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接旨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孟婉琴听得让姚蜜等人去接旨,忙让孟婆子去打听,一时又跟顾美雪道:“此回归家,凡事小心些,不要跟你堂妹她们起冲突。她们是因为跟将军府沾亲带故,又来将军府掌家,才巴着咱们的。现下老将军他们出征了,将军府掌事的换了姚蜜,你堂妹她们那一副嘴脸只怕会变,可别跟她们拌嘴。”说着又有些忧虑,之前希望顾美雪能嫁给谢腾,白白耽误了大半年的时间。现下离了将军府,只怕一时还觅不着合适的女婿。

    顾美雪一一应了,悻悻道:“娘,咱们就这样离开?任由姚蜜她们掌家?”

    孟婉琴苦笑一下道:“虽没有正式成亲,端郡王等人可是看着老将军喝了姚蜜的茶的,也看着谢腾叫了顾夫人岳母的,名分已定,咱们不走还能如何?”

    另一边,姚蜜等人已接了旨,一时谢过高公公,又叫人端茶款待。顾夫人有眼色,早备下一个荷包,放在茶盘上一起送了过去。高公公端起茶,手指一钩,便把荷包钩进袖中。

    顾夫人见他收了荷包,一时松了一口气。以后宫中有消息,只怕都是这位高公公来传达了,少不得要讨好些。

    史姨妈和范姨妈却激动万分,皇上居然亲笔御封自家女儿为三品诰命夫人。这一来,女儿虽没有正式办婚事,这一桩亲却也是得了皇上承认的,外间的人也不敢取笑。再者,有了诰封,就能领朝廷俸禄,不管以后如何,女儿的将来总是有保障了。

    高公公见天也不早了,忙告辞回宫。

    姚蜜等人送到府门口,看着高公公上了轿,这才一边回身向里走,一边问管家道:“我们送去的行李,可递到将军等人手上了?”

    管家道:“是小刀接的,自会交给将军。”

    眼见旁边再无别人,姚蜜便站定了身子道:“谢伯,孟夫人和顾小姐掌着将军府大半年,你觉着,她们会顺顺当当地把账簿等物移交吗?”

    管家是将军府的老人,对谢夺石极其忠心,谢夺石吩咐他全心对待姚蜜等人,他自然不敢瞒姚蜜,只道:“夫人,你现下得了诰封,是将军府正经的夫人,由不得孟夫人她们不移交账簿等物。但老将军吩咐过,道她们母女掌将军府大半年,总是服侍得他们祖孙四人妥妥贴贴。所以移交时,若是库房等物不足,也不用在意,只记录清楚就是。财物事小,无须太过于计较。”

    姚蜜一听谢夺石临行前还嘱咐过管家这些话,不由得感慨,一时道:“谢伯放心,我也不是那等小气的人。且她们总是将军府的亲戚,值此时刻,自然也不会跟她们撕破脸。”

    因前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前一晚又折腾了一晚,至今儿又忙乱,姚蜜早已疲惫不堪,用了饭,便上床安歇了。

    至第二天早上,便有各府的夫人和小姐送来贺礼祝贺,一则贺她们三人“嫁”进将军府,二则贺她们受封诰命夫人。顾府诸人也来了,各自说了吉利话儿。顾夫人等人帮着张罗,少不得摆出几桌酒菜,让相贺的夫人小姐们围桌坐下,也算是喜酒。

    因谢腾等人出征,此去生死未卜,众人也不敢欢饮太过,只略喝几杯,说了几句吉利话,又打趣了姚蜜等人几句,便散了。

    待得众人散了,范老夫人便领着众女眷回顾府,眼见有两个还想巴在将军府,便使眼色让人拉走了。待到了顾府,这才对女眷们道:“孟夫人和顾美雪还没走,咱们一帮子顾府的女眷便赖在将军府,却有以众欺寡的意味在内。且小蜜她们虽没有正式嫁进将军府,但是有了诰命,也就是将军夫人了。将军府的事,咱们不能瞎掺和。也不要以为她们是新妇,就抢着要帮这帮那的,那儿不是还有阿瑶及史姨妈和范姨妈在吗?”

    范老夫人既然如此说,众人自然不再凑往将军府。

    孟婉琴和顾美雪见顾府诸人不再上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很快就移交了账簿等物给姚蜜,又领着去清点库房存放的东西,再一一指出各项花销。不过三天,就交接清楚了。母女两人略收拾一番,领了孟忠和孟婆子,两顶小轿子一抬,便归了家。

    孟婉琴和顾美雪一走,顾夫人帮着姚蜜检点了一番,见将军府剩下的老仆多是忠厚的,容易管教,便也放下心来。因此和史姨妈及范姨妈管了厨房,只专心给姚蜜等人做吃食,生怕她们肚子里有了货,一个不小心会坏了事。

    姚蜜心头空荡荡的,使劲回忆着谢腾说过的话,深恨之前没有早点表白,白白误了许多好时光。史绣儿也蒙蒙的,她本来想嫁老将军,不想突然就成了老将军的义孙女,更是突然就和谢胜圆了房,现下还理不清头绪,只是心下又是甜蜜又是欢喜又是忧愁。范晴却没想那么多,一有空闲就做针线,不到三天,就做了两套小婴儿的服饰出来,似乎笃定肚子里有了娃儿。

