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星光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一弯下弦月挂在天边,星光略淡,朦胧中,见得书房的窗外贴着两排人,正在凝神倾听着书房里的动静。

    端郡王和罗瀚等人本是追着姚蜜她们过来的,远远见得姚蜜和史绣儿推开了谢腩的书房门,把范晴推了进去。他们一时好奇,只对视一眼,便决定化敌为友,先瞧瞧范晴进到谢腩这个今儿刚认的义兄的书房内做何事体再说。于是避过姚蜜和史绣儿,绕到窗后,一时听得几句话,半猜半想,马上明白过来:范晴这是勾引谢腩来了。

    端郡王很兴奋:假借醉酒宿在将军府,果然有好戏看,待看完这场戏,再约佳人相会吧!

    罗瀚悄悄吁了一口气:勾引谢腩的只要不是姚蜜,是谁都行。且谢腩虽是武将,但眼角斜飞,高高瘦瘦的,笑起来略有羞意,却也是一个吸引女孩子的。只是他的光芒被上头的两个哥哥遮住了,这才没有那么亮眼。范晴能勾引到他,是范晴的本事。

    顾东瑜却有些代顾东瑾着急:东瑾啊,你的未婚妻进了别人的书房,看来你是没戏了。

    顾东瑾这会儿却到了范晴她们的院落外,只潜在暗处默默地等着,坚信能等到范晴。

    同样的时间,谢腾站在凉亭内,嗅着夜风拂来的一股荷花香,开口道:“得让阿腩留下。”

    三人皆出征,若不能生还,将军府便绝后了。明早朝议,他们当开口向皇帝请求,留下一人在将军府。

    谢胜叹口气道:“大哥,阿腩不会留下的。咱们在外打仗,你娘和小姑姑听得危急,都不顾一切地女扮男装赴了边关,阿腩又如何肯留下?纵是皇上下令,他也不会安坐在将军府。”

    谢腾一时静默下来,好半晌方道:“既如此,你们便选人留后吧!”

    “大哥,你是当局者迷。小蜜嘴里虽说是爱慕祖父才进的将军府,但她瞧你那眼神分明不同。且早上她才帮你挡了一剑,若没有心,又怎么会挡那一剑?”谢胜斟酌言词道,“她既有意,大哥又有心,何不让她留后?”

    谢腾却是下了决心,这回出征,定要保住谢腩,不让他有个损伤,也是给将军府留下一个人。因此一听谢胜的话,只摇头道:“让阿腩选人留后吧!有了牵挂,他也能想法活着回来。我是主帅,后事未可预料,何必害人?”

    谢胜不待谢腾说完,却截了他的话道:“大哥此话差了。现下女子难嫁,至这一仗打完,定会再折一些男子,女子就更难觅到好郎了。小蜜这等的,有咱们在,她借着咱们义妹的名头还好些,若没有了咱们,一样会被随便配人。配了人后,有儿子还好,没有儿子就是贱如泥。纵是嫁与罗瀚也一样难得幸福,且罗瀚心心念念的,其实又不是她。大哥真为她好,今晚,就让她与你留个后。不管能不能成,大军一行,皇上必定下旨封她们一个诰命,让她们掌管将军府的家事。有了这一个名头,就算咱们没有回来,纵然她们没有子嗣,也能在族中过继一个子嗣……”

    谢腾听谢胜侃侃而谈,瞧了瞧他,一时笑道:“这是祖父让你劝我的话吧?”

    谢胜被他识破,一时笑道:“这是祖父劝我的话,让我转而来劝你。”

    那厢,谢腩见范晴捧着玉钗惊叹,便从她手里接了过来,往她头上比了比,想找准方向替她插上看看。只是玉钗太大,捅了捅,硬是插不进范晴密鸦鸦的发髻里。

    范晴含羞道:“不行的。”一面说着,身上那股燥热更厉害了,只死命地扭着自己的衣角,声音不自觉地便媚意十足,含娇带俏。

    “别动,我再试试!”谢腩见范晴低垂着眼,睫毛扇了扇,在脸颊上投下阴影,更衬得一张俏脸如桃花,唇如花瓣,心里只怦怦地跳。硬生生地按捺着,只轻轻地捧起范晴的脸,举着玉钗凑近了,往她的发髻中间插进去,好半晌却是弄不好。待见范晴鼻尖渗出汗来,一时用手轻轻帮她抹去了。

    范晴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心尖如猫爪乱挠般难受万分。眼见谢腩弄了半天,也没把玉钗插进去,便轻轻拿下他的手,握了玉钗道:“太大了,插不进去的。”

    窗外一群人默然:居然大到进不去吗?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其中一个世族子弟听了半天,先头那一点酒意突然涌了上来,猛地嚷了一嗓子道:“再用一点力,就进去了!”

    “呃!”兄弟啊,你怎能这样杀风景地嚷出来呢?端郡王等人面面相觑。

    姚蜜和史绣儿听到了动静,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啊,居然有人伏在窗下偷听,可不要坏了事才好。

    谢腩早听到窗外有动静,这会儿终于忍无可忍,啪的一声打开窗子,一跃而出,手一抓,把窗前两排人一个一个抛向了远处。抛完之后回身喊道:“小晴!”

