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失禁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范晴正和德兴郡主说话,见得范姨妈跑来,不由得问道:“娘,这么慌张做什么?”

    范姨妈见范晴平安无事,这才松了一口气,拉过她道:“听说有刺客进了府,我能不慌张吗?”

    “大白天的,怎么有刺客?且咱们又没得罪过人,刺客来干什么?”范晴有些蒙然,四处看了看道,“没什么动静啊。”

    德兴郡主一听范姨妈的话,问道:“谁说有刺客进来的?”

    范姨妈道:“那突花王爷突然上门拜访,将军和小蜜陪着说话。三将军乘空让我过来告诉你们,说园子只怕有刺客,不要走了单,赶紧找到老将军,和老将军在一处才安全。”

    “啊,那快走。”德兴郡主也怕了,拉了范晴就走。

    三人转过弯,见谢夺石和严副将在凉亭内下棋,这才松了口气,急忙跑到凉亭内。范姨妈道:“老将军,你还有闲心下棋?那刺客都进来了。”

    谢夺石笑道:“他们这不是还没现形吗?待现了形,一剑灭了就是。”

    听得谢夺石的话,范姨妈等人镇定了下来。是啊,有谢夺石在,什么刺客能全身而退?

    一会儿,端郡王和罗瀚也寻到此处,听范姨妈道姚蜜和史绣儿跟在谢腾及谢胜身边,便放下心来,只问谢夺石道:“老将军,那刺客真这样狠,非要夺了灵芝她们的性命不可吗?”

    谢夺石放下一枚棋子,应道:“大金国的人却是认为,灵芝她们是阿腾派到他们大金国的奸细,对奸细,他们绝不肯轻易放过。”

    “这样明目张胆,就不怕咱们扣下突花王爷和使者?”罗瀚皱眉道,“两国才订了盟约,他们就敢这样放肆。”

    谢夺石抬头道:“现下两国都没力再战,不会轻易毁约。大金国的人就是度着这点,才敢派人来杀灵芝她们。若是杀了重臣,皇上自不肯甘休。杀了三个丫头,顾及两国的情况,皇上却不会追究。但有将军府的人在,大金国的人是不会得手的。”

    另一边,史姨妈悄悄拉住了买巴豆的婆子,耳语道:“嬷嬷,巴豆剩下了没有?若有剩下的,你下在茶里,给那突花王爷上一杯。”

    “老夫人,奴婢不敢啊!这……这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得了。”婆子吓坏了。作弄几个丫头要是被发现,还有史姨妈和姚蜜等人保着,可是作弄异国王爷如果被发现,就怕将军也保不下她呢!

    “胆小鬼。”史姨妈抬抬下巴道,“去,把茶端来给我,我亲自给那突花王爷上一杯。”说着,见婆子要走,又喊住她道,“单给他上一杯太明显了,你还是数一数游园的人数,端几杯过来,在下巴豆那杯做个记号,怎么也得让那王爷喝一杯。”

    “老夫人,要是出了事怎么办?”婆子吞吞口水,人家总归是一名王爷,见多识广,一杯茶下去拉了肚子,总会怀疑的。

    史姨妈看了婆子一眼道:“凡事有我,你不用怕。”十年战争,她娘家几个兄弟并侄儿,都在战场上折了。虽然他们不是突花王爷杀的,但见到大金国的人,还要奉承赔笑,却是没有道理。且这是他自己上门来的,怨不得人。就是生疑了又如何?谢胜这个女婿是吃干饭的吗?

    “夫人的园子确实雅致。”突花王爷进得园子,一边看一边称赞,待看到牡丹花,更是赞不绝口,道天朝繁华,连花儿也显了灵气云云。

    谢腾不咸不淡地道:“王爷要是喜欢这些花儿,转头送你几株就是。”

    突花王爷哈哈笑道:“盛情难却,谢过将军了。”

    见突花王爷几乎绕了小半个园子,姚蜜走得腿都软了,只是她是主人,又不能不相陪,心下暗翻白眼:蛮子一个,懂什么花啊?不知道安什么心呢!冷不防地,却见突花王爷停下脚步,站在一株牡丹花前,回首笑道:“据闻大魏国人才辈出,男女老少皆有才华,更善诗词。这回来了,又闻得将军夫人著书立说,以将军为男主角,写有畅销书一部,想来也是才女了。小王看着这牡丹花,却来了诗兴,想作诗一首,不知道将军夫人可愿和一首?”

    果然开始找茬了!姚蜜暗暗叫苦,这会儿要是说自己不会作诗,就输了气势,这可怎么办?她还没答话,却听谢腾道:“王爷若有雅兴,不妨另约日子作诗。今儿是小蜜的入宅之喜,她忙了半天,早没了精神,就是作出诗来,只怕也是焉巴诗,却是失了作诗的意韵。”说着体贴地问姚蜜道,“累了吧?且在赏花亭歇歇再走。”

    见谢腾先进了赏花亭,姚蜜也顾不得自己是主人,急忙跟了上去。突花王爷一笑,也进了亭子,大家分宾主落座。

    却见史姨妈亲自端了茶上来,笑道:“走了半天,大家且润润嗓子吧!”说着殷勤地上前,端起一杯茶送到突花王爷手里,谄媚地道,“王爷走了半天,先润润嗓子。”

    “好茶!”突花王爷见得史姨妈的装扮,分明是有体面的老夫人,却这样奉承自己,不由得得意,一时呷了一口茶,点头道,“这是春茶吧?入口又香又滑,纵是我不善品茶,喝着也觉得不错。”

