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来吧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姚老爷上京路上舟车劳顿,兼今儿见了谢腾兴奋,再至晚间喝了几杯酒,第二天却有些头痛。他想着女儿的喜事将近,这当口自己要是病了可不妙,便急忙告诉了顾夫人,让她请一个大夫过来瞧瞧。顾夫人也着了急,禀了大嫂苏夫人,让人去请大夫。苏夫人自然不敢怠慢,亲自派了管家去请大夫,又要去看望姚老爷,却被顾夫人拦住了,笑道:“也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头痛,可能是昨晚高兴过头,一时贪杯,又吹了风,着凉罢了。大夫来了,开两帖药服下也就无事了,大嫂只管忙自己的。”

    苏夫人听得顾夫人这样说,知道不过是小病,便也不放在心中,自去打理家务。又和史姨妈商议如何给史绣儿再置办一些嫁妆,一时笑道:“虽然嫁的不是大将军,而是二将军,但也不能太失礼。”

    昨儿史老爷上了京,谢胜闻风过来拜见他们,又亲口提亲,史姨妈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和史老爷嘀咕了一夜,喜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会儿听得苏夫人的话,自是道:“跟将军府比起来,我们就是小门小户,实想不到能攀上这一头婚事。我家老爷说了,嫁妆要尽力置办得好一些。虽然不能越过小蜜,也要差不多才行。”

    史姨妈这样说,苏夫人便知道,史家是打算砸重金为史绣儿置办嫁妆了,因此笑道:“嫁衣是早就绣好的,倒不必忧虑。只是你们早先备下的首饰,虽大方,究竟是传了几代的东西,有失精巧,还得赶紧上珠宝铺定做几样时下流行的首饰充充场面才是。”

    史姨妈笑道:“我早起就约了顾夫人她们出去逛逛,只是姚老爷微恙,顾夫人不得外出,我已约了范姨妈先到珠宝铺瞧瞧,若有好的样式,自然要定做几样才是。”

    她们说着话,范姨妈果然来约史姨妈出门。

    苏夫人料理完家务,便赶往范老夫人房里凑趣,见丫头泡了新茶,便笑道:“闻着倒香,莫不是范老爷带上京的那茶片?”

    范老爷是范老夫人的娘家人,带来许多家乡的特产,也带来了范老夫人爱喝的茶片。范老夫人自是喜悦,听得苏夫人凑趣,便道:“你不是也得了一份吗,还没泡上吧?”

    有人打趣道:“大夫人那份早藏起来了,要偷偷和大老爷在房里喝呢。平素要喝,却只管跑老夫人这儿来蹭。”说得众人全笑了。

    大家因说起姚蜜等人的婚事,都与有荣焉,一时脸上皆有得色。有几个会凑趣的媳妇,趁机拍范老夫人的马屁,说她福泽深厚,延至姚蜜这个外孙女身上,这才使姚蜜当上了将军夫人云云。说得范老夫人眉开眼笑。

    正说得高兴,忽然听得门外一阵吵嚷,苏夫人听得是管事的声音,不由得皱眉,揭了帘子出去道:“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的?”

    管事的脸色极不好,急忙上前道:“大夫人,不得了啦!大夫不肯来顾府。外间吵翻了。”

    “这是为何?”苏夫人吃了一惊。

    管事道:“连着到五家医馆,大夫皆借口说有事,不能来。我起了疑心,递了银子给一位大夫,他这才说了,道是太医院院首的女儿让人到医馆传话,不准他们上顾府的门。他们想着,京城中大夫多,他们不来还有别人来,问得是小病,不等着救命,就借口不来了。”

    苏夫人一下沉了脸:“请大夫看病,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太医院院首的女儿这是闹的哪出?咱们几时得罪过她了?”

    范老夫人在里头听得说话声,使人唤他们进去问话,听得请不来大夫,也是大为诧异,斥道:“荒唐,太医院院首的女儿怎的如此胡闹?”

    这会儿,史姨妈及范姨妈也从外间回来了,脸色皆不好,只小声道:“顾府究竟得罪了谁?几家珠宝铺一听咱们的名号,愣是不敢接下生意,这可怪了。”

    她们一进府,马上听闻,管家今早去请大夫,大夫并不肯来。早前定下的几匹布料,店家突然使人上门,道是料子损坏了,没法卖,只愿退回订金。

    姚蜜听得大夫不肯来,马上知道有异,忙令人去将军府见谢腾,让谢腾请一位军医来顾府给姚老爷瞧病。正吩咐完,范老夫人已让人来请她过去。她一到范老夫人房里,却见史绣儿和范晴也在,见她来了,范晴脱口就道:“小蜜,京城的贵女们联合起来欺负咱们呢,说咱们不配当将军夫人!”

    听完事情的经过,姚蜜气得直咬牙:“岂有此理,她们太欺负人了。先前将军他们在战场上打仗,咱们在将军府苦熬日子,每天等消息,又为了筹集军资之事焦头烂额,那时她们在哪里?现下居然说咱们不配当将军夫人,还这样联合起来抵制顾府,她们这是想干什么呢?”

