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真相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假山后这处的小凉亭周围都种了树,颇为阴凉,姚蜜的额角却冒了汗。顾东瑜和顾东瑾忽然出现也罢了,罗瀚为何也这么巧到了这处?

    今儿是谢夺石的生辰,只要谢腾向谢夺石提了她们的事,她们再当众表白早已爱慕老将军,一心想追随,加上众人一起哄,此事也就板上钉钉了。只是现下的情况却有些异常,令她们不得不警惕。

    姚蜜紧紧抿了唇。罗瀚固然痴情,也曾许诺自己正妻之位,但再仔细想一想,他爱慕痴情的对象是谢云,自己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谢云的替身,真要过了门,他日日看着自己,只怕更加放不下谢云。且京城里女子颇多,自己长得像谢云,保不准还会有其他的女子也长得像谢云。他日他碰到另一个像谢云的女子,说不定又会如何呢。

    姚蜜在心里用种种理由抵制罗瀚,坚定了三人一道嫁给谢夺石才是最好的出路,因此和史绣儿、范晴一使眼色:罗瀚来了,别的人只怕很快也会跟来,当见机行事为妥。

    史绣儿眼见罗瀚的身影越来越近,急中生智道:“我们到假山那边好了,那儿有几株树挡着,罗二爷不朝这边细看,就不会留意到小凉亭内躺着两个人。”

    姚蜜二话不说,拉了史绣儿和范晴就出了小凉亭,飞一般朝假山前走去,待站定,便朝罗瀚走来的方向挥了挥手道:“罗二爷,我们在这边呢!”

    史绣儿和范晴知晓罗瀚是要找姚蜜说话的,她二人怕再有人来,便向前走了几步,给姚蜜把着风,顺便监视着小凉亭里的动静,怕顾东瑜和顾东瑾突然能动了,会来坏她们的事。

    罗瀚的速度很快,只一会儿就到了假山前,他也不想再绕弯了,直接道:“小蜜,德兴郡主说的事可是真的?”

    姚蜜一听罗瀚的话,心下哀叹:哎呀呀,我出卖了谢腾,德兴郡主就出卖了我,真是报应!不过,反正待会儿谢腾向谢老将军一提,大家也会知道我们的打算的,这会儿也没必要瞒着罗瀚,于是道:“她说的是真的。”

    “你……你……”罗瀚见姚蜜一口承认,心下打翻了五味瓶,指着姚蜜待要说道理,好半晌却只蹦出一句话,“为什么?”

    姚蜜小声道:“我们爱慕他,进将军府,就是为了追随于他。”

    隔着一座假山,姚蜜的声音虽小,却还是极清晰地传到谢腾的耳朵里,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小厨娘还挺痴心的嘛!她自己都这么说了,看罗瀚还好意思再纠缠下去!

    谢胜瞄了一眼谢腾,见他眼底嘴角全是愉悦,不由得暗暗猜测:莫非小厨娘知道大哥躲在这儿偷听,借着罗瀚相逼,趁机向大哥表白,想一举攻下大哥的“芳心”?

    罗瀚咬牙道:“谢腾等人会容得下你们吗?”

    姚蜜一笑道:“谢腾已经答应帮我们向老将军提一提,现下只求你不要搅乱我们的事才好。”

    “若我就是要搅乱呢?”罗瀚痛心极了,谢夺石一把年纪了,凭什么得到三个美人?

    谢腾听到这里,忍无可忍,深觉罗瀚太过分,这般纠缠着他的女人太不要脸了,因此呼的一声从假山后面跳了出来,横在姚蜜和罗瀚中间,指着罗瀚的鼻子道:“罗二,你有完没完?”欠揍是不是?

    谢腾突然跳出来,自然把姚蜜和罗瀚吓了一跳。史绣儿和范晴听得吵嚷声,转头见得谢腾一副想打人的样子,忙走过来,劝道:“将军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这也难怪,有人要诱惑他的祖母,他能不生气吗?

    顾东瑜和顾东瑾被姚蜜吹倒在地,只一会儿已恢复了力气,听得吵嚷声,两人爬了起来,互视一眼。虽然弄不清情况,还是决定要表现一番,便拍拍身上的衣裳,出了小凉亭,喊道:“表妹别怕,我们来了!”

