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欺负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老将军,灵芝姑娘找不着将军,便说要找老将军,求老将军为她们讨公道。”管事为难,含了愧意道,“今儿是夫人入宅的好日子,闹出这等事,却是我等的不是。”

    “怎么回事?”谢夺石摇摇头,果然出事了。

    管事抹汗道:“三位姑娘先是拉肚子,待请了大夫为她们诊治,小丫头煎了药端过去,谁知失手打翻了药碗,那药汤滚烫,却烫伤了灵芝姑娘的手。众人正寻药膏给灵芝姑娘抹手,不知道是谁,大白天的却点了蜡烛放在案台上,又有人持扇子给灵芝姑娘扇风,只一扇,扇在烛火上,那火呼的一声燃高,火苗喷在苏姑娘的鬓角,转瞬间便烧焦了一缕头发。”

    “李凤没事吗?”谢夺石好奇道。三位姑娘中,李凤态度可是最为傲慢的,这回躲过一劫了?

    “李姑娘更惨。”管事的额角又冒出汗来,抬起袖子擦了擦道,“眼见火苗喷出来,李姑娘一时站起来抢着去扑火,恰好有丫头端了一盆水泼在苏姑娘的头上,水流到地上,湿了李姑娘的鞋。她鞋底一滑,整个人滑倒在地上,嘴角撞到椅子角,豁了一条口子,流了许多血,看着触目惊心的。因为怕震了伤口,也不敢大哭,只哗哗地流泪。”

    谢夺石一听,也暗汗,吩咐道:“让大夫给她们瞧瞧,瞧完着人送她们回府。”再待下去,估计事儿更多。

    待管事应声下去,严副将摇头道:“三位夫人明显不喜欢这三个丫头,将军他们怎么不明白,还把她们留在府里?”

    谢夺石笑道:“阿腾他们上回让媒婆上顾府提亲,不是遭了婉拒吗?待得夜里,阿腩跑去问小晴,听小晴说不喜欢李凤,回来便有心送走李凤她们。恰好突花王爷随使者上京,便只得继续留着李凤她们住在将军府了。”

    严副将马上明白过来。之前正是因为灵芝等人的情报,这才打了大金国一个措手不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纵然两国缔结了盟约,也不能阻止大金国痛恨灵芝等人。突花王爷随使者造访大魏国,到得京城只要一打听,总会晓得灵芝等人的近况。他虽然不能亲手击杀灵芝等人,可是用手段买通大魏国的亡命之徒杀掉灵芝等人却是可以的,灵芝等人只有待在将军府才会安全。

    “既这样,还得等突花王爷和使者离了京城,方能送走灵芝等人。”严副将道:“只是这样,却令三位夫人误会了。将军他们……”

    谢夺石笑道:“别管他们。那三个小子太自大,心底里不把女子当一回事,这一回,让他们在小蜜她们手里吃个闷亏,以后就学乖了。”

    正说着,管事又匆匆跑回来,喘着气道:“老将军,不得了啦!大金国的突花王爷上将军府拜候老将军和将军,听得老将军和将军来这儿赴宴了,便又赶着来了,此刻已到了大门口。”

    严副将一听,已变了脸色,朝谢夺石道:“老将军,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须得提防才是。”

    谢夺石手一压,笑道:“这是咱们的地盘,怕他作甚?”说着吩咐管事道,“约束着下人,让她们不要乱跑。另外,告诉端郡王和罗二爷,突花王爷来了。”

    另一头,小刀早突花王爷一步,已进了姚府,直奔园子里,见着谢腾便道:“将军,突花王爷来了!”

    “来得好快。”谢腾沉声道,“让陈伟和陈明两兄弟看紧了灵芝她们,不得有差错。”

    小刀应了一声,一个起落,就没了踪影。

    谢胜看看天色,哼声道:“天还早着,突花王爷却急不可耐了。度着这里不是将军府,觉得容易得手吗?”

    谢腩摇摇头道:“突花王爷心急了。啧啧!”

    谢腾摆摆手道:“走,迎一迎他去。”

    厢房小侧门处,站了好几个婆子,她们辩解道:“我们也吃了那些东西,可是并没事儿。由此可见,不是东西有问题,而是三位姑娘的身子太弱,肠胃不好,这才拉了肚子。”

    灵芝服了药,好容易不再跑茅房,双腿却软软的,更兼手上烫伤的地方隐隐作痛,心下恼得不行,却忍了泪,冷冷地道:“过门是客,纵使我们是丫头,总也是将军的丫头,有什么事自有将军教训。你们这样下手,不怕将军对你们夫人生隙吗?”

    几个婆子暗翻白眼。谁不知道夫人就是因为你们这三个丫头,才气得婉拒了将军的求亲的?不整整你们,还真当我们姚夫人好欺负啊?

