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问计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月色清朗,微风轻拂,花香阵阵,正是美景良辰。姚老爷邀了史老爷及范老爷赏月。三人都饱读诗书,只近十年来,大魏国战争不断,文人不得志,他们便一直做着小官儿,不得升迁。去年各自听得女儿攀上了将军府的将军,那一份惊喜不可名状。待得上京,正好将军女婿打仗得胜归来,他们做岳父的,自然也与有荣焉。现下只等着女儿和女婿正式成亲,他们便功德圆满了。

    范老爷极是满意谢腩,夸道:“我家女婿憨厚,小晴嫁与他,我是放心的。”

    史老爷更满意谢胜,自豪地道:“我家女婿踏实,绣儿许了他,我夜里也能睡好觉了。”

    姚老爷捻须,得意地道:“我家女婿什么都好,小蜜能嫁得这样的夫婿,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三人正举杯互祝,却见不远处出现三个身影,正是他们口中的好女婿。

    谢腾他们听得姚老爷等人在此处赏月吟诗,一商量,想抱得美人归,还得和各自的岳父讨教。一来,自家人嘛,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耽误他们。二来,自家人嘛,不会笑话他们连一个小女子也搞不定,只会说他们纯情,不懂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见谢腾等人来了,姚老爷忙吩咐婆子多拿三个酒杯,一时各自坐下,先论说了一阵时事,这才说及各自的烦恼。

    姚老爷一听谢腾的话,拍着大腿道:“女婿啊,你还没有拿下小蜜啊?你打仗时,不是要看兵书吗?这讨女人欢心,一样要迂回曲折,不能直奔主题。而且女人啊,最爱讲感觉,不爱讲道理。你跟她讲道理,那是白费唇舌。”

    史老爷也诧异,多好的一个女婿啊,连妾侍也不纳一个,女儿居然不理他?小心人家真跑了啊!一时忙道:“女婿啊,不提你这身份地位,单提你这相貌,就足以迷倒一片女子了,怎么就得不到绣儿的欢心呢?别是用错法子了吧?”

    范老爷快要颤抖了。小晴啊,笨小晴,这样好的女婿,你为哪般不要?猪油蒙心了还是脑子进水了?你不要,京城里一大半的女人可是等着抢啊!一时抖着胡子道:“女婿啊,我跟你说,小晴那丫头笨笨的,很容易得手的,定然是你太温柔含蓄了,她又不懂那么多,这才错失了。”

    “请岳父指教。”谢腾见姚老爷支持,便大胆地道,“不知岳父有什么好法子?”

    这会儿,姚蜜令人在赏花亭里摆了茶果,在亭子的四角挂上灯笼,这才和史绣儿及范晴对月焚香,叩谢月娘保佑。

    从惶惶然恨嫁,怕被官府强配婚事,走投无路进将军府,至现下不用再怕被强配人,且有了自己的宅子,衣食无忧,怎不教人感慨万千?

    范晴感叹道:“我真心愿意和两位姐姐一直过这样的日子。”

    史绣儿点点头道:“我也愿意一直这样过日子,不用看男人的脸色,不用怕妾侍进门,不用怕生不出儿子,也不用怕被休弃。”

    姚蜜默然。是的,她是因为怕,这才不想嫁。之前,连顾东瑜那样的人都嫌弃她,更何况谢腾呢?若不是因为她的相貌像谢云,若不是因为她出征之前献了身,谢腾真的会迎娶她?真的会喜欢上她?

    谢腾出征归来,带了灵芝在身边,后来更把灵芝藏在衣柜中,半点不怕她恼,这倚仗的是什么?是认为她尽在他的掌握中,是认为她不会跑掉的,是认为她恨嫁,是认为她高攀了他,是认为她除了他再无去处。

    谢腾在战场中打仗时,她怕,怕失去谢腾,常做噩梦。现下谢腾归来,她也怕,怕谢腾对她没有一点真心,只是因为她献过身,且在将军府操持过半年,才不得不给她一个名分。但她要的,却不单单是名分。她要的,是一点真心。这一点真心,便足以让她和他过上一辈子。但谢腾有真心吗?

    见气氛有些不对,史绣儿笑道:“咱们现下有宅子,手里又有银子,还要继续写书赚钱,大好的日子等着咱们,何必忧愁这些有的没的?”

    姚蜜回过神来,笑道:“对,咱们现下真的不必嫁人了,人家跪着求着也不嫁。”

    “太好了,我就跟着两位姐姐过日子,快活逍遥了。”范晴兴冲冲地摆开酒杯,斟上三杯酒,给姚蜜和史绣儿各自端一杯,自己也端起一杯,这才举杯道,“祝我们一直开心。”

    三人不由得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待放下酒杯,姚蜜笑道:“将军他们求亲不成,现下赖着不走,只怕会有后招。咱们猜猜,他们会如何做?”

