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痒痒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宴毕,李大人偕夫人先行告辞,几位跟姚蜜略有交情的夫人见气氛有些微妙,也不想在此掺和,便也笑着告辞了。这几人一告辞,便只剩下顾府和将军府的人,还有端郡王、德兴郡主及罗瀚。这些都是极熟悉的,并不用拘礼,一时便各自说起话来。

    史姨妈早吩咐人请了灵芝她们下去用饭,一时探头,见出去买巴豆的婆子还没有回来,不由得嘀咕:这嬷嬷越发磨蹭了,去了半天还没有回来。

    灵芝等人站了半天,肚子也饿了,只她们是丫头身份,自然上不得桌,也没奈何,只得随丫头下去,和几个有脸面的婆子一道用饭。苏玉清多了一个心眼,和一个看着随和的婆子说话,笑道:“皇上赐下这座宅子给三位夫人,三位夫人真是有福气。只是一个,将来三位夫人要是各自嫁人,这宅子要怎么分呢?”

    婆子笑道:“姑娘忧虑得太多了。”顾夫人早已嘱过,府里的事不要多跟人说,她当然不会跟苏玉清说这个。

    惠宗皇帝把宅子赐给姚蜜三人,姚蜜便和史绣儿及范晴私下说好了,三人不嫁,这里自然是三人的家,若是嫁了,这里便是娘家。将来一旦有事,这儿便是她们最后的退路。在她们有生之年,绝不变卖这处宅子。

    这会儿,顾夫人正引众人进园子赏花。这处近着将军府,谢夺石对这宅子的来龙去脉极其清楚,一时笑道:“这宅子是前朝一位二品官住过的,后来他告老还乡,此处便空了下来。别的还罢了,只是这园子里种着好些名贵花草,还有几棵上了年份的树。料不到皇上居然把这处宅子赏赐给小蜜她们。以后我想小蜜了,不过抬抬步就能过来,连马也不必骑呢!”

    姚蜜也极喜欢这宅子,笑道:“更难得的是,打理园子的都是老花匠,一直挂在王府领着月银。我接手了,他们的卖身契才转到我手上。我一看,俱是老实巴交的人,倒是省心。”

    进了园子,众人便依喜好,各自散开赏花。

    “大哥,她们太嚣张了!”谢胜剑眉微锁,跟谢腾嘀咕道,“不能任由她们这样。”

    “别中计,她们欲擒故纵呢!这是要引咱们着急,让咱们吃醋。”谢腾一路进来,嗅得淡淡的花香,已恢复了镇定,笑道,“虽如此,却有必要和她们好好谈谈。”

    谢胜一听,一时释然,低声道:“我就说嘛,都献过身了,不赶紧思谋着嫁到将军府,却还和外人调笑,惹我生气,这不是傻吗?原来是欲擒故纵呢。”

    谢腩听得两位哥哥的话,也松了一口气。自己一个将军,要什么女人得不到?若是栽在范晴手上,岂不是叫人笑话?

    见谢胜和谢腩都淡定了,谢腾又压着嗓子道:“像咱们这等才貌双全的优秀男子,多少人家的姑娘想嫁,只苦于没有机会而已。她们焉能例外?且她们先头不是爱慕咱们,这才进将军府当丫头的吗?她们嘴里说爱慕祖父,我后来想了想,其实这是托辞,哪有不爱少年爱老年的道理?她们正是因爱慕咱们,才想也不想就献身了。现下这般,是要咱们服软,给她们面子罢了!”

    “大哥,那咱们要如何做?”谢腩抬眼看看不远处的凉亭,见范晴引了德兴郡主在赏花,笑得灿烂,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傻丫头怎么没这样对我笑过?

    “这是咱们的家事,为免外人笑话,还是私下解决的好。”谢腾摸着下巴道,“待我和小蜜单独谈谈再说。”

    另一头,姚蜜正和史绣儿躲着说悄悄话。姚蜜笑道:“史姐姐,谢胜一见表哥和你说话,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笑死我了。”

    史绣儿推推姚蜜道:“谢腾的眼珠儿才要掉出来呢!端郡王跟你说一句话,他的眼皮就跳一下,看着真解气。”

    姚蜜笑了一笑,低头道:“灵芝变漂亮了,你瞧见没有?”

    史绣儿握了她的手,笑道:“管她呢!不过一个丫头,不值得咱们注意。”

    “说的是。”姚蜜又振作起来,摘了一朵花别在史绣儿的鬓边,退后两步欣赏了一下,拍手道,“真漂亮!”

    史绣儿笑道:“你是夸花呢,还是夸我?”

    “当然是夸花了。”姚蜜不由得哈哈笑了,说着话,却见谢胜看了过来,便附在史绣儿耳边道,“有人瞧着你。”

    “让他瞧个够。”史绣儿笑得甜蜜,也附在姚蜜耳边道,“得不到的,便是好的。”

    姚蜜又捂着嘴笑了,应道:“就要让他心痒痒。”

    史绣儿回眸,见不单谢胜看着这边,谢腾同样也看着这边,只一笑,也撷下一朵花别在姚蜜的鬓边。正要说话,却见一只蝴蝶飞过,停在姚蜜头上的花上,双翅扇动,不由得“哇”的一声道:“好漂亮!”

    “确实漂亮!”谢腾循声过来,见蝴蝶飞走了,便喊住姚蜜,转头跟史绣儿道,“我有话跟小蜜说,你先避一下。”

    史绣儿看向姚蜜,见她点点头,便走开了。

    不远处的人见得他们在花丛边说话,也不过来打扰,只远远地避开。顾夫人也瞧见了,不由得大喜。小两口有话就该挑明了,赶早儿再叫媒婆上门,办了喜事是正经。

    春意盎然,园子里有蝴蝶起舞,花香袭人。无来由地,谢腾的心情便好了一些。再看姚蜜,见她打扮得娇俏,身段窈窕,眉眼如画,比之初次相见又多了一分韵味,心头不由得一软,温声道:“小蜜,别闹腾了。我明儿再请媒婆上门提亲,你好好应下来,赶早过门吧!”