    苏玉清找不到镜子,只在盆边对着水一照,见自己鬓边的头发烧焦了一角,宛如戴了一朵小黑花在鬓边,要多丧气就有多丧气,不由得恨得牙痒痒,拼命忍了忍,才忍回眼泪。再如何,也不能当着几个婆子的面哭起来,这传出去,比烧了鬓角更丢脸。人说刁主恶奴,说的就是这姚府。本以为跟着将军他们过来,姚蜜等人再如何,也不敢出手惹将军不快,没想到她们竟然这样嚣张,居然指使婆子这样欺负人。这烧掉的头发,一时半会儿长不出来,正好让人知道,史绣儿是如何欺负人的。

    李凤的嘴巴豁了口子,这会儿敷了药,生怕说话会震动伤口,到时候留下疤痕,只死死地咬着唇,眼睛却扫射着几个婆子。若说眼神可以杀人,那么这几个婆子早死了几百次了。想她们在大金国为奴时,也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姚府的人凭什么这样欺负她们?凭什么?谢腩若不帮她做主,她就到京兆尹大门口那儿击鼓鸣冤,让京城里的人瞧瞧,别人是如何对待于国有功之人的。那三位婉拒将军婚事的夫人,是如何欺负人的。

    却说谢腾和姚蜜迎了突花王爷进来,一时分宾主落座,又叫人上茶,好生热闹。厅外的小侧门处,站了几个递茶的丫头,都想亲眼看看大金国的人是否长了三头六臂。因见突花王爷年纪二十五六,虽然眼厉鼻勾,脸上却满是笑意,说话也不紧不慢,还带了口音,不由得悄悄地讨论道:“原来大金国的王爷长这样啊,瞧着不如咱们的将军呢!”

    “嘘!”一个管家娘子嘘了几个丫头一下,见她们静了下来,这才拿眼去瞧厅内的情形,见突花王爷说着话,笑着对姚蜜道:“听闻今儿是夫人的入宅之喜,冒昧前来,还请见谅!”

    知道冒昧就好。姚蜜心里嘀咕,嘴里却客套了几句,一时拿眼睛看谢腾:怎么回事嘛?这王爷不像是会乱串门的人。此来究竟是何目的?

    谢腾安抚地看了姚蜜一眼,起身笑道:“天也不早了,我们要告辞了,王爷不妨同行。”

    突花王爷摆手道:“主人盛情,将军却代为赶客,甚是不妥呢!”说着哈哈一笑,朝姚蜜道,“听闻夫人这宅子是皇帝所赐,园子遍植名花,小王平素爱花,却想赏一赏才走,不知可否?”

    否!姚蜜在心里大声回答。嘴里却不好这样说,只含混笑道:“王爷过奖了,园子里不过几株平常花草,并没有看头。”大魏国和大金国争战十几年,死伤无数,纵然缔结了盟约,仇恨却未消,这会儿就一起赏花喝茶谈笑了?

    突花王爷又打个哈哈,道:“夫人瞧着是普通花草,可是在小王瞧来,只怕就是奇花异草了。”

    “小蜜,主随客便,王爷既然想瞧,便让他瞧一瞧又何妨。”谢腾见谢胜和谢腩脸上现出怒气,早用手压了压,示意他们少安毋躁,嘴里却和姚蜜说话,一副男主人劝女主人好好待客的模样。

    这突花王爷咄咄逼人,坚持要上园子瞧花草,分明不怀好意,还要让他去瞧?姚蜜对大金国的人一点好感也没有,若不是他们,大魏国怎会折了那么多好男儿?若不是他们,女子怎会愁嫁,怎会抛头露面?若不是他们,自己先前怎会为了觅一个夫婿,颜面也不要?现下还要让这强盗王爷瞧园子里娇滴滴、鲜嫩嫩的花儿?

    端郡王和罗瀚正在园子里说话,听闻突花王爷来了,也吃了一惊。端郡王一时站起来道:“他来干什么?这是姚府,女宅,是他来的地方吗?”

    罗瀚听管事说完,点头道:“这处虽是姚府,因着小蜜和将军的关系,突花王爷只怕当这儿是将军府的外宅,闹事来了。”

    一言未了,早有丫头跑过来道:“郡王爷,罗二爷,将军和夫人领了突花王爷游园来了。”

    这当下,陈伟和陈明已现身在厢房,见灵芝等人如此狼狈,有些愕然,对几个婆子挥手道:“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下去吧!”

    几个婆子直哼哼:你们将军带来的又不是千金小姐,只是三个丫头,伺候什么啊?我们这是在瞧热闹,不是伺候她们。唉,没救了,这两位护卫跟将军一样,拎不清哪!

    待婆子一散开,陈伟匆匆道:“三位姑娘,突花王爷来了。”

    “啊!”苏玉清的脸色全变了,紧张地问道,“这是大魏国,将军他们也在,这突花王爷还敢追杀我们吗?”

    “两国缔结了盟约,他们这是友好,明面上肯定不会如何。但将军探听得消息,突花王爷本来带了两个高手上京,这几天,那两个高手却一点踪影也不现。将军怀疑,那两个高手只怕是死士。若是他们出手杀了你们,再自行了断,什么线索也没有。抓不着人证物证,也不能乱指责突花王爷,坏了两国邦交。”

    李凤吓得发抖,可怜兮兮地抓住陈明的袖角,翕动着嘴唇道:“将军呢?我们要见将军。”

    陈明还没答,门口人影一闪,小刀跳了进来,冲他们道:“走,护送三位姑娘回将军府。”

    “不,我们要见将军。”灵芝一扯苏玉清和李凤,就往外跑。开玩笑,凭陈伟和陈明等人的身手,怎能护住她们?这当下,当然要跟将军待在一起才安全。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