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勾搭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呀,今儿是二十日啊,德兴郡主果然踩着点儿过来了。姚蜜和史绣儿、范晴互视一眼,比比手势,表示自己定会寻机勾搭上德兴郡主。

    管家正在禀话,谢腾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刚好听到德兴郡主来了。他脚步不停,径自进了谢夺石的房间,心里嘀咕:这德兴郡主想干什么呢?他人前人后已明确表示过,不会娶公主也不会当郡马,德兴郡主怎么就不肯死心呢?

    谢胜和谢腩一听德兴郡主来了,却互相挤眼:有好戏看了。昨儿罗瀚来了,两男争一女,一男当堂求亲,一男荷包出手,戏码可谓精彩纷呈。今儿德兴郡主来了,必定会两女争一男,说不定比昨儿的戏码更有看头呢!得先霸好位置,泡上茶,慢慢欣赏。

    谢夺石和谢腾是男主人,不大方便接待女客,因此德兴郡主虽是贵客,他们并没有迎出去。只让管家告知孟婉琴和顾美雪,让她们好生招待。

    孟婉琴和顾美雪一听德兴郡主来了,早已迎了出去,很快就拥了德兴郡主进厅。

    德兴郡主今年十五岁,柳眉桃腮,长得颇为美艳。她心气极高,一心想嫁个英雄,不想像其他姐妹那般由长辈安排婚事。因借着自己的姐姐先前和谢云有一点情分,便每月往将军府来一趟,用行动向其他大家闺秀表明:谢腾已是她的囊中之物,识相的就不要和她争,早早避开为是。

    纵是谢腾曾经表示没兴趣当郡马,德兴郡主还是觉着自己与众不同,谢腾迟早会迷上她的。

    “将军府最近有什么趣事吗?”一路进来,德兴郡主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家常,其实却是想从孟婉琴嘴里套出谢腾的事。

    德兴郡主先前虽然明里暗里表示,她看中谢腾了,别的人最好退让,但孟婉琴母女可没憷过。

    一来,谢家满门忠烈,一场大战下来,谢夺石没了两个儿子不说,连儿媳和女儿也没了,皇帝百般安抚之下,对谢夺石一家恩宠有加。现下不要说一个郡主,就是公主,也是不敢对谢家人耍脾气的。如果谢腾自己想娶表妹顾美雪,德兴郡主再不甘,也只能接受。二来,大魏朝虽然和大金朝订了盟约,但谁知道这盟约能维持多久?朝廷随时会重用谢腾,在婚事上头,皇帝虽然想用公主或是郡主来笼络他的心,可是,若他不愿,朝廷也不会强塞人,引他不快的。

    但经过昨晚的事,孟婉琴已知道,顾美雪跟谢腾是不可能了。这会儿听得德兴郡主的话,便不再像从前那样只拣一些不紧要的事说,倒切切实实地说了几件事,又笑道:“郡主可能还不知道吧,将军府来了三个小厨娘,其中一个长得很像阿云。那厨娘胆儿可大了,前儿晚上还想勾引大郎,被我们撞破了,她一个羞愧,居然拿茶壶砸昏了自己,现下额角还红肿着呢!”说着顿一顿,又补充道,“老将军一见那小厨娘,就要到房里去服侍,还让她们一起上桌用饭。大郎似乎也……”

    姚蜜这会儿却心慌了,拿不准谢夺石适才说的让她去服侍谢腾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谢夺石见谢腾进来了,马上笑眯眯地指着姚蜜等人道:“腾儿,我打算拨一个丫头去服侍你,你挑一个吧!”

    姚蜜斟了茶,正要给谢夺石端过去,一听他的话,手一抖,茶水便溅了几点在手背上,一时脱口就“哟”了一声。

    “烫着了没有?”谢夺石见姚蜜溅了茶水,心内已是暗笑。瞧吧,一听让腾儿挑一个,小蜜马上紧张了,就怕没挑上她。他嘴里问话,手早已伸过去,拉了姚蜜的手背细看。

    那茶水是温的,不算很烫,但姚蜜一见谢夺石关心自己,便急忙嚷道:“好痛!”谢夺石一听,忙吩咐孟婆子等人道:“快着人打一盆冷水进来给小蜜泡泡手,免得起水泡。把烫伤药也找出来。”

    孟婆子极是愤恨。好哇,昨儿捶个背就破了手皮,让老将军帮着吹气,今儿端个茶又“烫伤”了手背,又让老将军怜惜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勾引老将军来了。

    喂,她就是勾引老将军来了又怎么的?你一个婆子就做好婆子的事,不要老觑着咱家老将军好吗?史绣儿冷眼旁观,早看见孟婆子不快的眼神,她也非常不爽快。做下人的,主人吩咐去拿烫伤药,怎么居然还戳着不动?

    谢腾见谢夺石牵着姚蜜的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忍不住咳了一声,瞪着孟婆子道:“怎么还不去拿药?”

    孟婆子心内悲泣。大热天的,谁备着滚烫的茶水啦?那只是温茶水而已,怎么能烫伤人?还烫到要敷伤药的份上?