    另一头,管家眼见即将开席,顾府诸人还等在小偏厅,谢腾却不见了踪影,怕怠慢了客人,便禀告了谢夺石。谢夺石忙让谢腩代为应酬宾客,他随管家到小偏厅见顾府诸人。

    顾府诸人见谢夺石来了,忙起身行礼。顾庭同他寒暄了几句,这才转入正题道:“我有一个外孙女名唤姚蜜,另外还有两个姨甥女,一个名唤史绣儿,一个名唤范晴,不知道这三人是否在将军府中?”

    谢夺石笑道:“府里新来了三个丫头,确实叫这三个名字。”

    管家插嘴道:“老将军见她们说话举止不同于寻常的丫头,便着人查了一下,这才得知她们是顾府的亲眷,因此让我给顾府派了三张请帖。”

    顾庭听得谢夺石亲口承认姚蜜等人在将军府,不由得松了口气。

    史姨妈心情愉快,一时笑道:“适才有一个婆子来请东瑜和东瑾出去,道有人要见他们,想必那要见他们的就是小蜜她们了。他们表兄妹情深,本已论及婚事,不想一时言语冲突,小蜜她们生了气,便假借上西山别院去学艺,却偷偷跑到将军府来当丫头,是她们胡闹了!”

    咦,不单罗瀚要争,还有两位表哥也要来争小蜜她们呀?好哇,越热闹越好呢。谢夺石笑眯眯地道:“因小蜜相貌像小女阿云,外间便有人传言,说我准备认小蜜为义女,想必你们也听到传言了?”

    顾庭听得谢夺石的话,趁机道:“我们正想说,就算小蜜合了老将军的眼缘,也不能认作义女乱了辈分呀!要认,也是认作义孙女妥当。”

    谢夺石见顾庭上道,点头道:“此话有理。今日正想同你们商量一下,若我想认小蜜她们为义孙女,你们顾府有什么要求吗?”

    顾庭喜出望外,只道:“小蜜她们能得老将军的青睐,是她们的福分,哪儿能有什么要求?”

    谢夺石拍掌道:“既然如此,待会儿当着宾客的面,我便认下她们当义孙女。”

    顾庭还好,顾夫人、史姨妈和范姨妈听得谢夺石的话,却激动得老脸全红了。女儿成了老将军的义孙女,一桩好婚事是飞不了啦!不说顾东瑜和顾东瑾要抢着定下婚事,就是外间的人,只怕也要上门提亲了。先头怕她们难觅夫婿,费了多少心思,现下开始,只怕要开始烦恼如何拒绝求亲的人了。

    他们正商议着,一个婆子慌忙来禀道:“老将军,将军和罗二爷及两位眼生的少爷在假山后的小凉亭那儿争吵起来了。”

    哟,争风吃醋了?哈哈,看热闹去!谢夺石忙招呼顾庭等人道:“走,瞧瞧去!”

    那一头,谢腾却是喝住顾东瑜和顾东瑾道:“你们是什么人?”

    顾东瑜是认得谢腾的,赶紧道:“回将军,我是小蜜的未婚夫。”小蜜,我当着将军的面承认了这桩婚事,你感动吗?

    顾东瑾也抢着道:“我是范晴的未婚夫。”将军啊,不多时,你只怕要喊我义姑父了。

    “胡扯!”姚蜜和范晴被气得不轻!想当初,是谁拒绝了她们?是谁说出那些嫌弃的话?她们若不是走投无路,怎会跑到将军府当厨娘?现下这两人突然跑来承认是她们的未婚夫,这是要干什么?

    “未婚夫?”谢腾和罗瀚同时一怔。他们令人查姚蜜等人的底细,可没查到她们有未婚夫一事,这是怎么回事?

    姚蜜怕谢腾信了顾东瑜和顾东瑾的话,不再帮她们向谢夺石言说,一慌之下道:“将军别听他们的。他们是我们的表哥不假,婚约之事却是乱扯的。现下女子难嫁,若我们有了婚约,哪儿还会跑来将军府当丫头?”

    “表妹,你果然生我的气了吗?”顾东瑜着急了。顾府谁人不知道姑母领着表妹上京,就是为了把表妹许配给他的?表妹现下抹得干干净净,这是拿乔呢,还是真的不想和他论婚事了?

    顾东瑾更是诧异:咦?范晴之前因为我误会她和东瑜,还寻死觅活的,现下怎么又……莫非自以为攀上了将军府,再看不上我了?莫非她还肖想权贵家的子弟?

