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夜探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姚蜜因为自己今天短暂的“变心”,差点跟罗瀚走了,莫名其妙地就对谢夺石生了一点儿愧意,听他一吩咐,就不想拂他的意,随便夹了一块鱼放到谢腾的碗里,慈爱地道:“多吃点鱼吧,对身体有好处。”

    见姚蜜大大方方地给谢腾夹了鱼,谢夺石便也吩咐史绣儿和范晴道:“你们也给胜儿和腩儿夹些菜。”

    听完,史绣儿和范晴也各自很贤惠地夹了菜给谢胜和谢腩。做长辈的,须得一碗水端平,对待三个孙儿,也不能厚此薄彼。现下姚蜜给谢腾夹了菜,她们自然也要给谢胜和谢腩夹的。

    谢家三兄弟眼见谢夺石红光满面,皆想着谢夺石这是把姚蜜当成了谢云,心里高兴呢,自也配合,夹菜就吃,并不嫌弃。

    谢夺石心情舒爽,天气虽热,他这一餐饭却吃得很开心。

    孟婉琴按吩咐着人摆上碗筷,只以为谢夺石虽然荒唐,但姚蜜等人不过是丫头,该有自知之明,再如何也不敢上桌的。谁知她才回房,孟婆子就来禀道:“夫人,那三只小狐狸上桌了,还坐在老将军身边,自在得紧。”

    “上桌了?”孟婉琴略张了嘴,惊讶得不得了。不过是个丫头,居然这么大胆,就敢和老将军等人同桌吃饭?

    顾美雪的脸色也变得极难看,咬唇道:“娘,须着人查一下她们的底细。若是小户人家的姑娘,胆子未必敢这样大。”

    孟婉琴点头道:“是孟忠招她们进来的,着孟忠去查一下便是。”

    晚间,孟忠就查清楚了姚蜜等人的底细,来报与孟婉琴道:“她们三人皆是顾府的亲眷,那姚蜜是顾庭的外孙女,父亲在江南为官,政评颇好。”

    一听“顾府”两个字,孟婉琴脸色一变,冷笑道:“原来是他家!”看样子,这三个小厨娘是特意来将军府钓夫婿的,怪不得行为如此出格。先是去书房勾引,接着是上桌,再接下来,该上床了吧?

    顾美雪一听姚蜜是顾庭的外孙女,也忍不住撇嘴。

    却说罗瀚回府后,坐立不安,百爪挠心,午饭也不吃,在书房里踱来踱去,直踱得腿也酸了,还是停不下来。要用什么手段才能得到那个丫头呢?想从谢家几兄弟手中抢人,难度确实不是一星半点的。

    见罗瀚没有出来吃饭,罗温便到书房外喊了一声。见是罗温,罗瀚便道:“是大哥啊,进来吧!”

    罗温大罗瀚两岁,兄弟感情颇佳。他知道罗瀚的心事,见他从将军府回来就这样,便道:“过去的就过去了,何必这样呢?若谢云姑娘在天有灵,必然也希望你能娶妻生子,安乐过日子的。”

    罗瀚摇摇头道:“正是想娶妻生子,这才发愁呢。”

    “怎么说?”罗温眼睛一亮。老二为了谢云,这些年一直郁郁寡欢,不肯娶亲。还以为他去了将军府一趟,触景生情呢,却原来是另有原因,还是因为想娶亲而引起的,这简直是大喜事啊!

    罗瀚素知罗温多智计,想了想,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垂头道:“那丫头实在像极了阿云,我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

    为着罗瀚不肯娶妻,罗老爷和姜夫人愁坏了,好几次让罗温来劝,道只要罗瀚喜欢,无论相貌身世人品如何,都认了。罗温现下听得罗瀚这般说,心下一喜,不就弄一个丫头到手嘛,有的是法子。

    “是新进将军府的丫头?问过她们签的是活契还是死契没有?”罗温伸出手指敲敲桌面道,“丫头嘛,总有一个身价,想法子让她家里人去赎出来,你再从她家里人的手里讨来就是了,这有什么难的?”

    罗瀚苦思无计,听得罗温的话,不由得猛扑上去,一把搂住罗温道:“大哥,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一言救了我一条命啊。”

    罗温又好气又好笑,推开罗瀚道:“大热天的,你想恶心死我吗?”

    罗瀚被罗温一推,顺势在屋里转了一个圈,笑嘻嘻地道:“我马上让人去查那三个丫头的底细,看看是谁把她们卖进将军府的。”

    “不是一个吗,怎么变成三个了?”罗温诧异。

    “是一个,另外两个是那丫头的好姐妹,看着感情好,就一并要来,给她做个伴好了。”

    一听说罗瀚愿意娶亲,罗老爷和姜夫人喜得不得了,马上涌进他的书房,帮忙出主意。罗老爷道:“若是还不成,我和你娘就舍了这脸面,上将军府求求老将军就是。”

    罗瀚道:“那丫头像阿云,谢腾定然不肯相让。还是先打听一下那丫头的家人在何处,让她家里人赎出来比较妥当。”