    听见谢腾的语气不善,姚蜜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刚好碰见他面无表情地瞪过来,心口不由得一跳。我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得,这人到了该娶亲的年纪还单身,脾气难免怪些。待祖母为你纳个媳妇,夫妻恩爱地过日子,脾气自然就好了。

    眼见谢夺石松了姚蜜的手,孟婆子又悻悻下去了,谢腾才要说话,就听门外一阵笑声,其中一个声音却是德兴郡主的。他只得止了话,自行找位置坐下。

    咦,孙媳妇来了呀!姚蜜退到谢夺石身后站着,抖了抖袖管,左手伸进袖口,捏住了一个纸团,这才安了心。眼见孟婉琴和顾美雪领了一个美貌女子进来,不由得一边细细打量,一边和史绣儿以及范晴打眼色。咱家孙媳妇的相貌倒是不错,就不知道性格如何。

    史绣儿和范晴也很激动。她们先前觉得如果她们做了老将军夫人,而谢腾等人娶了公主、郡主之类的,就怕她们会被孙媳妇欺负。但昨晚一合计,又觉得谢腾如果娶个郡主什么的,她们做太婆婆的,自然会倍儿有面子。以后出席宴会,带了郡主孙媳妇出场,多威风啊!

    姚蜜认为,她们若能通过德兴郡主,借助皇室的力量当上将军老夫人,那位置才是最稳当的。想谢家祖孙从边关回来时,皇帝见将军府一个女眷也没有,当时就选了十个宫女,想送与谢家祖孙为妾,甚至还说过,谢腾等人自然要娶名门贵女为妻室,给将军府开枝散叶,谢夺石老当益壮,也宜再娶亲等话。谢夺石等人当时无甚心情,一口拒绝了皇帝的好意,宫女一个不要,全部退还。姚蜜想着,谢夺石等人当时才丧了亲人没多久,自然不可能娶妻纳妾的,现下事情也过了这些时候,如果再由皇室的人提及,让谢夺石娶妻,那她们也就有机会上位了。

    德兴郡主一进来,见过了谢夺石等人,一眼便扫到姚蜜,见她额角红肿未消,马上信了孟婉琴的话,于是笑着招手道:“听说将军府来了一个像阿云姐姐的丫头,我还不信,这么一瞧,还真的很像啊!”

    这里说着话,孟婆子已寻了药膏进来,眼瞧着德兴郡主拉了姚蜜说话,她便使眼色给孟婉琴。夫人哪,这丫头好欺负人,还得让德兴郡主教训教训才行。

    孟婉琴还没说话,已听德兴郡主试探着朝谢夺石道:“老将军,这丫头合我眼缘,不如送了我吧?”虽说这丫头像谢云,但再如何也不过是一个丫头,我堂堂郡主讨要一个丫头,老将军不会不给吧?

    谢夺石一听德兴郡主的话,忍不住看了谢腾一眼。小子,你媳妇真是男女皆宜,人见人爱啊。昨天罗瀚来讨要,今天换了德兴郡主来讨要。你再不抓紧些,迟早会被别人讨了去。

    德兴郡主见谢夺石只笑着喝茶,并不答话,又娇嗔道:“老将军不舍得?”说着转向谢腾,“还是说,将军不舍得?”

    姚蜜瞧瞧孟婉琴和顾美雪,已是明白了过来。德兴郡主定然是受了她们的挑拨,不希望自己待在将军府,但德兴郡主不是将军府的人,插手不了丫头的事,只好开口讨要自己了。只要自己落到她手里,她想如何,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谢胜和谢腩坐在角落笑嘻嘻地看戏,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哈哈,昨天是动作武戏,今儿是唱腔文戏,不错不错,都是好戏。

    史绣儿和范晴则着急得不行,德兴郡主这样含娇带嗔地恳求,老将军能不答应吗?

    倒是姚蜜自个儿比较镇定,她手指轻轻地挠了挠德兴郡主的手掌,把手心里的那粒纸团递在她的手心内,这才轻轻抽回自己的手,含笑道:“除非郡主弄个比我还像云小姐的丫头来换,老将军才会答应。”老将军和谢腾不舍得我,皆因我像谢云,而不是孟婉琴的原因。作为俺家未来的孙媳妇,你一定要清醒,千万不要让人利用了。

    德兴郡主手心里被塞了一粒纸团,虽一怔,却是马上松开了姚蜜的手,借着喝茶,举袖遮掩,很快藏起纸团。

    两人这一番递字条藏字条的行为,能瞒过孟婉琴、顾美雪,却瞒不过谢夺石和谢腾等人。

    谢胜和谢腩:未来的大嫂什么意思?难道她觉得自己斗不过德兴郡主,索性递字条表心迹,愿意二女共侍一夫?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谢夺石:咦,小蜜这是?有意思了,居然里通外敌,不知道意欲何为?

    谢腾:这狡猾的丫头居然和德兴郡主暗通款曲,私相授受。究竟想耍什么花招?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