    罗瀚本来就郁闷,见得顾东瑜的表情,胸口的郁气渐消,皮笑肉不笑地道:“小蜜连我也瞧不上,如何会瞧上你?你是有功名呢,还是貌比潘安,或者文采出众?既然全都没有,就不要歪缠着了,一边去。”

    顾东瑜一心以为只要他表白了,就能轻而易举地拿下姚蜜,眼见姚蜜斥他胡扯,罗瀚更是一副不屑的样子,不由得生气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做不得准?姑母早和我母亲谈妥了,只待择了吉日,就给我们正式定下婚事。要不信,你们只管问我姑母去。”

    眼见姚蜜气得说不出话来,谢腾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小厨娘怕被他的表哥搅乱了好事,急了呢!一时转向顾东瑜道:“也就是说,你们还没有正式订婚?”

    顾东瑜应道:“但两家长辈都已经谈好了。”

    姚蜜一口气堵在心头下不去,摸出手帕子,上前一步,喊道:“将军!”待谢腾转过脸,她又踏前半步,突然附过去,深吸一口气,一时俏脸酡红,呼吸急促。只一转身,走到顾东瑜跟前,假装一扬手帕子,嘴里的一口恶气猛地全喷了出去。

    咚的一声,顾东瑜眼前一黑,手足麻痹,一下软倒在地,不能动弹。

    小厨娘又喷迷香了!谢腾感叹道:看吧,得罪小厨娘可不是好玩的。

    谢胜见姚蜜一下子迷倒了顾东瑜,不由得好奇,蹲下去扳过顾东瑜的脸瞧了瞧,探了探他的鼻息,抬头道:“姚小姐,你用的是什么迷香?好生厉害啊!”

    “我给她的上等迷香,用来防身的。”谢腾心头暗爽,小厨娘怕我误会,不惜暴露会吹迷香之事,我自然得维护一下她。

    姚蜜也怕谢胜眼力厉害,瞧出是自己吹的迷香,听得谢腾的话,顺势道:“是将军给的迷香。”

    范晴见姚蜜喷倒了顾东瑜,不由得喊道:“姚姐姐!”快啊,帮我把顾东瑾也吹倒好了。

    姚蜜见谢胜注意了她,却不敢再喷,只对范晴摇摇头。

    罗瀚见情况混乱,叹了口气,问姚蜜道:“小蜜,你想清楚了吗?放着青年才俊你不嫁,硬要嫁给老将军吗?”

    谢腾听得此话,纠正罗瀚道:“喂,罗二,你多说了一个‘老’字,而且什么‘青年才俊’,就凭你和地上这一个?”

    什么意思?罗瀚一怔,难道德兴郡主消息有误,姚蜜想嫁的其实是谢腾?

    史绣儿没有表哥来纠缠,大事又将成功,正在窃喜,听得罗瀚的挑拨之语,怕他再次勾走姚蜜的心,顾不得去细思谢腾的话,忙道:“老将军成熟稳重,侠骨柔肠,什么才俊能比得上他?且我们爱慕他又不是才一天半天,是从懂事起就开始爱慕了的。我们三人一早就决定要同嫁与老将军的。不管罗二爷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动摇的。”

    “等等,等等!你们爱慕的人是我祖父,要嫁的人也是我祖父?”谢腾不敢置信地瞧向姚蜜。这怎么可能?小厨娘瞎了眼吗?

    姚蜜含羞地点头道:“将军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说着又疑惑了,莫非谢腾想反悔,不想帮我们跟老将军提这件事了?

    什么情况?谢胜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小厨娘爱慕的不是大哥,是祖父?不会吧,是我听错了吧?

    “哦!”谢腾的脸色不变,一挥手,先是轻描淡写地劈晕了在旁边摸不清状况的顾东瑾,再一个跨步,顺势把罗瀚也劈晕在地上,这才转向姚蜜道,“你再说一遍!”

    史绣儿见姚蜜怔怔的,便挺身而出,代姚蜜应道:“我们爱慕的人就是老将军,求将军成全!”

    范晴也上前道:“求将军成全我们和老将军!”

    范晴的话音一落,姚蜜便感觉到身边的空气一肃,大热天的,却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上来。

    谢胜茫然地看着史绣儿,再一回头,只见他家英明神武的大哥谢腾,已当场石化。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