    姚蜜含笑道:“将军觉得我不嫁人,便活不下去了吗?”

    谢腾鼻端嗅得些微异香,有些心猿意马,嘴里道:“此话何解?”

    姚蜜眼波流转,瞟了一眼谢腾,转开头去瞧起舞的蝴蝶,半晌方道:“先头因为怕官府强配婚事,将我配了不堪的人,便百般着急,我娘还以死相胁,无奈之下便只得和史姐姐及范妹妹进了将军府当丫头,为的是避过婚事。后来将军临时出征,由于诸般因由,便献了身,当时对将军也确实爱慕。如今却又不同,不一定非嫁不可。”

    谢腾听着姚蜜的话不像有假,心下一沉,开口道:“你究竟想如何,实话实说吧!”

    “将军,女子想嫁人,一种是因为想得个依靠,另外一种,便是真正爱慕那个人,不计一切都想要嫁与他。”姚蜜今日见谢腾带了灵芝赴宴,一颗心便有些冷,这会儿再见他一副“你明明想嫁,还装什么”的样子,便倒了胃口,不想再留情面了,只道,“皇上封了我诰命夫人,每月有俸禄。现下这宅子,地契已过在我名下。我先头得了卖书的银子,早托人购了田地。十名侍卫吃着宫里的俸禄,护着这宅子的安全,另有奴婢婆子等人,却是买断的卖身契,她们也不敢有异心。且我有皇上和皇后撑腰,老将军又是我的义祖父,若将军愿意,我还能喊将军一声义兄。只要好好经营,便吃穿不愁。将来再抱养一个孩子,后继有人,死后有人奠基。这生活自由自在,为什么还要嫁人呢?”

    “没有男人护着,你们……”谢腾见姚蜜说得认真,顿感不妙,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词穷。这丫头说得好像也在理,她不嫁人,一样能活得滋润。

    见谢腾话有不尽之意,姚蜜一笑道:“我父兄也是男人,且顾府的外祖父和表哥等人,也不全是无能之辈,却是能护一些的。再有一条,端郡王道想认下我为义妹,真认下了,凭着宣王府的势力,也能护一些的。”说着挑挑眉,想及反正和谢腾也有过肌肤之亲了,也没有太难以启齿的话,因此接着道,“若我们哪天需要男人了,其实也可以养面首。”

    姚蜜话音一落,谢腾的一张脸便精彩起来,只见他阴沉沉地站着不动,好半晌方道:“要如何,你才肯改变主意?”

    姚蜜见谢腾捏着拳头,眼神像要吃人,一时几乎以为他会掐上自己的脖子。眼见他咬牙说出话来,终于松了口气,悄悄退后一步,娇笑道:“将军认为我有必要改变主意吗?”哈哈,去和灵芝那丫头过日子吧,生什么气呢?

    谢腾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不后悔?”

    “只要将军不使用强权,不暗地里使绊子,不干扰我们,我们便能过上快活日子,有什么好后悔的呢?”姚蜜见谢腾握着手,手背起了青筋,有点小害怕,又退后一步,勉强镇定心神,笑道,“将军这般身份地位,又这般相貌,兼立有大功,想娶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实在不敢高攀。现下说开了也好。”

    谢胜和谢腩在不远处说话,眼见谢腾和姚蜜说着说着,似乎争执起来。过得一会儿,姚蜜便掉头走了,剩下谢腾站在原地发呆,不由得对视一眼,几个起落赶到谢腾跟前,问道:“大哥,怎么啦?”

    “那三个丫头想养面首,不肯嫁人。”谢腾几乎要咆哮出来,手一伸,已拗断一株花枝,随手丢在脚下,足尖一踩,把花枝踩入泥土里,这才磨着牙把姚蜜说的话复述了。

    谢胜和谢腩听完,也呆在当地不能作声。

    谢腾又拗断一株花枝,终于回过神来。姚蜜是他的人,只要他放出一点风声,谁敢当她的入幕之宾?不要命了吗?至于孩子,哈哈,她想要孩子,那便给她一个就是。

    谢胜见谢腾脸上的郁气渐消,转而古怪起来,问道:“大哥可有什么好法子?”

    谢腾点点头道:“最多三个月,我要教她求着我娶她。”怀上孩子后,看她敢不嫁?

    他们正说着,一个小丫头跑了过来,怯怯地道:“将军带来的三位姐姐,突然拉起肚子,看着不大好。夫人叫奴婢来问问,是要请大夫来瞧,还是送回将军府去?”

    很快,姚蜜也听闻灵芝等人拉肚子的事,不由得捂嘴笑道:“我们姚府的东西可不是她们能吃的,活该!”

    顾夫人劝道:“她们毕竟是将军带来的,也不能太过分,还是请大夫给她们瞧瞧,再好生送回将军府去吧!”

    姚蜜笑完,便吩咐人去请大夫。人在姚府出的事,总不能不理。

    大夫很快来了,便去给灵芝等人诊治。

    谢夺石听得灵芝等人拉肚子,不由得摇头苦笑,跟严副将道:“灵芝她们跟来这儿,那是自讨苦吃。现下只是拉个肚子,这还是轻的。”

    严副将哈哈笑道:“要是换成当年的老夫人,必定不止让她们拉肚子这么简单。”

    谢夺石正要应话,却见一个管事匆匆跑了过来,便问道:“何事这么慌张?”难道灵芝等人真的不止拉肚子这么简单?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