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暗波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小刀终于找到姚蜜和德兴郡主藏身的花丛外时,姚蜜和德兴郡主的密谈却已近了尾声,他只隐约听得“长辈做主”“一家人”两句零星的话,再要听,姚蜜和德兴郡主已说完了。他只得避往一边,绞尽脑汁地分析字条上的那句话跟现下听到的两句话有何关联。

    综合起来看,应该是小厨娘提醒德兴郡主,想要嫁与将军,不若从老将军那儿着手。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将军的父母既然不在了,做主的自然是老将军,只要老将军开口定下婚事,大致也就成了。

    待姚蜜和德兴郡主钻出花丛,各走各路时,小刀才沿小路赶往书房,把听到的两句零碎话语复述了。谢腾听完并没有作声,看来小厨娘怕德兴郡主整治她,主动示好,卖主求荣了。只是小厨娘也不想想,他的婚事,是别人能做主的吗?是别人能指手画脚的吗?

    正寻思着,谢胜和谢腩也进来了,只问小刀道:“如何?探听到什么消息了?”

    小刀见谢腾没有阻止,就把事情说了,眼见他们三兄弟有话要商量,就带上书房的门出去了。

    谢胜笑道:“大哥,德兴郡主每月都过来一次,每次都赏赐东西给府里的人,府里的婆子丫头们私下讨论,都认定了她就是未来的将军夫人。只怕到时候被形势所逼,大哥不得不……”

    皇室的公主郡主不少,先前也有好几位示好的。被谢腾冷言冷语几句,平素自傲的,便退缩了;再被他黑起脸来不理睬,平素自尊心强的,也退缩了。偏生德兴郡主既不往他跟前凑,也不变法讨好他,只每月来将军府一次,上上下下地打交道,博得众人夸赞。渐渐地,便有风声传出来,说德兴郡主定然会当上将军夫人云云。

    正说着,管家却来禀报,说德兴郡主告辞走了,让府里的人不必相送。

    谢腾知道,像德兴郡主这样不冷不热,也不近着他的态度,他是没法冷言冷语打击的。人家都没凑到跟前来,如何表态度?但越是这样,越是难以处理。

    谢腩贼眉鼠眼地凑近道:“大哥,那小厨娘既然是顾庭的外孙女,也是正当人家,而且她为了接近大哥,肯入府当丫头,勇气可嘉。大哥不若娶了她,胜过以后被皇家用个郡主拿捏着。”

    另一头,谢夺石在练武厅见两位老战友李副将和严副将,三人先拿着兵器过了几招,这才坐下来闲聊。谢夺石一听严副将又添了曾孙,不由得扼腕道:“我那三个孙儿愣是不肯娶亲,若不然,我也能抱上曾孙了。”

    严副将见状,惊讶地道:“我朝现下女多男少,朝廷百般设法让官府解决男女婚配等事,就您家三个孙儿这等人才,一人娶十个也不为过,为何现下一个也未娶?”

    谢夺石叹口气道:“在他们心头,再没有女人比得上他们的娘和小姑姑了,一时之间,却是看不中京城这些女子。”

    严副将沉默了一下道:“虽如此,子嗣大事也刻不容缓啊!”

    李副将道:“老将军,将军看不中京城的女人不要紧,要紧的是您要赶紧抱上曾孙,若不然,这将军府人丁凋落,总不是好事。”

    谢夺石点点头道:“最近府里来了三个丫头,其中一个相貌像阿云,腾儿稍有些动心,我正打算推波助澜,成就他们的好事。至于腾儿到时候要娶要纳,由他自己做主。”

    谢夺石一时谈得兴起,把姚蜜等人的身份也说了,笑道:“那三个丫头俱是顾府的亲眷,又生得美貌,正好配与他们三兄弟。”

    严副将马上道:“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娶亲,总之,把人配给他们,先抱上曾孙再说。”

    谢夺石用力点头道:“我正是这样想的。看着你们一个两个都抱上曾孙了,我这心里着急啊!”

    严副将和李副将对视一眼。我们不光抱曾孙,我们还能抱老妻。老将军就可怜了,老妻早早去世,连儿媳、女儿等女眷也皆没了,他还得亲自张罗孙儿的婚事,够戗!

