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滋味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一股异香,柔嫩樱唇,绵软小舌,甜浓无比。谢腾嘴唇只一触,已忍不住含住姚蜜的下唇,情不自禁地吮了一口。

    男子的气息猛袭而至,拂在颈间,漫向腮边。猝不及防之下,姚蜜感觉樱唇被一样湿热温软的东西堵上,有点发蒙,还没反应过来,下唇又被吮了一口,一股酥麻从脚底升起,一时全身轻颤。这时她已忘了那只小老鼠,心底只有一个声音道:糟了,糟了,大事不妙了!

    谢腾在姚蜜的唇上一吮,口鼻间涌进一股异香,只觉一阵眩晕。他赶紧半屏了呼吸,唇舌并攻,正要深入,突觉唇上一痛,已被姚蜜狠咬了一口。

    事情怎么演变成这样了?姚蜜用力一咬,跟着一推,借着谢腾松嘴的空儿,喷出一口气,看着谢腾闪避不及,按在她肩上的手略松,便奋力一掀,把谢腾掀翻在案台的一侧。再顾不得那只不知所踪的小老鼠,赶紧跳下案台,提着裙角飞一般冲向书房外,一跃出了门槛,慌慌张张地消失在夜色中。

    天哪,怎么办哪?要是被老将军知道了,我还能当上将军老夫人吗?我虽然不是存心的,只是因为害怕小老鼠才扑倒了谢腾,谢腾也是因为要诱哄我说出到将军府当丫头的真正目的,这才会阴差阳错地堵了一下我的嘴唇,但是……但是……姚蜜一边奔跑一边懊恼得不行。不就是一只小老鼠吗?一脚把它踢飞就好,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当时见到那只小老鼠在地下颤动着身子蠕蠕爬动,怎么就害怕成那样了呢?

    姚蜜一走,谢腾翻身坐起,舔了一下破皮的嘴唇,咸咸涩涩的,心下涌起一股莫名的滋味。于是移坐到案台边,足尖一挑,挑起地上的茶杯碎片,一踢,把碎片奋力踢向屋顶的缝隙,同时吼道:“不怕瞎眼的,都给我下来!”

    屋顶上的谢夺石听得吼声,朝谢胜和谢腩挥挥手。孩子,下去吧,祖父就不掺和你们年轻人的事了,我走了!

    大哥火气这么旺,谁敢下去啊?谢胜和谢腩见谢夺石潇洒地跃下屋顶跑了,他们正想跟着溜,却眼前一花,谢腾已上了屋顶,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威胁道:“敢跑试试!”

    谢胜赶紧道:“大哥,那小厨娘明显就是爱慕大哥才进府当丫头的,现下这般是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大哥千万不要上当啊。”

    眼见谢腾的脸色有缓和的迹象,谢腩也谄媚道:“就是,就是,小厨娘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跑来将军府当丫头,不是为了大哥是为了谁?”

    “你们也看出她是爱慕我,才进的将军府?”谢腾有些小得意。明眼人都瞧出来了,偏这小厨娘还装,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谢胜接口道:“小厨娘不爱慕大哥,难道会爱慕祖父?”他边说边嘿嘿笑着。好险,差点被打!

    谢腩兄弟情深,不怕死地提醒一句道:“不过大哥得提防着罗二,那小子嘴巴甜,惯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就怕小厨娘会着他的道。”

    一想起罗瀚讨要姚蜜时姚蜜差点答应的场景,谢腾的脸色又黑了下来。小厨娘还真是……不就说个甜话、表个体贴吗?他千军万马都不怕,还怕说几句甜言蜜语?

    “大哥,小厨娘太像小姑姑了,就怕罗瀚不死心,所以你得抓紧些。”谢腩再次提醒。

    谢腾团起拳头做话筒状凑在嘴边,遮住齿痕清晰的上唇,清清嗓子道:“放心吧,罗瀚争不过我的。”

    谢胜和谢腩偷偷互视一眼。嘿,大哥真是的,嘴唇被咬就被咬呗,还遮什么遮?遮得了今晚,遮不了明儿。那么深的齿痕,没有几天是消不下去的。

    酒楼中,罗瀚把头探出窗外,瞧了瞧夜色,回头时,嗓子微哑,低声道:“阿润,我直到现在,还不能原谅自己。”

    罗润坐在他对面,劝道:“二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是说那个姚小姐极像阿云姐姐吗?想法子娶过来就是。”

    谢云虽是女子,却自小跟着父兄习武,身手也颇为了得。当年听闻父兄侄儿等人身陷敌阵,生死未明,便和嫂嫂易了男装,随京城援军奔赴边关,罗瀚如何拦也拦不住。待得谢云的死讯传来,他只一直懊悔。明知谢云是去送死,却没尽力拦下她。没有拦下也就罢了,他为何不敢随她一道往边关去呢?就算随她一道死了,也好过现下这般如行尸走肉。

    罗润正待再劝,却见罗瀚瞧着窗子外道:“来了,德兴郡主果然守时。”