    顾夫人听得消息,也赶了过来,气道:“虽然没有正式拜堂成亲,当时却是敬了茶的,有端郡王及罗二爷等人作证,且皇上也封了诰命,现下提亲、成亲,不过是走个过场,这些贵女们要闹什么呢?”

    史绣儿拧着手帕道:“先头我们到将军府时,也见着这些贵女一拨一拨地往将军府去,将军理也不理她们。莫不成这会儿打了一场仗回来,将军就会变了心思,突然喜欢上她们?她们这是怎么想的?”

    范晴颤着嘴唇道:“难道由得她们这样?”

    姚蜜道:“咱们去求见皇后,让皇后为咱们做主。”

    苏夫人提醒道:“那些贵女中,可有好些是太后娘娘的亲眷。”

    顾夫人一听,有些心惊。惠宗皇帝本是皇叔,因两个侄儿皇帝俱没了,找不到合适的即位人选,太后才选定了他即位,从某个方面来说,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且也因为这个,朝内大事,却有一半是决于太后手中。这些反对姚蜜等人当将军夫人的贵女,多多少少和太后都有些关系,真闹起来,只怕皇帝皇后也不好为姚蜜做主。

    姚蜜咬唇道:“现下这样,唯有进宫问皇后讨主意了。”

    众人想了一想,除此之外,也没其他法子可用了,便让人准备,护送了姚蜜到宫外。

    张皇后听得姚蜜求见,忙令人宣了她进去。

    待姚蜜说完,张皇后也有些生气,心道京中的贵女们越来越放肆了,立时令人去宣德兴郡主进宫说话。

    德兴郡主听得宣她进宫,自和贵女们问计,众人七嘴八舌说了一些,这才拥着她出门,送她上了马车。

    到得宫里,张皇后也不虚言,只问德兴郡主道:“那些贵女想如何?”

    德兴郡主早前到将军府走动,人皆认定她会成为将军夫人,不想后来生了变化,她脸上总有些挂不住,对姚蜜虽然不算十分痛恨,但也不想她好过。这次贵女闹腾,也多是她撩拨的。听得张皇后询问,便道:“她们说,除非姚小姐她们在明年春季的百花大赛上夺魁,取得才貌双全大奖,否则,便不配当将军夫人。”

    大魏朝开国以来,每隔三年,京城便会举办一次百花大赛。届时,只要是未婚女子,年十三以上、十八以下,不论贫贱,皆可参加。夺魁者,授予才貌双全大奖,并有奖金及奖品。前几届夺魁的女子有的当了皇妃,也有的当上了权贵家的夫人或是将军夫人。因为夺魁很不容易,所以,一旦夺魁者飞上枝头,民众也就认为她们实至名归。

    三年前那次百花大赛,却因外有战争,内有党争,皇帝又崩了,新皇即位等事情,便停办了。这次谢腾得胜而归,举国欢腾,便有人上了折子,提议明年春复办百花大赛,皇帝便准了。一时各人自去筹办不提。

    现下皇后听得德兴郡主这般说,心中便已知晓,这是所有贵女想挑战姚蜜等人所找的借口,姚蜜若不应战,此事便难善了。

    另一头,谢腾也听闻了贵女们联合抵制顾府的事,不由得皱眉,立时亲自去顾府看望姚老爷,听军医说姚老爷并无大碍,便放下心来,只道:“岳父不须忧心,一切有我。”

    稍迟些,姚蜜从宫里回来,听得谢腾来了,不及去相见,只先见了范老夫人及顾夫人等人,道已经答应参加百花大赛了。

    范老夫人倒吸一口冷气,半晌才道:“百花大赛,初赛便极严格,最后只剩下一百名女子参加复赛。复赛共有十场赛事,每一场淘汰十名女子,到得最后,只剩下十名女子参加决赛。能进得十名内的,俱是才貌过人的。你们能进前十名就不错了,若要夺魁,只怕不易。”

    姚蜜笑了笑道:“我们会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夺魁,便看天意了。至于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史绣儿和范晴早拉过姚蜜,嘀咕道:“小蜜,咱们先前还商量着,说京城若办百花大赛,定要饱饱眼福呢,没承想咱们现在却要自己参加。但咱们若是输了怎么办?难道就不嫁了?”

    “哪能呢?”姚蜜悄悄地道:“咱们夺魁固然能让那些贵女心服口服,若不能夺魁,就拐了将军他们跑了,回到咱们的家乡去办婚事,不跟那些贵女掺和,待生了孩子再回京。到时候那些闹事的贵女,也定然嫁人了。”

    史绣儿和范晴一想,都笑道:“好,若是输了,咱就拐了谢家兄弟,气死那些贵女。”

    姚蜜道:“没错。这阵子咱们得紧密和谢家兄弟联系着,先迷倒他们,到时候方能顺利拐走。”

    姚蜜不知道的是,谢腾这会儿却站在门外,把她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一时嘴角一翘:来吧,来迷倒我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