    听谢夺石道姚蜜是顾庭的外孙女,严副将虽然是一个大老粗,却也搜肠刮肚地帮忙想主意。顾家在京城本是世家大族,顾庭早年也做过官,只是在早些年的朝廷混乱中,他被指责结党营私,才被罢了官职赋闲在家。如今小一辈的不争气,眼看顾家一年不如一年,渐有败落的迹象。像谢夺石这等退敌回京的英雄,正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若肯给顾家下帖子,顾家的行情马上就会高涨起来。他寻思着,便道:“既如此,过几日老将军生辰时,便给顾府派几张帖子,让他们来热闹一番,指不定老将军最后就和顾家成了亲家。”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谢夺石赞赏严副将,“还是你想得周到。”

    可怜他们几个武将,心思一点儿也不细腻。只想着将军府没准儿会和顾府结亲,所以应该先拉交情,却没有想到,姚蜜等人是瞒着顾府诸人偷偷跑到将军府来的,顾府的人一来赴宴,姚蜜的身份便再也瞒不住了。

    却说德兴郡主出了将军府,轿子才到半路,就被人拦住了。她掀开帘子一瞧,却是罗瀚的妹妹罗润,不由得诧异。她往常虽然也在宴会间见过罗润,却算不上很熟悉,她这是闹的哪出?

    罗润看看德兴郡主身边的丫头,见她们避开了,这才道:“郡主,我二哥想见您一面。”

    德兴郡主更是诧异,挑眉道:“为何?”

    罗润眼见不先透一点风声,是请不动德兴郡主了,便压低声音道:“郡主应该知道,我二哥当年喜欢将军府的谢云,一直很执著,从未放弃过,而到现下仍然不肯娶亲,也是因为忘不掉谢云。不想昨儿在将军府见着一个相貌像谢云的丫头,这一见便不能放下。他向老将军讨要,老将军却不肯给。无奈之下,想着郡主现下在老将军跟前说得上话,想请郡主帮忙美言几句。”

    德兴郡主听罗润说完,笑道:“我为何要帮你们?”

    罗润见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只得匆匆道:“我二哥有法子让郡主得到将军的心。”

    罗府和将军府是世交,罗瀚自小在将军府出入,又与谢云有过一段感情,若说他知道谢腾的喜好等事,是没人会质疑的。德兴郡主想了想便道:“约在哪儿见?这就走!”

    姚蜜不知道自己已被几帮人马惦记上了,见谢夺石留了两位副将在书房吃饭,又叫谢腾等人去相陪,便自行和史绣儿、范晴用了饭。饭毕,大家便商量要送什么生辰礼物给谢夺石。

    史绣儿和范晴自然认为要送亲手做的东西才有诚意,只是离谢夺石的生辰只几天工夫了,大件是赶不出了,只能做做荷包香包之类的小物件。

    姚蜜听史绣儿要做荷包,范晴要做香包,寻思了一会儿便道:“那我绣个手帕子好了。这会儿时间紧,别的也做不来。”

    史绣儿和范晴一听姚蜜要绣手帕子,不由得捂着嘴笑道:“这样啊,那你就在帕子上绣一对鸳鸯好了。老将军一看,焉会不明白你的心意?”

    “啐!”姚蜜一想到手帕子上一只老鸳鸯旁边依偎着一只小鸳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啐史绣儿和范晴一口,嗔道,“什么鸳鸯呀?送老将军的生辰礼,自然是绣松柏仙鹤在上头。”

    她们说着,已急忙出门,招一个小丫头去针线房给她们领线去了。那小丫头见孟婆子也要听她们的吩咐,自然不敢不应,马上跑去针线房,很快就给她们领了线来。

    她们先前在家里都是学过女红的,只一个下午,手里的东西就有了模样。

    谢夺石送走李副将和严副将之后,却让人喊来小刀,说了一番话。

    谢腾现下虽在京城,却并没有松懈,白天习武、巡兵营,晚间在灯下看兵书,每至夜深方睡。小刀除去每月两天休息之外,晚上也在书房伺候。现下听得谢夺石的话,让他今晚不必去书房伺候了,自然点头。嘿嘿,老将军要出招了!

    至晚间,谢夺石回房,见姚蜜等人已经用过晚饭了,便笑着对姚蜜道:“小蜜,我不是让你过去服侍腾儿吗?怎么还不去?”

    “老将军,我……”姚蜜一想到要跟谢腾独处,总有些不自在,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下文,只是傻站着。

    唉,女孩儿的脸皮薄,不能逼得太紧哪!谢夺石决定徐徐图之,因此道:“你只需每晚过去书房服侍一个时辰,待腾儿回房安歇后,你便回来跟绣儿和小晴一处歇着,不必守夜。”

    姚蜜听完,不由得吁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虽说自己是准备做谢腾的祖母的,但还是避点嫌比较好。只每晚在书房服侍一个时辰,不过研研墨、拿拿书、端茶递水,倒也不必紧张。

    谢腾饭毕,到了书房,不见小刀来伺候,也不以为意,只翻了兵书看。看得一会儿,听得门响,接着听姚蜜在外面道:“奉老将军命令,来伺候将军看书。”

    谢腾听得声音,眉毛一扬,压着嗓子道:“进来吧!”小厨娘今日跟德兴郡主勾结,卖主求荣,这会儿又跑来书房,想必另有目的,且看你想如何!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