    德兴郡主白天被罗润拦下轿子,听罗润说了几句话,本想马上随她去见罗瀚的,转而一想,怕太打眼,这才另约了晚上在酒楼见。德兴郡主这会儿坐了一顶小轿到酒楼前,令两个护卫和轿夫等人在酒楼前等候,这才扶着心腹丫头的手上了酒楼。

    罗瀚兄妹见德兴郡主上来了,忙行礼让座。三人寒暄了几句,罗润便拉了德兴郡主身边的丫头到另一侧谈笑,让德兴郡主和罗瀚独自说话。

    且说姚蜜一口气跑回房,砰的一声关上门,扶着门框直喘气,半晌还没回过神来。

    史绣儿和范晴正在灯下做针线,见姚蜜撞门而入,俏脸血红,发丝凌乱,腰巾歪到一边,眼睛里全是惊惶,不由得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姚蜜喘过一口气,思量了一会儿,决定把事情告诉史绣儿和范晴,大家好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动。因此略去了自己嘴唇被谢腾吻上,自己又咬了他一口这一个环节,把其他的事详说了。

    待听完姚蜜的话,史绣儿和范晴目瞪口呆,好半晌方道:“这也太……”

    真是太倒霉了,姚蜜写的字条落到谢腾手上不说,还因为怕小老鼠而自动搂住了谢腾,全乱套了!

    姚蜜发愁道:“若谢腾以为我是那等轻薄不正经的女子,定然会反对老将军娶我,这可怎么办?”

    史绣儿和范晴也发愁死了。她们被表哥嫌弃,一气之下便月下结盟,一同进了将军府当厨娘,想拿下老将军。但心底其实知道这件事很难成功,只是一来胡闹有伴,二来对婚事绝望,便不顾一切了。但这两天谢夺石对她们的百般宠溺,让她们又燃起了希望,觉得如果把握好契机,成为将军老夫人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瞧着谢腾拿了字条,又说出了这番话,事情似乎又变复杂了。

    姚蜜抿抿唇,想及谢腾适才在她唇边的那一吮,小心肝又乱跳起来,差点去撞墙。呜呜,还没当上将军老夫人,先和孙儿亲上了,教人情何以堪?

    史绣儿说着话,不经意一瞅,却见姚蜜嘟起的下唇略为红肿,红艳艳的,鬼使神差地脱口问道:“谁亲了你?”

    “嗷!”姚蜜一头撞向被单,拿被单蒙住了头,在里面闷声道,“没脸见人了!”

    “怎么回事?”史绣儿和范晴上来扯被单,担忧万分地道,“小蜜,你被谁亲了?好好地说,咱们帮忙想个法子遮掩过去。”

    眼见瞒不过,姚蜜只得任史绣儿和范晴扯开被单,垂着头把谢腾碰到自己嘴唇的情形补充说了一遍。

    史绣儿和范晴听得呆住了。姚蜜上回和谢腾在书房的案台上扭动,差点被“捉奸”,这回又搂上了,还亲上了……

    “真是作孽啊!”史绣儿痛心地捶胸,“还没和老将军成亲呢,你却先和孙儿亲上了,要是传了出去,将军府的颜面何存啊?”

    三人乱了心绪,商量了半晚,也没商量出一个好法子,最后只好决定见机行事,走一步看一步,然后洗洗睡了。

    第二日,姚蜜便假借中了暑,只躲在房里做针线,并不出去。史绣儿给她端早饭进去,把饭菜放下,关好门,这才过去附在她的耳边悄声道:“将军比往常略早过来,用饭时瞥瞥你坐的位置,只是不作声。后来还是谢胜少爷问了因何不见你,我道昨晚没睡好,今早起来不舒服,在床上躺着呢!谢胜少爷‘哦’了一声便不再问了。将军一听,却指指饭菜说:‘病了也要吃饭的,你给她端进去。’”史绣儿说着,脸色古怪地瞧了瞧姚蜜,又凑近道,“你把他咬狠了。他唇上黑糊糊的一个弯月形。老将军问他是怎么了,他说被老鼠咬了。”

    “他才是老鼠!”姚蜜嘀咕了一声。

    姚蜜这么一“病”,一整天都没出来,到了晚间,谢夺石见史绣儿要端饭菜进去给姚蜜,便道:“绣儿坐下吃饭,让腾儿端进去吧!”

    让……让谢腾端进去?史绣儿和范晴同时一惊。天哪,老将军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谢胜和谢腩只低头吃饭,肩膀却抖动着,明显是在忍着笑意。

    亲都亲了,送个饭又怎么啦?小厨娘不敢出来见我,只能我进去见她了。谢腾面无表情地扫了众人一眼,要过茶水漱了口,又洗了手,这才端起托盘,脚步稳健地走向姚蜜的房间。

    众人一时目瞪口呆。啊,咱们没看错吧,将军真要给姚蜜送饭?

    姚蜜端着绣架,认真地绣着仙鹤的眼睛,才绣完,听得敲门声,以为是史绣儿,笑嗔道:“大热天的,门又没关,敲什么?”

    谢腾听得姚蜜的声音,手指一拨,拨开竹帘,端着盘子进去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