    罗瀚既然这样说,罗老爷和姜夫人自然答应,忙催人去打听。到得晚间,罗家已是打听到了消息。罗老爷不由得惊奇道:“居然是顾庭的外孙女,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跑到将军府当起丫头来了?论家世,顾庭的外孙女也算配得上咱们家。既这样,倒要好好弄清楚事情的因由,正式托了媒人向姚家提亲才是。”

    一听姚蜜居然是千金小姐,而不是什么卑贱出身的丫头,罗瀚更是心痒难耐了,搓着手道:“我就说嘛,一个丫头气质怎么那般出众,原来是官家小姐呢。”

    姜夫人沉吟了一下道:“姚小姐进将军府是瞒着人的,想必有什么苦衷,咱们也不能贸然戳破人家。”

    听得姜夫人的话,罗温便建议道:“若是这样,二郎便找机会问问姚小姐,若有难处,咱们也尽一份力帮帮人家。”

    罗瀚嘴角上扬,笑道:“爹,娘,大哥,你们都不必着急。就算见了姚蜜,也还是假作不知道她的身份为好。”

    罗温拍手道:“不错。她是丫头,你却百般讨好,许以正妻,在她看来,便是不计较一切,只是真心喜欢她这个人。这时刻对她好,她定然很容易感动。待得了她的真心,其他的事都好办。”

    罗瀚忽然想及谢腾今日的态度,脸色猛地变了,喃喃道:“她既然是丫头,谢腾想得到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不成,我得尽快见见她,问清楚她有什么苦衷,才好见机行事。”

    罗温献计道:“那咱们就来个调虎离山之计,让你今晚成事吧。”

    姚蜜等人现下既然是伺候谢夺石的丫头,晚上自然要安歇在谢夺石院落的厢房中。这厢房窗大门大床也大,比她们先前几日睡的房间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她们一上床,就执了扇子一面互相扇着,一面说着今日的事。

    关于罗瀚这个人的诸多事,姚蜜下午就从一位婆子的嘴里打听到了。啊,多么痴情的一位男子啊!更何况他的身世相貌都这般上得台面。天哪,她当时该掏出嘴里的荷包,直接说自己愿意嫁给他才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居然就毁在一个荷包上了。

    见姚蜜悻悻的样子,史绣儿捏着她的耳朵道:“别想啦,给老将军知道了可不好。”

    范晴庆幸姚蜜没有被罗瀚拐走,这会儿也插嘴道:“是啊,跟定了老将军,就不要再乱想了。红杏出墙,若是被三个孙儿知道了,只怕不妙。”

    姚蜜尖叫道:“哎呀,我现在一想到他凝视我的小眼神,心肝就咚咚地跳个不停,以前从没有人这样看过我。而且他又俊,又痴情。”

    史绣儿不得已,只好泼冷水道:“好啦,人家看的不是你,是谢云的影子,再深情也跟你无关。”

    范晴道:“是呢,要是老将军这般看你,那才是喜事。”

    姚蜜和史绣儿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老将军要是以那种眼神看她,会死人的。

    她们正说着话,瞧见孟婆子来敲门,皮笑肉不笑地道:“三位姑娘,听说你们是来服侍老将军的是吧?”

    姚蜜笑道:“嬷嬷有话就直说。”

    孟婆子这才道:“罗府的老爷得了好酒,约老将军和将军他们月下品酒,已让罗大爷、罗二爷亲自来请。你们还不出去服侍老将军更衣?”

    “罗老爷?是今天那位罗二爷的父亲吗?”姚蜜随口问了一句。

    孟婆子道:“正是。罗老爷和老将军已有多年的交情,罗老爷相邀品酒,老将军定要给个面子。”

    说着话,姚蜜等人已套好鞋子,进了谢夺石的房里。谢夺石已自行换了衣裳,见她们进来,笑道:“天也不早了,你们自行安歇就是,不用服侍了。”说着瞧瞧她们三人,又道,“我今晚出去品酒,只怕没那么快回来。你们让厨房备下醒酒汤吧!”

    姚蜜等人应了,待谢夺石出了院落,便去厨房交代了一声。看看天也还早,思量着房里闷热,这会儿回去也睡不着,三人便信步往园子里纳凉去。

    这当下,谢夺石和谢腾三兄弟到得门外,见只有罗温在,不由得笑道:“不是说罗二也来了吗?怎么不见人影?”

    罗温笑道:“他内急,找地儿方便去了,待会儿自然会赶上咱们。咱们先走吧!”

    谢夺石等人不疑有他,便随罗温先行骑马走了。

    门子见他们一行人去了,好半晌却没看见罗瀚出来,不由得嘀咕,一会儿又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只怕罗瀚其实已随众人出去了。因两家是世交,也没什么好怀疑的,门子过一会儿也就不再理睬,自行和别人闲谈去了。

    话说罗瀚进将军府时,就假意要方便,早就埋伏在谢夺石的院落外。待见得谢夺石出去了,姚蜜等人又往园子里走,他便悄悄尾随在后,寻思着要如何引开另外两个丫头,他好私下和姚蜜说话。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