    范晴低低应了一声,奔到窗边,还没站定,就见谢腩从窗外一跃而进,一伸手搂了她,腿一蹬,从窗子跳了出去。一落地,就把她打横抱起,低声道:“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范晴全身热得难受,只往谢腩怀里钻了钻,“嗯”了一声。

    谢腩抱着范晴,只几个起落,就到了园子里僻静处的水阁中。两人一个误灌了孟婉琴给姚蜜准备的醒酒汤,一个服了史绣儿的药丸,皆热情似火,一时抛开腼腆,很快便动作起来。

    却说姚蜜和史绣儿听得动静,知晓谢腩抱了范晴往另一个地方去了,不由得拍拍胸口压压惊。

    史绣儿悄声道:“据我娘亲说,那药丸的药效极厉害,一旦服下,一定要……小晴定然能成事的。”

    “搞定一个了!”姚蜜吐出一口气,拉起史绣儿道,“史姐姐快走,先到二哥的书房里瞧瞧,看看他回房了没有。”

    谢胜回到书房,遣走小厮,自行掌起灯,在灯下翻了翻书,想及谢夺石的话,有些出神:要不要去找史绣儿呢?他正寻思着,突然听得不远处有脚步声,不由得侧耳听了听,一时打开书房门,眯了眼看着走来的两个人影,眼睛亮了亮,却还是保持着稳重,笑道:“小蜜,大哥到处找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他在哪里?”姚蜜心里紧张,咬着唇颤声道,“我也找他呢!”

    “大哥在书房。”谢胜觑一下史绣儿,见她悄悄缩去姚蜜身后,不由得好笑。来都来了,还藏什么呢?因而走上前几步,突然就拉住史绣儿的手,含笑道,“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史绣儿被谢胜拖着向前走,一时回头去瞧姚蜜,悄悄比了比手势:小蜜,我欲擒故纵成功了,很快就会得手的,你也快去吧!咱们明儿就是妯娌了。

    呜呜,我自己一个人去呀?一个壮胆的人也没有,怎么去呀?姚蜜纠结万分,垂着头慢慢地往谢腾书房的方向走去。

    谢腾从另一个方向走来,远远见得姚蜜拖着步子向前走,一时快步上前,笑道:“大半夜的,小蜜往哪儿去?”

    姚蜜一抬头见是谢腾,心下一慌,鬼使神差地答道:“天太热睡不着,去园子里散步!”

    “我陪你去吧!”谢腾手一伸,便从旁边的树上摘下一片大树叶,往姚蜜的脸上扇了扇,柔声问道,“凉爽些了没有?”

    “还是热!”谢腾的气息袭在口鼻间,姚蜜一侧头微微避过,霞红着脸道,“我自己走走就行了!”快说不能让我自己走走,一定要陪着。

    谢腾果然道:“大半夜的,怎能让你自己去园子?”他说着,凑近了问道,“手臂换过药没有?还痛吗?”

    “换过了,倒是不痛。就是缠了纱布,不好举起手。”姚蜜说着话,却被谢腾轻轻碰了碰肩膀,不由得一缩,待得醒觉,又十分后悔。呜呜,今晚要献身啊,这么好的机会应该要凑上去的,怎么反而避开了呢?史姐姐和范妹妹都得手了,我怎么就这样难呢?

    谢腾也斟酌着言辞。唉,要怎么说,才能把小丫头哄到房里呢?

    他们这里磨蹭着,史绣儿却是壮起胆子,鼓起勇气,一进书房门就强悍地道:“把衣裳脱了,我给你留个后。”

    要不要这么直接啊?谢胜暗汗,女子不都是喜欢慢慢来,款款柔语,含情逗引,然后再脱吗?

    史绣儿的话音一落,积了半晚的勇气一泄而尽,倚在墙边没有动弹。呜呜,听说会很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谢夺石在屋顶上瞧着,心下大急:喂,天快亮了,你们动作快些啊!阿腩和小晴可比你们爽快多了。他正着急,抬眼一瞧,见屋顶上有一只小虫子正蠕动着,一时伸手捏住,举到眼前瞧了瞧,见是普通的树虫,不由得笑了:好,能不能让他们快些,就看你的了。

    史绣儿正扭捏着,突然觉得脖子一痒,有一物滑入衣领内,不由得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那滑入衣领内的东西正蠕动着,凭感觉是一只小虫子。天哪,救命啊!

    史绣儿尖叫了一声,探手入衣领内,一时之间却摸不到小虫子,只跺着脚喊道:“有虫子啊!”说着脚一滑,差点摔在地上。

    “怎么回事?”谢胜一个箭步上前,左手搂住她的腰,右手探进她的衣领内,帮着去摸小虫子。

    “啊!”史绣儿这回叫得更大声了。天哪天哪,什么状况啊?

    谢胜一伸手,捏住一只小虫子。手掌退出来时,手背擦过一柔软之物,一时心口翻腾,把手里的虫子一甩,听得啪嗒一响,知道那虫子被甩在了茶杯中,也顾不得了,只一低头,便堵住了史绣儿张开的嘴。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