    三人因之前一起睡通铺,每晚说悄悄话,现下独自安歇,便深觉寂寞。一商量,便收拾了一个朝向好的大厢房,晚上安歇在一起,继续说悄悄话。

    姚蜜这些天听到的消息不少,只发愁道:“管家探听得消息,道端郡王只募了两个月的粮草,国库只剩下一些糙布,就算要卖,也不值钱。”

    之前十年战争中,消息满天飞,就算她们是娇贵小姐,也有听闻。打仗时凭的不单是国力和将领的能力,还有一个就是粮草。她们心里深处,自然觉得自家的郎君是威猛的,定能打退敌人。但这粮草问题却……

    范晴听着姚蜜的话,一把拔下头上的钗子道:“别的我没能力,但这些首饰等物,却可以变卖了交给端郡王,充当军资。虽然是杯水车薪,但也好过没有。”

    史绣儿也默默捋下手上的玉环,放在碧玉钗旁边,表示她也准备把所有的首饰变卖了充军资。

    姚蜜拿起玉钗,给范晴插回头上,又拿起玉环,套回史绣儿的手臂上,笑道:“咱们穿戴得体些,也是将军府的脸面。现下就素着,可不吉利。况且,咱们这一点东西,真的值不了几个钱。还是把将军府库房里的东西拿出来变卖,凑成军资吧!”

    史绣儿和范晴一想,都点了点头。将军府没有正式迎娶她们,也没有给聘礼,相应的,她们现下也没有嫁妆。身上这么一点首饰,也算是自己的嫁妆了。若是有个变故,谢氏族人要来干涉将军府的事,将军府的财产就由不得她们做主了。与其变卖自己的首饰,还不如先变卖将军府那些用不着的东西。

    姚蜜又道:“现下京城里女子人数多,管家掌事的也多是女子,那些财物也是掌在女子手中。要她们募捐出来,只怕很难。咱们总是诰命夫人了,还得递折子求见皇后娘娘,讨个情分,帮着端郡王募物资。一来,咱们也是女子,容易说服人;二来,咱们是将军府的女眷,咱们自己不出力不着急,谁又会来出力着急?”

    史绣儿和范晴一听,一左一右地抱住姚蜜道:“小蜜,你吃了什么?怎么突然这么智慧?”

    姚蜜见她们不正经,不由得拍开她们的手,笑道:“咱们是将军府的女眷,总要配得上将军府才是。”

    十年战争,耗尽了国力,国库空虚,一度筹集不出军资,谢腾的母亲和谢云,当年就尽力游说各府的女眷,募了一些军资。后来打了胜仗,便由宫里一一赏赐下去,补偿了那些当时募捐过军资的女眷。

    从前,将军府男人在外打仗,女人在后面募捐军资。凡此种种,便是皇帝百般敬重将军府的原因,也是端郡王和罗瀚等人一听边关告急,便撇开私人情绪,愿意成全谢腾和姚蜜的原因。

    若没有将军府,大魏国会如何,实在不敢想象。

    三人商量了一晚,都觉得,男人在外打仗,她们不能就这样干坐着,须得出一份力。

    姚蜜咬唇道:“咱们虽比不得小姑姑她们,却也不能让人小看了。”

    史绣儿和范晴都点头称是。像她们这样身份的女子,突然成了诰命夫人,掌了将军府的事。若是谢腾他们得胜归来,风光无限,就怕有人要指责她们安享其成,不配做将军夫人。若是这会儿能帮着募到军资,为国尽力,到时候谢腾等人的功劳她们也占了一份,便无人敢小瞧她们了。

    第二天,端郡王便听闻,姚蜜等人求见了皇后,讨了情分,要帮着募捐军资,不由得惊喜。他这里正头痛,姚蜜等人愿意相助,正是求之不得。

    姚蜜等人一路讨论着,待到了宣王府见到端郡王,也不虚言,只道:“郡王,我们不比当年的将军夫人和小姑姑,在京城认识的人也少,若是空口去游说,怕是很难募到军资。在此,却要借郡王之力,方能成事。”

    “你们说!”端郡王一想也是,忙点头道,“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

    姚蜜解释道:“国库中存了一批糙布,就是卖出去也不值钱。因此我们和皇后娘娘商议,却商议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出来。现下请宫内的人把糙布做成披肩,男女可披的那种。然后还请郡王带头,在披肩上题字,写上‘送给亲爱的某某’,题款落名是郡王的名讳。”

    史绣儿接口道:“因怕郡王一个人签不过来,还要请罗二爷并京城一众世家的俊雅男子,也帮个忙,各签下名讳,然后拿到皇宫外卖给贵女。”

    范晴跟着道:“有那等爱慕郡王和俊雅男子的,定然会重金买下。这比空口去游说她们要容易得多。”

    姚蜜默默想着:以端郡王等人的男色,定然能勾引得众贵女争抢披肩回家珍藏,这般一来,很快就能募足军资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