    见突花王爷一边赞一边喝了半杯茶下去,史姨妈暗爽:好茶啊好茶,待会儿你就知道有多好了。一时怕突花王爷发作,会当场找下药的人,便和几个婆子对对眼,收拾了茶杯就走。

    歇了一会儿,突花王爷又笑道:“适才经过一处荷花池,那处阴凉,却想再逛逛。”姚蜜无奈,只得道:“王爷既有雅兴,自要奉陪。”

    谢腾朝谢胜及谢腩使了一个眼色,谢胜、谢腩会意,并没有跟过去。待谢腾和姚蜜领了突花王爷走远了,谢胜这才指指另一处道:“阿腩,你领着她到祖父身边,我四处瞧瞧。”凭着直觉,他知晓有刺客藏在园子内,只是藏在何处却难说。今儿个一定要把潜伏在京城几日的刺客引出来,一举击杀。

    谢腩自领了史绣儿朝另一面走。一边走一边道:“二嫂,你为何不肯嫁与二哥呢?”

    “啐,谁是你二嫂?不要乱喊。”史绣儿哼哼一声,转而问道,“突花王爷突然上门,所为何事?”

    “他是来帮着刺客杀灵芝她们的。”谢腩随口应了。

    “什么?”史绣儿吓了一跳,“有没有王法了?”

    “没有。”谢腩应道,“他们是大金国人,不讲咱们的王法。”

    史绣儿狠狠地瞪了谢腩一眼道:“有人要来杀灵芝她们,你不去帮忙,乱逛什么?”

    谢腩半开玩笑道:“哟,二嫂,有人杀了苏玉清,不是正好称了你的心愿吗?”

    “我讨厌苏玉清是一回事,有人想杀她又是另一回事。”史绣儿哼道,“总之,我们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人。”

    谢腩笑道:“二嫂别生气,你是什么人,二哥自是知道的。”

    “哼!”史绣儿仰头往前走。

    却说灵芝等人执意要找谢腾,不肯回将军府,小刀无奈,跟陈伟及陈明道:“咱们暗地里跟着吧!”

    陈伟陈明点点头,不远不近地跟在灵芝等人身后,一路来到荷花池畔不远处。他们这几日跟踪突花王爷,眼见突花王爷突然上将军府拜候,转瞬又跑来姚府,却明白过来。突花王爷肯定打听得谢腾带了灵芝等人去了姚府,才特意上门来的。现下那两名高手,指不定就埋伏在姚府的某个暗处呢!

    小刀见陈伟及陈明警惕地看着四周,一时也不敢大意,只道:“老将军和将军等人皆在,那两名刺客敢白天行凶,正好一举灭了,省得整天提防着。”

    陈明应道:“上次将军能得胜,全仗灵芝她们得到的情报。也致使签订盟约时,大金国无讨价还价的余地,算是吃了一次大亏。只怕他们恨灵芝她们入骨,宁愿牺牲两名顶级高手,也要夺了灵芝她们的性命。”

    陈伟道:“他们若不惜性命,我们三人最多只能对付一个。”

    小刀掏出怀里的一把小尖刀在手里打旋,正要说话,却见荷花池畔突然出现一条人影,拔剑刺向灵芝。他想也不想,手里的小尖刀已飞了过去,削向刺客的脖子。眼见刺客回剑拨开小尖刀,他拔出手上的剑,疾冲而上,一把拉开吓呆了的灵芝,和刺客战在一处。

    另一名刺客在另一边现身,刺向苏玉清,却被随后赶来的陈伟及陈明一并挡下,一时刀剑交鸣,一片混乱。

    “救命啊!将军救命!”灵芝等人回过神来,不由得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小刀善使飞刀,像这般近身而战,却有些不敌,一时已被刺客使了一个虚招,一脚踏在腿弯处,跌在地上。小刀眼见不妙,手一伸,已拉住灵芝的足踝,把她拉翻在地。接着一把搂住,两个打滚,滚到池边,直滚下青石阶,跌入池水中。

    大金国地处北方,北人不善水。那刺客追到池边,一剑飞出,却没刺中小刀。眼见小刀搂了灵芝潜入池水,虽不善水,却仗着内力,闭了气跳进水中,举剑就刺。小刀托着灵芝的腰,腿一蹬,已躲了开去。

    陈伟和陈明心知不敌,却想拖延至谢腾赶来。眼见小刀搂了灵芝跌入荷花池,他们福至心灵,猛地回身,各自扑向苏玉清和李凤,搂住她们往后退,电光石火间,拼力一跃,跃过荷花池的栏杆,跌入池底。

    池水溅起时,荷花池的另一边出现三个身影,正是突花王爷、谢腾及姚蜜。

    谢腾本来以为陈伟和陈明已护送灵芝她们回了将军府,不想远远就听得灵芝的尖叫声,一时已感不妙,只是突花王爷在旁边,他却不能抛下姚蜜往前走。

    突花王爷眼尖,早见陈伟和陈明各自搂了一个女人跳下水,两名刺客也跟着跳了下去。他心知自己那边的人不善水,一到水下,功夫打了对折,不一定能得手。一时心一横,手掌一屈,已掐向姚蜜的脖子。制住了这位小娘子,自能让谢腾捞起那三个丫头交换。两国刚刚交好,谢腾不会为了三个丫头破坏邦交的,更不会杀了他导致两国再次交战。

    突花王爷一伸掌,谢腾也伸了手,早把姚蜜搂在怀里,一掌格开突花王爷的手。

    姚蜜本来就警惕着,听得风声,已被谢腾搂在怀里。她深嗅一口气,从谢腾肩上探出头,猛地朝突花王爷的脸上喷去。

    突花王爷嗅得一股异香,手足一软,再被谢腾用力一挡,却跌在了地上,同时肚子咕噜一响,噗的一声,大便失禁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