿用红绸牵了新娘子进来,早已喜上眉梢,稳稳当当地坐在堂屋中间,准备接受他们拜见。

    几位副将已起哄道:“快点拜堂成亲,送入洞房。老将军等着抱曾孙呢!”

    另有武将起哄道:“别吵别吵,说不定小将军已在将军夫人的肚子里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将军和夫人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这回拜堂,不过是一个仪式而已。”

    这些武将就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姚蜜暗暗嘀咕,到了这会儿,突然感觉脸上发烫,却听喜娘在耳边道:“这些武将就是这样的,夫人不用害羞。”

    姚蜜轻轻点头。喜娘见她镇定,便按着她的手,示意她跪到一块红色的垫子上。她才跪下,就感觉到牵着红绸子的新郎也跪了下去。

    待三对新人并肩跪下去,礼仪官才喊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送入洞房!”

    后面这句话,却是宾客喊的。一时声震屋顶,皆哄闹着道:“送入洞房,送入洞房!”

    眼见终于礼成,各人松了一口气。不容易啊,闹腾了这么久,终于正式拜堂成亲了。

    三位喜娘也放松了下来,各自给新娘道喜,说吉祥话。一阵哄闹声中,这才各自扶了新娘子进新房。

    直到进了新房,坐到床边,姚蜜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就正式成亲了呀?只听喜娘和丫头的声音在旁边恭喜道:“给夫人道喜了!”

    姚蜜“嗯”了一声,这一年多以来,心底绷着的一条弦,也突然松下来了。是的,她虽然嘴里说不嫁,心里其实还是盼望着能嫁给谢腾的。现下心愿得偿,且又和史绣儿及范晴做了妯娌,将军府几乎都是熟悉的人,这份喜悦却是打心底里发出来的。

    范晴有点慌张,待坐到床边,却渐渐镇定了下来。终于嫁掉了,不容易啊!

    史绣儿进了新房,也感叹万分:终于嫁出去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谢腾推开新房,见新娘子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纵是知道今夜就能堂堂正正地拥美人入怀,心口却还是乱跳,俊脸暗红,情思无限。

    喜娘递了秤杆在谢腾手中,带了笑意道:“请将军揭盖头。”

    虽然知道盖头下面就是姚蜜,谢腾的手还是微微颤抖着,心下不断安慰自己:第一次成亲嘛,紧张是难免的。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谢腾并没有先揭盖头,只挥挥手让丫头和喜娘退下去了。

    虽是初婚,他们小两口确是一年前就已经洞房了,现下不过仪式而已,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喜娘笑吟吟地说了几句吉祥话,便领着丫头下去了。

    待房里静了下来,谢腾揉了一把脸,怕自己身上的酒味太重,又挥袖扇了扇,方道:“我揭盖头了。”听说新娘子都化过艳妆,让人惊艳,不知道小蜜化了新娘妆是何等美艳呢?

    谢腾不知道的是,喜娘一放松,却扶错了人。这会儿坐在新房里的,却是史绣儿,而非姚蜜。

    谢家兄弟相貌虽不是十分相像,声音却有几分相似。再加上谢腾喝了酒,说话略含混,便有些分不清。史绣儿听得声音,本来疑惑,再一想,又释然了。谢家兄弟说话的腔调一样,嗓音也相似,这会儿喝了酒,变了调子也是正常的。

    谢腾说着话,拿秤杆挑起盖头,轻轻喊道:“小蜜!”

    史绣儿这回听得清楚,猛地抬眼对上谢腾的脸,惊得声音都变了:“将军,怎么是你?”

    听得声音不对,再细瞧了一下,谢腾手里的秤杆差点掉在地上,失声道:“小蜜呢?”谁跟我开了这样大的玩笑,弄了这样大的掉包计?

    另一头,谢胜推门进房,见新娘子坐在床边,身子紧绷,不由得一笑。绣儿自来大胆,不想这回却紧张成这样。因此挥手让喜娘和丫头下去,秤杆也不用,直接上去撩开盖头,柔声喊道:“绣儿!”

    “二将军!”范晴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向谢胜。谢腩呢?这是怎么回事?

    谢胜喝得半醉,再加上新娘子化了浓妆,声音颤抖着,他一时却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只喃喃问道:“你不是绣儿?你是谁?”

    “我是范晴啊!”范晴怔得一怔,尖叫道,“错了错了!”

    谢腩这会儿正揭了姚蜜的盖头,满腔柔情、温柔细意、深情款款地看向新娘子。

    姚蜜待盖头一揭开,便也抬起眼,含笑看向新郎。

    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案上的喜烛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下一刻,却只听得惊叫声响起。

    还未告辞的宾客突然得知,谢家兄弟要再拜一次堂,让他们再做一次见证。

    稍晚些,谢家三兄弟各自牵了他们的新娘子出来,又让礼仪官再喊了一次“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这一次,新娘子没有蒙盖头,脸上也洗得干干净净,看着清新宜人。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要再拜一次?众人疑惑着,只一会儿就有聪明的人猜测道:“莫非适才他们牵错了新娘,拜错了堂?”

    这一次,谢家三兄弟各自牵紧了自己的新娘子,亲自护送入房。

    一进房中,谢腾便把房门关上,捧了姚蜜的脸细看,喃喃道:“这回没错吧?”

    “这回没错!”姚蜜在烛影里抬眸一笑,无限柔情。

    谢腾心头一颤,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胸口一撞,又消于无形,只剩下甜蜜,于是抚摸着姚蜜的手,搂了她入怀。

    姚蜜听得谢腾的心跳声,在他怀里蹭了蹭,抬眼对上谢腾的眼,只抿唇一笑,又嘟起嘴,朝谢腾唇边轻吹,悄声道:“我要迷倒你!”

    谢腾哑声道:“来吧,又不是第一次。”说着话,拉了姚蜜的手探入自己怀中,另外伸了手去抚姚蜜的肩。

    轻触樱唇,一股异香袭来,谢腾手足虽然有些发软,却坚持着,喃喃道:“小蜜,那解毒丸只有十天功效,我现下可没抵抗力。要是软倒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说着含住了那柔软的唇瓣,辗转探进。

    柔、白、滑,活色生香,任看任摸。谢胜伸出手轻轻摩挲,嘴角含笑道:“送给你!”

    史绣儿见他递过来一尊拳头大的玉石娘子,忙接过来细看,这才发现那玉石娘子的眉眼极似自己,不由得问道:“这是?”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