    史绣儿托着腮道:“我猜,他们会强来,想着放倒了我们,我们便得听他们的。”

    范晴凝神细思,半晌方道:“我觉着,他们自大惯了,只怕不会费心神在我们身上,只要令我们怀上孩子,就……”

    姚蜜一拍手道:“对,他们那样的人,没准儿就要想法子令我们怀上孩子。他们想着我们一旦怀上了,自然要求着他们迎娶,到时候什么面子都有了。”

    “我说,咱们与其以后抱养别人的孩子,还不如自己生一个呢!”史绣儿兴奋地用脚尖踏姚蜜的脚尖,小声地道,“他们想引诱我们,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怀上一个孩子?”

    不远处,谢家三兄弟踏着月色朝这边走来,谢胜手里提着一壶酒,有些不确定地道:“大哥,这真的能成?”

    谢腾点点头道:“岳父饱读诗书,最懂女子的心,且小蜜是他的女儿,他说这法子管用,就定然管用。”

    说着话,三人已到了赏花亭前,提着酒壶上了台阶,笑道:“月色正好,知道你们在这处焚香拜月,特来相陪。”

    谢腾等人本来就俊俏,这会儿踏月而来,含笑说话,倒是赏心悦目。姚蜜等人便不好冷脸相对,只得邀请他们坐下。

    谢腾诚心诚意地道:“小蜜,早前的事,是我不对,没顾及你的心情。不管你想嫁不想嫁,我都尊重你的想法。等你想嫁了,我便准备大红花轿;不想嫁,我便当你是知己。”

    咦,说人话了!姚蜜心下翻腾起来,一时有些心软,含笑给谢腾斟了一杯酒,递在他手里,这才道:“将军也不容易,且饮此杯。”

    见谢腾依姚老爷所教的话说了,便得了姚蜜的笑脸,谢胜便也对史绣儿道:“绣儿,我会等着你,直到你愿意嫁给我为止。你一天不愿意,我便等一天。”

    真的愿意?我不相信。史绣儿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笑道:“我要是一辈子不嫁呢?”

    谢胜一急,便忘记了史老爷所教的话,脱口便道:“不嫁也可以,但总得给我生个儿子吧!”

    “噗!”姚蜜和范晴一听他的话,不由得乐了,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身来。

    史绣儿也不恼,笑道:“如果不嫁,生出儿子来,那也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说着眼波流转,媚意十足,斜睨谢胜道,“我们不准备嫁人,但总要有一个孩子来承欢膝下,抱养的还怕不能一心,倒真要自己生一个方好。”这可是提醒过你了,将来不要跟我争孩子啊!

    谢胜一下子黑了脸,沉声道:“你不怕遭人非议?”

    “怕什么啊?”史绣儿见谢胜的神情不快,心下大爽。哈哈,别以为我就等着嫁你,我偏不嫁,看你能怎样,就是有了孩子也不嫁。话说这二将军俊眉星眼,腰力极佳,其实……其实还挺适合做面首的。

    谢腩却将范晴拉出了赏花亭,轻声道:“小晴,咱们年纪也不小了,再耽搁下去也不妥。我跟你保证,成亲后一定对你好,这样总成了吧?”

    范晴从谢腩手里抽回手,手指绕着衣带,垂着头道:“我要是没有献过身,你还会娶我吗?”

    谢腩摸摸头道:“会。”岳父大人说了,女子最喜欢问些不着边际的话,只要统统顺着她的话意说就行了。

    范晴听谢腩想也不想就回答,抬头看了他一眼,扁着嘴道:“骗人。”

    要搞定这个女人,不是说几句话就行的。谢腾这会儿提起自己带来的酒壶,给姚蜜满上酒,笑着劝道:“这是私藏十年的杏花酒,酒香醉人,你尝尝。”

    明月当空,美男献殷勤,有什么理由不痛饮一杯呢?且这是自己的宅子,醉了自然有人扶自己回房。姚蜜接过酒,嗅得一股酒香,果然跟平素喝的酒不同,便品了一口,赞道:“好酒!”

    谢腾笑道:“这是我令人回将军府搬来的,岳父喝了,也赞是好酒。”

    见谢腾和姚蜜言笑晏晏,谢胜暗怪自己心急了,便不再提婚事,也给史绣儿满了酒,劝她喝上一杯。

    谢腩回头见姚蜜和史绣儿喝上了酒,便笑道:“咱们也喝一杯吧,光是吵架伤感情。”

    见谢腩用平等的口吻说话,范晴心里受用,便“嗯“了一声,随他上台阶,进了赏花亭,分别坐下,待他斟了酒递过来,便接了。

    不过三杯酒下肚,姚蜜她们便有些醉眼迷离,软了身子,站都站不起来。

    “小晴,你醉成这样,我送你回房吧!”谢腩心下雀跃,哈哈,三杯酒下肚,小晴果然软倒了。他说着,已扶着范晴站起来,下了台阶,踏着月色向前走。

    谢胜也搂住史绣儿的腰身,搀她站了起来,耳语道:“我送你回房。”说着扶着她就走。

    待谢胜和谢腩走远了,谢腾才含笑扶起姚蜜道:“天也不早了,我送你回房吧!”

    姚蜜嘴角绽了笑,娇媚异常,偎在谢腾的怀里道:“嗯,你抱我回去!”

    “好,就抱你回去!”谢腾嗅得一股幽香,神魂儿半荡,一伸手,已抱起姚蜜,很快便越过两位弟弟,奔往姚蜜房中。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